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无处可逃
四不相2021-01-06 11:043,238

  我大惊失色,本能地往床内侧一滚,同一时间“呯”的一声,砍柴刀重重砍在床沿上。

  我急忙坐起,没有东西可以当武器,只能以被子挡在身前往后缩,背靠墙壁。这时我从体形上认出了那人就是徐来福,一时惊怒交集,大吼道:“你想干什么!”

  徐来福抽回了柴刀,没有再攻击,反而后退了两步,声音有些发颤:“没什么,没事,没事。”

  我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拿刀砍我还说没事,要不是我躲得快,此刻已经人头落地。这时实在是没有东西可以上手,否则我一定会跟他拼命。

  徐来福往后退,消失于黑暗中。我的心还在呯呯狂跳,认定了他是想要杀我。可是他为什么要杀我呢,我已经答应了离开,不会影响他继续在这里工作,他没有理由杀我啊!

  四周非常安静,没有发电机的声音,原来是停电了。很快门口方向出现亮光,徐来福拿着手电筒进来了。他手中除了手电筒外没有别的东西,所以我虽然紧张,崩紧了身体,但没做什么动作。徐来福用手电筒照了我一下之后,就照向地板,最后照在床底下:“小魏,我刚才不是砍你,而是救你,不信你看看下面。”

  我将信将疑,小心戒备着探头往床下看。腐朽的衫木地板上有些水渍,除此之外就是灰尘和蜘蛛网,没有别的东西。我抬头看他:“看什么?”

  “水!”

  不就是一些水渍,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再低头往床下看,发现那些水渍形成一溜,很像一个全身湿透的人爬过,最后缩小钻进墙角的一个破洞。我猛地想起了刚才似梦非梦的经历,不由得一阵毛骨悚然,失声道:“那是什么鬼东西?”

  “就是在水库里扯你的脚的东西,居然追到这儿来了,这下可麻烦了!”徐来福忧心忡忡地说。

  “啊,它追到这里来?”我更是吓了个半死。

  徐来福叹了一口气:“本来我还想赶你走,离水库远远的就没事了,没想到它的能力已经强到了这个地步,可以顺水而来。它既然能追到这里来,不论你走多远,只要有水与江河相通的地方它都能到达。”

  我真的吓坏了,百川汇海,江河湖海基本是相通的,连城里的自来水也是与河水相连,那么我还能逃到哪儿去?我颤声问:“它为什么非要跟我过不去?”

  徐来福道:“事到如今我只能跟你说实话,这个水库每年至少要淹死一个人,死了一个这一年基本就太平了。今年还没有人淹死过,你掉了下去,就是要淹死的,可是你逃了回来……它不甘心啊,不会就这样算了。”

  我简直要吐血三斗,这种倒霉的事怎么就落到了我身上呢?怎么办,这可怎么办,我不想死啊,特别是掉进水库差一点点淹死,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之后,我就更怕死,更加珍惜自己的小命了。

  惶恐之中我灵光一闪,徐来福住在这里几十年都没事,肯定有些特殊本事,他比任何人都更了解这个水库!我跳下床双膝跪地:“老徐,你救救我,我是无辜的,我不该死啊!我爸妈就我一个儿子,我死了他们怎么办?你救我一命,就是救三条命,大恩大德我永世不忘!”

  说完我连连磕头,徐来福走过来拉我的手臂:“起来,快起来,不要这样。”

  “你不救我,我宁可跪死在你面前,也好过被怪物害死!”我继续强行磕头,为了保命顾不上面子问题了。

  徐来福长叹一声:“不是我不肯救你,而是那邪物能力深不可测,我能力低微,又年老体衰,真的力不从心了。你要是这样逼迫我,我就干脆不管了,快起来,有话好好说,咱们一起研究研究。”

  话说到这个份上,再磕头就变成是逼迫他了,我只能站起来坐回床上。徐来福把手电筒放在桌子上,坐在床边椅子上:“我问你一些事,你必须老实回答。”

  “好,我绝对不说一个字假话。”事关我的生死,我哪里还敢说假话?

  “你以前有没有来过水库?”

  “没有,从来没有到过这个乡镇!”

  “那有没有亲人,或者仇人在这个水库淹死了?”

