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不是差错是偏差
柳木不蠹2018-04-10 18:062,934

  怎么不早发过来!

  完了,就是他,可是我分析不出了,从吃完饭一开始就感觉运算能力有点不对劲了,怎么回事。手臂上的勒痕,是气弩的卡子勒出来的,靠!一个书生怎么会肌纤维那么细密!我的差错。

  我还没反应过来,安露露听见“IRRA”后一脸懵,随后很是惊恐,我看见枫的眼睛里是冰冷的杀机。怎么会?这三个字完完全全地摆在我和安露露脸上。

  他飞快冲上来,抓住我脖子,右手对着被朝他的安露露用力一掌,安露露整个人没站稳绕过安全栅栏翻下站台去了,我一时被卡主核心没法动,本来就不重的我被他一踢,也整个人翻下去了。靠!我才从地下爬起来,安露露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我听见枫带上耳麦说了一句“搞定”后,就不见他的踪影了。迎面来的,却是飞速朝我们来的鸣着气笛的无人电车。

  靠!怎么办!我真的要挂在这了?

  “再见啦,哈哈哈。”身后三米高的站台上传来一阵笑声,越来越远。我站起来,头昏,很昏很昏,随后响起了机械麻痹的警报。靠!这种时候!

  安露露从地上慢慢爬起来,电车的叫声越来越近,站台上的人看见这一幕后纷纷喧哗了起来,也有人想要翻下来,但是听见这鸣笛后便翻了回去。可恶啊!怎么办!

  只有这个办法了。

  只能试一试了。

  “抓住我手,抓紧,抱头!”安露露来不及思考,连忙抱紧头,她是被吓坏了。这时,电车还有二三十米了,我向前跑出一步,左手把脖子后面的感官芯片强行扯了出来。右手瞬间输出功率。来不及思考了,我握紧,对着上面的人们大喊:“接住!”爆发模式,输出五十。三二一!起飞!

  我眼前黑屏了一下,右手几乎要甩脱了一样,但是甩飞的是安露露,她整个人直接飞上空中。一定要赶上啊!一定要啊!最后,她摔在了人群中。还好,人们是善良的,我已经听不见人们在说什么了,我也意识快模糊了。

  我还没想完,转过头,尼玛!一个好大的车头正向我撞来!靠!输出百分之百,右手收回,进行反应堆加速。增压,三二一,砰!

  重重的一声闷响,钛铀的拳头以每小时三百多公里的时速,重重地砸在车头,车头顿时陷进了一个大坑。我发现这是个错误的决定。是的,车子减速了,停在了之后的几米处。但是,我一个50多千克的物体,这样撞上几百吨时速为几十的物体上,后果就是,我整个人就飞了,尽管我不会受到致命的伤害,但是强烈的冲击使全身的人造皮肤爆裂开来,震得粉碎。可想而知,当时没有取下芯片,我会被活活疼死。

  在人们的喧闹与尖叫声中,在安露露趴在地上惶恐的眼神中,在暗处诡异的嘲讽中,全身是血的我,倒飞了出去。一块闪着蓝光的黑色物体,飞出几十米,掉入了奔流的河水里。

  ……

  一瞬间的无可奈何,一瞬间的一千个疑问,我很反胃地捂住胸口……

  扑通一声,地下留下了长长的血迹,残骸碎屑,我落入了水中。

  断线……重连中……

  我渐渐沉入河底,蓝色的光芒随着渐沉渐深的身躯,变得暗淡,一片漆黑,我突然很害怕,幽蓝色的光芒,很诡异。我的大脑还是清晰的,但是没了氧气,可能我也活不到多久吧,我这样想着,我躺在河底的石块上,动弹不得,我不知道我的机体出什么问题了,只是动弹不得,十多米的水深压得我心跳减慢了不少,我的……程序出问题了。

  ……

  断线重连失败……

  这种窒息,好熟悉啊,就像一百年前,一样的绝望,就是,你知道你正要做什么,有能力却无法去做,总是有办法,却又总是没有路径。我喘一口,咳,冰冷的河水灌进了胸腔,我向上看去,遥远的地方,有一丝的光线,很遥远,但是就在十米之外,可是我没有办法。梦,就是这样的感觉,遥不可及……好想回到以前,所有的都在背后,但是只是在背后。

