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三次侵袭
四不相2021-01-06 11:043,142

  徐来福走了,整个发电站只有我一个人,虽然是大白天,外面阳光普照,我还是感觉紧张和不安,总觉得每一个幽暗角落都有什么东西在潜伏着。

  徐来福只是叫我不要走到水边,但我已经畏水胜过猛虎,看到水就心惊肉跳,不敢刷牙洗脸,不敢淘米煮饭。还好乱七八糟的厨房里让我找到了两罐八宝粥,勉强解决了肚子饿的问题。

  闲极无聊,我静下心来想到了一些之前没想到的事情。这几十年来,徐来福一直在“舍小保大”,让一个人淹死避免更多人受灾,那么到了必要的时候,他会不会把我打晕丢下水库?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他砍的那一刀,到底是在救我还是想杀我值得怀疑,我要防着他一点。

  脑洞一开,我想到了更多细节,徐来福说不管我跑多远,只要有水与江河相通的地方怪物都能到达,他又不是怪物,他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他说怪物的能力深不可测,可是他用一把砍柴刀就把怪物吓跑了,这有些言过其实了吧?还有,我第一次给他讲掉下水库的经过时,他并不关心扯我的脚的是什么东西,而是关心藤条怎么掉下来,这太不合情理了。

  我越想越觉得可疑,但怀疑归怀疑,在没有确定安全之前我不敢离开。万一徐来福说的都是真话,我离开这里反而更危险,怪物出现谁来救我?

  我在发电站内逛了逛,宿舍楼与机房连接在一起,上下两层总共十二间。楼下一个房间做厨房,一个房间做卫生间,徐来福住在厨房隔壁。门锁上了,窗户玻璃里面糊了报纸,我往里面瞄了瞄,什么都没看到。有几个没上锁的房间我推开看了看,里面都是杂物、尘土、蜘蛛网和老鼠大便。

  我很难想像,一个人近乎与世隔绝,住在这样的地方过了几十年,是怎样打发时间,如何面对孤独,换了是我肯定疯掉了。

  下午三四点钟了,徐来福还没有回来,我开始紧张起来,坐在机房大门外盯着路口。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直到夕阳落到山后,天空开始变暗还是不见人影。

  我越来越紧张,不知该怎么办。天空却毫不留情地一点点变暗,最终完全黑了,而且是阴天,简直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四周各种怪叫声此起彼伏,风吹草动,黑影起伏,似潜藏着无数妖魔鬼怪。

  我不敢留在黑暗中,回到机房内,把大铁门掩上。机房内虽然昏暗阴森,毕竟有灯光,有围墙,比外面好多了。

  在焦急等待中,我又开始怀疑他是故意不回来,让我被怪物害死,想到这点让我更加害怕。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灯光突然开始闪烁起来,忽明忽暗。我急忙走到仪表台前查看,几乎所有仪表的指针都在忽左忽右转动,根本不知道是哪里出问题。糟糕,糟糕,如果停电就更危险了,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学校的老师可从来没说过这种故障现像啊!

  闪了约十几秒钟,灯光稳定不闪了,但却比之前昏暗了数倍,昏沉沉阴森森碜人。我正想仔细排查一下是什么原因,突然闻到了一股臭味,像是动物尸体腐烂,也像是臭水沟的气息,温度像是急剧下降了好几度,我嘴里都呼出白气来了。

  我紧张得一颗心几乎跳出胸腔,这绝对不正常,有诡异的事情要发生了!我左看右看,没看到异常的东西,向后退一步时,感觉脚下有些不对。低头一看,地上不知什么时候有了积水,又黑又浓,并且正在聚集升高。

  一定是怪物来了!我吓得魂飞魄散,转眼四顾,发现整个机房内都是污水,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待在这里必死无疑,我想起徐来福说过,二楼远离水源会安全一些,急忙向宿舍那边跑去。

  每一脚踩在污水中,都像是陷入淤泥,有吸扯力会把我拉下去。我咬牙狂奔到机房与宿舍楼之间的大门,突然眼前一黑,所有电灯都灭了。我震惊之下收势不住,撞在通道的墙上,撞得眼前金星乱闪,不分东南西北。

  眩晕之后眼前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污水猛地上涨,一下就到了我的大腿,水中有东西缠住了我左脚脚腂。我抬左脚想要甩开,不料右脚也被缠住向后扯,我失去重心跌入污水之中,完全窒息了。拉着我双脚的力量非常大,把我飞快向后拖去,我拼命挣扎,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都没抓到。

