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竹马弄青梅
枝萦2018-05-11 15:203,266

  曾允回到寝室,林落乔乔和程曦都已经回家了,整栋宿舍楼其实都挺安静的,她一个人打开灯,趴在桌上哭。

  她不明白景萧为什么会这样对她,而她更不明白的是,是她的错还是景萧的错?

  他过去不是这样的人,尽管曾允一肚子委屈和悲伤,她还是愿意把景萧当做一个完美无缺的王子。

  曾允再次打开手机,景萧依旧没有一个回应。她不得不怀念最初的那段岁月,高三毕业后的暑假,大抵是她和景萧最美好的岁月,后来的日子里,每一个故事也的的确确证明,是这样的。

  而曾允印象中,大致最好的事情就是我在你的城市,你在校门口等我好久。

  曾允一辈子都记得,是夏天的傍晚,景萧在海城大学的门口,穿着纯白色衬衫和深牛仔的中裤,他身后是海城大学巍峨庄重的校牌,美的像一幅画,她朝他汹涌奔去。

  “景萧,我考完啦!”她朝着他大喊,欢呼雀跃。恨不得像儿时一样扑进他的怀抱,但自从初中以来,她便就知道这样不行了。再也不是小时候那样,肆无忌惮地拉手或者拥抱。

  “看样子很不错,看来可以来海大?”景萧问。眼神里尽是爱溺。

  “当然咯,从小以景大学霸为榜样严格要求自己的小允,绝对不可以考不到海大!”曾允信心满满。

  “那我在海城大学等你。”他轻描淡写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却让曾允内心小鹿乱撞。

  一直记得初心易得,始终难求。“那我在海城大学等你”,为了这句话,曾允也曾披荆斩棘呕心沥血。这些年来,她自知不敌景萧的天分,可她看到隔壁大哥哥穿着黑色的风衣手指在钢琴上流连,美妙的音符穿过她的耳膜挑逗着她的神经时,还有隔壁大哥哥对她微笑对她暖暖地说话时,曾允感觉整个人都不受控制了,感觉这辈子她都喜欢他,她都要和他在一起。所以曾允努力学习,不,是拼命学习,也要做景萧的小跟班。

  有什么可怕的呢,景萧大曾允两届,两年,足够她考上他的初中他的高中他的大学。

  也是这一个又一个的两年,曾允一路前进,和他比肩。从望尘莫及到势均力敌。

  然而没有故事是没有波折的。

  高考分数下来的那刻,曾允很快心里就没了底。

  “景萧,我怕。”是的她怕,她从来没哪一刻比现在更怕,看恐怖片的恐惧,坐过山车的恐惧,站在100层的高楼上,都不及此刻。

  “没关系,你冲一冲海城大学吧,也许被录了呢。”电话里景萧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虽有担忧,给她更多的是力量,“不过……填大学不像填高中,以防退档,后面再选几个大学吧。”

  在生活面前,爱情是不堪一击也不值一提的,罗曼蒂克的爱情故事,也是不存在的。不是她不愿意相信人定胜天,是生活总是不尽如人意。

  曾允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名次正好悬在了海城大学的最低录取名次边上,也许她可以,也许她不可以,这一切要看天意。

  曾允再没有刚考完时的胸有成竹和意气风发。

  她在景萧的帮助下拨通了海城大学的招生办,电话里温柔的小姐姐告诉曾允,她的分数是可以冲一冲海城大学的,服从调剂。

  “服从调剂可能会调到哪些专业呢?”挂完电话后,曾允愁眉苦脸问景萧。

  “呃……”他皱眉,“也许是社政、图档或者哲学历史。”

  曾允犹豫。

  而就在这天傍晚,曾家父母非常开心,远在北城的北城大学向曾允抛来了橄榄枝。北城大学招生办的老师特地打电话给曾允父母,曾允是全市前五十的好成绩,第一志愿填北城大学,专业随便选。

  这一句话,曾允动了心。

  她是非中文系不上的。

  曾允犹豫了好久,她百度了很多很多次,要是有可能,真想百度一下“曾允的第一志愿填海城大学还是北城大学”。一笔一划都是在做决定,那座北方的城,注定和曾允相会。

  也许景萧比她自己都更关注她呢?在投档线刚出来的那一天早上,景萧就把海城大学的投档线发给了曾允,命运宠爱她,她的分数正好比海城大学最低投档分高出一分。

  “学妹,恭喜。”景萧发来祝贺。

  曾允纠结了一下,最终打上几个字:“抱歉,景萧,不出意外,我被北城大学录取了。”

