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
柳木不蠹2019-01-27 11:493,641

  第一章重生

  公元2130,我获得重生。

  一百多年前,我得了肺癌。遗体经过家人的同意,捐献给国家科学研究所。一百多年的冰封,我再次苏醒,作为第一个试验品,被赋予了生命。

  “001号样本,通电中……插入中枢芯片……强电流激活大脑……一号连接点……二号……三号……命令执行。”

  我努力睁开眼睛,一片暗蓝色,并不是我的瞳孔特殊,而是瞳孔保护液把我的眼前染成了深蓝。“哗”一阵水声,我瘫在了地上。世界一片陌生又模糊。随后,大脑中响起了相机自动对焦的声音,我的眼睛对准了视线。我花了很大的力气,转动我的眼球,像个孩子一样紧盯着眼前的这个白衣人。

  我后面,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成功了!激活了!”一百年了……我努力张开嘴巴,试着发出声音,我的大脑输出了指令:是否允许执行发声?是/否。是!

  “我在哪?”

  一个月以后,我适应了这幅躯体。除了大脑和心脏,其余所有的器官都用一个个电路与金属代替,我经常盯着自己看,到底在想我是否应该活过来。我外表有一层皮肤,下面是极细极细的感官芯片,还有“血管”,所谓血管,就是一根一根的导管,里面是高聚电子流——能看得见的液体电子流。

  为了我尽量与真人相似,我还有一块感觉芯片,插入激活,便会有普通人所拥有的感觉。强腐蚀性的鲜红色的高聚电子流,让我贴上了危险品的标签,这一点,我不是很喜欢。

  经过一个月的拷贝,我的大脑中除了记忆以外,还直接在内存条之中存入了几万个TB的知识量。我将被作为全球第一个全能百科真人机器人投入试验。

  当然不可能有太多的这样的机器人出现,因为太不人道了。不是人人都有权利赋予生命,尊重生命这一点每个人从出生就知道。

  科学家们没有消除我人脑部分的记忆,因为他们没有找到技术用机器完全替代人脑,也没有技术完全消除人的记忆。我每天都会做梦,都会闪现出若隐若现的零碎记忆,头痛欲裂。

  又过了一个月,我完全掌握了这幅躯体的使用与控制技巧。从外表看,我与常人并无两样,不,如果你不把我解剖了,你根本就不会发现我是机器人。我很奇迹般的被赋予了在IRRA(InternationalRobotResearchAssociation)的行动自由权,也就是,我可以穿上西装系上领带在这栋大楼里穿梭,供研究人员记录实验数据。

  研发人员最大的失策,就是保留了我的部分记忆与感情,这么做,我说过了,是因为他们没有技术制造出百分百的类人机器人,在大脑方面,至少他们做不到。融合了机器大脑与人脑,是他们最英明的地方,也是最大的错误。

  他们太信任我了,认为我会一直遵守规则,百分百接受实验,接受收到的指令。他们又错了,我知道不公平,我知道感情,如果认为我只是个试验品的话,那我就不会记得我的名字。或许是这个脑袋的名字。

  “早上好啊,贺光。”

  我一怔,楞了一下,忽然我没有继续往前走。多么久违的名字,一百多年没人叫过了。还有人记得,是在叫我?或者是有人重名了?是我啊……我感动的快要哭出来,是否执行哭泣指令?是/否。否!第一次听见别人叫我“001号”以外的名字。我回过头,差点吓死。

  我一转头,差点撞到那人脸上。我只看到一双很大的水灵水灵的眼睛,黑色的瞳孔散发着活力。我吓得往后一个踉跄。胸口的自动平衡系统发出指示,身体做出一个很奇怪的姿势保持着平衡,我站直。眼球聚焦,很神奇,是个女人。

  年龄不大,应该……算是女孩吧,很是秀气,双手抱着一堆文件,靠在胸口,一件白色的研究外套很新,很新很新,完全就是才拿到没有洗过的样子,比我在这里见过的所有人都衣服都白。我没见过她。

  “啊,早上好。”作为礼貌我回复一句。

  “哇!真的和真人好像!”她好像激动的快要跳起来一样。捂着嘴感叹。

  我锁紧眉头,又来一个新人看戏的,我有那么好围观吗,当动物园的猴子嘛?不,也许在以后我比动物园的猴子更加受关注,我算什么,真的算一个生命?还是外来物质?根本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东西?滚啊你们这些人!我差点叫出来。可是过了一百多年了,我早就不是我了。我转身离开。

  “咦?这就走了吗?”她很失望,失去了一个和机器人对话的好机会?

