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梦里身是客
枝萦2018-05-11 15:203,721

  曾允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眼睛红肿,非常疼痛,她下意识地摸到手机,呼吸灯竟然是亮着的。怀揣着悲喜交加的感情,曾允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手机。

  “不好意思,昨天在飞机上没能接到电话。”景萧的消息。

  曾允内心几乎崩溃。

  她点开QQ电话,景萧很快就接了。

  “曾允……”他的声音传来,略带着疲惫,却似乎没有一点儿歉意。

  曾允等了好一会儿,她在等景萧的道歉,可是转念一想,景萧有什么错呢?错的还不是自己,怪自己抢不到家的票,怪自己忙着学生会忘了景萧,怪自己的迟到。

  “景萧……”她想开口说句对不起,却最终怎么也说不出来,“你回海城了吧?”

  “嗯,昨天的飞机。”景萧说道。

  两人陷入沉默。

  “就这样吧,”曾允叹了口气,“等我以后再去见你。”

  “那以后……你来海城。”

  “好,你等我,我来找你。”她说道,挂了电话。内心汹涌澎湃。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累极了。

  不只是景萧的消息,祁至苼也发了一条消息,曾允打开对话框,看到和祁至苼的聊天界面竟然有了小火花,曾允忽然间想到——自己是不是和祁至苼走得太近了?

  祁至苼:“学妹,你的U盘还在我这里……”

  曾允想了想自己那个银色的U盘,是她拿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景萧买给她的,他告诉她,上了大学,U盘很重要的,比如拷老师的PPT,比如给资料备份等等,只是可惜,她已经来北城大学一个多月了,老师们也的的确确有课件,她却从来没去拷贝过。

  学习似乎是一件荒废很久的事情了。

  “学长放假没有回家吗?”曾允问,她感觉奇怪,祁至苼不是本地人么?七天的假期他难道不回家?

  “没有。”祁至苼很快回复,“最近事情有点多。”

  曾允想想也是,他要回家,周末就可以吧,哪里用得着挑节假日呢。

  “对了,你的U盘在我这儿,你有空么?我来还给你吧。”祁至苼又说道。

  “不用麻烦学长亲自送过来,下次开会时还给我吧。”曾允回答。

  “行。”祁至苼想了想,又干脆打上一行字,“可以问问学妹ZYJX是什么意思么……有些好奇哈哈哈。”

  他故作轻松又开玩笑的语气,无疑是怕曾允想多或者生气。

  曾允想了想那枚银色U盘,那就是“曾允景萧”开头字母的缩写啊,可是她和景萧的感情……现在已经乱成一团麻了,不免烦躁。

  “ZY是我的名字首字母,JX是江夏区。”她肤浅回复,最好谁都不要问她和景萧的故事,最好谁也不知道她和景萧的爱情。

  “哦哦这样啊,”祁至苼回复。

  曾允关掉手机,又在床上躺了一天,景萧依旧没有任何的回复,祁至苼也没有。傍晚的时候觉得无聊,碰巧在这时元溪告诉曾允,景园那边有个灯展,问曾允去不去,曾允爽快答应。

  和元溪在去景园灯展的路上,曾允问元溪:“你也不回家么?”

  “怎么回?我家在云南呢。”元溪调皮地眨着眼睛,“比你远多了吧?”

  曾允点点头,不禁佩服起这个看起来比自己还小一点点的姑娘,“嗯嗯。”

  “你看起来好像不大开心?”元溪刚和曾允碰面的时候就看出来了曾允不开心,她猜曾允是想家,也是寂寞。

  “还好吧,就是回不了家。”曾允带着一点儿掩饰。

  “没事,以后都有我陪着你!”元溪大大咧咧地搂住曾允,曾允吃了一惊,继而也咧嘴大笑。

  景园的灯展浪漫无比,五彩缤纷,曾允还从未看过这样的灯展,不是海城那种怀旧的古色古香,而是全然的高科技的展现,不一样的味道,她竟然莫名爱上了这座北方的城。

  “曾允,你家那边也像北城这儿一样繁华吧?”云溪睁着大大的眼睛对灯展叹为观止,一面转头问曾允,她是真的羡慕那些大城市的孩子。

  “繁华,只是和北城不一样的繁华,”曾允回答她,“怎么说呢?北城是巍峨的大山,海城是温婉的河。”

  “那你以后呢?是回海城发展吗?”元溪展望未来。

  “肯定的啊,”曾允想都没想就回答,“我家在海城,当然要回去啦。”

  元溪的眸子里却闪现一丝失落,不禁叹了口气说道:“唉,真羡慕,我到现在还没想好呢。”

  曾允这才反应过来她的失落。“没关系,还有三年多呢,你可以慢慢想,也许,你以后还会去更远更好的地方!”

  “算了吧,能跑多远啊,谁不想回家呢?”元溪说道,“只是我家在村里呢,没人想我回去,我自己也不想,可我又始终觉得北城不是我的家,总有一种梦里不知身是客的感觉。”

  曾允忽然鼻尖一酸,北城于她而言,何尝不是“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呢。

  “元溪,其实我肯定要回去的,不是因为我家在海城,是因为我喜欢的人在那里。”曾允坦诚,“如果以后,他在的是北城,我会留在北城。”

  元溪再次睁大了眼睛,看着曾允,她从未想过曾允这样温婉又软萌的妹子会说出这么坚定而勇敢的话,她不可置信地问道:“曾允,你认真的么?”

