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水库惊魂
四不相2019-12-10 02:153,216

  我感觉有些不对劲,离开了大路,试着向有灯光的方向直线前进。河滩上坎坷不平,茂盛的芦苇叶锋利无比,脸上、手上一擦就是一个大血条,疼痛钻心。

  我尽可能避开芦苇叶和荆棘灌木前进,可是天已经完全黑了,仅有一点星光,看得不是很清楚。绕来绕去走了一会儿,身上多处被割破,而且迷失了方向,看不到灯光在哪里了。

  我心中极其焦躁和愤怒,把局长、小苏和徐主任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要不是他们我怎会落到这样的下场?往前走不通,只能退回去,我拐来拐去好不容易走出了乱草丛,惊喜地发现在我眼前就有一条又宽又平坦的大路,路边停着一辆看起来很高档的黑色小汽车。

  小汽车的驾驶座上有一个人,从车窗伸出手向我招了招,示意我上车。我已经疲惫不堪,见有车可坐不由大喜,立即走了过去,伸手去拉后排的车门把手。

  即将碰到把手时,我突然警觉起来,这穷乡辟壤深山峡谷中,怎会有这样的豪华轿车?我问:“师父你去哪儿?”

  “发电站。”那人用沉闷含糊的声音说。

  我的警惕立即被惊喜所取代,只要我往里面一坐,马上就可以到达目的地,这真是天赐良机啊!我再次伸出了手,不知哪根筋不对,没拉开车门又停下了:“师父,你是哪里人啊?去发电站干什么?”

  那人不奈烦地说:“你怎么这么啰嗦,走还是不走?”

  我当然要走,而且无比渴望搭顺风车,但心里的疑虑还没有消除。我往车头方向走了几步,俯身瞪大眼睛往驾驶座内看,光线太暗,近距离也只能看到一个人形暗影,看不清他的长相。

  “要走就快点上车,我赶时间!”那人又催促。

  “不……”我非常不情愿地从嘴里挤出了一个字,那人“哼”了一声,发动车子,很快向前蹿出,飞快远去转眼消失不见。

  我非常懊恼,为什么不搭顺风车呢,我这是自讨苦吃啊!但现在后悔也没用了,既然那辆车是去发电站的,沿着这条路走肯定没错。这条路就像高速公路一样,宽阔平坦,笔直向前非常好走。我走了一会儿,发现前面有灯光,似乎就是之前看到的有灯光的建筑。

  终于让我找到了!我大喜过望,所有郁闷、紧张和疲惫都消失了,大步往前走。

  看起来发电站就在前面不远,可是走了好一会儿还是那么远,但我已经被希望和喜悦占据,相信一直走就能到,没有觉得奇怪,没多想别的事情,只管走,走,走……

  我完全没有时间概念,不知走了多久,突然之间灯光消失了,路也消失了,四周变得黑暗。我一脚踏空,身不由己向前摔跌,提在手中的包包脱手飞出。电花石火之际以为自己要摔个鼻青脸肿,不料身体一直向下掉,没碰到任何东西。

  这种急速下坠身无所依的感觉,以前只在噩梦中出现过,所以这一瞬间我以为自己是在做噩梦。紧接着我重重砸进了水里,冲击力让我的五脏六腑都在翻腾,水从口鼻耳朵灌入让我眩晕,但冰冷刺骨的水也让我的大脑完全清醒了:我是从很高的地方掉进了水里,在这附近只有一个地方符合这些条件:豆腐桥水库!

  大惊之下吸了一口气,河水再次从鼻孔中灌入,我被呛得脑门都快裂开了。但心中的惊恐比呛水的痛苦更甚,三姨父说过,每一年都有人淹死,从来没有找到过尸体。现在我已经掉进了水库,我就要尸骨无存了!

  我憋着气,拼命向上游,终于把头探出水面。吸入一口空气之后,我稍微镇定了一点点,一边用力划动手脚,一边睁大被河水刺痛的眼睛往四周看。

  我只看到一面平整的高墙,其他方向都是水,白雾腾腾。那面高墙就是拦河坝,离岸边却不知有多远。我挣扎着靠近大坝,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借力,可是大坝的内侧为了不渗水,表面处理得很光滑,加上长年累月结了一层湿滑的水苔,哪里能抓得住?

