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似淡如寡水
枝萦2018-05-11 15:233,536

  沈依无奈地拍拍她的背,说道:“别哭了。”

  她擦干眼泪回到寝室,看了下手机,里面50多条消息,竟然没有一条是景萧,她仔细一看,都是余筱和赵小茶发来的关于活动的安排和注意事项,曾允感觉非常累。

  林落和程曦还在自习没有回寝室,乔乔在和她的男朋友开心地视频聊天,没人在意到她悲伤的情绪,已经十一点了,打个电话给景萧是没事的吧?

  她怀揣着一种不确定的情感拨通了景萧的电话,不知道为什么,如今和景萧异地恋,每次拨电话或者发消息的时候曾允总是害怕而不安,她记得过去自己明明很开朗很胆大的,如今畏畏缩缩,像个刺猬一般。

  “曾允?”景萧接电话。

  本应该非常开心才对,可是曾允一下子反应过来,是什么时候起景萧开始喊她的全名而不是小允了呢?生疏了还是他忘了?曾允又不敢问了。

  “景萧,晚上没课吗?”

  “这都几点了,有课也下课了啊。”景萧在那头笑,曾允心里所有的千奇百怪的情绪一下子就没有了。“你呢?回寝室了吗?”

  “刚回寝室……”曾允走到阳台上,“景萧,我很想你。”

  她猝不及防的情话,远在海城那头的男人脸红了,心中泛起蜜糖般的浪潮,她的声音软糯,像一粒粒圆润轻滑的小珠子,一滴一滴洒落到他的心田。景萧微愣,继而又笑。

  “我也很想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分别就叫人成了不习惯,以前他在大学的时候,曾允读高中,也经常见不到面,可那时还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想念、漫无边际的想念,后来景萧想了想,那个时候,他知道曾允哪个点在家、哪个点上学、哪个点做哪些事,他是有安全感的。

  他从来没想过,跟在他后面这么多年的少不更事的小妹妹,也有爱情,也说情话。

  “真的吗?”她意外惊喜,“那以后我们每天打一个电话号码?就晚上11点吧?”

  她真的想像乔乔和她男朋友那样,每天都煲电话粥,每天都视频,互相主动。

  “估计不大行,我比较忙。”景萧拒绝了。

  “那……那好吧。”她不敢再求他。

  “最近过得怎么样呢?”景萧岔开话题。

  “还行,不过感觉自己什么也没做错,但是就莫名其妙被别人记恨上了。”曾允想到顾珍珍,不免心烦。她把事情前因后果都告诉了景萧。

  “你没有错,不用道歉,甚至不用畏惧任何,要是你让步,她以后会更加欺负你。”景萧回答。“那个叫夏邵的男生,你离他远一点,他的一点点示好都不要接受。”

  景萧斩钉截铁的话语让曾允有一丝错愕,但很快就欣然答应,她本来就无错,何必害怕顾珍珍?

  两人细细碎碎地聊着,不一会儿,便没有话题了,景萧向来不是很会找话题,曾允见状,便说道:“估计快12点了,就先挂了吧。”

  “好。”景萧说道,“对了,曾允,你和苏婉经常联系吗?”

  “嗯,毕竟一个系,联系地比较多。”曾允回答,“你认识她吗?”

  “不认识,听你说的。”

  “那提她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景萧挂断了电话。

  曾允觉得有一丝奇怪,景萧在电话里分明欲言又止的样子。

  她回到寝室,就打开了电脑开始准备“最佳主持人大赛”的各种准备和安排,寝室里其他人都躺下的时候,只有曾允还在敲打着键盘,事情真的太多啦,曾允的眼皮都在眨着不停,但是一想到大赛,不禁又继续坚持下去。

  终于到夜里2点多钟,她才关了电脑。余筱对曾允做的安排和准备非常满意,她几乎是万无一失,曾允看余筱没有再批评指点,也松了一口气,她应该感谢祁至苼的,因为她在准备的时候没敢请教余筱,大多都是请教祁至苼。

  周五的晚上,这场“最佳主持人大赛”有惊无险地进行着,虽然临场时出了个别的小问题,但是好在都被曾允夏邵他们一一化解了。让曾允没想到的是,每办一场活动的时候需要生活部的干事来送水,而这次来送水的竟然不是生活部的干事,而是生活部的部长林娴娴。

  在之前曾允知道祁至苼报名了“最佳主持人大赛”,她也知道祁至苼肯定能拿到名次的,他这么优秀,普通话又非常好。当祁至苼参完赛后留下来坐在最后一排,林娴娴也没有走,而是坐到他的旁边,和他小声地交谈着,两人有说有笑。

