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豆腐桥
四不相2021-01-06 11:103,183

  我急忙丢下棉被,捡起两张纸细看。

  第一张纸上画满了线条,看起来像是地图,上面标有来龙、大帐、罗城、青龙、白虎等等,还有六个显眼的X。之前徐来福有给我讲过一些风水学方面的知识,这些名词我大多听过,但这张图一时之间看不出头绪。

  第二张纸上大部分是文字,夹有一些符文和图解,有些地方经过多次涂改,可能是写的时候徐来福心里也没有底。因为有些是繁体字,有些字是草书的写法我不认识,加上都是文言文体,我只能大体读懂意思。

  徐来福认为水库中的邪物,是因为修造水库切断河流改变了风水格局,煞气聚合不能散开产生的。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只能从风水方面着手,破除现有的风水格局。破局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改变河流走向,挖断山脉,但这是大工程,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水库两边的山峰,属于两条不同山脉,山脉走向在风水学中就是“龙”,这是“双龙探海”的格局。这两条山脉时聚时分,相争又相合,一仰一俯分阴阳,暗符阴阳两仪生化之阵。徐来福经过多年研究,认为可以利用阵法来镇压风水,这个原理很复杂我没有必要完全理解,简而言之,就是要把位于龙腰的两个阵眼毁掉,让水库中的邪物不能再聚集地脉灵气。另外还要镇压位于龙头和龙尾四个阵眼,消磨它的阴煞之气,龙尾的镇压方法已经详细写出来了,龙头的镇压方法却有些含糊,我也看不懂。

  最后他说,通常在龙脉结穴之处,会衍生一些特殊的动物、植物或异象,可能有危险,一定要小心。我回过头来再看第一张纸上的图,好不容易才辨认出水库的位置,果然两边山脉的线条有点像龙形,水库是在龙腰处。这张图画得相当抽像和简单,我猜这是我去给徐来福买药那天画的,他精神很差,又是凭记忆画的,所以画得很糟糕。可是他为什么藏在垫被下面呢?要不是表妹来帮我整理房间,可能我半年过去了还不会发现。

  表妹也好奇地凑过来看,看了一会儿疑惑地问:“这是什么?”

  我有些激动:“你说对了,他真的给我留下了线索!他的房间我找了好几遍,却没找这里,他受伤后就是睡在这个房间啊,我真是太笨了!”

  “你不是笨,是当局者迷。”

  “不管怎么说,还是多亏了你。”

  “我们之间就不要再说客套话了,你看出什么来了?”

  我指着图纸给她解说了一遍,但徐来福标记的只是一个大略位置,具体位置还不知怎么找。而且龙腰的阵眼具体要怎么破,龙头的阵眼具体怎么操作也没说清楚。

  表妹说:“你只看图纸是抽象的,实地看一看也许会有收获。”

  “有道理!”我立即拿着图纸飞奔下楼,到了发电站外面,把图纸与实物进行对照验证。这一看果然看出了点名堂,龙腰的两个阵眼肯定是在水库两侧的山上,而龙头的两个阵眼可能在发电站和豆腐桥附近,甚至有可能就是发电站在豆腐桥。

  我上看下看,左看右看,这个发电站就是非常普通的旧建筑,看不出任何特殊的东西。或许豆腐桥会有些特别,反正不远,这就去看看。

  表妹跟了出来,与我一起走,不过几百米,拐了个弯就看到了。

  这是一座普通的单拱石拱桥,沙土的桥面,条石砌的桥墩和弯拱,没有任何装饰和花样。一定要说有什么特别,那就是砌桥的石块爬满了苔藓,有不少年头了。

  我走到桥上,来回看了几遍,还是没有看出什么特别来,最后眼光落在桥面的石碑上,上面刻着“豆腐桥”三个字。豆腐桥水库,豆腐桥发电站,看样子都是以这座桥命名的。

  我问表妹:“为什么叫豆腐桥?好奇怪的名字!”

  表妹微蹙秀眉:“我也不知道,反正大家都这么叫。你没说我还没注意到,这个名字确实挺特别的。对了,可以去问问村里的老人,肯定有人知道!”

  我点了点头,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该怎么做,在这桥上立个碑刻上图纸上的符文?应该不是这么简单。我拿出图纸和注解认认真真再看几遍,还是没找到什么玄机,这可真愁死人了。

  表妹见我很为难,说道:“有水库可以作为参照,两边龙腰的阵眼应该比较容易找,先把它破了,让水库里的妖怪不能继续变强,然后再慢慢想办法镇压龙头和龙尾。”

  “对,有道理,你真聪明!”我如拨云见月,大为振奋。

  表妹有些脸红了:“哪有,你才厉害,我连这图都看不懂。还有你用法术治好了我的病,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简直就是奇迹!”