  “安露露,去三十三楼生化实验办公室报道吧。”说着,迎面走来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很是文静,双手自然地插在兜里,一晃而过,面带着和善的微笑。王均,IRRA背后股份公司的董事长,同时也是个很有能力的人,是这个千人研究所的仅有三个生物机械开发博士中的一个,其余两个分别是陈欣雨,Moxie,一个是中科院院士,一个是美国驻华研究者。至于我为什么要介绍这些,因为,他们就是我的总设计师,很意外,他们中年龄最大的是陈欣雨,31岁,的确是最大的。

  普通人31岁在干嘛,在忙着创业,结婚,找工作对吧,而他们已经走到了人生的巅峰,王均,只有25岁。毫无疑问,这三个人都是天才,全世界仅有的天才。说实话,在IRRA能有一席之地的,都是全世界顶尖的人才,只是,他们三个,是人才中巅峰。估计,他们死了过后,大脑也会被拿去研究,这年头,人类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啊,好的,先生。”这个叫安露露的果然是新人。我转身准备离开了。她也转身离开,抱着一大堆的资料。到底是她不懂规矩还是不熟悉这里的结构,竟然径直朝着这一层楼的中央供电室走去。供电室,的确是核心之一,少说也有几万根电缆,估计也就只有我的脑能力能分得清每层楼的电线构造。她就这样穿着六七厘米的高跟鞋走过去?找死吧!我在一旁目送着王均哼着歌走过,顺便看看安露露准备干啥。我去,还真准备走过去?……瞎了吗?

  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她一个踉跄,手中的资料文件还是飞了出去,散落了一地,重心不稳,向后仰去……

  后驱模式启动,后肢供电!供能百分之零点零一!提速10m/s^2!

  一秒不到,我双脚一阵强电流通过,疾步冲上。稳稳地接住。手臂齿轮咔地一声将关节锁住。

  险!她的小脑袋后面就是高压变电箱,虽然绝缘挺不错,但是撞上去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把她扶正。谁这么缺德啊,设计大楼这么挫就够了,还把变电箱放在这个角落里,真不怕出事啊。

  忽然而来的大动作,所有人都在看向这边。我无所谓,倒是安露露,很不好意思的把头埋了下去。涨红了脸:“对不起。”

  这女人真有趣,新来的找不到路很正常嘛:“没关系。”

  “我送你去三十三楼,电梯,不应该从这里过,从那边,呐。”我一边帮她捡起文件,一边把路只给她看。说白了,她实际上就是想从供电室穿过去坐电梯,可是这里走不通啊喂,怎么这么傻啊这货,什么变的呢真是。

  “那个,刚才我……对不起啊。”电梯缓缓上升,她就一个劲地道歉,我没有转过去看过她,浪费我的电池。人才啊,这货绝对是人才。不过看言辞和行为,不难看出,是个很有文化的好女孩。“啊,刚才抱歉啊……”用得着这么礼貌吗,不过是个机器人而已,救人是应该的事吧。

  “没事。”

  “那个,我刚来呢,不知道……”她有没有看我我当然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背对着她懒得理她。她也不在意。“没事,久了就熟了。”我弱弱地回了一句。今天是六一。延续了一百多年了,还是儿童节,一成不变。我看着玻璃电梯外飞来飞去的私家飞艇,随便捕捉一辆,视线拉近就可以看见后座孩子们嬉戏的笑脸。

  空中都市的繁华,是我那个时代任何一个城市都不能比的,这里是昔日的北京,今天中联的首都——帝都。每月一日,我都要进行定期测试检修——机能极限和肢体机动性检验。说白了就是让我的肢体进行做大强度的输出,直到报废为止,然后就可以换上新的一套肢体。

  “好了,三十三楼到了。”我带她走出电梯。

  “你待会在哪,我找不到路啊。带我走走可以吗?”很蠢,很无助地望着我。

  “可以。不过我要先进行一项实验。”我看了她制服肩膀上的等级,吓了一跳,居然是A级研究人员,也就是说和我一样甚至比我还有特权,可以有进出任何(除了机密文件室)地方的权利。

  “那我和你一起去?”

  “可以。”我弱弱地回了一句。

  “太好了哈哈哈。等等我,我这就去报道啊,不要跑了啊!”她看似很高兴。说完便飞快地跑进办公室了。

  我背靠在电梯门口看着镜子中的影子,和贺光一模一样,到底是我是贺光还是贺光是我,我到底是不是我自己?我常常会想。

  “哟!001号,早上好啊!”

  “早上好,小术。”

  “你站在这干嘛呢?科长又罚你了?”

  “没有呢,等人。”

  “什么?等人?”

  “嗯。”

  “哈哈哈,真难得一见,好啦,工作了,回见!”

  “回见!”

  不一会,安露露就屁颠屁颠跑过来了,俏皮啊,还是挺可爱的。

  我没说话,电梯缓缓朝着二百三十一楼加速上升。“你叫安露露吧。”我问道。

  “对啊,你怎么知道?”她的脑袋从我背后绕过来,杵在我的肩膀旁边,一头乌黑的短发披了过来,水灵灵的大眼睛就这么努力地转着,我侧过头叹气:“哎……”我忽然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对了,你最早叫我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械:幽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械:幽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