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我的表妹
四不相2019-12-10 02:153,202

  表妹笑盈盈地看着我,甜甜地叫了一声:“表哥。”

  “噢,噢,你好,你好,你的病好了?”我真没想到她会突然来这儿,有些手足过措,急忙用手撸了撸凌乱的头发,搓了搓眼角。

  “是啊,多亏了你,我今天是特地来感谢你的!”

  “真的好了?”我高兴得差点跳了起来,不仅是为她高兴,也是为自己的法术生效了高兴,竟然真的有效,这简直就是奇迹!

  “当然是真的好了!”表妹昂首挺胸,以显示她的健康健壮。

  我的眼光不自觉地停在她胸前高高鼓起的衣服上,心脏一阵莫名加快,急忙移开眼光:“噢,那就好,那就好。快进来吧。”

  表妹走进机房,可能是有点怕这儿的破旧阴森,东张西望。这时我才注意到她手中提着一个保温食盒。我关上大门陪着她往里面走:“你去医院检查过吗?”

  表妹有些小得意:“难道你看不出来我已经好了?”

  确实,我给她治病时,她气色非常差,而现在活蹦乱跳,脸色红润,眼睛没有瞎的人都可以看出区别来。这真是一个好消息,是这段时间我唯一遇到的好事。

  我的房间里面乱七八糟的,我不好意思带她上楼,于是带她去厨房。其实厨房也是乱得一塌糊涂,好几天的锅碗瓢盆没有洗堆在那儿,地上到处是酒瓶、塑料袋、垃圾,饭桌上甚至有老鼠屎。我红着脸:“不好意思,太乱了。我不知道你会来,这个……”

  “呵呵,没事,我来帮你整理。你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带了稀饭,快趁热吃了。”表妹把保温盒往桌上一放,立即开始整理,手脚麻利,显然在家里是经常做家务的。

  虽然还不是很熟络,可她毕竟是我表妹,不是外人,所以我也不客气,打开了保温盒盖子。里面是咸粥,有咸蛋蛋白、瘦肉丁、碎香菇、青菜叶子,还有些配料我认不出来,色泽诱人,香气扑鼻。我食指大动,拿来汤匙吃了一口,米粒糯软,入口即化,不太咸也不太淡恰到好处,混合了多种食材的味道显得很独特。更绝的是各种配料的味道清晰独立,吃一口就品尝出多种美味,回味无穷。

  表妹有些紧张地望着我:“怎么样,好吃吗?”

  我没回答她,再吃一口细加品味,许久才长吁一口气:“简直就是太……简直没办法形容,此粥只应天上有,你不会是从天界偷来的吧?”

  “哈哈哈……”表妹大笑,很满意我的夸奖,“是我煮的。”

  我差点脱口而出,说将来谁娶了你就太幸福了,但这话略显轻佻,忍住了没有说出口,心里有那么一点遗憾,如果她不是我表妹就好了。

  我的肚子早饿了,不管形象问题了,开始像恶死鬼投胎的一样飞快往嘴里倒,表妹说:“慢点吃,别急,你爱吃我明天再给你煮。”

  我含糊道:“不用,不用,这么远让你送来怎么好意思,哪天我有路过你家,你再煮吧。”

  表妹一边洗碗一边跟我说话,眉目灵动,神采飞扬,感觉比我第一次看到时更漂亮数倍。第一次看到她时只是觉得漂亮,但实属中上之姿,主要是气质好。现在还是这张脸,气色变好了,气质也略有不同了,眼神灵动而妩媚,就像是脱胎换骨一样,变成了让人惊艳的美。

  表妹突然问:“不是还有一个老人家吗,他在哪里?”

  我刚把一汤匙咸粥举到嘴边,动作僵住了,心情也一落千丈,迟疑了一下说:“他死了。”

  “啊,死了?”表妹很惊讶,“什么时候过世的,都没人知道啊。”

  “他……他跳下了水库。”

  表妹更加惊讶,问发生了什么事。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情,我受到了太多打击,没有对别人倾诉的机会。这时打开话匣子,再也忍不住,我从头说起,从莫名其妙被调到这儿开始,一直说到徐来福跳下水库。说完我的眼睛都红了,强忍着没有掉下眼泪。

  表妹眼珠子转了转:“按你所说,你没有看到他跳下去,怎能确定他是跳下去了?”

  我莫名地有些生气和暴躁:“这是毫无疑问的,要不是他舍身镇魔,这几天怎会这么平静?你不应该怀疑他!”

