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无理由矛盾
枝萦2018-05-11 15:193,595

  曾允确定国庆不回家了,留在学校。

  程曦林落和乔乔国庆都回家,得知曾允一人留在寝室,乔乔邀请曾允去她家住几天,被曾允婉拒,因为学生会办公室的人还要留下来准备“最佳主持人”大赛详细事宜。

  余筱和副部长赵小茶给他们五个仅有的干事分配了任务,可能是余筱想要锻炼曾允,她被分配去申请教室,以及准备话筒等物资。

  在申请教室时,曾允完全忘了物业在国庆也放假了,她在大学生活动中心的物业管理门口急的团团转时,祁至苼从隔壁党委办公室出来了,他一脸诧异地看着曾允,打了个招呼。

  “学妹怎么在这里?”他看出了曾允的慌张。“所以……不回家?”他想起来自己被曾允果断地拒绝一事。

  “我需要在7号前申请完教室,可是国庆好像物业也放假。”曾允只好把事情告诉祁至苼。

  “是主持人大赛的教室吗?”

  “嗯。大概要借个两天的样子。”

  “余筱没有告诉你这种比赛需要用多媒体大教室吗?你难道来申请一教的普通教室?”

  “啊?学姐只说要写申请单,物业盖章就好了。”曾允说着便把申请单给了祁至苼。

  祁至苼没有接,只是轻轻笑了笑,说:“你现在去院里官网上下载那个多功能多媒体大教室A303,填好信息后打印下来,交给多媒体综合室的主任,他会帮你申请好的。”

  “是这样啊。”曾允有些半信半疑,万一不需要申请多媒体教室呢,“我和学姐汇报下。”

  祁至苼像是看穿什么一样,点头笑着说道:“去吧去吧。”

  余筱告诉曾允,本来就是申请多媒体教室啊,这个时候怎么可能申请得到普通教室呢,普通教室都是用于一些简单的小活动,这种大活动稍微动点脑筋就知道是多媒体教室啊,干事培训的时候我不都说的清清楚楚么?

  忽然间被怼,曾允哑口无言,一瞬间很沮丧,就觉得,没有那么多一帆风顺,尤其是在这种根本就不是自己的错,而且也没有犯下这个错时莫名被其他人怼,还不应该还口或者反击的情况下,真是委屈。

  她坐在二教门口的长凳上,学校里基本没有了人,曾允想到了景萧,他也许对她生气了,自从19号之后,他们就没有了联系,他应该生气的,她太任性了。

  想到自己的孤独,还有莫名的受挫,曾允的眼泪不自觉掉了下来,余筱又发来一条短信,说:“申请教室要在今晚之前弄好,6点多媒体综合室的主任就下班了。”

  她看了看手机,已经是下午4点了,抹了一把眼泪,又急匆匆地跑去下载打印申请单了。

  也是在这天,曾允才懂得,她是要学着坚强了,没有人可以陪自己走一辈子,遇到再多再难的困难,都要学会自己扛。

  当她申请完教室盖好了章,准备去吃饭时,手机又收到一条短信,是景萧,曾允的心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紧张害怕激动,三种心情的夹杂,她点开了信息。

  “小允,我在北城南站,你来接吗?”

  天呐!景萧来北城了,为她而来?惊喜。

  “南站?南站有点儿远,我过来恐怕要大概三个小时。你能等等我吗?”北城南站离北城大学太远了,似乎是跨越了一整个北城,坐出租很快,可是太贵了,坐公交要三个小时多,倒三班车,可是为了景萧,她都乐意。

  “这么远?那还是我来你们学校吧,天晚了我不放心你出去,你在北城大学等我吧。”

  可曾允总觉得这样不大好,但似乎又是最好的办法,因为她考虑到,三个小时后她见到景萧,可能没有时间赶回学校了,在外面过夜的话,她恐怕做不到。

  曾允无奈,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景萧,犹豫好久,最终还是抠了抠手指头——“那好吧,你来吧。”

  她期待着他的音讯,仿佛如临秋的候鸟期待着春天,纵使遥远,纵使仿若遥不可及,她依然坚信,他会来的,她会和他穿越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在霓虹灯下拉着彼此的手揽着彼此的肩头,在浪漫华灯的广场下他背着她打转,一如儿时那些年。

  曾允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化妆的,但是得知景萧在三个小时后就会来见到她时,她异常兴奋地回到寝室,拿出了自己屯的所有化妆品,对着小镜子开始捣鼓起来。虽然是个新手,但是却想着把最好的自己展现给他看,现在的化妆,好像是在对他示威——景萧,我长大了,我懂事了,我有能力站在你身旁了。

  但是现实总是不及自己想得那般美好,曾允觉得自己在搞笑,画出来的妆似乎比不化妆还要丑,她无奈地对着镜子叹了口气,一脸不舍地卸了妆。

  夜晚的北城格外繁荣,车水马龙,霓虹灯闪烁在这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曾允期盼这他的到来,仿佛下一秒就是天荒地老。

