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似有秋风起
枝萦2018-05-11 15:223,887

  “要不一起吧?”元溪壮着胆子提议,阿龙自然不会拒绝,喻秋楠只是静静的,不多说一句话。他沉静而收敛,曾允一直猜想着,这样沉默寡言的男人是怎么去当一班之长的呢,并且做的那么好,那么优秀。

  “曾允,我挺祁至苼说你昨天不开心,一个人跑到京南去了?”阿龙问曾允。

  “啊?还好吧,我就是……就是一不小心迷了路。”曾允捋了捋头发,低下头,声音放轻了很多。

  倒是喻秋楠嘴角撇过一丝不屑,曾允没有发现,却被元溪看见了。

  元溪忽然想到刚刚曾允和她说的景萧的事,她刚想说什么,却被曾允捏了一下手,元溪只好闭嘴不说。

  “你和祁至苼,是什么关系啊哈哈哈?”阿龙坏笑着问。

  “就是普通的学长和学妹的关系啊。”曾允解释,她有点害怕,害怕所有人都这样误会,那这样的话,算不算给景萧扣上了一顶大绿帽子?

  阿龙虽然心直口快,但不会说祁至苼喜欢曾允这句话。

  祁至苼虽然开朗主动,但也没有说过自己喜欢曾允这句话。

  四人一道逛完了景园的灯展,全程都是阿龙在说话,不时元溪会主动插话,她一直就是个主动的姑娘,曾允只有在别人问话的时候回答一下,而喻秋楠则真的是个闷罐子。

  阿龙和喻秋楠将曾允和元溪送回寝室后才离开,元溪的寝室和曾允的隔得不远,她对曾允说道:“我没想到喻秋楠学长真的高冷,全程和我说话没有超过3句。”

  曾允有些心疼元溪,不过这一晚上的交流和接触,的确可以看出,喻秋楠是真的不好勾搭,更不好亲近,更何况,他比元溪优秀太多,哪里看得上?

  “元溪,慢慢来,别急,他不是单身着吗?那你就还有机会啊,再说了,我觉得你和他很配啊。”曾允鼓励元溪。

  而元溪依旧垂头丧气,“谈何容易?喜欢喻秋楠学长的人,应该很多吧。”而她是极为渺小的存在。

  曾允想了想,又说道:“反正他还没有女朋友,你还有机会的。”

  元溪不说话,沮丧得不得了。

  曾允又说道:“元溪,你是怎么认识喻秋楠学长的?”她记得当时报道时分两个班,一个班是学生会生活部的部长林娴娴带去报道的,另一个班是喻秋楠学长带去的,而元溪和她根本不在一个班啊。

  “真人图书馆。”元溪回答。

  那是学校里的一个精英分享会,汇集学校里优秀的精英分子开一场大型讲座,能够有幸被邀请去分享经验的学生,无疑是学校甚至全国屈指可数的人才,前途不可限量。曾允知道开学时有这个活动,但因为太忙而没有去。

  没想到元溪去了,却让自己陷入了喻秋楠的坑。

  元溪继而又说:“早知道会陷进去,就不去那次的真人图书馆分享会了。”

  曾允若有所思。他要真的是你躲不过的劫数,你早晚还是要遇见他的。

  “曾允,你也看到了,其实喻秋楠根本看不上我的。”没有人知道元溪会喜欢喻秋楠,除了曾允,她觉得要是对别人说了,别人就算当面不表示什么,背后或者心里也会觉得她不自量力吧,更有甚者,赤裸裸地嘲笑以及当成饭后的谈资。

  “别这么想,他也不是完美的,以后也要找一个适合一起生活的人白头到老。”

  元溪只是点点头,径直回了自己的寝室。曾允无奈地关上门,她又想到了景萧,只是他又没有联系她。

  曾允壮着胆子问祁至苼:“你知道喻秋楠学长吗?”

  祁至苼很快就回复:“室友。”

  曾允吓了一跳,原来他们三人竟然是室友,这么亲密的关系,曾允觉得不能再问下去了,否则不但不会帮到元溪,甚至可能害了元溪。

  “问他有什么事吗?”祁至苼又问。

  “没有没有,就是之前听说这个学长很优秀。”曾允打马虎眼儿。

  “的确很优秀,以科科满绩点的成绩轻松拿到全系第一,同时又不耽误校学生会和班盟的任务,你们海城出人才。”

  又是海城,他真的是海城人?可是怎么会呢,她在填志愿时看到了志愿填报书上写的清清楚楚,15年只录了一个人。

  “喻秋楠学长是海城的?确定么?”

  “确定啊,他也是海城江夏区的,每次回家都会给我们带特产呢。”祁至苼回答,顺便还报出了几个海城特产的名字。

  曾允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如果喻秋楠真的是海城的,那苏婉呢?她是暑假时就在北城大学中文系的群里知道的苏婉是海城的,而且有缘的是,苏婉是江夏中学的。

  又或者,志愿填报书打印错误了?

  曾允不解,她也懒得再去钻研这个问题,喻秋楠是海城的就海城的吧。

  “听阿龙和秋楠说你们在景园灯展遇到了?”

  “是啊,我也听阿龙学长说你回家了。”曾允回复。

  “嗯,家离得近,觉得无聊就回去了。”祁至苼回复,他想到曾允可能想家,又对她说道:“以后你要回家的话,一定要提前买票,如果不会,下次我叫秋楠买票回家时帮你也买了,你们一道,挺方便的。”

  “不用的,我可以和苏婉学姐一起,谢谢学长。”曾允婉拒,她可不想和喻秋楠这个闷罐子一起相对无言着坐五个小时高铁回家。

  更何况,这样的行为很对不起元溪,也对不起景萧!

