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调试
柳木不蠹2018-04-10 18:062,533

  “你叫我什么?”我转过身问她,靠,这家伙,脸贴的这么近。

  她抬起头,“贺光啊,不是你的名字吗?”

  “是,呃,也不是,哎,我也不知道。”对于这个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歪过头看着她,她笑了,也歪过头看着我。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看过我。心里突然很怪很怪。

  “你怎么,都不笑笑啊,系统没设定?”她很天真,的确是,不过是傻吧这。

  “倒不是,我的大脑没有被机器代替。嗯……算个人脑吧。”我很不思索。“哈哈哈,真逗,你才大学吧?”我突然笑出声。

  “哇,吓死我了,你居然会笑。”她一脸震惊,“大学?是你在逗我啊,我是北大生物工程系毕业硕士,再过5天刚好21岁。嘿嘿嘿”

  她笑起来,眼睛眯的很可爱,的确很奇特。等等!等等!什么?还没满21?硕士?还进入IRRA做A级研究员,天才啊,和王均他们应该不相上下吧,可是这智商,怎么也看着不像啊。我去,人不可貌相啊。

  “呵呵。呵呵。”我苦笑两声。她就这么盯着我看,我抬起右手,手掌一摊开,全息投影了一个时间出来:8:13。嗯,得赶快了,迟到了陈欣雨又要发火了。

  “哇!好神奇,手表真方便。”我的手和脚还没有覆盖上皮肤,所以不穿衣服看起来很怪很怪。

  二百三十一楼。

  门口迎接的是一个很和蔼的女人,年龄不大,有点突出的就是她是这栋楼唯一一个没穿工作服的人。一身粉红的衬衫,白领带,白色的短裙配的很好。一条长长的白丝带束缚着她长长的褐色头发。“来了?”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白色的手套下面是很纤细的手指。

  “今天的实验比较特别。”

  “嗯好。”

  “这位是?”她发现了我身边这位陌生的面孔。

  “安露露,新来的吧。”

  “你好,我叫安露露,生化机械科实习生。”安露露伸出手。

  “哦,我听说了,北大天才呢。”女人脱下手套,握了握手,显然她的目光在安露露胸口的工作牌上,“不错啊,A级工程师呢。高材生!”

  “哈哈,谢谢啦,过奖啦。”安露露不太好意思。“那个,前辈,怎么称呼啊?”

  “啊,我都忘了哈哈哈,陈欣可。”她转过身带路,“后生可畏哦,以后就直接叫我名字吧,我不喜欢条条框框约束哟。”

  “切,自己不遵守规矩还理直气壮……”我忍不住插一句吧。

  “哈哈哈”陈欣可捂着嘴偷笑,“别这样嘛,知道就好,别说啊。”

  “贺光,前辈一直这样的吗?”安露露汗,无奈地摇摇头。

  “是啊,哈哈。”我无奈。

  “贺光?你有名字了?”陈欣可好奇地问。

  “什么叫有名字了,一直都叫贺光。不,是他一直是。”我抬起手敲了敲脑袋。

  陈欣可,如你所见,的确不喜欢约束,也很外向的女孩,从来不穿工作服是她的习惯。很少看见她在其他楼层走动,因为不穿工作服会被罚款。她是我的专属测试员,很好相处的一个人,我下意识地把她定义成朋友。作为一个A+级工程师,我很好奇她们一家人脑袋里都是些什么玩意。她的姐姐,就是那个死鱼眼,严肃的天才,陈欣雨。

  “对了,你说的特殊是什么?”我很好奇她话中有话,当然她是故意在卖关子。

  “弄完了你就知道了。”她神秘地笑笑。推开门,还是那个令人恶心的实验室。

  我躺在实验板上,我把感官芯片取出,如果不取,那这个试验不知道会是有多么痛苦。

  “开始吗?”我透过玻璃,看到陈欣可和他的同事都已经准备好了,安露露则趴在玻璃窗上观望着。我比划了个“OK”,机器开始输出了。引擎的发动声我早就习惯了,和最早比起来好多了,至少还可以说明他们会重视设备。安露露睁着大眼睛不停的这看那看。

  皮肤开始移除,两台激光手术刀在精细的操作下,慢慢地将我身上一块有一块人造皮肤移除,留下银白色的金属组织。如果不移除皮肤进行操作的话,那试验过程就会损伤皮肤,太浪费了。所以我还是要求移除了好些。粗糙的机械臂来来回回,很快,我的心脏就暴露了出来。这是真的心脏,跳动着,不停地动着,跳着,给我的生命供着能,是我的根本吧。我瞟见了安露露,她很不舒服,捂着嘴,眉头紧皱。陈欣可也看见了异样。

  “拉伸强度极限测验开始。”机械臂紧锁住我的右手臂,我开始下达指令,供能开始。对于这种测试,可以有效并且精准的测出对机器躯干的控制程度,拉力一级到十五级,就是50千克到20吨的拉力。我这么久以来,最高的极限就是八级,对身体最熟悉,对身体操作的发挥就越好。输出,百分之十,百分之二十……强度输出,一级,二级,三级……我的右臂渐渐开始摇晃,我知道,关节部位开始撑不住了。危险,拉伸过热,是否继续输出?是/否。是!百分之九十,百分之……咔咔,嘭!我向后倒去,坐在地上,肩部闪烁着火花,发出滋滋响声,拉掉的手臂还挂在机械臂上摇摇晃晃的。“他……他……”安露露一脸惊恐。“啊!陈欣可,前辈!”陈欣可看到她这副模样不由得笑出了声音:“别慌,别担心,正常情况的。”她扶着安露露找了个位置坐下,递过一杯热水。

  好一会,安露露才回过神,吞吞吐吐地说:“好残忍。”

  “扭曲极限强度测试。”左边的机械轮套住左臂,开始旋转,强度一,强度二……咔,砰!机器停止了运转,测试结束,左手坚持不住,被当即扭成了麻花。我撤过身体,看了看结果,强度六!靠!成绩居然还不如以前了。安露露就这样看着我,呆若木鸡,吓到了,还是被这种粗暴的方式给惊到了?

  “你在这等下吧,缓一缓,就来。”陈欣可将安露露安顿好,向我走来。

  “走吧,001号,哦,不,贺光。”她笑笑。

  研发室。

  中央桌子上摆这个银色的大箱子。这个箱子我认识,机密物品安放箱,需要虹膜和人脸双重识别才能打开。呲,冷冻剂升华的气体从打开的缝隙里冒了出来。

  一套新的躯干,亮黑色的金属,泛着幽幽的蓝光。

  “别动啊,开始组装。”一阵火光,我的躯干就差不多完成了。“这……”我试着开口。

  “别说话,还在调试连接点。”他拿出电子光板(一块透明的材料板,相当于电脑)开始调试。“连接点没问题,试着供能。”她抬头看着我,褐色的眸子凝视着我的眼睛。

  供能开始,百分之零点一。我眼中突然闪过一长串数据,运算速度居然如此之!

  在手臂黑色金属的缝隙里,闪过一道蓝光。身体好轻!数据呢?靠!总重55千克!

  “供能很稳呢,贺光,这幅躯干适应吗?”她蹲着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械:幽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械:幽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