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高三想和我谈一谈
李浩清2018-04-10 11:489,130

  高三想和我谈一谈

  李浩清——2013.6.1

  青春这字眼,谈起来总会觉得慌乱无章。总会有人辜负,也总会有人遗忘。但无论如何我都觉得这是一场散乱的剧场,被辜负的主角,遗忘的配角,都在角落里依依数落着时间的边缘,慢慢地翻入日记的折角。

  我想我就是一个擅于回忆,却也擅于遗忘的孩子。我之所以还承认自己是个孩子,是我真的不会理解别人的煞尽心思,更懵懂的游离在自己的世界观里。一方面我无限的追寻道落的角度,另一方面片面的追求时差里的罅隙,以至于矛盾地游走在记忆的边缘,铺天盖地的昏沉,漫无边际的席卷。踏着熟悉的路途,拐进陌生的巷道。

  Chapter 1 谈感受

  高三,在一种期待里无声袭来,夹杂着我新一轮感情的开端。依稀记得查看班级表时的那份躁动,然而躁动往往也预示了不安,不安终于给了我一份释怀的答案了。6班,4班。(注释:暗恋的女孩子在4班)

  一直都没能明白高三的概念,不说当时。甚至是如今,我几乎还是含含糊糊的观望着高三。究竟如何的如何才是传说中的高三?并没有人杀绿了眼似的学习,也并没有千军万马抢过独木桥的危机感。似也夏后秋来的坦然,无声遁入。

  颇有一种新奇之感、优越之感也便是昂着胸打量着那些穿着新校服,刚刚踏入校园的高一学弟学妹们,很有一种长者的心态吧。可是难以想象仅仅两年之前,自己也正是这般好奇的踏入这所学校,怀着莫名的冲动和奋发的精神。

  而今再回想,三年的漫步云端,端详出许多栩栩如生的牵挂。理所当然或不合乎情理的,都在以一种无暇的姿态假寐而去。曾一直觉得,高一高二提及的那些形同虚设的压力,在高三到来的瞬间便迅速堆积,用一种看不见的速度倾压在所有学子的肩上,顶着压力,向着最遥远却又最璀璨的地方一步一步深陷而去,无可非议。这是我理想中的高三,可理想并非构建未来。

  一次次的期待,一次次的苦求,倒计时历上终于变成了个位数,而心境此刻却久久不能平静。时间依旧漫步滑行,遇见了脱轨的速度,我怕还来不及回首张望,就远远离开了高中的大门,一种近乎绝望的忧伤,夹杂了青春最奔腾的血液,无声起伏,消失在六月昏黄的悄怆里。

  放晚学的时候,习惯性地伫立在走廊上。听着风摆出柔和的曲调,伴着熙熙攘攘的人声,俯瞰穿梭的精灵。我是把他们当做精灵,活力迸溅出来,雄雄喷发。走廊也由先前的熙攘转瞬了清冷,再次凝聚思想时,广场上的人群也就三三两两,零零落落了。“唦唦”,梧桐树在招手,不知不觉,众多个不知不觉里,便已目睹了它新一轮的新陈代谢。墨绿渲染了天际,缓缓飘落出倔强的情操。

  六点钟的黄昏,疏散了太多的喧闹与奔腾。在匆忙里,总会流淌过不安分的急躁。沮丧,莫名的沮丧。许许多多的故事像是被卷入了折角,似乎还没有尾声。而招之若即的高考,不会体谅你的心思,而且面目狰狞地隔下一层层窗,待着考生鲜血淋淋地闯破,血肉模糊却也义无反顾。

  我也似在义无反顾的前行,面对的并非高考,而是自己。有时候游走校园,看着曾经喜欢的林荫小道被高一的孩子们占领,被他们用年轻稚嫩的笑声覆盖过去。并张大嘴巴吃惊的尖叫。而曾经喜欢过的操场角落也被一群学妹学弟们带着耳机靠背闲聊着。那曾经去过的天台,又不知道有没有传来连天的尖叫?想到这儿似乎有点儿难过,似乎那一切都有着别人的支配。而今只剩下自己走在回忆的道路,听着泥泞的脚步声深远而去。

  曾经无忧无虑的日子却是现在回忆的悲凉。如果当初的美好仅是如今的凄凉,会不会后悔曾经要过的美好?