  也是在国庆的这七天假里,曾允在和办公室的干事们一起准备“最佳主持人”大赛之余,开始了学习,她不知道大学里的期末考试是怎么样的,但她知道,如果不够优秀,就不能保研,不能保研,那只能考研回到海城,可是景萧告诉过她,考研是一条太累的路,她才大一,还有很多机会去争取保研的。

  所以,她要努力,她要向着景萧的方向努力奔跑,回到他身边。

  曾允问祁至苼要专业课的资料,但是祁至苼告诉她,他的资料全都在寝室的电脑里,没有带回家。曾允似乎有点儿急切,不一会儿,祁至苼又说:“你添加一下秋楠吧,我让他发给你,他的资料更多更好。”

  曾允的心咯噔了一下,喻秋楠的资料……

  “应该不用这么麻烦吧……我让阿龙学长发给我也可以……”曾允回复。而祁至苼速度很快,似乎已经告诉了喻秋楠,曾允的手机呼吸灯跳动,喻秋楠请求添加她为好友。

  曾允只好硬着头皮同意。

  “阿龙他自己说不定还要问你要资料。”祁至苼回复曾允,顺便回了一个笑哭的表情。

  曾允大致能理解了。她早前就听学生会里说过阿龙学长最不喜欢学习了,可以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别的院的足球比赛翘专业课去观赛,可以为了提前几小时去高铁站翘课,还可以为了小感冒请假,总之,他不想上课。自然,挂掉的课也就不少,但是阿龙无所谓,他本来也就不想考研深造,只想毕业后找一份工作,北城大学的本科学历,足够了。

  喻秋楠很快就把资料打包发给了曾允,曾允下载后点开一看,每门课分类得仔仔细细,资料完整且齐全,有些他备注了一下是自己整理的,曾允不禁敬佩起喻秋楠,不愧是学霸。

  “谢谢学长。”曾允回复,恨不得给他发个小红包。

  “不客气,还缺什么资料的话就告诉我。”喻秋楠回复。

  “好的。”

  “你是海城江夏中学的吧?”喻秋楠主动问曾允。

  “是的,我听说学长也是江夏人?”曾允问道。

  “是,我也是江夏中学的。”

  曾允的手指不住打转,要不要问呢,要不要问呢,真是很奇怪的一件事……

  “可是……每年北城大学都只在海城招一个名额啊,你和苏婉学姐又都是海城的……真的奇怪。”

  “不清楚。”

  喻秋楠只回复了这三个字后就不再回复,曾允莫名觉得有些尴尬。

  她把喻秋楠发的资料打印下来,开始了啃专业课的时光,有时候元溪会来找她玩,七天一晃就过去了。

  乔乔程曦和林落陆续回到寝室,只有乔乔给曾允带了特产。

  林落不禁挖苦:“都在北城呢,哪里用得着带特产?”

  可是曾允还是非常热情地接过了特产,向乔乔道谢:“谢谢你乔乔,虽然在北城,但是我真不知道北城哪里特产好吃呢。”

  林落不说话,径直带上书,出门去图书馆上自习了。

  曾允逐渐发现,林落才是和这个寝室格格不入的人,而程曦则更奇怪,她和寝室的关系,总是“君子之交淡如水”。

  这样一想,她又想到了元溪的寝室,四个小姑娘们都很热情开朗,每天相处地也非常愉快,四人经常一起,像小闺蜜一般,真是羡慕。

  程曦看到林落背起书包走了以后,也争先恐后地抱了一堆书出门了,乔乔等她们走后,问曾允:“你也要出门自习吗?”

  曾允摇摇头,“不了,遇到了尴尬。”

  “不会的,林落喜欢去一教找空教室,程曦喜欢去图书馆七楼的自习室。你避开这两个地方就行。”乔乔似乎非常了解。

  曾允目瞪口呆,“这你都知道?”

  “嗯,遇到了好几次。”乔乔耸肩,“不过我就是去蹭网或者上课的,但她们俩,真的学疯了,除了上课就是学习。”

  话里似乎有些酸酸的感觉,曾允不敢多说。

  “对了,你的小男朋友来见你了没有?”乔乔又问曾允。

  曾允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了,她不吭声,又转而问道:“你男朋友回北城了吗?”

  “回了,”乔乔叹了口气,“不过,我把这事儿告诉了我妈,她很生气,让我们分手,我一直以为我妈很开放很通情达理的。”

  乔乔的爸妈虽然只是普通的工薪阶层,但都读过书,从小对乔乔的教育也是开放而轻松的,亦师亦友。

  “她不是不让你谈恋爱,而是不让你和男朋友谈恋爱吧?”曾允说道。

  乔乔点点头,红着眼问:“你也觉得不般配?”

  曾允这才发现,乔乔的情绪并不是很好,她来时的欢乐都是装出来的,她怎么就这么傻,这都没发现?

  曾允摇摇头,“我不知道,乔乔,爱情是纯洁的,但是社会不是,如果你在意你父母和别人的看法……”

  “我很在意,”乔乔打断她的话,“可是我也喜欢那个男生,我第一次觉得我父母错了,他们不该带着有色眼镜来丈量一个人的未来和人生。”

  “只是,你们的起步点已经不一样了。”

  乔乔叹了口气,“曾允,没想到你也和我父母说一样的话。”

  “对不起,乔乔,我……我真的不是故意……”她连忙道歉。

  “没事,我能理解。”乔乔勉强微笑。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景萧的礼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悄告诉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