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三人修罗场
烟花熊2018-04-21 10:244,604

  骆以兰回到家的时候,高祥已做好了饭,她心满意足地闻了闻热腾腾的菜,故作神秘地说: “阿祥,你知道我今天看见谁了吗?”

  “恩?”

  “吴风尘。”

  高祥夹菜的手顿了一下,“她怎么了?”

  “她跟骆铭在一起,小俩口打情骂俏,甜蜜着呢。”骆以兰难掩得意之意。

  高祥知道老婆的心思,也不想惹她生气,只说了一句:“甭管谁跟谁搅合,咱们俩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

  骆以兰怎会不懂丈夫的意思,也不介意,“我管什么,难不成棒打鸳鸯?只是可怜了我那侄子,跟谁不好,偏偏惹上了那个狐狸精,这要是让他知道那个女人跟他爸...”

  “行了,菜都凉了。”高祥显示出不耐烦。

  骆以兰白了他一眼,便掷下碗筷回房去了。

  人在最痛苦的时候往往会忆起或想象那些美好岁月,正如每每这个时候,高祥总是会想起小时候与骆以兰度过的一点一滴。他是被老总裁也就是骆以兰父亲意外收养的孤儿,他永远记得和骆以兰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当时她正在荡秋千,笑声琅琅如悦耳的风铃,之后她便一直这样对他笑,直到有一天德瑞克踏进这个家。

  如今,她的笑容已成为利刃,风铃声已变成奢侈,他不想让她变成这样,更不想让自己曾经所有的想往被争夺与仇视榨取得只剩下空念。她不止一次地骂他“懦夫”、“窝囊”、“瘪三”,他都默默忍受,因为他知道这世上除了他没人能够理解她。这世上除了高祥,也没人能够如此爱着骆以兰,即使爱得如此窝囊,如此卑微。

  时光已无情,如果人也无情,岂不只剩绝念。

  关于这些,骆以兰恐怕永远也不会明白,很多人都不会明白。

  一个星期之后,全国高等美术院校联合写生作品展暨展卖会开幕式在中国美术馆举行,吴风尘出奇地紧张,不是为了这一年一度的盛会,而是因为骆铭要带她见自己的父亲。她知道骆铭的父亲是位大人物,但他也不明说,只是说“到时候不就知道了吗”云云,搞得她愈发忐忑不安,不过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吴风尘整了整衣衫便出发了。

  美术馆大厅一派光鲜,吴风尘和徐莹莹穿过长廊,迎上一群所谓的社会精英,这其中又有多少真正懂画呢?吴风尘不禁想到,不过这不是重点,她现在关心的应该是身边的这个好友,徐莹莹从头到脚都写着“心不在焉”四个字。

  “对了宝贝儿,那天你和宇乔怎么样了?他送你回去了吗?”吴风尘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比较随意。

  “送了。”

  “哦。”

  “你——”两个人同时出声。

  “你先说——”

  徐莹莹笑了下,很快又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他好像不喜欢我。”

  吴风尘于心不忍,连忙劝道:“莹莹你不要这样想,宇乔他从小就那个样子,不懂事,不会哄女孩子开心,你跟他熟了就好了,他——”

  徐莹莹抬起头,吴风尘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个样子,“风尘你不用安慰我了,他不是不会哄,只是不想哄,他的甜言蜜语或许会留给其他人,那个人不是我。”话说到最后,徐莹莹的声音竟有些哽咽,吴风尘不知如何是好,就见她低着头跑了,落寞的背影和她的心情一样的沉重。

  忽然一个似曾相识的侧影出现在吴风尘的视线,吴风尘定睛一看,是德瑞克,她第一个反应就是转身离开,避开他的视线。不料却撞上了一个结实的胸膛,吴风尘抬头,骆铭正眯着一双好看的眼眸注视着她,“这么急着投怀送抱啊。”

  吴风尘没心情跟他调笑,勉强地笑了笑。骆铭漫不经心道:“走吧,我带你见见我爸。”一边抓起她的手腕,吴风尘硬着头皮往回走,心底隐隐不安。

  “爸。”

  顿时,吴风尘和德瑞克两人同时怔住,骆铭明显感觉到身旁女子握着的手紧了下。

  很快,德瑞克便恢复笑意,“阿铭,你这是...”