  就像高考后的作鸟兽散,那一刻,结束的不仅仅是高考吧。想到这儿只是觉得心酸,气氛会觉得失控。

  不该再有多余的心思了吧。

  抬起头,头顶依旧是十八岁的夏天。

  Chapter2 谈师长

  “不能用成绩、名额来满足我的老师,我也会不断前进,用将来的成就和辉煌来报答我的老师们!”不知何时起,随纪本上便多出了这一句信誓旦旦的誓言。可能有些孤傲,的确有些狂妄,但这的确是我心之所想心之所念。

  这学期刚开学的日子,本部流传了一段很风光的句子,“时间是把杀猪刀,走了敏敏,来了王建,柔了大司,轻了春阳,壮了大春,傻了丁二,亮了老鲍,老了胡东,萎了少伟,萌了浪浪,富了梦梦,骚了培展,高了大嘴,胖了兵兵,媚了维利,苦了大荀,颓废了我们……”

  生动形象,毫不为过。校长暂且不议,体艺部的确像是一个温馨的大家庭。老地老,壮地壮,萌地萌,媚地媚。渐渐地觉得毫无威严,多溢慈爱。我想这样的一切正是我生命中的唯一,足足相伴两年的大家,而今既要各奔东西。而他们,将不断地目送离别和迎接新的相逢。

  古有“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之理,我哪有这么多父亲?“一时为师,终生受益”倒不为过。体艺部的众多老师们,培养我三年的诸定国先生,周永主任,单斌书记,张校长,甚至是怪僻的何永康教授,复旦的老头子等,都是我生命中的难忘。

  本部司主任,早有所闻。早在2011年5月的某天,师傅携我出席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师的寿辰,令我惊奇的是竟然遇见了众多初中时的师长们,大大方方的钱磊主任竟也对我微笑示意。坐席上司主任热情高涨(脸色可见)地邀我对饮……不久后他竟然成为了我的主任,或许对他而言此事早已相忘九霄云外了吧。

  班主任戴浪老师,结实的汉子,他是我高中三年最怕的老师,平日不敢多言。仲淑佳同学投稿了一篇关于戴老师的文章,审稿时我尤为震惊,心情波澜不以。共鸣最为强烈的当属戴老师乌黑浓密的头发里突兀了几丝银发。戴老师高二时便是我的班主任,十一月的某晚,他给我讲述了关于“社会、平台”的道理,末了还替我拉紧外套的拉链,小小的细节却温暖我内心的空余。其实,戴老师一直是我最敬重的老师,没有之一。

  数学尤伟老师,风姿飒爽的伙计。标准的沭阳话偶尔混了句普通话,惹得班里沸沸扬扬。然后尤老师瞬间的镇定,指责那些只顾贪笑却忘记课堂意义的学生。班里的人称其“卖萌”,恐怕也正因如此吧。每当尤老师走进教室,发现班级里过为消沉寂静,便一声“起立”唤醒大家的精神,久而久之这也成为班级一项趣事。别看尤老师平日里精神抖擞,试想高三的教师们谁不是拼了半条命?有时候同学们在黑板上习题,尤老师先在下面视查一周和习作情况,便默默地退到最后随便地坐下来,闭上眼小憩几秒。突然张眼观望,预计着习题完成的时间,继而小憩,没有一次超过半分钟。每当此时,我的心里总会流有心酸,自己数学异常之差,内疚感时常袭来。

  英语任素文老师,标致的东方美女,这是大伙一致的美称。任老师心疼学生,我有幸被她带过两届。下午昏黄的光线秒杀了一切流动的向往,钝重的失去了锋利的折角。而这样的阳光更是令人昏昏沉沉,强行上课也是毫无意义效果的。同学们东倒西歪的,萎靡不振。继而“仁爱者”便会发号施令,不准讲话,一律休息十五分钟。待时间过后,学习质量显著提高。有这般温柔的女教师,作为学生的我竟然调戏过她那可爱的儿子,不免让人汗颜。

  对于单书记的第一印象则是高一新学期,作为新生的我对一切都懵懵懂懂,意外的违规被罚站校门口处。有一学生有机可乘不顾后果地逃跑,被单书记一箭步逮住——后果可想而知。我瞠目结舌,心里大犯危机,默念尔后遇见此人得躲远远的。现在再回想会觉得幼稚,更是好笑。其实单书记绝对是一位和蔼可亲的师长,在本学期编辑校刊工作于单书记有较多交集,至此我才充分领略到单书记的智慧。当然也学到了许多来之不易的经验,教训也是最珍贵的学识。单书记给我讲过“河,海”的道理,至今仍是我奋斗的准则。

