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吻合率
柳木不蠹2018-04-10 18:062,737

  六点五十……

  “啊!”尖叫声把我从梦中拉了回来。我的头脑开始运转,分析实情,是安露露的叫声,不好,难道是遇上危险了。还是他?

  安露露的叫声很是惊悚,可能整个楼层都听得见。

  打挺站起来,机油还没有预热就运行起来,关节发出难听的摩擦声。我飞快地冲了过去。

  千万别出事。千万千万。

  哐,一脚踹开门,看见她坐在地上衣服都没换好,扔了一地,指着床上:“好,好大……的……老,老,老鼠!”

  卧槽,死吧你。

  我二话不说,转身准备离开。还是撂下一句话:“至于吗,大清早瞎叫唤啥啊,多大的人呢。”我听见的确有吱吱叫的声音。

  闷声不响,我也挺好奇,偷偷看了看床边,哇靠,这TM老鼠好大!足足有半个猫那么大了。汗。的确挺吓人的,现在动物也开始进步了啊。好吧,却是吓人,我的确被惊到,但是不至于叫出来,毕竟别人是女孩子。

  我硬着头皮把正在懵逼的老鼠从尾巴提了起来,让它从窗户里尝尝飞翔的感觉,但是想想又不怎么道德,谁大清早会从窗户飞一只老鼠下来,还这么大。怎么处理,倒是个问题。

  嗯……有了,我灵机一动有了个骚主意。“快把衣服穿上。”

  随后我连忙关了窗户提着老鼠下楼去了。

  “嘿,老板,早啊。”我趴在前台上,老板正吃早饭吃的津津有味。

  “嗯嗯,早。”他抬头。

  “说个事啊……”我把手抬了上来,吊着的大老鼠就在他面前晃一晃的,老鼠的大牙颤抖着,二老板,整个人都一瞬间颤抖着。

  噗!

  只见他一口面汤喷的满电脑屏幕都是,内心肯定会有一万只草尼马在叫唤。“诶诶诶,你们家老鼠打扰我睡觉了呢,还咬人呢,可疼了。”我突然觉得我真的很机智。“那,要不给你看看伤势如何,你说,怎么补偿吧。”

  ……

  中午十一点三十,堂和饭店门口

  安露露抱着乖巧的猫准备走进饭店,然后就被门口礼仪小姐很有礼貌地拦下来了:“小姐,您的宠物不能带进去。”晕,惆怅。

  “嗨,你好啊。”正发愁,就听见背后传出声音。

  应着声音转过头,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家伙朝我们走过来。分析了一下,声音和电话里的是一个人,很温和的声音。看见他的脸,安露露眼前一亮,丫的犯花痴了。摘下帽子后很恭敬地一个鞠躬礼,很有礼貌的人,很温和的人。至于穿着,很随意,一件防晒冲锋衣就搞定。“那个,是你们了吧,谢谢你们能够帮我照顾我的猫。感激不尽。”

  “啊,呃……”

  “啊,爱新觉罗。枫”他伸出手,我过去握了握。

  我突然反应过来,想起一件事。“那个,猫好像带不进饭店。”我指了指门口的礼仪小姐,正微笑着看着我们。

  “啊?呃,哈哈哈,抱歉抱歉,我没考虑到,哈哈。”他挠挠头,戴上帽子,接过猫,“嗯,那你们能不能等等我,我回去放着就来。”

  我点点头。

  大概过了一会,又在饭店里见面了,他点了很土豪的一桌子菜,难道有钱人家整天都这么吃吗。安露露虽然没啥脑子,但是毕竟是个很有教养的女孩子,现在表现的就完全是个大家闺秀。陈欣可,我总感觉这人,是故意的,给个痛觉感受器就算了,好歹应该把我舌头也弄上来啊。用心,真是良苦用心。

  一百多年了,中国人改不掉的,还是吃吃吃吃的习惯,只要没有问题没有毒的,一个字,吃,两个字煮了,三个字清蒸了,四个字砂锅炖了,五个字切片爆炒了……这里的环境还是很热闹,习惯了这里,再去西餐厅,反而会觉得很是压抑。桌子很大,但空荡荡的只有三个人。

