0062 她叫上官媛媛
关中闲汉2020-03-25 09:583,669

  “走了!”

  夜风一只手伸出车窗,在车门上拍了拍,一脚油门,扬长而去。

  望着改装在道路上扬起的灰尘,秦白冷哼一声,自顾自朝着大秦事务所走去。

  虽然此刻这个城市绝大多数人还在睡梦中,但是经过鱼肚白之后,天色已经开始变亮,紧接着,东方天尽头,显出一片赤红色光芒。

  “哎啊”

  秦白不自觉地打了个呵欠,这才想起自己竟然折腾了一整夜。

  赤红色的光芒不断延伸,像一股股赤色的潮水,宁静却又迅速地在楼宇和街道之间蔓延。

  太阳能路灯一盏盏熄灭,秦白的视线彻底被赤红色占领。

  “猜猜看,你在我心中是什么位置?”

  “这还用猜,我是你唯一的真爱,是你心目中的男神,哈哈。”

  “不对,别瞎说,看看天边的云彩,再想想。”

  “天边的云彩,奥,我想起来了,你想说的火鸟传奇的歌词: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是吧?哈哈”

  “我没那么俗气,我想说的是”

  也许是触景生情,秦白的脑海深处不自觉地回响起曾经和妻子上官媛媛一起看日出时的对话。

  “媛媛,分别了这么久,你是不是早都忘记了我的模样?”

  喃喃地说了这么一句,再抬头时,眼前已然出现了大秦事务所的淡绿色招牌。

  秦白轻轻咳几声,快速收敛心神,伸手打算在大秦事务所的门板上拍打几下,可是当他手碰触到门板的一瞬间,紧闭的两扇门,竟然轻易地打开了。

  阳光从这道突然打开的门缝射入,正好照在正对着门口的沙发上。

  秦白愣了愣神,立刻看到了斜靠在沙发上沉沉入睡的梅芳菲。

  她头发凌乱,表情痛苦,微微闭合的嘴巴,时不时蠕动几下,这一幕在晨光的衬托下,甚至让秦白产生了某种错觉。

  “媛媛。”

  秦白小心推开门,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

  阳光覆盖了整张沙发,他背对着阳光站立,很长时间,竟然迈不开步子。

  “媛媛,我,我”

  秦白突然有些哽咽。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辛西娅的声音:“你回来了?”

  秦白的思绪瞬间被拉回现实,他仰起头,眨了眨眼睛,再低下头时,温和笑笑,悄声道:“嗯,你也一夜没睡吗?”

  “没有,我,菲菲说她不放心你,非要拉着我在客厅等你回来,所以没回成家,也就没睡。”

  说着话,辛西娅端着一杯咖啡走了过来。

  “给你,趁热喝吧,刚才菲菲非要闹着喝咖啡,我就给她弄了一杯,谁知道,咖啡弄好了,她却睡着了。”

  “嗯,明白,谢谢你!”

  秦白没有任何推辞,直接接过咖啡。

  辛西娅仰起脸望了他一眼,似乎有什么话要说,迟疑了片刻,又咽了回去。

  “坐下吧,一晚上没休息,你应该也累吧。”

  “还好,还好。”

  秦白苦涩笑笑,将咖啡杯拿到嘴边,抿了一小口。

  “嗯,这咖啡不错,是你带过来吗?”

  “嗯”辛西娅刚刚坐在沙发上,立刻抬起头,对秦白说道:“秦白,其实我们没有必要和三大势力硬碰硬,也许还有别的办法。”

  “知道,我也不想这样。”秦白拉过一张长背靠椅,悄无声息地坐在辛西娅对面,压低声音说:“哎,有时候是真的没有选择。”

  “是啊,没有选择。”

  辛西娅显得心事重重,沉默了半晌,认真说道:“秦白,我知道你不一定会接受我的感情,但是,请你相信我,我对你绝对没有半点别的心思。”

  “明白,我相信你。”

  秦白喝了几口咖啡,望着辛西娅淡淡一笑。

  辛西娅的眼神中闪过几丝慌乱,面庞也有些微微发烫。

  “秦白,你是不是真的有个妻子?”

  虽然已经极力将视线挪到了别处,但是辛西娅仍旧能够感受到自己剧烈的心跳。

  突然听到这个问题,秦白怔了怔,将咖啡杯从嘴边缓缓拿开,同时说道:“是的,她叫上官媛媛,说起来应该只能算作我的未婚妻。”

  “未婚妻,她,她,你们”

  辛西娅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结结巴巴,始终讲不出最为关心的问题。

  “吁”

  秦白长长地叹息一声,略带伤感地说道:“也许我们再也见不到彼此了,还好,我经常做梦,偶尔也能梦到她。”

  “再也见不到彼此了?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两人天各一方,再也见不到面了。”

  “那,那她是不是已经”

  “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

  秦白咬了咬嘴唇,不再说话。

  辛西娅满腹疑惑,却也不知从哪一句问起。

  两人就这么默默坐着,仍凭整间屋子被阳光充满。

  “咳咳,秦白!”

  梅芳菲轻轻咳嗽几下,,突然大叫一声,坐直了身子。

  辛西娅心中一惊,顿时从沉思中回过神来。

  “菲菲,你没事吧?做恶梦了吗?”