  曾允点点头,她是会为了爱而奔赴山水千重的英雄,她会为了景萧,适应一切陌生的或者不陌生的环境。

  “你们在一起了?”

  “嗯,我喜欢他很多年了,真的是段非常美好的时光呢。”曾允回味儿时的浪漫,“不过现在异地恋,带来了一些麻烦。”

  元溪点点头,给曾允买了一根糖葫芦,两个人在一条长凳上坐了下来,元溪八卦得很,不停地问了曾允很多问题,她恐怕是目前除了曾允自己和景萧以外,知道他们故事最多的人了。

  “你知道吗?我一直以为你和祁至苼在准备阶段呢……”元溪听完了曾允和景萧的故事,才对曾允说出这句话。

  “准备阶段?”曾允不大明白意思。

  “就是快要谈恋爱的阶段,只要有一方告白就能成功在一起的那种……”元溪解释,她最爱的事情就是创造词汇新意思。

  “没有没有,”曾允连忙解释,“我和学长真的只是朋友关系和工作关系。”

  “我现在知道了……”元溪笑着回答。

  “那你呢?”曾允笑着反问,“你有喜欢的人吗?”

  “在那!”元溪手指着前方淡蓝色琴台灯展的地方,灯光很亮,那个男生的面容引入眼帘,曾允只觉得很清秀很清秀,也很面熟,她想了好一会儿,才问元溪,“开玩笑?15级的班长?还是阿龙啊?”

  “屁话!当然是帅帅哒班长大大!”元溪撇撇嘴。

  琴台处,那个很清秀的男生和胖胖的阿龙学长正在参观着琴台灯展,表情十分专注,他没有注意到不远处元溪圆溜溜的眸子里的火焰。曾允对这个学长有印象,新生刚来报道的时候,都会有一到两个指导学长或学姐带她们去报道,当时就是这个学长带她去文学楼报道的。

  她不记得这个学长叫什么名字,但是一直有印象的是他很厉害,不论是学习还是工作,据说拿过很多的奖,还参加过国家级的比赛,也是校里面大学生骨干,曾允想到元溪,她真的可能和这么优秀的学长在一起么?

  “曾允,你们以前认识吗?喻秋楠学长也是海城江夏区的呢。”元溪的话把曾允的思绪带回来。

  “怎么可能?”曾允摇头,“北城大学每年都只在海城招一个,16级是我,15级是苏婉学姐呀。”

  “可是我真的问过他,他说他是海城的。”元溪不甘心,信誓旦旦地说。

  曾允不喜和别人一定争个高下,她也没仔细放在心上,倒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立马打趣元溪,“好啊元溪,你说邀请我来看灯展,就是故意要和学长偶遇的吧!”

  “啊啊啊你小声点儿啊!”元溪吓了一跳,生怕被喻秋楠听到,“我就会这么点小心思了,别揭穿了,多尴尬!”

  事实上元溪傍晚时看到喻秋楠在微博上发的定位和动态后,她就立马邀请了曾允并且买了票,在进灯展后不久看到了喻秋楠的身影,就一直装作若无其事地跟在他后面,只是曾允不知道而已。

  曾允不禁掩嘴笑,元溪真的是非常可爱了。她拉起元溪的手,说道:“我们上前打个招呼?”

  “算了吧,被识破了怎么办?”元溪胆小得像个兔子。

  不等曾允继续往下说,就听到不远处阿龙惊喜的声音,“小女神!”

  曾允和元溪立马站起来,元溪还趁机眼疾手快地把手里的糖葫芦扔进了边上的垃圾箱里。

  “学长们好。”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小女神你怎么也来看灯展了啊?”阿龙问曾允。

  “嗯,在寝室比较无聊,听说景园灯展很好看。”她笑,又看看元溪,脸已经红了半边,却仍故作一副自然的样子。

  “曾允?”喻秋楠看了眼曾允,“我很面熟你。”

  “因为之前是学长你带我去报道的啊。”曾允回答。

  喻秋楠不再把话题往下,他的话其实不多,整个人给人一种很安静而舒坦的感觉,加上挑剔的衣品和修长的身材,也算是男生中的极品了,曾允不禁开始敬佩起元溪的眼光,怎么以前喻秋楠带她去报道时她没发现喻秋楠这么耐看呢?

  “你们很熟啊?”喻秋楠又问元溪和曾允。

  曾允故意不说话,把机会让给元溪,元溪点点头,大大咧咧地笑着说:“是啊,我们关系可好了呢!”

  “毕竟运动会是互相搀扶着走向终点的倒一和倒二。”阿龙调侃。

  元溪大囧,瞪了眼阿龙。又偷偷看了眼喻秋楠,他只是淡淡地笑着。

  曾允觉得不对劲儿,她问阿龙:“祁至苼学长没来?”

  “他啊,他回家了啊。”阿龙说道,“不然我会和这闷棍儿一起来看灯展,半天他不说一句话,没老祁一半。”

  喻秋楠的眼神飘乎乎地看了阿龙一下。

  阿龙是地道的西北人,说话直来直去的,耿直又爱开玩笑,他说什么一般也没人过于耿耿于怀。倒是曾允想了想,祁至苼怎么又回家了呢?

继续阅读:第十章:似有秋风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悄告诉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