  我想起,还没自我介绍,于是站起来,做了个介绍。

  “两位,真的是太感谢了,原谅我不善言表。”枫站起来倒上饮料。“一点感谢之心就收下吧。”

  饭店是有空调的,但是终究还是抵不过这么多人的热闹,本来就夏天很是浮躁,人声鼎沸更觉得热。我们便脱下了外套。对面坐着的枫,是个文弱的人,但是此时总觉得怪怪的,黑色刘海下面的目光锐利得要命,时刻都能杀死人的那种。有点,不舒服。

  “三位,请慢用。”服务员把菜上完了。

  枫也用手比了个请的手势。手臂上有一道很勒痕很显眼。

  “嗯,谢谢。”安露露开始吃午饭,我很好奇她怎么没被早上的老鼠给恶心到。

  “我没咋胃口啊,安露露,那老鼠……我先上个厕所啊。”我起身。“多吃点哈,哈哈。”

  安露露,白了我一眼。

  哗……我习惯性地冲了下水,机器人当然不用上厕所。我拨通了电话。

  “喂,陈欣可。我把……”

  耳朵里传来了哐哐哐的嘈杂。

  “你那里怎么那么吵啊,信号不好?”

  “没有啊,做实验呢。”陈欣可回复。

  “我把这人的照片传给你,你帮我比对下?”我随即传输了枫的正脸照。

  “哎哟哟哟,我可忙呢,信号不好,哔哔……哔……”

  “滚,白痴开发。”又是这个梗,一个字来形容陈欣可,懒!

  “啧啧。被生气嘛,这就帮你弄呗。可能得花上一点时间。设备有人在用呢。”其实我也清楚,陈欣可她不是这种人,开玩笑归开玩笑,正是不能耽误。

  “嗯,行吧,给你了,能好直接投影到视网膜上就行了。”

  “好的,吃饭啦,拜拜。”

  回到饭桌后,很快三个人就解决了这一桌子。但是要是说剩下的有多少,要是用研究所的食品浪费制度来扣工资的话,估计得扣几个月。

  “我送送你们吧。”出门后还是一样的绅士,顿时让我对这货的好感度上升了不少,让人很高兴。人来人往的街上,嘈杂的车流声,半机械化的管制制度,无论是AI还是人潮的社会,都井然有序地进行着。一切都很熟悉,也很是陌生,我观察着,开心的人不开心的人这两种元素巧妙地融在了一起,情侣手牵手逛着街,戏谑着对方的穿衣风格;孩子哭了,母亲一边哼着歌一边递过糖葫芦塞进他的嘴里;公园长椅上,公共杂志永远都那么和谐地安静地躺在那里,等待着所有人;老人们静静坐在休闲区,享受着这雨后初晴的温柔……当然也会有苦辣的人生等着你,在每条巷子对面,喝得烂醉的人,昏天黑地,失恋了还是工作不顺呢?常常抬头看着天,思考着人生不该思考的东西。坐在天桥上,无聊到用弹硬币来打发时间,这种生活,不知什么时候才是个头,那哪里才是家呢?地面的一切,才是最真实的。

  “两位,雨天怎么去公墓呢?”枫停下开口了。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高架桥电车停靠点,人不是很多,想必这趟车不会很挤吧。我转过头寻找会停机坪的车次。

  “扫墓吧。”安露露顺口回答,“那个,去停机坪赶哪一辆啊?”

  “扫墓的话,下雨天可不好啊,多危险。去停机坪坐十三号线,但是,你们今天可能回不去了吧。”我转过头看见枫正把兜帽戴上,不紧不慢地拿出手机。

  我突然意识到,不对,这家伙,怎么会知道我们是下雨天去的公墓!有事!

  不对劲!

  “IRRA?”

  下一秒,我瞬间感觉一阵凉意,心乱如麻。

  滴!新讯息:1:35来自陈欣可:吻合率75%-85%。请务必小心行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械:幽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械:幽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