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危险信号
韭菜盒子2019-10-09 16:362,575

  “钟叔叔你好,我是袁晓峰,钟小姐的朋友。” 袁晓峰自我介绍道。

  钟小姐?

  听到袁晓峰这么说,钟经武顿时迟疑了片刻,然后伸出手来与袁晓峰相握,惜字如金的回应道:“你好。”

  ……

  三人交谈的很是融洽,这却让一旁站着的钟家豪感到有些不适起来。

  枉费他一大早跑来说钟情的坏话,到头来屁用没有,还反被钟经武给吼了。

  钟家豪不由得便将这一切的矛头指向了袁晓峰,因为自打他出现以后,自己的生活全都乱套了。

  就拿之前的那些事情来说,他堂堂钟家三少,何时受过这种窝囊气?

  “诶?等等,他们人呢?”等到钟家豪反应过来时,袁晓峰他们三人已是消失不见了。

  钟家豪虽然知道他们到哪去了,但却没有跟过去。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边,书房当中。

  钟经武坐在椅子上,面对两人,双眼正不时打量着袁晓峰,仿佛是对于眼前这个二十岁刚出头的年轻人起了兴趣。

  钟经武这人做事也不喜欢拐弯抹角,随即道:“有什么话,就开门见山的说吧,不瞒你们说,我自认为我这书房的隔音效果还是蛮不错的。”

  此时的钟情,就仿佛是一个局外人,她默默站在一旁,不知该要如何开口。

  “既然这样,那么我就明说了,刚到这里时,我便看出,贵宅的风水有被人刻意动过,而且是针对您所设计的,不仅不利于正房儿女,而且不利于男主,如果任由这种境况继续发生,不出钟小姐们这一代,你们钟家便会断子绝孙,然后由小人篡权。”

  袁晓峰这一番话中所指的小人,既是钟家豪,与钟情的后妈。

  这套阵法仅仅不利于正房儿女,而钟家豪作为小三所生之子,自然就跟这正房扯不上什么联系,也不会被阵法给影响到。

  因为阵法的缘故,就如同袁晓峰方才所说,不出钟情这一代,钟家便会断子绝孙,事后由谁接盘,已经再清楚不过了。

  袁晓峰还有一点觉得十分蹊跷,那就是为什么阵法仅仅只会影响到正房儿女,对次房儿女却不会产生影响?

  按道理来解释,次房儿女的身体里也流着男主的血液,不说绝子绝孙,这多少也会被波及到,烙下个顽疾什么的。

  可钟家豪现在却依然活蹦乱跳,丝毫没有受其影响。

  因此,袁晓峰不禁做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但却没有明说,因为他暂时还无法肯定。

  “你拿什么让我相信你刚才所说的那些话?”

  袁晓峰知道钟经武会这么问,自然而然的回答道:“事实。”

  “好一个事实,不过,看在你是小情朋友的份上,那我便信你一次,所以,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钟经武开口问道。

  老实说,钟经武并不相信袁晓峰,而是觉得自己应该相信自家宝贝女儿的眼光。

  “等不相干的人全部都离开了,我才能行动,家贼不得不防。”袁晓峰没有用小人,而是故意用了家贼这个词。

  钟经武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却也没有明说,于是道:“那就想留下来吃顿便饭吧?看时间,也已经到饭点了。”

  袁晓峰没有拒绝,然后两人并排着走出书房,而钟情则是畏手畏脚的跟在他们身后面。

  饭桌上,气氛显得有些僵持,谁也不开口,只能听到碗筷碰撞的声音。

  “太阳这种东西,真不知道创造出来做什么?热死了。”

  袁晓峰正专注享用着碗中的玉米粥,忽然,在他背后响起了一个女人的抱怨声。

  光是听到那凌厉的步伐,便能判断的出来,此女心性高傲。她的出现,明显让整个大厅的室温都将至了冰点。

  袁晓峰看到,就在女人声音响起的那一瞬间,钟经武脸上的表情明显变了。

  回头看过去,这是一个身材高挑,披着半头酒红色短发,五官精致,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有凹的贵妇。

  贵妇身上披戴着的那些金银首饰加起来,有些人哪怕拼搏一辈子,也达不到。

  性感动人,这是袁晓峰对她的第一印象。

  “虞文,你回来了。”袁晓峰听得出来,有一瞬间,钟经武的声音在颤抖,这个男人,在害怕着什么。

  “妈,您(你)回来了。”钟情和钟家豪异口同声道。

  “管家,还不去准备碗筷。”钟家豪不忘表现自己,像个绅士一样站起身,替那个叫做虞文的贵妇从桌子下面拉出凳子来。

  “今天吹得是哪阵风?小豪居然这么懂事。”虞文直接把钟经武,钟情二人给忽略了,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钟家豪身上。

  “妈,瞧您这话说的,说的就好像我哪天没懂事一样。”钟家豪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是高兴极了。

  虞文正准备说话,便注意到了袁晓峰这个生人面孔的存在,于是开口问道:“小豪啊,是你朋友吗?”

  钟家豪狠狠地摇了摇脑袋,就仿佛这是什么丢脸的事情一样,“才不是,他是姐在外面找的姘头,您什么时候听过她找对象了?我看十有八九是图谋不轨,看爸身体不好,想合谋咱家财产呢,您可得小心点,毕竟这老话也说,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说白了,就是对狗男女,想乘人之危。”钟家豪凑近到虞文耳边,看似说悄悄话,却故意把声音给放了出来。

  “你个臭小子,怎么说话呢?”钟经武拍桌而起,顿时勃然大怒。

  “老公,你说话的时候,可不可以小声一点?我的头真的很痛诶。”虞文把眼睛眯成一道缝隙,安抚着被吓到腿软的钟家豪。

  “……”钟经武很快的闭上嘴巴,脸上写着不甘心,却是什么都没有多说。

  他老老实实坐回到位子上,似乎是把怒气全都发泄在了食物上。

  因此,也让钟家豪越发得意了起来。

  在钟家,钟经武可以说是钟情唯一的靠山,现在连他都倒了。放眼整个钟家,又还有谁能与自己为敌?

  啪!啪!啪!

  “靠,什么情况?啊啊啊。”

  就在钟家豪准备肆无忌惮地开口,去讽刺钟情和袁晓峰时。

  下一秒钟,他的手竟是不受控制的在自己脸上抽打了起来,啪啪啪的声响,传遍整个大厅,所有人都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变给吓到了。

  虞文的脸上也明显浮现出了一抹难色,一瞬即逝。

  这时,替虞文取来特制餐具的管家回来了。

  他与虞文相视一眼,然后点点头,拿起一旁的叉子,就刺进了钟家豪的大腿。

  钟家豪疼的哇哇叫,不禁质问道:“老家伙,你他妈到底是什么意思?”

  “又,又恢复正常了?”很快,钟家豪便又察觉到,似乎正是得益于那阵痛感,手上自抽的动作也顺利停下来了。

  钟家豪觉得这一切很是邪门,因为虞文的缘故,他多少也了解一点内幕,知道风水。

  这么一想,钟家豪的视线不自觉的便转移向了袁晓峰,停留在他身上。

  你可以看到,其中满是恐惧之色,只因袁晓峰在不断给他传达着危险信号。

  这人,十分危险!!

继续阅读:第22章 阵中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硬核医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