  “这个……应该没有吧?我有一个姨母嫁在洋里村,没听说她家有人淹死。但是我也不是很确定,因为我们很少来往,我从来没有去过她家。”

  徐来福点了点头:“这么说,就可以排除是你直系亲人,或者有深仇大恨的人死不瞑目,想要把你拉走。那就是凑巧你晚上来到附近,被水库里面的邪物盯上。唉,你是第一个落水爬上来的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真的很难说。”

  我欲哭无泪,这个“第一”真的不好当啊,史无前例,要面对不可知的未来,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参考。

  徐来福想了想又说:“我更担心的是,有人故意把你救上来,你一天不死,它就一天不肯罢休,可能会越来越愤怒,最后造成可怕的灾难。”

  “不,不,当时绝对没有别人,是我自己爬上来的!”

  徐来福微微点头:“你现在再给我详细说一遍掉进水库的经过,还有刚才看到了什么,任何细节都不能放过。”

  我尽可能努力回忆,把两次可怕的经历详细说了一遍。讲完了眼巴巴地问:“老徐,你有办法对付它吗?”

  “不是对付,而是化解!”徐来福一字一句地说,“这个水库有些风水方面的问题,建成后不久就开始出人命。这些淹死的人怨气聚集在一起,变成了一个强大的邪物,死的人越多它就越强大。这些年来,我也想过很多办法对付它,却伤不了它分毫。我觉得它是跟整个水库,整片水域连结在一起的,所以我也有些顾忌,留些余地。你想一想,要是激怒了它,来个坝裂山崩,一泄千里,下游有多少个村子要受灾?要是它在水里放点毒啊,瘟疫啊什么的,下游几个村子会有多少人丧命?”

  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想到事情这么严重,这么说最好的选择就是我自动跳进水库了?

  徐来福嘿嘿一笑:“你是不是在想,我明知每年都要淹死一个,却袖手旁观不救他们。岂不知救一个,可能就要死一千个,一万个!不是我往自己脸上贴金,这几十年要不是我守在这里,死的岂止是几十个?”

  我弱弱地问:“那现在该怎么办?”

  徐来福又叹气:“别人淹死时我没看到就算了,现在你活生生站在我面前,我怎能见死不救?但要怎么做,我真要好好想一想……你能走路了吗?”

  “能。”我虽然感觉还有些虚弱,但走路肯定没问题。

  “要把机器发动起来,这一停,附近几个村子就没电了,要被人骂的。”徐来福说着拿起手电筒往外走,我急忙下床跟上他。

  门外是一道走廊,拐个弯就是机房的大门。进了机房,徐来福熟练地启动设备,并对我讲解操作的步骤。其实我学的就是这个专业,也实习过,一看就知道该怎么操作。

  随着发电机组开始运转,电灯亮了起来,我看清了整个机房的情况。发电机组有两套,看起来还不算太旧,但一些基础固件却旧得掉渣了,是老一代产品,这与档案中92年更新换代是符合的。机房非常破旧,顶上曾经长期漏水,有大片的苔藓痕迹。墙壁上许多地方经过修补,依稀还能看到“工人阶级”“战天斗地”等字样。

  几个照明用的灯泡十分昏暗,我看了一下电压表,电压是正常的,那就是灯泡功率太低。这么破旧的机房本来就感觉昏暗阴森,再加上灯光昏暗就更让人压抑,我问徐来福:“这灯是几瓦的?为什么不用高瓦数的,反正用电不要钱。”

  徐来福检查着仪表上的数据,头也不抬地说:“以前换过,太亮的灯泡很快就炸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后来就一直用15瓦的了。”

  看来这个发电站也有古怪,并不安全。我怕有什么怪物突然从黑暗中蹿出来,徐来福走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几乎是寸步不离。

  我看到角落处有一个落满尘土的电话机,拿起来试着拨了一串号码,发出的是盲音。徐来福说以前电话是会通的,几年前坏了,没人来修,他不知道是哪里的问题。

  我来时带有一个传呼机,掉进水库时进水坏掉了,而且这里不可能有信号,这真的是与世隔绝了。

  所有机器都正常运转之后,徐来福带我去宿舍二楼,清理出一个房间让我睡。他说楼上远离水源,相对会安全一些。

  清扫整理完房间,已经快天亮了,我根本不敢睡,熬到天亮后才小眯了一下。等我清醒过来,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我急忙下楼,叫了几声老徐没人应,内外找了一圈还是没人。最后在机房的仪表盘上看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小魏,我进城买点东西,天黑前必回。白天是安全的,但还是要避免走到水边。看好机器不要停电,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