  “爸,这是我女朋友,吴风尘,没提前打声招呼就带她来见您,希望您不要见怪,”骆铭客客气气,转而又对吴风尘说:“风尘,这是我爸。”

  “你,你好。”吴风尘觉得费了很大劲才说出这三个字。

  话音刚落,德瑞克身边的一圈各大企业老总都忍不住笑起来,“哟,阿铭什么时候还谈了个这么漂亮的朋友,老骆,看来你马上要当公公了啊,哈哈...”

  一群人包括骆铭和德瑞克都自顾自地说笑,吴风尘有些恍惚,骆铭看在眼里,关切道:“没事吧?”

  “没事,我去趟洗手间。”

  “那我陪你。”

  “不用。”

  德瑞克,骆怀德,骆铭。对,她早该想到的,他还有个名字叫骆怀德。如果面前有一块砖头或一把枪,吴风尘保不准真的会朝自己或者其他任何一个人砸去。发泄愤恨的方式有很多种,但她永远不会选择哭。

  门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吴风尘扭头一看,是张宇乔,她轻笑出声:“你早就知道了对 吧。”

  “我早就说过叫你不要和那小子来往。”

  吴风尘沉默了,她顿了一下,抢过张宇乔手上的烟,狠狠吸了一口,呛得她止不住的咳嗽,眼泪直流。宇乔冲过去,万分心疼:“姐!你何苦呢!”

  吴风尘缓缓抬起头,揪着他的衣领,一字一句道:“我和德瑞克的事要是被骆铭知道了,你这声姐就不用叫了。”

  “姐!”张宇乔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莹莹真的是个好女孩,请你不要辜负她,好吗?”吴风尘站起身,照着镜子补了下花得不成样的脸庞,然后高昂着头颅走出去,仿佛还是那个宠辱不惊孤傲美丽的吴风尘。

  张宇乔低吼一声,镜中的玻璃喷薄而出,拳头上的血淙淙流着,他从来没有觉得流血会这么痛。

  “宇乔,你的手...”一道轻柔的声音响起。

  徐莹莹望着双眼猩红的张宇乔,下一秒就被他迅速拽起,接着就陷入了黑暗。

  自那天以后,吴风尘总是找各种理由拒绝和骆铭见面,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仿佛他和德瑞克的模样已化为一体,挣扎间她接到了德瑞克的电话。

  他们约在一家隐蔽的咖啡厅,是他们以前一起来过的那家,装修的倒是挺雅致,不过没什么生意。吴风尘来了的时候,德瑞克已经到了,这让她感觉自己像是出轨的女人偷偷摸摸来见自己的情人。他坐在窗边,还是那副令人心生防备的样子。吴风尘迎上去,手里提着一幅画,一件晚礼服和一盒珠宝。

  “来了。”德瑞克淡淡道。

  “一杯柠檬,谢谢。”吴风尘对服务员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吴风尘不敢抬头直视他,隔了几年时间,她还是像从前一般畏惧他。以前是因为自己还小,什么都不懂,她把他看做神袛,以为默默接受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好是礼貌,毕竟他是她理想道路上第一个鼓励她的人。那么现在呢,他和自己已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仍然不敢直视他?自己应该是没有任何理由畏惧他的。

  是啊,有什么不敢的。

  想到这里,吴风尘扬起头,平静地说道:“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德瑞克抿了一口咖啡,接着说:“风尘,这三年来,我一直想找个机会跟你解释清楚,那件事的确是我做的不对,但请你相信那不是我自愿的,”

  吴风尘不由地哈哈大笑,“那种事还能说不是自愿?难不成是谁陷害?谁敢害您啊,骆总。”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说的都是事实,而且,我是真的爱过你,现在也是。”

  听到这话,吴风尘没来由地上火,抄起眼前的水杯就往他脸上泼,“你现在说这话不觉得可耻吗?男人是不是都这样,逼迫了都拿爱当借口!”吴风尘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手在抖,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敢这么做,但是看到德瑞克狼狈的样子,她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报复的快感。

  “看来,你真的变了。”德瑞克似乎并不介意,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毛巾,语气有些愠怒, “你不怕我儿子知道吗?”

  吴风尘心里咯噔了一下,“既然把话说开了,那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了。”随即拿出带来的东西。

  “这是什么意思?”

  “这幅《火狐狸》既然已经被你买下了,那就是你的东西,还有这件晚礼服,项链,我都一并还给你,之后我们互不相欠。”

  “然后呢?”

