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深山破庙
四不相2019-12-10 02:153,148

  山区的早晨空气真好,鸟鸣如簧,泉水叮咚,还有秀色可餐的美女陪着一起走,要不是有重要的使命在身,这就是一趟理想的旅游。

  可惜好景不长,走到水库附近,我们找不到去山顶的路。找了好久,最终只找到一条砍柴、采药的人走出来的小径。越往上走,山势越陡峭,小路走着走着就没了,只能在树木与杂草之间寻找空隙较大的地方前进,十分难走。

  表妹确实很擅长爬山,在荆棘与树木之间灵活自如地穿梭,而我总是被藤条绊住,被荆刺勾破了手脚。有时遇到角度达到七八十度的石崖,我望而怯步,认为爬不上去,她已经手脚并用,灵敏矫健地攀爬上去了。

  太阳渐渐升高,秋老虎威力十足,晒得皮肤生疼。我感觉喘不过气来,渐渐落后,基本是表妹在前面找路。唉,这回真的是太丢脸了,我一个大男人,竟然不如一个大病初愈的小姑娘!

  眼前又是一片非常陡峭的石壁,大部分地方平整光滑,我正想说爬不上去,不如绕路,表妹已经迅速攀上去了。无可奈何,我只能硬着头皮往上爬,攀爬了几米之后,差了那么十几公分找不到可以抓手借力的地方,我是真的上不去了,想要下去也不容易。

  表妹到了上面的一个小平台,俯身下来向我伸出了手:“来,我拉你一把。”

  我感觉有些脸上发热,早知道会有今天,我就该练习一下爬山,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攀过这样陡直险恶的岩壁。此刻上不能上,下不能下,我只能伸出了手与她相握。她的手白晰圆润,棉软柔腻,这一握令我心神荡漾,脸上又红了一分。

  我怕太用力会把表妹扯丢下来,或者把她柔嫩的小手扯脱臼了,不敢太借力,结果还是上不去。更要命的是她俯身向下,衣领下垂,露出一大片雪白丰满的地方,我不向上看不行,向上看又有些不好,脸就更红得像关公了。

  “真是个书呆子,手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表妹大发娇嗔:“一,二,三,上来!”

  我被嘲笑后不敢再怜香惜玉,用上了力气,刚好这时表妹使出了大力气,我的身体向上升,另一边手扣住了较高处石壁突出的地方,终于上去了。

  小小的平台站了两个人,只能紧贴在一起,我们都是喘气急促,甚至能感觉到对方的心跳。她身上有一股异香,与我以前闻到过的任何花香和香料都不同,更不是化妆品的气味,好闻得让我只想吸气不愿呼气。

  表妹嘴角微翘,瞟了我一眼,似爱怜,似嗔怪,眼波柔情似水,有勾魂夺魄之美。我一阵眩晕,忘了身在何处,眼光落在那微微张开,如樱桃般红润水灵的嘴唇上,心里有一股无法抑制的冲动,想要迎上去一吻!

  我着了魔似的把脸向她靠近,这时一阵山风吹来,将她一些散乱的鬓发吹拂到我脸上。我猛地清醒,急忙把距离拉开一些,心里怒骂自己:魏明啊魏明,你简直猪狗不如,这是你表妹,你在想什么呢!

  “我们走吧。”我极力压制着心中的躁动,略转过头,尽量避免闻到她身上能让人神魂荡漾的幽香。表妹嗯了一声,又先向上攀去。我想我真的是着魔了,明明知道不该乱看,不该乱想,却总是忍不住偷看她的腰身、臀部、大腿,甚至幻想着那被汗水浸湿的衣服下面是怎样一番情景……

  花了十几分钟时间,我们终于爬上了崖顶,地势变得平坦了一些。再走一会儿,表妹找到了一条荒弃已久的小路,虽然杂草丛生,却比没有路的地方好走多了。这条路一直向山顶沿伸,走了一个多小时,我们到达接近山顶的一个山坳,乱木林中有一片开阔地,枝叶丛中露出些土墙和屋檐。

  我很惊讶,这个地方怎会有人造的建筑?