  高三对我而言,或也是个人发展伊始之年。其间我有幸得到众位师长的教导,受益匪浅。与周主任交集仅有一次,但却得到了认同和鼓励。

  我是一直崇拜张校长的,尤其是他的口才。三月我在上海考试期间,其间认识一位大学学生,闲聊后发现是学长,他就提到了张校长对于他有莫大的精神鼓励。前些日子与张校长有过接触,事件不太光彩。但在后来的交谈里我听出了一个至深的道理,对于喜爱之事暂时的放下不算放弃,而相反,时刻不放地却并非真正的喜爱。那一刻我承认我是笑了,发自内心的欣慰,一种感激混合着恍悟。“张校长,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漂亮?”(语见《徐州行记——五十五时》章回引语)当时写下这句话时俨然是一种试探,对于张校长更多的是一种惧怕,而今倍感亲切不知是否合乎情理。

  我想我是幸运的,却又是不幸的。不幸在于我并非品行兼优的好学生,幸运的是,一道道希望的曙光正引领我一步一步地走向未来。

  Chapter3谈梦想

  只有被嘲笑的梦想,才会有实现的价值。

  心中的故事,想记录下来,这便是年少想要成为作家的初衷。而今更想以画面保存下来,这也便是想要成为导演的初衷。实则不然,我倒更想成为一名优秀的企业家,签约数十位作家,建立庞大的“文化传播帝国”。

  在寻梦的道途上,总会有些不堪耳目的种种因素。他们办不到,更为甚者想不到,而我早已迈出固执的脚步,矛盾由此激化。“我的梦想对于别人而言只是嘲笑的话柄,对于我而言却是希望、喜悦、悲伤、孤独的交接点。我也坚信,遥不可及的不是幻想而是幻象。”编导梦的初始点,复旦的考场我如是说。 “如果我是你,我不会站在这里而是坐在这里……”复旦的老教授慷慨激昂,似乎重返年轻,语调夹杂了深沉。在默许我的同时,他也毫不客气的针对我习作存在的问题。作为裸考一族,我最大的幸运莫过于得到的认可,并且挣得了“工商管理院——文化产业管理专业,和新传媒院——编导专业的合格证”。不过高校毕竟高校,文化分的底线也是让我遥遥不可攀的,复旦之旅也因此告一段落,不悲不喜。

  作家?只谈作,不想提家。作为高中在校生来讲,三年的创作量达30余万字,也应该算小有成就了吧。若提及“出书”此时,不是我没有这能力,而是我很拽的拒绝了某社的洽谈,小名气不是我想要的,这是我拒绝唯一的理由。自2011年我一时兴起创建“非·浮夸编辑工作社团”,如今发展人数量一千余人,并多有成员出书上市场。而今我又有意向新建“文化传播”工作室(详见个人创业二期方案一五计划),意在一句转型文化传播公司。谈到这里,意思明了。我意在自己为自己打造,为自己包装。即提高知名度,又强化了社团的能力,一举多得。

  综上所述,或许都会被认同我的梦想?其实不然,我很好的区分了自己的理想和梦想。充其量,上述所言仅为理想。用计划充实理想,用理想实现梦想,这才是我人生奋斗之道。

  梦想飘渺虚幻,固执的却让人不知所措。它不是白驹过隙的光阴,却是光阴里散漫出无法追及的向往。有人把梦想定位在XX大学,倘若心有所成后,你便会觉得突然的空虚,十几年的奋斗,十几年的梦想,在实现的那一刹倍感失落。因此,梦想当然越远越好。

  这仅我个人理解不足以道千万人心。我还是喜欢愚昧地看着世界,因为我想要的仅仅是简单。眼前的?是圆圆的地球仪,长满尖尖刺的仙人掌,六点钟开始变成草莓色的天空,还是太阳照在地平线上笼罩的金边?又或者是镜子里自己的眼睛?紧皱的眉,老旧的墙壁。又看不见风吹过哪里,看不见没有光的世界,看不见云是什么时候变作雨,看不见别人因你而变得伤心,眼睛什么也看不见,贴在脸上像是两枚发光的钮钉,这样不是很好?