  “我和骆铭说好了,毕业之后一起离开这里开个画廊,只要你答应我永远保守这个秘密,我们……我们就永远不回来。”

  “我凭什么答应你?”

  “你不答应我也没办法。”

  “哈哈哈哈....”德瑞克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吴风尘啊吴风尘,你就忍心弃你弟弟于不顾吗?”

  吴风尘面色僵硬了,原来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原来在这个人面前她还是这么愚蠢可笑。怎么办,她发过誓永远不会抛弃宇乔的,怎么办。正当吴风尘内心遭受着煎熬的时候,听得德瑞克在她耳边说道:“在我的字典里,爱是要把人留在身边,而不是放你走。”

  而吴风尘一辈子也不能体会此时骆铭遭到的痛楚,隔墙的骆铭捂着嘴,竭力想要吞下一松开就会一涌而上的嘶吼,以致于呼吸都很艰难。他觉得他是在做梦,于是使劲拍打着自己的脑袋,又觉得是自己听错了,于是使劲拍打着耳朵,一旁的骆以兰连忙制止他:“阿铭,不要这样,为这样的女人不值得...”

  骆铭靠在骆以兰肩头,眼泪哗哗地流,不停的捶打着胸口:“怎么办,姑妈……我这里好痛……好痛……快救救我……姑妈……”

  骆以兰的心里百味杂陈,她带他来只是想让骆铭认清他父亲的真面目,他只想让德瑞克一辈子带着歉疚活着,可当她看到事实的真相令这个侄子如此痛苦时,她没有预期中的满足与喜悦,反而有些不安,她安慰着骆铭,好像以此来减轻自己的愧疚。

  吴风尘拖着疲累的身体回到家,甫一开灯,被客厅内坐着的人吓了一跳。

  张宇乔坐在那儿,神情恍惚,吴风尘跑过去,摸着他的脸:“宇乔,你怎么了?”

  “姐,我——”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你听姐姐说,你赶快离开这里,明天就走,不对,现在就走,姐姐陪你一块去机场,走——”

  “我和徐莹莹…”

  吴风尘身子微动,咬牙道:“你和莹莹怎么了?。”张宇乔的神情焦灼,明显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

  “我跟她——”

  “你跟她怎么了?”

  “我对她做了伤害的事。”

  “什么意思”

  “我——”

  “啪!”吴风尘立刻领会到张宇乔的意思,一巴掌呼在脸上,她下手很重,掌心火辣辣地疼。

  “姐,我——”

  “啪!”又是一道响亮,吴风尘甩开手,用力吼道:“你跟那个禽兽有什么区别!”

  同时,帘外传来响声,母亲呆呆的伫立在那儿,面色惨白。

  “妈!”

  “姑妈!”

  只见母亲扑过来抓着张宇乔就是胡打乱踢,“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狗东西!你父母倒是死得干脆,把这么个祸害留给我,书书不读,成天在外边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我就是这样教你,这样教你的,啊!……”打到最后打得没有力气,便趴在张宇乔身上拼命拉扯,歇斯底里也变成呜咽:“哥哥嫂嫂走的早啊…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啊…狗东西啊…”

  张宇乔抱头瘫软在地,吴风尘望着满地狼藉,觉得今晚的月亮都是黑的。

  这时,门外传来急急的敲门声,吴风尘打开门,几个整装严谨的同志一拥而入,冰冷的声音不带任何温度:“请问谁是张宇乔?”

  带头的瞄了一眼地上的男子。

  “有人状告你此前犯有□□罪,现依法逮捕调查,这是拘留通知书,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话音刚落,母亲两眼一翻就坠入一片深渊,“姑妈!”

  在遥远的希腊有个叫西西弗斯的人,他是科林斯城的建造者,有一天触犯了宙斯,宙斯便派死神塔那托斯惩罚他,西绪福斯历经重重抗争仍是被死神带到了冥府,在那里,冥王惩罚他每日手脚并用,使足气力,从平地往高山上推滚一块沉重的大理石,但每当他以为就要把它推到山顶时,大理石便翻转过来又滚下山去,如此循环往复,年复一年。吴风尘此时有点同情西西弗斯,她觉得这个风神之子的失败不全在于他的阴险狡诈,而是他的不自量力——他居然妄想打败宙斯。

  然而,这个事实竟然被世人欺瞒了这么多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尘中我遇见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尘中我遇见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