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初时惊鸿影
枝萦2018-05-11 15:202,887

  祁至苼差点儿赶上曾允,他刚到达她的宿舍楼,却看到曾允急冲冲地骑着一辆小黄车走远了,她那么急干嘛?祁至苼不解。

  他摸了摸口袋里的U盘,想了想,还是等她回来了再还给她吧,其实祁至苼很心细,他反复猜了无数次,“ZYJX”是什么意思。

  他看着她骑车走远的背影,想到了暑假时她添加了他为好友,在网络里曾允似乎挺活泼的,至少,挺胆大的。

  她对祁至苼说,她直到高考结束都对她的语文老师耿耿于怀,尽管她是个语文优质生并且热爱文学。祁至苼问她为什么,她告诉祁至苼,她的语文老师在课上介绍《楚辞》说作者是屈原,但是曾允指出《楚辞》的作者是刘向。

  因为,是刘向辑录整理的楚国诗歌然后定名《楚辞》的啊,她一点儿错也没有,但是老师直接白了她一眼,然后说大家就当是屈原的,考试也要这么写。

  曾允委屈,至今怀恨在心。

  祁至苼笑,你懂得还挺多,我要不是学了古代文学,都还不知道《楚辞》的作者是刘向。

  曾允立马就问,“古代文学?是写在了书上吗?可以拍张照给我吗?”

  祁至苼当时还在宿舍的床上,他笑,无奈,只好爬起来走到书桌旁,找到古代文学的书里的内容,拍了张照发给了曾允。

  他自己后来又躺倒床上,心想着为什么?为什么他这样听话?

  这个女孩子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远不止这一次,所以祁至苼翻遍了曾允的空间,却没有一张她的照片,真是个奇怪的女孩子。

  阿龙对祁至苼说,她可能其貌不扬甚至偏向于“吃藕”,祁至苼摇头,那又怎么样?她就是个很特别很让人舒服的女孩子。

  所以一开学,他千方百计地想知道曾允是哪位。那么多学妹中,他觉得他是一眼认出了曾允的。

  小心翼翼地跟在余筱的后面,羡慕又钦佩的眼光却丝毫不流露出来,她瘦瘦小小的,皮肤白皙,五官也甚是精致可爱,典型的江南水乡的妹子,说话时带着一点软软糯糯的吴音。游校时祁至苼告诉阿龙,那个白色裙子的就是曾允,对她用的是“就是”两个词,阿龙瞠目结舌,怎么可能?

  曾允不算那种典型的大美女,但气质尤佳,给人一种“清水出芙蓉”的感觉,而且她几乎不曾出风头,也不乐意水群广泛交友,圈子干净又简单,很难不让男生喜欢。

  这种气质,阿龙说曾允要是再高10厘米他就追定了。

  祁至苼嘲讽阿龙,就算她不高这10厘米,也看不上你。

  阿龙就让祁至苼去“相认”,可祁至苼问曾允,她是不是海城人时,曾允没有回答,其实在曾允看来,自己是点了头的,只是幅度很小,祁至苼没有看到而已。

  失落,阿龙笑话了祁至苼好久,那也许就不是曾允,中文系只招一个海城人,如果她点头说自己是海城人,那必然是曾允无疑。

  祁至苼纳闷,怎么可能不是,如若不是,这偌大的中文系,也找不到他觉得可能的对象。

  直到在咖啡厅,他看到苏婉和曾允在聊天,这个时候的曾允不像之前那般害羞怕生,她莞尔一笑,祁至苼感觉心都被这笑容牵着走了。

  她是曾允无疑,祁至苼断定,用他的脑子他的心。

  祁至苼掏出手机给曾允发了个消息,“学妹,你是不是把你的银色U盘落在多媒体教室了?现在在我这里,我们约个时间吧,我还给你。”

  曾允久久没有回复。

  她一个人骑车到学校门口的公交站后,倒了两班车到景萧所在的酒店,在酒店问前台时,前台告诉她,在9点钟的时候景萧就已经退了房,曾允急的都快哭出来了,她扑了个空,却害怕景萧为此生气,她的心如同灌了铅一般难受又疼痛。

  她不停地拨打着景萧的电话,却显示对方已关机,曾允四处乱转,真希望景萧就在附近没走多远,直到下午一点钟的时候,天下起了小雨,曾允急忙躲到一处公交站,又拨了一通景萧的电话,依旧是关机。

  她决定回去。

  却尴尬地发现自己已经迷路了,偌大的北城交通纵横,车流人流川流不息,她根本分不清这儿哪对哪,这一次,她真的无助地哭了。

  脑海里却想到一个人——祁至苼,可是她可以麻烦他么?他真的是单纯地帮助别人么?