  试了几下没能攀住,我知道没有可能从这里爬上去,只能顺着大坝墙体奋力往前游。这时我感觉到了水下有一股吸扯力,把我往下扯,我竭尽全力挣扎,身体还是往下沉,只能勉强保持着口鼻还在水面上,前进的速度非常慢。

  在这种疯狂挣扎之中,体力的消耗非常大,短短时间我就感觉挥不动手,蹬不动腿。可是下方的吸扯力却越来越强,就像是有好几条无形的触手缠住我往下拉。很快我连保持口鼻在水面上都很困难了,幸好背上有一股浮力,让我还能艰难地保持着把鼻子探出水面呼吸。

  原来是我背上的背包短时间内还没有进水,里面大多是衣服并不重,所以有一点浮力。我的奋力挣扎差不多可以抵消往下沉的力量,所以这一点点浮力至关重要,让我能保持头部露出水面。

  让我惊恐到极点的不是水,而是水下的东西,我确定水下有可怕的东西正在向我靠近,也许下一秒钟住把我吞噬,或者一下子把我扯到水底。背包的浮力很快消失,我的体力已经耗尽,双脚却被一团乱七八糟的东西缠住蹬不动了。

  “救命,救……”

  我绝望呼叫,只叫出一声河水就灌入口中,又是呛得我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拉扯我的脚的力量更大了,我再也支撑不住了,头部也沉入水中。

  我拼命挣扎,努力之间头又探出了水面,这时我看到有一团东西从天空落下,就落在我面前,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抓住了。那是带着叶子的树枝或者藤条,叶子不多浮力有限,我又被扯下水面。这时扯我的脚的力量非常强,我被快速往水底深处拖去。

  绝望之中我还是紧紧抓着手里的枝叶不放。奇迹出现了,我手中抓的是一根藤条,随着往下沉藤条崩紧了。我获得了借力的地方,想都没想就双手交替拼命向上攀。

  我感觉有很多双手紧紧抓住了我的双腿往下扯,这股力量对于浮在水中的人来说是巨大的、致命的,再好的游泳技术都没用。但对于我手中可以拉扯的藤条来说,这股力量就不算大了,我的头部很快就升出水面。呼吸到空气之后,我精神一振,奋勇余力更快拉扯藤条,连上半身都露出了水面。然后我看到了河岸,看到了树,藤条的另一头在岸边的一颗大树上。

  紧接着我的脚碰到了淤泥,也能借一点力。我一边继续拉藤条,一边用力蹬腿,踉跄着冲向岸边。真的有好几条东西紧紧缠着我的脚,一露出水面,它就迅速松开我的脚,缩回了水中。天太黑我看得不是很清楚,只知道那东西有一大把,又细又软,感觉很像是长长的头发。

  我倒在岸上,想要往高的地方移动,全身却像没有了骨头和肌肉一样,完全不能动,虚弱得身体不像是自己的。

  水库上方飘浮着的一层白气开始动荡起来,翻翻滚滚似万马奔腾。平静的水面也开始震荡,水浪似潮涌般冲击岸边,发出“哗哗”声,一浪高过一浪。看这架势,水里的怪物是要追上来,我大惊失色,咬紧牙关,手脚并用努力往高处爬。

  在我努力之下,离水面更远了一些,水面的波动渐渐停止了,雾气也平静下来了,但有一种阴郁的,让我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我躺在地上,再也动不了,我一生之中从来没有如此脱力过,疲惫得只想闭上眼睛,情愿立即死了也不愿动一下手指头。此时是九月底,山区的夜晚是比较凉的,加上全身湿透,过度消耗体能,我感觉非常冷,连血液都冷了。幸亏这种彻骨寒冷让我保持着清醒没有睡着,躺了一会儿挣扎着慢慢站起来,高一脚低一脚,踉跄往高处走去。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爬到了高处,在夜色中隐约看到了拦河坝和水库,山谷下方不远处有些灯光,那应该是发电站。我想不通,我明明是朝着发电站走的,怎会错过了发电站走到水库来了?这里一定有鬼,是鬼把我迷住了走到这儿来!

  我一刻都不敢停留,找到了路,向山下踉跄奔逃。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这让我更加惊恐,虽然疲惫欲死也不敢停一下脚步。

  路边的景物每个地方都不同,路面狭窄坎坷,弯弯曲曲盘旋向下,与来时笔直平坦的路完全不同。现在我能肯定,之前我看到的路是假的,那辆车也是假的,如果我上车就会连着车掉进水库,那就必死无疑了!

  这地方真TMD太邪门了!

  我确定这一次不是幻觉,大约走了一两公里,终于到达谷底,两座山之间有一座石拱桥。走到桥上时,感觉四周景物一下变亮了,后面有东西跟着的感觉也没有了。我抬头一看,发现有一边天空比较亮,像是快要天亮了。

  借着那微弱的亮光,我看到了桥头一块歪歪斜斜的石碑上有“豆腐桥”三个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