  可是,简单又谈何容易?首先我没有足够的条件、能力去解决生计的问题,再者我也没有足够的心态接近生活中的随机。待事业有成完美的演绎了理想时,复杂人世的目光怎么也不能简单的看世界了。人生多事矛盾,许许多多的念念不忘,也正在念念不忘中被我们遗忘了。

  孟丽告诉我,不完美,才有梦。

  王姝艺说:“我想住在安静的地方,开一个书店,养着一个胖猫王馒头和大狗王萌萌,每天抱着馒头蜷在藤椅里睡觉,晚上让萌萌来带我散步。遥远的憧憬,美好的像是星星在发光。”

  在上海期间,于此“文学之新”有过多交际。我告诉她,我很喜欢的你的文字。光线太弱我看不清她的神情,“其实我还是更喜欢你的模样!” “哈哈……”她笑的很响亮,散着酒气。“五年内我一定要追到你!”然后就感觉的肩膀的压力,她轻轻地靠了过来。微弱的呼吸声像全世界最安详的曲调。十八岁的我们,像是被遗弃的婴儿,固执的游走自己的世界观,期待着交集。如果她没有抑郁症,我想她一定会更光彩照人。我好像看得清她的心思,干干净净毫无瑕疵。谨慎小心地守护着自己的小世界,甚至在自己的国度前布下千山万水。她绝不会走出去,其他人也别想进来。

  “欧式别墅,白色阳台,大花园,三只猫,两只狗,双人床,我,爱的你。”这一度是我梦想之家。姝艺,N年后,我觉得你的书店完全可以开在我的“别墅”旁,相互补充着空白的角色。

  当梦想变作了梦,也仅能想想罢了。

  Chapter4 谈感情

  所以我早就承认自己不是位品行兼优的好学生,容易生情,却也容易失忆。“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我想我是将此网络流行语上演的淋漓尽致了。得不到的有三个人,是我青春音容下匆匆的一撇,或也笔分太重,蔓延深远,渲染在内心的空白上无限渗透。

  盛夏冗长的梦,缠缠绵绵久久不愿醒来。七月的大雨倾将而来,苦苦地挣脱记忆的藤蔓,但内心的酸楚足以在那样的每一个晚上清清楚楚从头到尾再痛一遍。“哆啦a梦”给了我幸福的口袋,然后我拾起秋天的第一片落叶,在风摆里剪出一影清冷,然而我喜欢的秋天最终也无力挽回。所以我觉得那些树叶慌张地掉下来只为遮住我的不愿恣情,而我拾起了落叶,清晰的脉络像是命运在顽强的伸张。

  孟令莲给了我惨痛的过往,也给我高二挂上了悲伤的符号。我还清晰的记得五月的天,六月的微笑,在七月的暴雨里全部扭曲在时间的折差里。大地在深陷,内心开始坍塌,以一种近乎绝望的声响撕破等待天明的曙光。她是我第一个追求的女生(详见《17十八19》小说部分),519颗星星是我最纯真的心跳。

  而此一年,一年就这么的过了,在不知不觉里,所有的感觉泛着微波。时光逃遁在冗长的梦里,无所谓的牵扯了段段无序的章节场幕,却华丽的破茧在神经末梢,滋生漫长。带着悲伤的小情调,轻的几乎不着任何痕印。一年,只是流年里不堪回首的缩影。搅匀的蛋黄均匀地填抹天空,朦朦胧胧的光感,混沌的绽开,于是整个夏天就燃烧了起来。虚弱的热气,黄昏的氤氲,填补了生活的每一寸知感。

  孟丽的出现是高三开学前夕,也正是一年一度的七夕节。初秋仍留有盛夏的余温,心里坦然的呼吸,眼睛明明灭灭。第一次说喜欢的时候,伴着沁人的微凉。好想再告诉自己再相信一次“爱情”,她是第一个口头上答应我的女生,(详见《17十八19》小说部分)钩钩小手相信着永远。

  “我喜欢秋天”。第一次说出口,还是九月的初秋。当我记下这句话的时候,已是十一月的深秋了。褪去的日子依依数落着树叶的姿态,在我笔尖萦绕了一种气氛,我开始无比忧伤。秋天终于在我数落的日子里悄然而去,我忘记了那天是不是秋天,可是我却清晰的记得你离开的时候,周围开始大片大片的掉叶子,掉在我的肩上,落在我永不见底的思潮里。