  打开QQ,却发现祁至苼发了一个消息给她,她看了看,咬了咬下唇,决定拨打电话。

  “曾允?”祁至苼的声音有点儿懵,似乎是在睡午觉被曾允的电话给打醒的。

  “学长……”曾允在电话里啜泣,吸了吸鼻子,又继续说道,“我迷路了……”

  “你在哪?”祁至苼忽的一下子爬起来,下铺的阿龙略带不满地翻了个身,祁至苼没有理会他,“你还好吗?把地点告诉我,我来接你。”

  曾允一下子放心了,她环顾四周,“这儿有个如家酒店。”

  “北城的如家太多了,那里是哪个区?什么路?”祁至苼边说,边爬下床,阿龙完全被祁至苼吵醒了,他也爬了起来。

  曾允又仔细看了一遍,报出了她所在位置的名字,祁至苼便说他知道那个地方,他很快就会过来。

  祁至苼赶过来的时候,曾允还是一个人在那儿哭个不停,鼻子和眼睛都是红红的,像个小娃娃一样,一旁的人安慰着她,她却不敢搭理别人,直到祁至苼气喘吁吁地过来,“曾允?”

  曾允这才抬头,“学长……”她反而哭得更厉害了。

  “好了好了,不哭,午饭吃了吗?我带你去吃饭吧?”祁至苼拉起曾允,他尴尬地发现他和曾允的肢体接触,尽管曾允这会儿没有察觉到,祁至苼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般,收回了手,曾允就跟在他后面慢慢走。

  祁至苼叹了口气,递给她一张餐巾纸,曾允似乎现在在他面前并不矜持了,非常大力地冲了冲鼻涕,又打了个激灵,心态才缓了一点。

  “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儿来了?”祁至苼问她,京南区在北城的南边,离北城大学远着呢,她为什么会一个人跑带这儿来?然后又痛哭流涕地说着自己迷路了?

  “一不小心就来了,”曾允没有过多解释,“谢谢学长。”

  祁至苼不再多问,他知道曾允不喜欢多说什么,甚至偏向于不愿意去让别人多了解她一点。

  他带着曾允在京南区的一家知名的馄饨店里吃了午饭,又带着她玩了几处比较近的地方,晚上八点钟的时候,他们才上了回学校的公交。

  曾允把头靠在车窗玻璃上,整个人依旧有些忧郁,断然是发生了不开心的事。

  车窗玻璃外华灯初上,灯火阑珊,昏黄的灯光和路,让祁至苼想到“回家”,他甚至执拗地希望,这辆车,通往他和曾允回家的底站。

  “真是疯了。”祁至苼在心底暗骂自己。

  直到把曾允送回寝室,她也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是依旧感谢祁至苼。道完谢后,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祁至苼略带落魄地回到寝室,阿龙问道:“小女神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她一个人跑到京南去了,迷了路,天又下雨,我把她接回来了。”祁至苼回到。

  “我的天,她真能跑。”阿龙不禁咋舌,北城大学可是在京北啊,这要两三个小时的公交吧?“不过你就算接她回来也不用接到现在吧?”

  “她心情不好,我带她在京南的几个著名景点玩了下,不过,无济于事。”祁至苼耸肩。

  忽而,祁至苼摸到口袋里的硬方条状的东西,才想到是曾允的U盘,他竟然给忘记了。他拿了出来,又仔细地摩挲着,这个“ZYJX”到底是什么?

  “这是什么?”阿龙抢过去,“ZYJX?”

  “这是曾允的U盘,我忘了还给她。”祁至苼解释。“ZYJX我也不知道。”

  “插到电脑里打开看看不就知道?”阿龙坏笑。

  祁至苼冷淡地瞥了阿龙一眼。

继续阅读:第八章:竹马弄青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悄告诉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