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断阳风水局
韭菜盒子2019-10-09 16:362,152

  嗡嗡嗡!嗡嗡嗡!

  一大早袁晓峰还没睡醒,手机便拼命的响了起来。

  他心说老子都他妈辞职了,一早上是谁打扰清梦。拿起来一看,原来是钟情。

  “啥事,这才几点。”袁晓峰没好气的说道。哥们难得有一天不用早起,好好的懒觉,全毁了。

  钟情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袁大师,打扰您休息了。可咱俩不是约好今早去我家老宅看看风水么。”

  钟情总觉得自家老爸的身体会每况愈下,就是因为有人像陷害自己这样,对钟家的风水布局动了什么手脚。

  听到这,袁晓峰一拍脑门,擦,把这事给忘了。

  他确实答应过钟情要去钟家老宅看看,因为他也觉得,这事有些蹊跷。

  好端端的人怎么会突然病了?十有八九是有人搞事情。更何况,他也想收拾钟家豪这王八蛋,三番五次找老子麻烦,欺人太甚,不弄你都不是哥们个性。

  十五分钟以后,袁晓峰出了门,直奔钟家老宅的前街。到那的时候,钟情已经等半天了。

  “不好意思钟小姐,迟到了。”袁晓峰嘿嘿笑了两声。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钟情,心说这小少妇还真漂亮。一条黑色短裙,美腿露在外面,笔直修长。她的上半身传了一件白色T恤,粉嫩的右臂挎着一款半透明皮包,十分俏皮。

  她的头发斜在胸前,戴了一顶白色圆帽。看见袁晓峰后立刻迎了上来,说道:“没迟到,我也刚来不久,辛苦你了袁大师。”

  “改了风水格局以后,钟情这气质果然变了。脸上也没了垂头丧气之色,看来她确实照我说的办了。”袁晓峰点了点头,暗道一声。

  不过这大师两个字,却听起来不怎么顺耳。为啥?因为俩人咋说也算是生死之交了。昨天还差点滚床单咧,今天咋就这么生分了?

  袁晓峰脸色一板说道:“钟小姐,你要是在这么外道,我可就走了。袁大师,袁大师,咋的,我有七老八十了么?或者我像个神棍?”“不不,袁大师你误会了,我是……”

  “什么你是,怎么还叫袁大师,要么你叫我袁老弟,要么你就叫我小袁,再不行,你就叫我晓峰,反正别叫我大师,没跟你开玩笑,我真走了啊!”袁晓峰说道,说完转身就要走。

  钟情见此,立刻着急了,喊了一句晓峰,脸色微微一红。

  袁晓峰嘿嘿一笑,说了句这还差不多:“走,去里面看看。”

  钟情点了点头:“这老宅在东海算独具一格,是祖上传下来的,十年前有人开价三十亿,我爷都没卖。后来爷爷去世,这房子和家业就归我爹了。”这是个古宅,看房梁上的雕花和装饰就能判断出不是现代货,再加上房门上的钟家牌匾,气势非同一般。

  站在宅门前,向上看,更有一股金气冲天,成旋涡之势,将四面八方的灵气汇聚于此。

  可往里走,袁晓峰这脸色就猛的一变:“草,果然有猫腻。”

  顺着袁晓峰的眼睛向前看,内宅的头顶。

  邪气肆意。阵阵黑风呼啸而过,旁人看不出,但他袁晓峰传承《袁子奇书》,看的可是一清二楚。

  黑气盖过了本应盎然的金气,一股死气随风而动,就是说这是凶地,恐怕都不会有人反对。

  “袁大,不,晓峰,确实有问题是么。”钟情追问道。

  袁晓峰点了点头:“风水确实被人改过,你家老宅本应是世代光宗耀祖,汇龙气的风水。现在这内宅卧室,却变成了断阳断命的格局,奇怪。”

  “断阳断命?”钟情问道。

  袁晓峰说道:“就是不利于正房儿女,不利于男主。吸阳采精知道不,就古代女妖精玩的那套。”

  在袁晓峰眼中,能布下这种阵法的人,绝非好人。摆明了是要让钟家断子绝孙啊!

  钟情一听,脸色顿时大变:“怪不得我爸会突然生病,这两个混蛋,他们简直畜生啊。”

  袁晓峰知道,钟情嘴里的畜生,说的就是钟家豪和他的后妈。

  不过有一点他觉得奇怪,这钟家豪不是钟父的亲儿子么,搞死钟情有情可原,但为毛连自己老爹都要弄。

  不过这些都是钟情的家事,他不方便过问。

  再看这断阳风水局,还真有点棘手。为啥?一是因为他手里没有像样的工具,诸如符咒,罗盘等。

  二来,他的《袁子奇书》还不熟练,目前只能认得此局,却不能立刻破局。三来,这断阳局布了有一段日子,根深蒂固。

  如若立刻破了,则会导致金气倒流,冲击钟父身体。也就是所谓的无福消受,死的更快。

  所以此事需从长计议,回去在研究一番。更何况,能布此局的人,非比寻常。说实话,袁晓峰也怕碰见个高手,给自己惹一身麻烦啊。

  钟情固然可怜,但袁晓峰也不是傻子,色字头上一把刀,他看的很清楚。

  想到这,袁晓峰说道:“当务之急不是破阵改局,而是想办法让你父亲换个住处,先把身体养好再说,我看三亚就挺好,或者去北戴河找个疗养院住上个两三个月。”

  俩人正说话呢,不远处有两个男人指指点点。

  如果袁晓峰此时回头,会发现其中一人正是钟家豪。

  就见钟家豪指着钟情和袁晓峰说道:“爸,你看我说的没错吧,姐带了个陌生男人回来,就她这性格,你什么时候听过她找对象了。我看十有八九是图谋不轨,看您身体不好,想合谋咱家财产呢。你可得小心点,毕竟这老话也说,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够了!”钟父一摆手,冷言道。径直走向钟情和袁晓峰说道:“情儿,回来了怎么不给爹打电话,这位是你男朋友么?”

  听到钟父的声音,袁晓峰和钟情立刻回头。俩人一看到钟父旁边的钟家豪,就心知肚明,这小子肯定没说好话。

  钟情狠狠的瞪了钟家豪一眼说道:“爸,这是我朋友袁晓峰。晓峰,这是我爸,钟经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硬核医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硬核医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