  我好像突然的成长了,在2012年前所未有的秋天里,我无限的成熟,终究撑破了自己小小的心室,溢出本色。流年里是不堪回首的寂寥,当梧桐叶混合着风摆,酝酿了秋韵时,氤氲缠绵的气息怎么也无法让我预透前方的瑕眦。孤独 注入了藤蔓,缠绵了树悄,挂满了蜜蜜的果儿,晃荡晃荡地诉说了你的孤独。其实我也何尝不是孤单地走向夜晚?我又何尝不是尾随了你的脚步默默地迈向漆黑?你都从来没有驻足回望过。十一月的清冷是我再也无法触及的冰凉。

  也许——因此,再也不相信感情此说。放荡不安,万种风情。时常游走高一高二,眼神凛冽不可一世的专属。而从来没有想过会再次动情,在最后一次的结局里,眼泪诉说了所有的无奈。

  高一誉有三支花之一的小宝,被我用独特的方式相识,便迅速熟悉起来。2月14日的偶遇,KFC大餐,烟花、孔明灯等系列事件也就顺理成章了。在上海考试期间,她是第一个给予我关心的女生。3月6日归来后,她也是我唯一迫切想要相见的人。自此尔后,校园内外会常见高三的学长带着高一的学妹皮闹、上放学。由此我也迈入了迟到的高峰期,连续迟到五十二天,却也只被当场抓住4次。或许无理取闹?等待也是一种幸福,最长一天从五点五十五等到六点四十五,却也不是任何人都吃得消的。

  没有刻骨铭心,519张小情书或也仅是摆设。刘钰说,“小事情,才温暖”。追求的道路仍在继续,可是双眼渐渐地迷离,筋疲力尽。内心的空虚夹杂不安,顺着太多太多的无奈,太多太多的不适,太多太多的言语。过多的话语如鲶在喉,以至于我终究做出了违心的抉择。

  周琼很早地说,“暂时放下,只要你舍得”。我舍得了自己,却也没有舍得她,一种深陷没有丝毫的坦然。五月二号的那天我还是哭了,水槽哗哗流动的水源混入眼泪毫不相干的交接,逞强的从我视野前流逝。陈思思说,“你真的是喜欢她?”“你是她所有追求者中最真心的一个!”“明明那么喜欢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正是因为喜欢她我才会这么做。第二天一早小宝在楼梯口堵到了我,我冷漠的神情不留有空气一丝的喘息——对不起。

  三个人是我辗转时不可缺失的意境,风情万种又何妨?终究还是彻底地惨败此三人之手。青春开始沉沦,斑驳了片片忧伤的云朵,在天宇里留下了经久不灭的伤痕。

  曾经有过的信誓旦旦,“如果你有脾气,没事,我迁就你。如果你耍性子,没事,我让着你。如果你累了,没事,我背着你。如果你哭了,我替你擦干眼泪。你想走,我跟着你。你寂寞了,我陪着你。你离开了,我等你。如果你想我,我永远在你身边,偎你左右。你不想我,没事,我想你……如果你不爱我,没事,我爱你!”

  时间是可以滴落的,而我却毫不可知。对不起,不再是曾经的自己了。

  Chapter5 谈自我,谈认知

  我从不隐蔽我的缺点,更是想要曝露的坦坦荡荡。

  冷小张(热销书《我之敌》作者)评价我为“蓄势待发,一朝冲天。”然后我很高兴地去新华书店又买了本他的新作。他问,“小柒,在你的学校或者朋友面前你是不是很孤傲的样子?”我回答道,“在朋友面前我一直扮演着二逼的角色……不要所谓的隔阂和差异,这才是最真实的我。就像你,其实就是脑袋长肌肉的汉子,而并非光环下的文艺青年。”

  虚荣是我生活里不可缺失的字眼,我想要一切的完美横定外在的精华。有人喜欢香奈儿,香奈儿本身凄美的爱情故事铸造了国际顶级奢侈品牌。而我更钟情于卡地亚,同作为国际顶级珠宝品牌,其另产手表业也横出一世,享誉全球,匹敌了劳力士跻身一级一等表。所以当我千恳万求地从外公手中套下卡地亚跑车系列腕表时,兴奋感绵延在空气里映衬粉色的天空。