  这确实是一个奇迹,但真正创造这个奇迹的是徐来福!既然法术是有效的,他教我的其他东西也是真实有效,按照这两张纸上写的方法去做,就能彻底摧毁水库中的邪物!我信心和勇气倍增,仰头望向水库侧面的山顶:“我要去山顶上看看!”

  “现在去?等你爬到山顶恐怕都要天黑了,还怎么回来?还是明天早上去吧。”

  “好,明天再去!”我欣然接受了她的建议,心里有些佩服。别看她是个女的,年纪还比我小,处事却比我冷静稳重,不像我这么毛糙。

  回到发电站,我继续研究图纸,表妹又提出了一个建议,把不认识的字都抄下来,她拿到村里去找人看看,也许有人会认识。我照办了,她给我洗好衣服和被子,把房间打理得干干净净,直到傍晚才高高兴兴回家去。

  我真的有些眼红,聪明漂亮又勤快,将来也不知哪个王八蛋洪福齐天能娶到她……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随便弄了点吃的,带上砍柴刀、手电筒、绳索、小铜钹、符纸等可能会用到的东西。徐来福送我的铜钱用一根红绳穿着,挂在脖子上垂在胸前,贴肉藏着。然后检查了一遍机器确定没问题,锁上大门出发。其实没有鬼怪来捣乱,发电机运行很正常,用不着一直看守,偶然停电也没人会来兴师问罪。

  我刚走到小桥头,就看到表妹骑着一辆自行车沿着大路飞驰而来。今天她盘起了头发,穿着紧身的长袖长裤和运动鞋,背着个小背包,更显青春活力。

  “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我着实有些惊讶,也有些嗔怪。

  “我要跟你一起上山!”表妹跳下车坚决地说,不容我拒绝。可能是因为路上骑得太快,她脸上红朴朴的,气喘吁吁,饱满的胸部也随之起伏。

  我急忙移开眼光:“还是不要去了,你真能爬山?”

  “我可不是城里的千金小姐,你以为我没爬过山啊!”

  “不,我的意思是,你的病刚好,不宜太疲劳吧?你天天往这里跑,你爸妈要不高兴了。”

  表妹把头一昂:“才不会呢,他们把你当成了活神仙,要不是我拦着,他们都要来给你点香磕头了,呵呵……放心,他们绝对不会怪你的!”

  我无奈:“那好吧,不要到时走不动让我背就行了。”

  表妹又呵呵一笑:“信不信我这个乡下姑娘,比你这城里的少爷更会爬山?”

  我不再跟她争了,把自行车停到发电站内,并肩一起往水库走去。表妹一边走一边说:“我打听到豆腐桥的名字来历了,据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神仙对这座桥下了咒语,人可以走过去,妖怪走不过去。妖怪一走到桥上,桥就会像豆腐一样脆,因此叫豆腐桥。以前桥头的石板上留下了一个妖怪的脚印,我奶奶那一代人都见过,后来建水库的时候修路,把桥垫高,石板就被埋住了。”

  我有些不信:“真的有妖怪的脚印?什么样子的?”

  表妹耸了耸肩:“听他们说有点像是一个爪子吧,可以肯定的是有一个坑,是不是妖怪的脚印就不好说了,反正我问过几个老人都是这样说的。”

  我还是有些不信,我姨父是很喜欢讲故事的人,要是真有这么稀奇的事他还能不讲?我问:“七十年代的事,你爸也见过吧?”

  “没有,不是七十年代,是解放前,水库是1936年到1940年之间建造的。”

  我很惊讶:“徐来福说是七十年代建的啊?”

  表妹说:“水库是解放前建成的,到今年刚好六十年,那时只用来灌溉农田,到了七十年代才建发电站。我爸说,以前生产队的时候,这儿都种麦子,桥这一头的麦子每年都比桥那一头的麦子早熟半个月,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我往四周看,虽然荒草有大半人高,还是能隐约辨认出曾经的农田轮廓。只是一河之隔,气候应该差不多,麦子成熟时间差了半个月,显然是因为地气不同,一边受阳气影响,一边受阴气影响,果然是一个阴阳两仪生化之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