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寻猫启事
柳木不蠹2018-04-10 18:062,630

  “那你赶快吧。”

  安露露待着兜帽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我对于这种于要求表态比较中庸,我记不喜欢小动物也不讨厌。但是对于这种没人的情况下受伤的动物还是很可怜的。不过今天的确发生了些事情,我根本没那个时间思考了,要是安露露陷入危险了那就糟糕了。今天真是出门不利。

  安露露很是高兴,抓住那只懵逼的猫就跑了过来,我恍惚间觉得这猫很崩溃。除了公墓我看见猫的胸口有个名牌,原来是有主人的,可惜也丢弃了一段时间了吧,名牌都已经看不清了,被爪子刮得一塌糊涂。出门后就是繁华的大街,我终于松了口气。这里好歹也是首都,繁华都市就是不一样。雨后初晴,人们就像刚搬完家的蚂蚁似的,陆陆续续的出来了。

  “现在去哪?”他也没有太在意刚才的事情,放下毛,脱下沾湿的外套,抖了一下。

  “我说,要不还是把猫还回去?”我也取下兜帽。

  “那……还给谁啊?”安露露又抱起猫,很安静也很可爱的样子,很搭的就是女孩子很喜欢也很正常。“先把它医好啊。”我想也是,丢在这个地方,也不是办法,毕竟伤的也不轻,比起留下一具尸体,我更乐意多条生命。随后安露露带猫去了医院,我去找住宿。

  我用手机发了消息告诉她地址,并叫她早点回来。

  现在的医学也是搞的极快,不到半个小时,就可以搞定轻度的伤。我坐在旅馆房间的沙发上,脱下外套,胸口的伤口慢慢渗出鲜红的液体,人造血液是酸性的,弄到衣服上穿了一下午,T恤已经被染红了,并且已经贴在伤口上,一扯,疼得我嗷嗷叫。我再次感叹感官芯片太良心了,制作组真是太TM用心了,我感动的快要哭出来。

  安露露此时,板着脸,花了好大力气才找到这间旅馆。抱着猫,气冲冲走进旅馆,进门便看见老板大叔一脸堆笑。他正想说些什么,没开口,安露露就恶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她头也不回就上楼了,谁知楼层不仅多,每层房间也多,也够她找的了。后来,那大叔就被晾在原地,久久不能理解这位美女的意思。

  咚咚咚。嗯?是这间吧,安露露不太确定。小心翼翼地敲了门。

  我把外套披上,走去开门,一开门就看她很忧郁地站在那。手背在后面一言不发。

  “怎么了?发生啥了?”

  她抬起头,睁大眼睛,笑着把手举到我面前,手上是那只黄不溜秋的猫,睡得很香。随后安露露掏出一张纸,递给我。

  寻猫启事:

  本人于某年某月某日在三号公墓遗失一只猫,通体黄色,带有名牌。如有拾得的人,请尽快联系失主,定当重谢。终端号:310-331785。

  爱新觉罗。枫

  “嗯……高的还是挺快的嘛,你怎么没送回去?”我上前把门关上。

  “呃,那个,天晚了吧……”

  “好吧,别找借口了,明天送回去吧,别人都贴启示了。”我很无奈,这个人貌似很会找借口,但是也很佩服这失主的动作实在是迅速。“还有啊,研究所不许养动物,你就算抱回去了也没用,回去抱着你的玩具熊就行了。”

  她也很清楚也很无奈,嘟着嘴去洗漱去了。

  瘸腿的黄猫已经痊愈了,医学的发达已经不用人操心了,这的确是个很好的事情。就这么趴在。安详地躺着,毛茸茸的爪子搭在肚子上,随着呼吸一上一下起伏着。偶尔竖起耳朵听听动静,没问题,就继续睡。

  “贺光!”安露露大喊大叫的,吓了我一跳。

  “嗯?干嘛?”

  安露露走出来,拿着全是血迹的衣服。“把衣服脱了。”

  “哈?”我现在才意识到血没有血小板这东西,还在沿着伤口慢慢流出来。血流完了会怎么样,当然不会失血过多而亡,但是就不好看了呗,而且金属的保护层也会有所磨损,腐蚀地更快了。我当然不会处理这玩意,但是,安露露会,我提醒自己不要忘了她是干什么的了。况且还是个高手,不然怎么会实习的时候就搞到A级工作证。毕竟是专业的,看她平时吊儿郎当的,干起这些工作来一点也不含糊。十分钟后就差不多吧断掉的线路连接上了,也把伤口缝好了。

  “谢谢。”

  “你说吧,怎么回事。”

  好吧,我知道我也没法编下去,就重复了一遍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

  安露露比较惶恐,谁也没遇到过这种事,她站起来,去把窗帘拉上:“是,杀手吗?针对IRRA的?”

  “别激动啊,听我说完。”我把我的推测告诉了她。安露露若有所思地咬咬手指,沉默了一会就“哦”了一声。“那就可能是反政府组织了,还可能是军方的吧,先看看情况吧,最好不要误会。”

  “嗯,的确是这样的。”我想想也是,不如就这么观察下,先通知下组织也行的。“还是想把猫还了吧,这东西现在留着是个累赘。”

  我拨通了终端号码,对面是个很温和的男子声音。

  “明天有空吗?……嗯……嗯……十二点大概吧……可以的……堂和饭店?嗯,行……嗯,没事没事……好,拜拜。”我挂掉电话,转身向安露露走去。

  安露露正在刷牙,满口泡沫,转过身来盯着我。“明天中午十二点堂和饭店见面,把猫送回去。”明天中午对方执意要为了表示感谢,现金就算了,对方觉得过意不去,就执意要请我们吃饭,于是约好了在堂和饭店见面。其实今天还在为吃饭发愁,这样一来也好,不仅解决了一些麻烦,还解决了燃眉之急。顿时心情好了很多,她点了头,就睡觉去了。

  我走进厕所,拨通了电脑内的隐藏专线终端。是我和陈欣可的专属连线,很高端的样子,其实就是个小型联系定位系统,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个内线电话的存在,算是秘密吧。

  滴……滴……

  “喂,贺光啊,这么晚了什么事啊?”

  “欣可,你能都帮我接收下今下午的录像?”

  “可以,没问题。传给我吧。”

  ……

  “嗯……我看这没那么简单吧。”陈欣可有点认真却不严肃的语气。

  “你怎么知道?”

  “女人的,直觉!”

  “呃,你能帮我进行人脸识别吗?”

  “这个……我觉得不行吧,信息太少了,而且对方还带有伪装防识别面罩。”所谓防识别系统,就是通过服饰改变暴露在外面的面部特征体型特征,以防对方抓住空子,逮住自己。

  “哟,反侦察意识还挺强啊。”

  “不过,识别是没办法,但是这个截图可以作对比,你有觉得可疑的人就传过来,我可以帮你对比下。这种程度,还是能分析出吻合度的。”

  “嗯,好,谢谢啦,帮了大忙。”

  “没事没事,客气啊,咱俩还说这些。”陈欣可可能现在才下班,对面有点嘈杂的声音。“好了,你早点回来啊,注意安全,想你了哦。哈哈哈。”

  “得了吧你,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回来后别想拿我去搞什么你的新发明,想都别想。”

  “哈哈哈,好啦,晚安。”

  “嗯。晚安。”我挂了电话,对着镜子看了看,就这样吧,过了就过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械:幽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械:幽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