  意料之中,并不是所有人都认识卡地亚。也像所有人都听说过奔驰,却不认识奔驰。虚荣感并没

  有所料中的硬直。也好比当我挂着“ARMANI”包出现时,所有人仅知道它是挎包。

  在上海的期间,多有人挎着包、臂膀夹着ipad,手握iphone,对于上海而言这是常态,习以为常。若此类人突兀在沭阳大地,多会被嘲弄为“装逼”。相反,我们这儿的常态走向上海,是会被上海人嘲弄为“土气”的。区域、发展问题尤为重要,所以当我例行上海人的常态出现在本地和学校后,“装逼”的字眼便于我结缘——追求不同罢了。

  突然记得五月中旬,我被高二学妹爆贴在“建陵中学吧”里,把我的家境、个人或多或少的曝光,并放言大肆追求。虽并未暴露我姓名,却透露了建陵中学阳光文学社社长的身份,就很快的被发掘、曝光,更有甚者跟帖“李浩清没有他爸妈他算什么东西!”支持方于反方混作一团,好心人批评爆吧和跟恶贴的人,我只觉得无辜。万幸吧主删除此贴,只是偶尔耳后传来议论的确让人怏怏不乐。

  迫近高考,面临的选科问题的确煞费苦心。我一直专注与我的影视编导专业,并应邀试拍微电影。但是父亲更想让我学习“金融”专业,对于数学盲的我却有难言之语。父亲没有为我选择学校,却已为我将来安置了一份工作——银行小白领。他如此的自我主义迟早会毁掉“国家人才”的。对于我而言,拼搏十年,二十年,编导之路或有成就。年轻的时候,我喜欢不断的挑战与追求,而不是安逸的提前老去。我年轻,我怕谁!!

  人生在于不断的失败和爬起,我无法承受平坦的道路赋予我安逸的生活,假定如此,几年内升为主任,做了干部,买了车,娶到漂亮贤淑的妻子,生了聪明懂事的孩子,业绩步步高,孩子考上理想的大学,直到自己退休,安逸的带着子孙,幸福安享晚年。忽有一天身体突发不适,在睡梦中悄然离去。一路的风顺,毫无磕绊。可是自始而终只有轮回的概念,过程的意义正是生命最初衷的概念。

  王姝艺对我说,“我不怕死,却怕死亡前的寂静,所以我也怕黑。”我也多么地想要热情相拥着死亡,寒假的时候重温儿时经典奥特曼,通过奥特曼于外星生物的对话,稍有成熟的心思悟出了关于死亡的真理:“如果没有死亡,那就是个没有梦和浪漫的世界。难道这样就是我们期待的未来吗?不完美有什么要紧,有矛盾又有什么关系呢?有人类才会有梦,我就是喜欢这样一个世界!”更好的活着,华丽地迎接死亡。在道途上不必执着于生,死。就好比人类明知道要死亡,为什么还要活着?不该有多余的想法和心思。

  Chapter6 谈回忆

  伸出手指在光照下变幻阴影,于是一天便悄然而过。睁开眼与闭上眼的距离,被光线莫名的拉长。当光线涌入穿透房间的时候,投射在墙壁上的阴影划出清晰的轮廓。左手的旋律牵起右手的委屈,在一种熠熠里发出火一样的热情。

  突然就想起许悦,我第一个喜欢的女生,陪我度过人生中三分之一的时光。而此刻的陌生断送在彼此的意识之中,那些些年少的执着,憧憬的未来,谈及的美好,都在无限成熟中感知的抛在脑后。不能再一起离开这个学校,这是最大的幸运或也最悲切的遗憾。

  我用足足五个晚上的时间写下了这篇近万字的文章,这五天里,世界好像重新翻转过,清洗在脑皮层下待着末日的开启。

  而回忆似乎标准为最大的黑洞,孟令莲告诉我,“回忆总比现实幸福,爱恋总会变成回忆”。回忆是不该存在的参照物,可我却宁愿沉醉的躺平,匿迹了声响。回忆过去,却忘了现在的唏嘘不已。

  Chapyer Forever

  待高三轻启后,会有着如何的心境遥想青春?

  人的一生莫过于琴棋书画诗酒花,而终究逃不过柴米油盐酱醋茶。

  ——你信么?

  ——总之我不信!

  ——因为我是我,最独一无二!

  某人问我,你现在的幸福是什么?

  ——当我想抬头望望天的时候,就真的望到了天。

  “那以后呢?”

  ——“当我想抬头望望天的时候,还望到了云!”

  选自《17十八19》散文部分

  李浩清(清郁棨)

  2013年6月1日零点二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三想和我谈一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三想和我谈一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