  景萧久久没有回复,曾允又发出一条消息:“景萧,真的抱歉。”抱歉你对我的期望,抱歉我赠你一场空欢喜,抱歉所有的前言和不成文的过去。

  “没关系,北城大学也很棒,南海城北北城,是时候要有自己的选择,恭喜啦。”他很快回复。

  不知道隔着手机屏幕的景萧是什么感受,事实上在看到投档线时曾允就后悔了,在第一志愿写下北城大学中文系的时候,字里行间其实都是纠结和后悔,也许正是如此,她才有了后来无止休的煎熬与折磨。那是一段北城海城最绝望也最心酸的异地恋了。

  最终曾允如愿地被北城大学录取,这座坐落在繁华大都市北城的大学,其实综合实力不比海城差,为了吸引南方的生源,放低了投档线。家里人很开心,他们对街坊邻居说,曾允才是这条街上考的最好的人,景萧的父母没有说话,她和景萧也并不介意这样的攀比,因为他们都真心地希望对方更好,至少,在曾允看来是这样的。

  景萧是艺术生,不论是中考还是高考,不论是江夏中学还是海城大学,景萧都是降分录取。最后如愿的被海城大学艺术学院音乐表演系录取了,可是曾允和景萧心里清楚,这样的比较是没有意义的。

  “街坊邻居们都在夸你呢,学妹现在很厉害呢。”

  “哪里,我只想跟着学长后面好好学习,以后没了学长为目标,恐怕又是废人一个了。”曾允喜欢和景萧一边压马路一边打趣聊天,要是能拉拉手就更好了。

  “以我为目标?”景萧也许是故意装作诧异,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中考志愿她可是只填了江夏中学啊!

  “学长难道不知道吗?我这么喜欢你啊,从小到大,从江夏幼儿园到海城……不,北城大学。”曾抬头,看向他的目光,笑起来的嘴角和眼睛都在向他示威——这一刻她很勇敢,很清醒,也很自信。

  “学妹别开玩笑,从小到大怕了你了。”景萧也在微笑,只是像在开玩笑,他在以为她开玩笑。

  “景萧,叫我名字,你学妹太多。”

  “曾允。”

  “我家人怎么叫我?”曾允佯装有愠色。

  “小允……”景萧似乎脸红了。

  “以后这样也可以吗?”若你回答可以,我们就在一起,若是不可以,我还是会死缠烂打地问,你爱不爱我?这些年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我在你心里自始至终都是什么地位?

  “可以,事实上,我也很喜欢你。”似有温柔的风走街串巷而过,唱着夏天的歌。她终于在街旁法国梧桐下听到了景萧的告白。

  “是这种喜欢不是那种喜欢?就是这种……呃,不是小时候那种……”她似乎被自己绕弯绕糊涂了,曾允想表达的就是,不是街坊邻居的那种乡情,不是学长学妹那种照顾之情,不是哥哥妹妹的那种亲情,而是男女之间,情侣之间,这种爱情!

  “哪种?”景萧看到曾允急急乱乱,笑得更开。“当然是爱情。”

  那天黄昏下,景萧拉着她的手逛了很久,她却躲躲闪闪心中小鹿乱撞——万一被彼此父母或者熟人看见怎么办?

  红着脸回了家,一夜兴奋地没睡着。这个夜晚日后久久不能忘。

  她从没想到青春就这样呼啦一下子就来了,像风一般,十八岁的夜晚曼妙无比,每一帧的夏天晚景都是回忆定格。山高水长,她还没想过未来。

  2016年的8月3号,曾允和景萧一起去了江夏中学,拿录取通知书。

  景萧告诉曾允,海城大学的通知书是淡蓝色的外壳,是大海的味道。那海城呢?是平原,是红色。她不知道景萧是否在这个暑假对她的第一志愿耿耿于怀,但是一年后,他耿耿于怀了,这也是他们之间所有问题和矛盾的重要来源之一。曾允不断赎罪,景萧不断放弃。

  她从来没有这样喜欢过夏天,景萧带着她骑着自行车穿过一个又一个古老的巷子,侧坐在自行车后座,纯白长裙和平底帆布鞋,两手环着他的腰,曾允觉得他们俩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情侣,她渴慕这一天似乎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原来得偿所愿的滋味真的很好。

  景萧带着曾允于傍晚时去坐轮渡,去看海。看日落黄昏,夕阳的余晖洒在海面上,曾允想起了日后的乡愁。

  路灯和月光一齐拉长了二人拥抱的身影,曾允拍了张合照,日后怕想念。

  只是现在才刚刚到来的未来和异地,的确不是曾允想要的。她翻开手机里那张合照,景萧的笑容是那般美好,只是他似有若无表现出来的冷淡和不屑,和照片上完全不一样。

继续阅读:第九章:梦里身是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悄告诉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