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尹心石血洒千家堡
东一木2019-06-22 15:285,173

  又一日早上,千山山觉得心慌慌的,想睡个懒觉也睡不着,自那夜尹心石走后,她总是心神不宁的,眼皮老是跳,总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

  她隐约听到婉姨在对千竹,千叶说:“今天一定要把小姐看好了,不能让她出园子。”

  千竹好奇地问出了什么事,只听婉姨压低了声音偷偷地说道:“你们想不到吧,尹心石那个小霸王今天要亲自登门提亲,真是胆大包天!他也不怕有来无回,明知道咱们仇深似海,还敢登门。我看他是色胆包天,被咱家小姐迷昏了头。哎!真是造孽呀!你说这人要是长得过分漂亮,也不是什么好事。当年那个算命的说咱家小姐,一身媚骨,天生内媚,要是被一城之主看上,便毁一城,要是被一国之君看上,便毁一国。最好终生不见外人,否则,必会给千家堡带来灭顶之灾。我还觉得那人太夸大其词,想不到这回应验了,你说小姐这辈子就出去那一回,就招来尹心石那煞星,这回要毁的不是咱们千家堡,就是他们长升堡!”

  千山山心想,什么算命先生信口胡诌,什么天生内媚,简直是瞎扯!难怪奶奶不让自己出门,不让自己参与堡里的事,这些古代人也太迷信了。

  婉姨走后,千山山虽睡不着,但也不想起来,心中很是烦闷,仍旧在床上闭目躺着。

  想到尹心石,她心里不知是何滋味,通过这段日子和沐天白相处,千山山渐渐对他很是欣赏,如果迫不得已非得嫁人的话,她更倾向于沐天白。

  千山山正暗自惆怅,婉姨去而复返,将一碗汤交给千竹,“小姐起来后,让她喝了这碗汤。”然后又压低声音小声地说道:“这是一碗安眠汤,喝了后就会好好睡上一觉,免得听到什么动静,不要让小姐知道这汤的作用。”

  千山山心想不知会发生什么事,竟然想要自己睡着,不会是奶奶想要答应这门亲事,怕自己反对所以故意隐瞒。想到要嫁给尹心石,心里总觉得不踏实,有点不愿意,想想,还是沐天白更好些。

  千山山假装睡醒了,洗漱后,来到楼下用早饭。

  千竹把汤端上来,千山山假装汤有点热,要凉一凉,又故意吩咐她和千叶去采些鲜花来布置房间。

  待二人出去后,千山山端着汤从后门来到竹篱苑,她们两个的住处。看桌上放着一个食盒,应该是刚送来的早饭。她打开食盒,里面三菜一汤,虽然不如自己的饭菜精致,但也不错。

  千山山把手里的安眠汤倒进了她俩的汤里,又拿着空碗悄悄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快速吃了几口饭,千竹,千叶捧着花束回来,千山山指挥她俩放进花瓶中,然后打了个哈欠说道:“我又有点犯困,再上楼躺会儿,你们俩不要打扰我。”

  说完她上楼来,从窗户向外看着千竹和千叶回到竹篱苑开始用早饭,便趴在窗前等着。

  过了许久没看到二人的动静,便悄悄下楼来到她们的屋子,见她们俩趴在桌上睡着,便从衣柜里找出一套衣服带回自己的房间换上。

  她拿起眉笔在脸上点了一些雀斑,又弄了点香灰混着香粉涂到自己脸上,对着镜子看了看,挺满意。

  千山山悄悄出了倚幽园,顺着上次千屿陌带自己去见奶奶的路线走去,那条长长的甬道上一个人也没有。

  她不敢掉以轻心,凭借那一排排忘忧树隐藏自己,来到甬道旁的中门附近,远远看见一个婆子在那里守着门。

  千山山躲在树后思考着,向门里张望,看到中门里没有其他人,里面是个花园,通向里面月亮门的小路两旁各有一排修剪的非常整齐的灌木,忽然想到个办法。

  她捡起一块石头朝另一侧墙扔过去,那个婆子听到声音,背对着门向那个方向走去。她就趁机溜进门里躲在灌木后边,压低身子,俯身进了月亮门。

  门里边是一处非常宽阔的庭院,千山山只知道上次去奶奶那里的方向,她犹豫着该不该去那儿,觉着要是自己进了那屋子,肯定会被发现。

  正想着,不远处走过来两个丫鬟打扮的人,她慌忙躲避,一时慌不择路,来到了一处陌生的地方。

  这里栽着许多果树,应该是个果园。她看这里面没人,心想既然进来就往里边走走看看。

  她走到最里面看前面是一堵墙,没有别的出口,刚想转身回去,忽然听到墙外一声高喊,“长升堡少堡主尹心石到!”

