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宅
笑鹰卓2018-04-10 20:182,219

  春天,万物复苏,阳光明媚,是一个非常适合野餐的季节。

  四月初的一天,周末,上午九点左右。

  一辆大众朗逸轿车正行驶在一条国道上,车子里正播放着动感的音乐,里面一共坐了四个人,分别是三男一女。

  坐在后座左边的男的名叫时寻,年纪约莫二十刚出头的样子,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中等身材,给人一种比较有亲和力的感觉。这次的野餐行动就是他发起的。

  “寻哥啊,最近在酒店里实习怎么样啊?工作上有没有什么不顺利的啊?”

  问这句话的是坐在时寻旁边的那个男青年,也就是后座右边的,这个人名叫陈齐,长得比较憨厚,身材有点微胖,年纪看起来和时寻差不多。

  “还好,就是有时候客人太多的时候,有些忙不过来。”时寻对着陈齐说道。

  他这话刚出口,就见坐在前面驾驶位上正开着车的那个男青年,突然,转了一下头,看向陈齐一脸猥琐的笑道:“陈齐,你知道当初咱们寻哥为啥子要学酒店管理吗?”

  “为啥啊?”陈齐反问道。

  “因为他听说酒店里妹子多,所以才学的。”开着车的那个男青年用着开玩笑的语气回答道。说完,还“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这人名叫朱伟,年纪也是二十出头的样子,长的高高瘦瘦的,一身小麦色的肤色让他增添了健康之美。

  时寻和陈齐还有朱伟这三人,初中时期就是同学。那时,他们就在一起玩的很好,现在的他们都在同一个城市工作和生活,只要一有时间,这三人就经常聚在一起。

  “专心开你的车,哪儿来那么多废话。”

  就在朱伟笑了还没几声的时候,就见坐在副驾驶上的那个女孩就轻拍了一下他,提醒他道。

  这个女孩名叫方小忆,是朱伟的女朋友,看起来年纪偏小一点,十八九岁的样子。长得比较清秀,一双水灵灵的丹凤眼十分的迷人。

  “哎哟,伟哥啊,你这还没结婚呢,咋就成了“妻管严”了。”时寻在后面笑着调侃了一句。陈齐听了,也跟着笑了起来。

  “你们两个给我闭嘴,你俩再这么欠,小心一辈子找不到媳妇儿。”方小忆回头白了这两人一眼,故作生气的说道。

  “媳妇儿,骂的好,哈哈哈,这两贱人就是欠骂。”朱伟一脸贱笑的附和道。

  “这小两口分明就是在欺负咱俩这对单身狗啊。”

  “是啊,我太受伤了。”

  时寻与陈齐捂着胸口,装出一副很受伤的样子,无病呻吟道。

  就这样,几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一边聊着,一边朝着他们的目的地前行。

  大约到了十点的时候,几个人就到了,随后就都下了车,开始进行他们的野餐聚会活动了。

  几个人一边喝着自带的啤酒,一边吃着方小忆亲手烤制的烧烤美食,场面可以说是其乐融融,喝到高兴的时候,还能听到朱伟用他那五音不全的嗓音,来深情的演唱《粉红的回忆》这首歌。

  几个人吃喝玩乐了一番以后,就都到车上休息去了,可能是因为酒喝多了的原因,几个人这一觉就一直睡到了傍晚才醒。

  见天色不早了,几个人也就都打算打道回府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车就莫名其妙的发动不了,试了好几次都没用。更让人觉得坑的是,很快,天又下起了小雨,气温一下子就降了下来。

  “这可怎么办啊,车子坏了,天又下起雨来了,咱们今天怎么回去啊?”陈齐向着众人问道。

  “要不今天咱们就待在车上过一夜算了,明天再打电话给拖车公司,把车子给拖到修理厂去。”朱伟思索了一会儿首先说道。

  “在车子里挤一晚上不太好吧,毕竟人多,关了窗子以后,车子里的空气很快就会耗光,到时候肯定憋得慌。如果开了窗子的话,雨水又会飘进来,到时候搞不好全会冻感冒啊。”一直没有说话的时寻开口说了一句。

  “那怎么办啊。”方小忆有些着急了。

  “先别急”时寻安慰道。然后,就见他顿了顿以后,才开口说道:“你们有没有看到那栋房子。”说着,就见他用手隔着汽车上的玻璃,指着一栋不远处的老楼房。

  “看到了啊,怎么啦,你想去借宿一晚。”朱伟看了看他手所指的方向以后,又回过头说道。

  “对啊,有个住的地方总比在这里待着好啊。大不了临走前给那家房主一点钱,就当是住宿费吧。”吴客看着朱伟说道。

  朱伟听了以后,觉得时寻说的有理,另一方面又心疼方小忆,于是就答应了。方小忆此时早已经没了主见,朱伟去哪儿,她肯定也去哪儿。陈齐见他们三人都是那意思,自然也就不好再说什么。

  就这样,四人下了车,往着那栋老楼房的方向而去。好在四人都带了伞,才不至于被淋成落汤鸡。

  没办法,他们之所以会沦落至此,只能怪他们野餐找了一个这样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

  很快,这四人穿过一片草地以后,就来到了这栋老楼房的院子里。

  这栋楼房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从外观上来看,有些破败,院子里杂草丛生,它的周围没有其他房屋,只有它孤零零的矗立着,是一栋真正的“孤宅”。除了院子门口面朝一片草地外,这栋楼的左右面以及后面都是面向一片很深的树林。

  其实,这四人在白天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这栋楼,只是玩的正高兴的几人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而已。

  “打扰了,请问有人吗?” 时寻走向前去,喊了一句。

  可过了很久,屋子里都没有人回答。

  时寻又走向前几步,伸出手来,敲了敲门,一边敲一边又说道:“打扰了,请问有人吗?”

  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这屋子里应该没有人住。”陈齐走到时寻旁边说道。

  刚刚时寻敲门和打招呼的声音已经够大了,可是房屋里依然没有任何回应,再加上这栋房屋隐约之中透着一股死气沉沉的气氛,因此,众人便觉的,这间屋子应该没人住。

  而且,是很久没人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