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旧土未迁
柳木不蠹2018-04-10 18:062,257

  “中午了,你不饿吗?”我看看手上的时间。

  “有点。先去吃东西还是先走走?”安露露咬咬手指,又若有所思地看了周围一下,“不急,先逛逛。饿了就吃。”

  我其实不是北京本地人,我家在成都,安露露是北京的,出生在北京,长大在北京,读书也在北京,现在工作也在北京,未曾踏出这个城市半步。所以我要找的人并非在这里,但是我也找不到。曾经的天府之国,现在已经有百分之四十的面积被森林覆盖,人口仅有以前的一半那么多,人嘛,都要往繁华的地方跑。安露露的表情很庄重,其实她也没有想过具体往哪走,我也没有必要的理由,所以我打算有空再去成都看看。中午吃饭吃的很简单,但是和空中的味道完全不一样,和空中的营养套餐完全不一样,吃的想吐的东西,现在又吃点地上真正的食物,完全是一种享受。但是!但是!我没有味觉传感器!虽然我的确需要进食来确保大脑和心脏的能量供应,但是他们却没有给我装上味觉的传感器。我觉得他们其实可以把我的舌头也保留下来。我看着安露露吃得很香,我也试着吃了一口,没有任何味道。“很香呢。”安露露的确吃的很香。

  本来很晒的一天,可是这是偏偏又下起了雨,没有伞但是雨下的不大。

  三号公墓,在下雨天很是诡异。“很久没来过了。”安露露葱白里拿出一束白菊花,向里走去,曲曲折折的来到墓碑前,“我来看看我的家人。”

  这雨下的,还看得见太阳,还不如不下,弄得满脚都是泥。但今天这样,没人来这个地方。这座山丘,密密麻麻的电子墓碑,更给人一种滑稽的感觉。

  我先去其他地方慢慢散散步吧。

  我很好奇,他为何这么多年都没有回过家,后来我才明白,他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去了。“我有个哥哥,是个商人,现在在美国做生意,我上学就是她供的我,现在生活的还不错。”安露露笑笑说。

  一个强烈的意愿使我向深处走,但再往里面走就是新长出来的森林了。我走过两步,一些旧房子上已经缠满了落叶,腐朽的木门铁门躺在地下,静静地。如今城市中再也见不到雾霾,再也见不到沙尘了。有鸟在枝头盯着我看,其实那个不是鸟,是拟生摄像头。不用太在意,但是我也不清楚这里为什么会有这玩意。

  身边的树木越来越密,松柏已经长得参差不齐了,高的高过房屋三四米,很久都没人来打理过了,林中的落叶已经覆盖了厚厚一层,踩在上面沙沙作响。我隐隐约约地感觉有雨滴一滴一滴地打在头上。反而斑驳的阳光让我感觉很温暖。我推开一扇锈地残缺不全的铁门,褪色的文字,影影约约的看出“三号公墓”。

  是的,这里就是三号公墓的旧址,政府很精明既然还林,就得使用大批地区资源,新修墓地也需要地域资源和大批基金,于是政府有个大胆的想法,荒废掉就行了。于是在原来的地方复制黏贴一个电子公墓,旧区直接废掉了。

  一座座矮小的墓碑被荒草覆盖的很完美,显得很悲哀,一个个被人类遗忘了的灵魂,正在这座荒山之中无尽游荡。我走过一排又一排,一座又一座,我站住了脚步,这是我想要找的吗?

  贺光2000.3.9-2025.11.7

  我站在墓碑前久久不能离去,很简单的一块石块。也许所有人都忘记了它,它们的存在。我已经忘记了很多很多了。

  “后方十米热感应源。”这时候我脑中响起了Wenst的声音。

  安露露弄完了?

  “来源不明……”

  嗯?

  嗖,我脑袋一偏,一支钢针从我脸旁呼啸而过。不好!我心中一沉,我当然明白我对IRRA的意义,想gank我的人多了去了,可是没几个知道我,甚至民间存在一个独立军。想害我们IRRA也不奇怪。但是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怎么会?我一时糊涂了,人脑,电脑,Wenst系统三合一,但是信息太少,分析不出点什么。

  嗖嗖,又飞来两根钢针,这种针我在机械室里见得多,是一种小巧的装在手臂上的微型气弩的弹药,射程仅有手枪一半,但是暗杀,够了。我随即灵活一闪,翻到石碑后面,打在树上的钢针击下一片尘土,视线变得模糊。到现在为止,我连敌人影子都没看见,我渐渐站起来,走了一步。

  咔,背后发出一声树枝断裂的声音,不好,在后面。

  我转身,刚好碰上那人一个回旋踢,我双手一挡,被踢飞了出去。

  这人,是在对人动杀机。

  分析,分析,为什么要用杀人的招数杀机器人?搞偷袭,这人一定是不明白我是什么,我知道一定是我触犯了什么,不然也不会一言不合开打。手法的致命,要么是职业暗杀者要么就是军队。来时的路上的军用摄像头,也说得清楚了。我闯入了什么,是反政府组织吧。

  对方的穿着,我看清了,的确,很是适合暗杀。跑吧。

  我刚站起来,一只手臂挥了过来,手上的利刃寒光闪过,我向后一倾斜,到贴着脸划过。下一秒,我右拳打了出去,他接住了,不过我是机器,这是我的优势。我输出功率表加大,他有些吃力了。

  哐!我右肩一晃,一根钢针插在了胸口,靠!强大的作用力让我向后倒去,我僵直了一下。我有点火了,二倍速。他很惊奇,为何我会移动这么快。一瞬间我绕道他的背后,二话不说一个回旋踢,他整个人直接飞出去了,重重摔在落叶之中。

  跑了。

  我感觉这么下去,还会有援军来的,走为上策,我拔出胸口的钢针,随手向树上一扔,打在了监控器上,爆出一阵火花。我跑回公墓,看见安露露正蹲在门口逗着猫,我长舒一口气,虚惊一场。

  “走!”我抓住安露露的手,带着她往外走。我这一跑,把猫吓得一个踉跄。原来这只猫受伤了,可能吧腿摔了。

  “你去哪了?”安露露好奇地问。

  “快走吧,这里不安全,待会解释。”

  “为什么?”她好奇地问道。忽然她停了下来,问我:“那只猫好可怜,可以把它带走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械:幽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械:幽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