  千山山马上停下了脚步,看墙边好多树,挑了一棵最茂密的爬了上去。

  现代的她从小在农村姥姥家长大,最擅长爬树。

  她坐在树杈上,趴在墙头,大树的枝叶正好垂在她头上,遮挡着她。只见不远处有一条宽阔的长道,路的一端是一处巍峨高耸的大宅,另一端是一处高大的门楼,应该是宅子的大门。

  千山山忽然觉得这里好眼熟,想起来了,上回沐天白带她去给师父贺寿,就是从这个门出去的。沐天白说这是侧门,看来奶奶没让尹心石走正门。

  长道的两边站了两排精悍打扮,训练有素的护院,看起来各个都像是高手,手里持着各色兵刃。

  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大门口,尹心石一身绛红色紧身长衣,系着金色腰带,头发高束,绑着金色的绑带,显得人越发挺拔,俊朗,就像人中之龙,俊美非凡。

  他身后跟着两队随从,每个人手里都捧着描金绣红的礼盒。

  尹心石站在门口一抱拳,用内力向宅内喊道:“长升堡尹心石拜见千老夫人!”

  只见千屿陌从宅内走出,对尹心石大声说道:“你们长升堡是我们千家堡不共戴天的仇人,你若想在我们千家堡的地盘上拜见我们老夫人,得按照我们的规矩来,否则的话,就请回吧!”

  尹心石一脸恭敬长施一礼,“不知贵堡是什么规矩,还请姑娘明言。”

  千屿陌说道:“你若真有诚意,就赤手空拳,不用武功,通过你面前这三十六名高手的伏击。若能通过他们,便可拜见我们老夫人。不过丑话说在前边,我们这边可是十八般武器,各样暗器应有尽有,你不能使用武功,要是有个伤亡,我们概不负责。还请少堡主三思,我奉劝少堡主还是请回吧!”

  千山山心想,这是故意刁难,变相拒绝吧!不许用武功,还不得被他们打死。

  只听尹心石一声冷笑,一脸傲气地说道:“我尹心石是诚心诚意前来拜见,正好有此机会更能彰显我的诚意,我定当试上一试。”

  他说着脱掉外面的长衣交给手下,只着里面素白色锦缎中衣来到那三十六名高手前。

  一阵风吹过,带动他乌发飞扬,衣带翻飞,分外显得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千山山心想,这尹心石要是正经起来还是很有气质的,就是每次见自己那轻狂样显得有点low。

  尹心石泰然自若走近那些人,那些人两两相对架起兵器组成一条长阵。

  尹心石刚踏入阵中一步,地面上突然弹起一条长链,他踉跄了一步,没被绊倒,同时两条长棍从头上砸下。尹心石就势身体前倾,头部虽躲过,但后背上中了两棍。

  他继续昂首前进,随后又是两棍,落在身上。他硬挺着,脚下没有停留,接着前行。

  紧接着,地上嗖嗖几声射出几支暗器,其中一只命中尹心石的肩头,他肩膀趔趄一下,又继续向前。马上两把大刀砍过来,他躲过了一把,另一把砍中了他的后背,一条鲜红的刀痕,不断往外渗着鲜血,看上去触目惊心。

  这三十六人是经过专门训练,都是顶级高手,他们招招奔向要害,看来是想置尹心石于死地。尹心石虽不能使用武功,但毕竟身手不凡,再加上身体素质过硬,给他避过了要害部位,但是身上其他地方挨了好几下,他白色的衣服已经血迹斑斑。

  尹心石仍带着一脸傲气,不可一世的继续行进。那些人看阻止不了他前进的步伐,就开始拼力合作,几个人联手攻击尹心石。

  尹心石两肩各中了一剑,他竟然硬挺着直接向前,长剑直接穿透他的身体,他继续向前,握剑的两人被他的气势镇住,不由得都松了手。

  尹心石身上插着两把剑继续行进,原来他是故意而为,那两把插在他肩膀的剑成了他的两把武器。他左摇右摆,用那两把剑阻挡了不少攻击过来的武器和暗器,但这也使得他身上的伤变得更重,鲜血染红了上半身。

  这时,千屿陌说道:“尹少堡主,这只不过是个开始,趁现在停下脚步还来得及,你若是执意向前,恐怕性命不保!我可是提醒了你,接下来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千家堡可不负责任。长升堡的弟兄们!你们若不阻止你们少堡主,出了事情,可与我们千家堡无关,我们可是仁至义尽,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诫你们了!”

  尹心石哈哈大笑,“此乃我尹心石自愿,生死有命,怪不得旁人。长升堡的人听着,谁也不许插手。你们千家堡有什么看家的本事尽管使出来,让我见识见识你们的能耐!”

  千山山心里五味杂陈,她没想到千家堡把事做的这么绝,没想到千屿陌这般的有心机,更没想到,尹心石为了这门亲事竟然不顾性命,这让她很震惊也很意外!