  “我梦见小白他”梅芳菲点点头,正想说出梦境,侧过脸却看到了秦白那种棱角分明的面庞:“小白,小白!”

  梅芳菲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扑到秦白怀中,双手搂着他的脖子,一阵嚎啕大哭。

  “小白,你知道我, 小白,什么也不知道,我,我,呜呜。”

  秦白手中端着咖啡杯,一时也不知如何处置,只好望着辛西娅尴尬地笑笑,然后用空闲的另一只手,在梅芳菲的脊背上轻抚着。

  许久,梅芳菲终于停止了哭啼,她仰起梨花带雨的面庞,望着秦白,说道:“小白,你答应我,以后有什么危险,一定要带着我,好吗?”

  “好,好,都答应你。”秦白随口应付几句,转念一想,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有危险,我不过是和老刘出去喝了一顿酒而已。”

  “喝酒,你骗谁呢,要是因为一顿酒,你会彻夜不归,而且罗家面临那么大的危险,你也没有赶回来,这里面一定有别的事情。”

  “行,我说实话。”秦白有意望了一眼蓝色海洋安装在客厅西南角的监控设备,继续说道:“是白银战甲的首领剑龙,他邀请我进行了一次密谈,我们两人相见恨晚,谈的都忘记了时间,所以才到现在回来,这下你放心了吧?”

  “奥,原来是这样啊。”梅芳菲用白皙的双手,擦了擦眼泪,接着说道:“你们谈了什么,哎,算了,我不想知道这些,只要你平安回来就好,对了,老刘呢,他怎么没回来?”

  “他,他,遇到一个老朋友,应该过几天才会回来。”

  “老朋友,谁啊,我见过吗?”

  “他叫”

  不等秦白说出口,辛西娅忽然站起身,表情凝重地问道:“秦白,你真的见到剑龙了吗?”

  “没错。”秦白点点头。

  “好,我知道了。”

  辛西娅颓然坐下,似乎再次陷入沉思中。

  梅芳菲终于意识到辛西娅就坐在身边,立刻与秦白分开,重新坐入沙发。

  “辛西娅,你这么问,是和剑龙认识吗?”

  “没有,我只是担心秦白。”

  “奥,嘻嘻,秦白不是平安回来了嘛,你也不用担心了,哎吆,困死了,你要不要到我房间去睡会儿啊?”

  说话间,梅芳菲接连打了几个呵欠。

  辛西娅瞥了秦白一眼,回答道:“好,正愁没地方睡呢,走吧,陪你聊了一个晚上,我也困死了!”

  辛西娅用手遮住嘴巴,勉强打了一个呵欠。

  “行,咖啡也喝完了,我也睡觉去了。”

  说着话,秦白站起身,将开咖啡杯放好,头也不回地入卧室。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辛西娅和梅芳菲同时摇摇头。

  随后,两人关好大秦事务所的大门,也走入卧室中。

  这一觉睡的天昏地暗,再醒来时,夕阳透过窗帘的缝隙斜斜地射入秦白的床榻。

  仙女湖社区,某栋高档住宅内。

  埃布尔已经花了一整天时间,在设想大秦事务所加入白银战甲后的应对方案。

  “乔凯,你到现在还没搜索到秦白当天晚上的影像吗?”

  皱眉沉思了许久,埃布尔终于说了一句话。

  乔凯听到少爷的问话,立刻停止正在进行的脑电波全网搜索,同时现出一脸的无奈。

  “少爷,您还记得那次在远洋医院发生的信号中断事件吗?我现在有充分的理由怀疑秦白他们已经研制出了一套,足以屏蔽天眼的设备,至于为什么秦白和刘文化整个晚上的行动都没有影响记录,我觉得可能跟他们使用了这种设备有关系。”

  “嗯,看起来也只有这种解释了。”

  埃布尔伸了伸懒腰,想起什么似的,问道:“那个上官媛媛查到是谁了吗?”

  “没有,我已经在整个银河系进行了姓名匹配,但是能找到的人,好像都跟西京市的秦白扯不上关系。”

  “扯不上关系?这是谁说的?”

  知道少爷又发起了脾气,乔凯赶忙闭上了嘴巴。

  埃布尔扫了他一眼,继续问道:“远征号的事情呢,调查的怎么样了?是不是真的被冯家藏起来了?”

  “目前得到的消息恐怕是这样,不过我觉得•”

  “你觉得什么,说啊,别吞吞吐吐了,烦死了!”

  “是,少爷,我觉得稳妥起见,还是想办法抓住那个叫胡九的问问,据说他参与了远征号的隐藏。”

  “王八蛋!”埃布尔不知想到什么,突然咬牙切齿地攥紧拳头在身旁的桌子上重重地砸了一下。

  “去,告诉徐淼,让他在二十四小时内给我把胡九带回来,否则,蓝色海洋再也没有“双子星”了!”

  “是,少爷,我这就去通知他。”

  乔凯望了一眼埃布尔扭曲的面孔,很想尽快溜出去。

  谁知埃布尔眼睛微微眯了眯,转头望着他说道:“还有你,给我尽快搞到上官媛媛的资料,听到了没有?!”

  “是,少爷!”

  “去吧,去吧。”埃布尔仿佛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抵靠墙壁上,瘫软地坐了下去,想了想,补充说道:“去把首席科学家叫来!”

  “是,少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未来迷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未来迷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