  我沉在礁石上,就这样,如今的社会现实就是一张看不见却密不透风的网,被功利被权力编制的,我只是一个结点而已,每个人每一方一动,政治的利益竞争的就如同连接在各方的丝线,牵一发而动千钧。压住,就像这河水一样,冲洗掉一切吧,这河水表面平静,内部却暗藏波涛,汹涌的暗流不知道把我冲到了哪里。一百年而已。这是偏差,不但是程序上的问题,更是意识的差错。

  红的一片,不是,是白色的。刺眼,刺眼……

  我躺在医院,在IRRA的医院,很熟。

  累,很累,于是我有合上了眼睛。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一个多星期以后了,我没有在病床上,这里是,机械组装室。正在安装手臂,安装的人还是陈欣可。

  “嗨,早上好。”我顶着模模糊糊的意识,打了招呼,也不知道她听见没有,也不知道我说出去没有,反正她没有说话。

  我睁大眼睛,运行的还不错。我坐起来,陈欣可正抱着文件袋看着我,还是一副死鱼眼没睡醒的样子,不,是她真没睡醒。

  “你醒了?”

  “嗯,我睡了多久了?”

  “一个多星期了,他们在河流下游找到的你,那时你的大脑已经缺氧很久了,出于坏死状态。”如果我的大脑死掉了,那么电脑就会自动换成AI模式重启数据,于是我就是完全的机器人了,这是研究所得备用策略。

  “你的身体有什么不适吗?”她递过一杯咖啡。

  “还好啊。”我看了看她那黑眼圈,把咖啡递了回去,“你喝吧,多久没睡了?”

  “还好,三四天吧,给你说个事。”她把手中的资料放下,拿起一个盒子递过来,里面是坏死的机械大脑。我茫然地看着她。

  “别担心,我给你换了一个,你的原电脑中病毒了,是神经毒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会对机械起作用。还好,水压抑制了毒素的传播,Wenst及时处理了系统漏洞使毒素隔离在大脑与心脏之外,你幸免于难。”她摘下眼镜揉揉太阳穴。“还有啊,你现在使用的这台主机,是唯一的一台了,以前的保存的数据都被清除了,这你知道,但是记忆是储存在你的大脑里的,所有你能记得。记得我吧?”

  我点点头。

  “假如再晚上半个小时,估计你就得进火葬场了。”

  其实我也不意外,因为我压根就不记得那些事情了,大脑处于极度缺氧的状态,怎么也不会有太大的反应,可能感觉就像刚睡醒一样,当时记得很清楚,但是真正醒了过后,过了半天又觉得早上发生的一切都不见了。

  “啊,IRRA你是真的回不去了。”

  “此话怎讲?”

  “因为已经有人盯上你的科技成分了,并且也泄露了不少出去,所以……”她放下文件夹,郑重其事,“IRRA宣布,销毁01号。”

  销毁我?我有点惊讶,简直消息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是也有点迷醉,我缓缓……

  “别急别急……听我说完。”

  “你别每次都扯一半就走好不好,听众很恼火的。”

  “贺光啊,你只是第一个实验品,是原型机,因为你有这么一个漏洞,对组织就已经很是致命了,我相信所有的道理你都懂。并且,2号已经开始研发了。”

  “时间。”

  “一个月之前。”

  哦……我突然好像明白了许多事情。不过我还是有太多疑惑,比如陈欣可现在居然起来去拉窗帘,拉窗帘!窗帘!研究室从来都不会有这玩意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从床上下来,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陈欣可扶着我,我环顾四周,震惊了一次又一次,这哪是实验室,工作人员呢?没有。实验器材呢?没有。硝烟味与化学药水味呢?也没有。熟悉的机械操作手呢?更没有。我想开口。但有的,只是洁白的墙纸,干净的地面,光亮的窗户,和天花板的莲花灯。

  “别看了,盯着人家的家乱瞅瞅什么啊。”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械:幽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械:幽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