  尹心石继续挑战,那些人不再各自为营,开始一拥而上,各种武器一起向尹心石身上招呼。

  尹心石移动着身体,保护自己的要害部位,凭借强健的体魄生吃硬扛。他两肋又各中了一刀,一条腿被砍伤,小腿又被刺了一剑,他本能的单膝跪了一下,又咬牙强忍着站了起来。

  地面不断有各中暗器射出,两旁是各种武器不断袭击,他硬是依靠自己的血肉之躯抵挡。也不知他身上挨了多少刀伤,剑伤,暗器伤,整个人变得鲜血淋淋。

  那些人看他如此意志坚强,开始袭击他的下盘。尹心石终于架不住众人联手攻击,栽倒在地。不过他很机敏,在倒下去那一刻,顺势就地一滚,不但又前进了不少,还又躲开了几次致命的袭击。

  但是,他在地上滚动时,被几样暗器射中。他身带暗器翻滚,那些暗器受到外力作用完全扎进他的身体。他身后地面上留下了宽宽的一道血印。

  千山山觉得自己的心不断地紧缩,针扎似的疼痛,她不忍再看下去,又忍不住不看。

  这也就是尹心石凭借自己的身体和意志在强撑,幸亏他机敏又有智慧,懂得避重就轻,舍车保帅,才留得半条命在,要是旁人早就没命。

  还有一半的路,千山山不禁替他担心起来,要通过去简直不可能,看来奶奶这招还真好使,不仅能逼退尹心石,还能让他吃尽苦头,又不必担责任,安排的真是巧妙。

  此时尹心石大声说起话来,“千老夫人,我尹心石对山山姑娘一见倾心,一往情深,我今天要在此证明,我尹心石对山山姑娘是真心实意,感谢您给我这次表现的机会,我会让你们看到我的真心和决心!”

  他说着,起身向前。他浑身是血,眼睛通红,目光如炬,眼中射着骇人的光芒。他直盯着每一个阻碍他的人,有些人被他的气势震慑住,下手不禁有些缓慢和犹豫。

  尹心石嘴角流着血,竟然还咧嘴笑着,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在唇边血迹的映衬下,泛着森森的光。他的头发散乱,披散着被大风吹得四散飘扬,显得他俊美的面庞有几分凄美,还有几分狰狞,那几分狰狞让人看了无比心疼。

  帅哥就是帅哥,无论在什么状态下,都是充满魅力的,现在的尹心石全身散发着另一种风采,一种摄人心魄的魅力。

  尹心石的白衣早已变成了血衣,人也成了血人,只有脸上的血稍微少点,稍微干净点,映衬着他的脸白到泛着光。

  他又往前走了几步,终究体力不支倒了下去,趴在地上应该是昏了过去。

  众人停了手,毕竟他是长升堡的少堡主,不能在他昏迷不醒的时候杀了他,否则事就大了。

  没多久,尹心石又动了,双手支撑抬起了头,向上环顾,在千山山所在的方向停顿了一下。

  千山山吓了一跳,她仿佛看到尹心石向自己眨了下眼睛,不知道是她看错了,还是她的错觉。

  尹心石虽有点无力但语气坚定的说道:“来啊!接着来!还没完呢!”说着又向前爬去,其他人愣了一下,望向千屿陌。

  千屿陌先是毫无反应,接着示意继续,他们又施展武器开始进攻。

  尹心石用双手护住头,双肘交替在地上爬行,他的胸腹等薄弱部位紧贴地面,护在身下,就这样硬撑着爬出了长阵,留下身后地上一路的血痕。

  尹心石的随从马上过来往他嘴里塞了两颗药丸。众人非常惊讶,没想到他竟然坚持到了最后。

  此时的尹心石已经无法站立,靠着身边两个人架着,他还不忘穿回自己的外衣,重新束好了头发。

  他向宅内恭敬的说道:“晚辈尹心石拜见千老夫人!”

  随后在随从的搀扶下步入宅内。

  千山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尹心石真让她刮目相看,本来以为他是个纨绔子弟,浪荡公子,没想到他的意志如此坚强。

  宅内传出一个苍老又洪量的声音,“你的心意我已收到,礼物我暂且收下,但是婚姻大事,请容我几天再答复与你。尹少堡主真乃人中之龙,尹堡主能有此子真是幸甚!请你先回去调养身体吧,等你身体好了以后,我必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晚辈尹心石谢过老夫人,有您这句话,我就心安了。”

  尹心石说完便没了动静儿,不一会儿,千山山看见尹心石被人抬了出来,看来人已经昏迷不醒。

  看那长道上那一路鲜血,千山山不寒而栗,人身上一共会有多少血啊!看来都快流尽了。

  她看四下无人,赶紧下了树,凭记忆往回走。 一路顺利,没碰到人。

  到了中门附近,千山山正好看见看门的婆子奔茅厕走去,她随即一路小跑出了中门。

  回到倚幽园,千竹,千叶还在睡,她赶紧换了衣服还回去,又洗了脸,上了床,假装睡觉。

  又过了半个时辰,千竹和千叶才慌慌张张进来,看到千山山还在熟睡,才松口气,到外面候着。

  千山山躺在床上,浑身无力,心里更是空落落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山传奇:坎坷认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山传奇:坎坷认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