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景萧的礼物
枝萦2018-05-11 15:233,178

  让曾允怎么也没想到的是,景萧原来是一个性子可以这么冷淡的人,他真的可以做到一连七天都不去理会曾允,曾允苦恼不已。

  白天上课的时候,她一直在想着景萧,不时地看看手机上景萧有没有来消息,她走神走得厉害,教授喊她起来回答问题,曾允也答不上来。她尴尬地坐下,却没想到程曦起来主动替她回答了问题,程曦学习刻苦认真,看起来就非常聪颖,她的回答获得了同学们的赞赏和教授的好评。

  下课后,曾允向程曦道谢,程曦笑得很灿烂,“没关系,我也不是帮你。”

  她在赤裸裸地表现自己啊。大学里的课程总分是百分之三十的平时分加上百分之七十的卷面分,而给教授留下好印象无疑会加平时分,曾允怎么着也没想到自以为亲密的室友居心并不是帮助她那么简单。

  程曦笑着先离开,并没有打算和曾允一起结伴而行。

  “你是不是傻?她本来就不是好人,心计可深呢。”林落走到曾允身边,对她说。

  “不会的,”曾允尴尬地笑,“她也许只是比较关注成绩吧。”

  和林落一起吃饭时,曾允仍然心不在焉,连饭也没吃几口。她把景萧的事告诉了林落。

  “至于么?”林落喝了一口汤,淡淡地对曾允说。

  “什么?”

  “你男朋友,至于这么小题大做么?”林落的话让曾允仿佛受到了暴击,曾允略微有些怒火。“再说,高铁票飞机票酒店不要钱的吗?他单纯地因为你迟到就一气之下离开了?曾允,如果做这些事的人是你我还勉强能接受,关键是,一个大男生!”

  曾允皱眉,却不敢反驳什么,她叹了口气,说道:“可是这件事,从一开始,是我错了啊。”

  “你怎么这么胆小?”林落看不惯她那副什么都觉得是自己错了的模样,“一个巴掌拍不响,这件事完完全全是你一个人导致的么?他没错?他没错你还这么伤心?”

  曾允忽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林落又说:“这样,我觉得像你男朋友那样的人道歉认错主动和好的可能性也不大,要么你就分呗。”

  “我不要。”曾允摇头,他是她这么多年的英雄梦想,她就是遍体鳞伤也不要主动放手。

  林落冷笑,没有被曾允察觉,她又说:“那你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和他继续。”

  曾允点点头。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呢?”出谋划策的是林落,这会儿主动问曾允该怎么办的人又是她。

  曾允想了想,说道:“再过几天就是我生日了,每年景萧都会送我生日礼物的,今年……应该也会的吧。”

  “这点底气都没有?”林落摇头,她实在不懂曾允的男朋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可以把这个小姑娘欺负成这样,还心安理得地在海城那边弹着钢琴?曾允看上的,到底是往昔年少时的情怀呢还是他的外貌?

  “我觉得会。”曾允看着林落,更加坚定了一点。

  林落无语。

  “你生日吗?十月八号吧?”林落缓了一会儿才说。

  “嗯。”曾允点头,她们暑假里在网上相识相认以后,就互相报了彼此的生日,曾允没想到看起来冷冷淡淡的林落,会记得这么清楚,她当时把林落她们的生日记在了日记本里,没想到不翻开日记本,自己竟然不记得,想来,真是愧疚于林落。

  曾允知道自己手机上多了一条快递信息,是在十月六日,她激动地拉着林落说:“他给我寄礼物了!”

  林落想要说什么,又咽到肚子里,只是点点头,微笑道喜。

  曾允迫切地等着这个礼物的到来,直到十月八日的时候,真的一如曾允说的那样,是来自景萧的礼物。一整套圣罗兰全色系的口红,曾允一打开黑色的长条盒子,里面都好似发着光,全寝室都震惊了。

  乔乔感觉自己舌头都打结了,她问曾允:“你实话说,你男朋友家里到底干什么的?”

  几千块钱对她们而言,真的足够阔绰。

  “他……他花钱就喜欢大手大脚的……”曾允脸红,很快又盖上了盒子,重新小心翼翼地包装好。

  “你包什么呀?”乔乔问,“这是要退回去么?”