  沿着小路再往前走一些,只见一片特别茂盛的古树环绕着一栋残破的建筑,看起来像是个小庙。夯土的围墙已经有些损坏,有的地方只剩半截,墙内墙外尽是荒草和灌木。屋顶的瓦片严重破损,甚至整片脱落,露出的梁柱经日晒雨淋,变得苍白开裂,显得异样的荒凉颓废。

  一路上都很勇猛的表妹,这时却有些脚软了,迟疑着不敢向前。我伸手握住了她的小手,拉着她的手往前走,给她一点安全感。

  走到破庙门前,一阵冷风卷着落叶迎面吹来,让我全身起了鸡皮疙瘩。这附近的温度,明显比其他地方低了好几度。表妹打了个寒战,挣脱了我的手,一脸惊惧往后退:“我……我不进去了,这里好吓人。”

  其实我也有些心里发毛,但是现在是大白天,即使有妖魔鬼怪也不敢出来吧?我硬着头皮往前走,走了几步回头问:“你真的不进去?一个人在外面怕不怕?”

  表妹摇头:“我就在这里等你。”

  我心里暗笑,毕竟是女孩子胆小,总算是让我扳回一点颜面了。我挺直腰杆,大步往里面走。

  因为四周大树环绕,破庙里面显得很幽暗,地上到处是青苔和杂草。神龛也有些破烂,曾经的布幔,锦旗已被风吹落到墙角,失去了本来的颜色。神像身上的金漆有些剥落,但总体是完整的,看上去还挺干净。乡下小庙的神像塑造工艺不敢恭维,毫无威仪和艺术可言,但依旧有一种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神圣味道。我不知道这些是何方神圣,只能认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文有武,大大小小总共有十来尊。

  我走了一圈,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碍眼的东西,心里有些疑惑,不知道这是不是徐来福标注的位置。假如是,我该怎么破掉阵眼?不会是要我烧了这个破庙吧?

  我有些不放心表妹在外面,走到门口看了一眼,她还在外面等着,于是又从头开始,仔细观察每一个地方。这一次我发现了有些不可思议之处,整个破庙内都没有看到蜘蛛网、老鼠大便、鸟屎等污秽之物,只有枯枝落叶、杂草、苔藓,所以虽然破败异常,看起来还挺干净。

  正殿前方有一口井,我探头往下看了看,井不算很深,井底只有浅浅一点儿水,井壁的石缝之间长满了蕨类植物,一目了然没什么特别的东西。

  来来回回走了几遍,我没找到特殊的东西,就是一个被人遗忘的深山破庙。我拿出徐来福画的地图来看,他画得太简单,很难与实物对应起来,而我爬山时绕了好多路,早已不知身在何处,哪里能确定是他标注的地方?除非我坐飞机,从高空看下来,或有可能与地图进行对照。

  我有些沮丧,走出了破庙,表妹立即迎过来:“找到什么了?”

  “没有。没看到任何不正常的东西,也不知道老徐标注的是不是这个地方。”

  “我觉得就是这里,一般来说庙都是建在风水好的地方,这个庙应该就是建在阵眼上——或者在这附近。”

  我点了点头,沿着破庙外墙走,看看庙外的树林里有什么。表妹跟在我后面,很快就绕着破庙走了一圈,除了树木还是树木,还是没有发现特别的东西。我更加郁闷:“难道说要把这个破庙烧了?”

  “这恐怕不好吧,再破它也是神仙菩萨的家啊!”表妹有些担忧,想了想又说,“我们要找的是跟风水有关的东西对吧?听老人说,用来镇压风水的东西无非牌楼、石碑、坟墓、水井……”

  “水井?这里面就有一口井!”我急忙快步走进破庙,来到水井边,但是看了几眼我又失望了,这口井太普通了,藏不住任何东西。来回看了看,想了想,我又有些疑惑,一般来说打井是为了取水使用,那应该把井打在厨房比较方便,为什么打在正殿前?

  反正井不大也不深,井壁是石块砌成的,爬下去不难。我攀住井栏,双脚撑开落在石缝间,然后双手也分开撑住,小心地一点点下降。

  快到井底时,我感觉有些闷热。这可就奇怪了,正常情况下,井底应该特别阴凉才对,为什么外面很阴凉,井底反而闷热?我探手伸进水中,水是冰冷的,不是温泉。

  我试着去摸井壁的石块,也是冰凉的,可是那种热感还在,闭上眼睛仔细感应,有点像是在火堆边烤火,但很难分辨热量从哪儿传来。

  对了,这一边是阳龙的龙腰结穴之处,对应的是两仪生化阵的“聚阳”阵眼,所以有热感就对了,一定就是这个地方!

  我再闭上眼睛静心感应,确定了一个方向,伸手去摸前面的石头。摸了几块之后,突然挂在胸口的铜钱一阵烫人的灼热,同时我手掌碰到的地方也一阵炽热。

  我一手按空,失去重心向前扑跌,摔入浅水之中。等我挣扎着从水中跳起,看清眼前的状况时,不由瞠目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