  表妹嘟了一下嘴巴:“我只是觉得奇怪嘛,他伤得那么重,走路都要你扶,从这里去水库挺远的。”

  “不,他能走路的,有人看到他走出了发电站!一个人抱着必死的信念,就会爆发出巨大的潜力,而且我去给你治病,离开了一整个上午……”我不想再解释了,这个没意思,而且她的怀疑让我感觉玷污了徐来福的高尚和伟大。

  “好啦,好啦,你别生气,我只是就事论事嘛。”

  “我没生气。”我确实不该生她的气,我的心情别人是不能理解的,她只是一个小姑娘,是局外人,我怎能要求她体会我的心情?

  “我觉得这个老头有些奇怪,照你说的他是个能力很强的人,不应该一直留在这里。还有他应该把后事交代清楚,他有没有给你留下一些特别的东西,比如对付那个怪物的办法?”

  我摇了摇头,想到了徐来福送给我的铜钱比较特别,但他交代过不能让别人知道,所以没有说出来。

  “你应该仔细找一找,特别是的他的房间,说不定……”

  “我找过了,没有!”我有些粗暴地说。

  表妹有些不高兴了:“好吧,我不说了,这本来也就跟我没关系。”

  真的是话不投机半句多,越说越气闷,我干脆不开口了,埋头吃饭,很快吃了个底朝天。表妹洗完碗,扫完地,说该回去了,于是我送她往外走。虽然我们还是保持着脸上的笑容,说话客客气气,却明显生疏了。

  站在大门口看着她窈窕的身影离去,我有点儿失落,她可能不会再来了。我跟她生哪门子气呢,就算她真的很讨厌,我也不要跟她煮的粥过不去啊!

  想了想,我觉得表妹说的也有些道理,于是打开徐来福的房间,进去细细搜了一遍,可惜还是没找到特别的东西,更没有对付邪物的线索。我不想再乱动这个房间的东西,尽量还原,然后锁上门。

  ……

  第二天早上醒来,第一次事就是想念表妹煮的咸粥,但是我觉得她不会再来了。虽然认定了她不会来,我的耳朵却总是不自觉地注意大门那边的动静,希望听到拍门声。在床上等了好久没等到敲门声,我只能拖拖拉拉起床,下楼去煮饭。可是火一直点不着,点着了又被烟熏得直流眼泪,气得我差点把锅都砸了。我再怎么煮,也不可能煮出那么好吃的粥,我真是蠢得可以,应该讨好她,让她天天给我送饭才对啊!

  我还是有些不死心,在大门口装模作样徘徊着,等着表妹出现。可是左等右等就是不见有人来,眼看九点过去,十点去过,都快要十一点了,我彻底死心了。我垂头丧气往里走,刚走进大门,后面传来悦耳动听的声音:“表哥!”

  莫非我是出现幻听了?我急忙回头一看,真的是表妹,还是提着昨天的保温食盒,只是身上的衣服不一样了。今天穿的是一件淡黄色碎花裙子,里面套了一件白色上衣,轻盈清爽有若一朵初放的鲜花。我极力压抑着心中的惊喜,装作惊讶地问:“你怎么又来了?”

  表妹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一本正经地说:“对不起,我不该评论你和徐来福的事情,我不懂事,我错了。”

  我真没想到她会主动道歉,急忙道:“没事,没事,真的没事。快进来吧。”

  表妹把保温盒提到面前晃了晃:“一定还没有吃午饭吧?我给你带了饭。”

  我等的就是这个啊,但嘴里却要客气几句:“这怎么好意思呢,这么远劳你送来。你的病刚好,还要调养……”

  “走路就是锻炼啊,反正我这几天没事做,给你送送饭,帮你做做卫生。你救了我的命,总该让我表示一下感谢吧?”

  我只能嘿嘿笑几声,有些迫不急待走向厨房。打开盖子一看,这次却是干饭和几样菜,米饭软硬适中,晶莹剔透,每一样菜味道都好得让我差点连同舌头都吞下去。我在吃饭的同时,表妹又在清洗整理,厨房里面变得干净整齐多了。

  吃完了饭,我心满意足,表妹问我在哪个房间睡。习惯成自然,我也不怕她笑我乱脏差了,让她帮我洗衣服和被子也好,于是带她上楼,进了我睡的房间。

  表妹一看果然立即动手,帮我收衣服叠被子。衣服脏了要洗,被子有霉味还有臭味,被单要洗,棉芯要暴晒。她一边说着一边麻利地拆被单,我在一边帮忙,拆完被单我抱起棉芯准备出去晒时,表妹掀起垫被,垫被下面有两张纸随着她掀被的气流飞起,飘落在地,正好落在我脚边。

  我低头一看,上面密密麻麻尽是文字和图案,赫然是徐来福的笔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