  自从掉入水库之后,这种被扯向深处无力挣扎的感觉,已经成为我最深的恐惧,这种恐惧几乎能让我的心脏炸裂,陷入了分不清是现实还是噩梦的眩晕状态。瞬息之间我就被拖出了很远,突然一道亮光闪过,拉扯我的脚的力量减弱了,我也清醒了许多,看到了是在机房内,还看到了门的位置。我跳了起来,冲向大门,往右一拐,扶着墙跑上了楼梯。

  我摸索着进了我睡的房间,立即反手把门关上,背靠在门上感觉全身无力,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似要把胸膛都撑裂。

  窗户外微有一点天光,我可以看到窗户的轮廓,其他都看不到,黑暗中也不知道怪物是不是追来了。喘了一会儿,我跺了跺脚,地面是木板没有污水,这让我稍安心了一些。我竖起耳朵细听,发电机早就停了,连夜虫叫声都没有,死一般的寂静。

  我还是很紧张,不知道怪物会不会上楼,要是会上楼,我还能往哪里逃?在恐惧之中,每一分钟都感觉特别漫长,感觉过了很久很久,远方才传来铁门推动的声音,然后是徐来福的苍老声音:“小魏?小魏,你在哪里,怎么又停电了?”

  “我在楼上!”我大声回答,差点要热泪盈眶,老头你终于回来了!

  很快徐来福就拿着手电筒上来了,问我怎么回事。我对他说刚才发生的事,说到摔倒在污水中被怪物朝后拖时,我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并没有湿,全身都是干的。这怎么可能呢,刚才我明明摔倒在至少有大腿深的污水中,应该全身都是湿的才对。

  徐来福也发现了这一点,手电筒的光柱在我身上来回照。我急得额头青筋都暴突出来了:“我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真的!”

  徐来福问:“后来呢?”

  “后来有一道闪光,我看到了门的位置,拉我的力量也变小了,我挣脱了它,一口气跑到楼上。”

  “闪光?什么样的闪光?”

  这可真问住我了,我根本没看清是什么闪光,只是感觉突然一亮。因为身上的衣服没有湿,让我非常困惑,我对自己经历的事不是那么确定了,我说:“可能是电火花吧,那时刚断电。”

  徐来福哦了一声,叫我跟他一起下去。我战战兢兢跟着他下楼,发现一楼通道地面是干燥的,一滴水都没有。再走到机房,还是没有水!

  徐来福把发电机启动,灯光亮了起来,我来回看了看,只在我最初发现污水的地方,有一滩不足一平方的浅浅积水,是从水管内漏出来的,仅此而已。

  刚才我是清醒的,真真切切闻到、看到、碰到,现在却什么都没有,这太奇怪了。我既惊讶又愤怒,几乎是对着徐来福吼:“我刚才真的看到了,我敢对天发誓!”

  徐来福查看着仪表指数,头也不回道:“不用那么大声,我没耳聋。我相信你看到了,但并不是真的发生过,只是你受了邪物的影响出现幻觉。”

  “我……我刚才是清醒的啊!”

  徐来福慢慢转过身来,叹了一口气:“什么叫清醒,什么叫不清醒?那个邪物的能力很强,而你经过两晚的折腾后身体虚弱,它要影响你是很容易的事。你以为被鬼弄死的人,是被鬼直接杀死?不,其实大多数是出现幻觉自己杀死了自己。”

  “这么说,我掉下水库时,根本没有东西缠住我的脚往水里拖,都是我的幻觉?”

  徐来福道:“能力弱的鬼怪,只能趁人不备迷惑人的心智,制造幻觉害人。能力强的邪物,能虚能实,变幻无穷,防不胜防。第一次它是趁你心浮气躁,惊恐担忧趁虚而入,让你走错路掉进水库;第二次是趁你身体虚弱,昏睡迷糊之时侵入;这一次已经能在你清醒状态影响你,可见它的能力在迅速增强……”

  我心里直哆嗦:“那你有办法对付它……不,有办法化解吗?”

  “现在只能先做一些防备,看情况走一步说一步了。”徐来福向大门口走去,“本来我是可以天黑前赶回来的,没想到在半路上车坏了,修了好久才上路。到达洋里村就已经天黑,我马上以最快的速度回来,还是晚了一些,差点出大事。”

  大门旁边放着一个编织袋和一个大塑料袋,还有一只装在简易竹筐里的大公鸡,鸡冠血红,毛色鲜艳,生猛而强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