  可是曾允还是没有等到景萧。

  直到三年后,在北城南站,祁至苼出乎意料地出现在曾允的视线里,他穿着休闲的白色衬衫和牛仔裤,双手插在口袋里,在昏黄的灯光照耀的站台下对着曾允微笑,曾允才知道,真正爱你的人会为你等每一班高铁、每一班公交,在最深的夜也要接到你。可是景萧不是这个人。

  她等错了。

  “你在哪儿呢?到了吗?”曾允焦急,打电话给景萧。

  “应该是走错了路,现在夜深了,我找了个宾馆住下了。”景萧回答。

  “你可别乱跑啊,”曾允担忧,“那今晚现在宾馆里歇一晚吧,明天我去找你吧。”曾允的心里多少有点失落,她一个人在北城大学的正门口,等了景萧整整三个小时,他没有来。

  借着昏黄的路灯灯光,曾允一个人往寝室的方向走去。

  “好,我等你。”景萧也没有拒绝。

  “你把定位发给我吧,明天一早我就去。”

  但是曾允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办公室的另一位干事夏邵就打电话把曾允给叫醒了,“曾允,你申请的多媒体教室出故障了!”

  “啊?”曾允一头雾水。急忙穿好衣服去多媒体教室。

  余筱的脸都气变形了,等曾允到了的时候,她才发现,就缺自己了。

  “曾允,你申请完教室都不检查检查的吗?这个教室的多媒体是坏的!根本打不开投影仪。”余筱的态度很差。

  曾允怔在原地,“对不起……学姐,我……我下次不会了……”

  那天申请完教室拿到钥匙,似乎就跑回去化妆了?她真的非常懊悔。

  “哪那么多下次?你应该现在把这个问题解决了,而不是所有人都在等着你起床。”余筱说道。

  “我……”曾允感觉眼泪珠子啪啪啪就掉了下来。哽咽到无法说话。

  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也是第一次当干事,第一次去经历这些事情。可等到所有事情像一盆冷水一样泼下来,她畏缩了。

  曾允一咬嘴唇,倔强地一个人试图打开讲台旁多媒体的控制箱,却怎么也打不开。余筱把她拉到一边,叹着气说道:“哎,没有钥匙怎么可能打得开?你现在去多媒体综合室看看有没有值班的人在,看看他们能不能帮忙解决。”

  曾允立马跑去多媒体综合室,心中一万个期盼着一定要有人值班一定要有人值班……

  总是失落,没有人在。她喘着气,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时候手机震动了,是祁至苼,他问曾允有没有回家,有没有吃饭。

  曾允想了想,稳定了一下情绪,拨通了祁至苼的电话。

  “学长……你在学校吗?”她不好意思地问。

  “在啊,怎么了?”

  曾允把事情告诉了祁至苼,不一会儿,祁至苼便赶去了多媒体教室,曾允这时候也回到了教室,他把豆浆和包子递给曾允,曾允不敢接,看了一眼还在生着气的余筱。

  祁至苼对余筱开玩笑,说道:“余筱你也真是的,你做干事的时候没犯过错吗?看把人小干事吓得。”

  又转过来笑着对曾允说:“快吃,一会儿凉了,我特地跑着过来的。”

  “学长,跑得话包子凉的更快。”夏邵弱弱地对祁至苼说。

  祁至苼给了他一个白眼。

  余筱看了一眼曾允,示意她吃早饭吧,她才敢接过祁至苼的豆浆和包子。

  曾允咬了一口包子,是奶黄馅的,她又看了祁至苼一眼,一下子鼻子就酸了。

  祁至苼是个很优秀很优秀的人,曾允觉得自己对他的了解再次增多。他不一会儿就找到多媒体打不开的真正原因,因为国庆放假,保安们切断了所有教学楼的电源,他轻而易举地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远程操作,多媒体的放映屏就渐渐亮了。

  “虚惊一场吧。”祁至苼对曾允笑,示意她不要害怕。

  “曾允,真是抱歉,我不该对你发火的,”余筱皱皱眉,十分不好意思地对曾允说。

  曾允摇摇头,说道:“学姐,这事是我的错,我考虑不周。”

  忙活了这么久,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忽然间曾允像是想到了什么,打开手机,一片安静。景萧没有任何消息。

  “那个,学姐,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我还有点事。”曾允立刻慌张起来。

  “嗯,好,这里我们留下来就可以了。”余筱微笑。

  曾允离开后,祁至苼还没反应过来,他还在调控多媒体屏幕的亮度和声音。

  “曾允这么急着走干嘛?”祁至苼问余筱。

  “可能有事吧。”余筱说道,“哎,这是你的吗?”

  余筱捡起地上的银色U盘,问祁至苼。

  “不是。”

  余筱又问了问其他几个人,大家纷纷摇头。

  “那肯定是曾允的了。”祁至苼拿过U盘仔细看了看,银色的U盘上面刻着“ZYJX”。是她的吧,前面的两个字母应该是曾允。

  “我一会儿回去顺路交给她吧。”祁至苼假装没有看到那几个字。

继续阅读:第七章:初时惊鸿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悄告诉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