  曾允正在用胶带把快递盒子重新粘起来,她点点头,“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林落撇嘴,“他送都送了,你再还回去,他不要面子的么?你也太实诚了吧。”

  “不过想想也是,才大学生呢,谁还得起这么贵重的礼物,虽然是谈恋爱,这样也未免让你压力太大。”乔乔很能理解曾允,其实这个寝室,谁也不知道,那盒费列罗巧克力,是她和他男朋友平摊的钱。

  她非常能理解曾允为什么想要还回去,因为这时候的爱情,不是天荒地老,如果以后分开,会有一方不仅是精神亏欠,更是物质亏欠,这很要命。

  “你确定么?”林落问曾允。“这样真的不大好。”

  “我还是还回去,”曾允说,“我会和他好好解释的。”

  说罢,她抱着快递盒子就出了寝室。

  全程程曦一言不发,只是微微撇了撇嘴角,乔乔和林落相视,也不好再说什么。

  曾允重新寄回快递以后,又打了个电话给景萧,刚一拨通,她想到景萧可能在上课,立马又挂掉了。只是这次让曾允没想到的是,景萧竟然主动回了电话。

  “曾允?刚才怎么了?”景萧问,他的话语始终淡淡平平,曾允猜不透。

  “呃……景萧,那个……你寄的礼物我收到了。”

  “怎么样?喜欢吗?生日快乐。”景萧这下的语气才稍微高扬一点。

  “对不起。”曾允叹气,“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景萧在电话那头顿了几秒,才开口,“曾允,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你何必呢?”

  他这是……生气了?

  曾允微愣,想到了林落刚才的话,眼泪忽而就上涌至眼眶,她又用力地逼回去,说道:“可是真的太贵重了,我觉得我们不必要给彼此这么大压力,就像过去的那些年一样就很好。”

  “行吧,你觉得怎样好就怎样做。”景萧脱口而出。过了好几秒,曾允一直没有说话,他又说道:“曾允,别哭。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们本可以不考虑那么多,我送你礼物,无非是想要你快乐,送你这套口红,也是觉得,你长大了,你应该用更好的一切,如果你觉得这样是我在给你压力,你就拒绝,没关系。”

  曾允点点头,眼泪扑簌簌地流下来。

  “你啊,怎么还是这么爱哭?”景萧开玩笑,“眼角的泪痣,还真是威力无穷。”

  曾允破涕为笑,“现在她们化妆还特地喜欢在眼角点痣呢。”

  “好了好了,不哭啦,”他很温柔,这一刻,曾允确信,这就是景萧,和她过去认识的一模一样。

  “嗯。”曾允点头,吸了一口气。

  “那……生日快乐。”景萧说道,“今年没有生日礼物怎么办?”

  “没关系,我心意收啦。”曾允回答。

  挂掉电话以后,曾允怎么也没想到,景萧会微信转账520给她。紧接着又是一句生日快乐。

  回到寝室后,三人看到曾红着眼眶,大概都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也没敢问什么。

  林落和程曦,再次争先恐后,背着书包出去自习了。寝室里只剩乔乔和曾允的时候,乔乔才试探性地开口说道:“你男朋友……那边说过了?”

  “嗯,寄完快递就说了。”曾允回答,“还好,没有发生什么事。”

  她不想解释前因后果。

  乔乔识趣,也不多问。“对了,曾允,刚才林落告诉我有家教中介在招大学生家教,你去不去?要去的话,我们俩这个周末一起呗。”

  曾允想了想,平时学生会和青年志愿者协会已经够她忙了,加上还要学习,根本腾不出时间。她摇摇头,谢绝了乔乔的好意。

  乔乔说:“林落也是北城的,不理解,她身兼好多兼职呢。”

  “她做兼职?”曾允一直都不知道,只知道林落总是不在寝室,每天都好像很忙。

  “对啊,你不知道吗?她带了两个初中家教,平时还在学校青年咖啡店兼职,还有图书馆书架整理兼职,国庆时还在银泰做了七天临时工。”

  曾允吃惊,没想到林落这般疯狂做兼职。“她很缺钱?”

  “不清楚。”乔乔摇头,“过几个星期就要助学金公评了,你到时候不就知道了。”

  不知道为什么,乔乔的这句话让曾允觉得有些不好,这个寝室里,乔乔和林落申请了助学金,学校的规矩是,没有申请助学金的同学要去参加公评,公评时申请助学金的同学申请信息会全部公开,曾允一直觉得这样不大好,但毕竟是学校的规矩,她也没办法。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繁冗与琐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悄告诉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