  余筱的目光瞥到最后一排,又看了看曾允。

  “曾允,你来统计分数。”余筱把她喊走。

  曾允在统计分数的时候发现,祁至苼差0.5分就是第一名,而第一名是要被选拔到校赛的,代表着整个文学院去参加学校里的“金话筒”比赛。真是可惜,曾允摇摇头。

  最后名次出来的时候,曾允特地看了看祁至苼,他神态自若,仿佛这不是一场比赛,而是一场游戏一般,全然不在乎是第几名。

  她长吁一口气,部长给参赛选手颁完奖之后,曾允留下来清场,她没想到祁至苼也留了下来,而林娴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走了。

  “曾允,你真的很棒!”夏邵对她竖起大拇指,余筱也点头称赞。

  曾允腼腆地微笑,说道:“辛苦大家啦,是大家配合的好。”

  这一场活动的顺利完成,无疑给曾允在部门和学生会里加了分,而顾珍珍这一晚也装作之前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干着活,除工作方面的事以外,曾允也没有多和她说一句话。

  “学长,你不回去吗?”曾允问道。

  “我等等吧。”祁至苼一直在安安静静地等着曾允,曾允难道没有发现么?

  “你明天还有比赛吧?”曾允想到明天文学院和电子信息工程学院的篮球比赛。

  “嗯,没关系的。”

  曾允也不好多说什么,又跑到讲台上关多媒体。

  余筱走到祁至苼身边,看到祁至苼在看着讲台上的曾允,她笑着说:“我也只能帮你这么多了啊。”

  “帮我什么?”祁至苼一脸懵逼。

  余筱白了祁至苼一眼,说道:“明天你们的比赛,我特地把曾允调过去做比赛记录!”

  两人的声音很小,曾允自然没有听到。

  “哟!看不出来,余大部长够义气的啊!”祁至苼打趣,“谢啦,不过,上次我问曾允,她就说要去看的,你这样还交给她一个任务,想把她忙死?”

  “她值得被锻炼。”余筱认真地回答。

  祁至苼微笑。

  “不过,你不深入地问问?”余筱又说:“我和小茶都觉得,你们俩……君子之交淡如水……幸亏曾允进了学生会,不然你们一点交集都没有。”

  “她把我当好朋友呢,一步步来吧。”祁至苼是一点都不急的。

  “当心被别人抢了去。”

  “怎么说?”祁至苼问。

  “喏!”余筱努努嘴,示意他看曾允的旁边。

  曾允在擦黑板,边上夏邵像牛皮糖一样跟在她身边,笑嘻嘻地陪她聊天,帮着她擦黑板上方她擦不到的地方。

  “夏邵吗?不会吧?”祁至苼这会儿才的的确确想到,曾允不是不会被其他人追的。

  “这小子上次还自告奋勇帮曾允揽负责人的活呢。”余筱看着夏邵说道,“就算他对曾允无心,你也要提防着点,曾允这样的女孩,挺招人喜欢的。”

  “放心吧。”

  “你眼光还不错,”余筱称赞,“这个办公室里,我最欣赏的也是曾允。”

  “哈哈哈是的吧,她就是个很特别让人眼前一亮但又让人感觉很舒服的女孩子。”祁至苼听到她夸赞曾允,心里都开了花。

  “可是祁至苼,你和林娴娴断了吗?你这样明目张胆又好像什么都没干地喜欢曾允,对她公平么?”

  祁至苼微微一愣,说道:“我和林娴娴不可能。”他神色凝结,十分严肃,这句话绝对不是假的。

  “你们过去在一起过,”余筱和林娴娴关系也不差,对他们的事也了解不少,她平日里是对曾允以及其他干事很严厉,但她全无恶意,是真的为着这群干事们好,“曾允也迟早会知道。”

  “呃……没关系,慢慢来。”

  他温水煮青蛙,一步步来把感情推向高潮。

  等曾允和干事们都清场完毕后,纷纷散了,办公室里七个人和祁至苼一起离开,在路上的时候,三两成群,祁至苼自然又走到了曾允身边。

  曾允对祁至苼说道:“明天的球赛学长加油啊!”

  “会的,只是已做好失败的准备。”祁至苼打趣地说道。

  “还没开始打呢……”

  “年年都这样,抽到文科院系也许还有点希望,抽到理工科院系必输无疑。”

  “那可怎么办?”曾允想到了元溪,她看到喻秋楠败北是什么感受?

  “什么怎么办?”祁至苼问。

  “没……没什么……”曾允摇摇头。

  祁至苼是把曾允送到了寝室门口的,曾允上楼梯时,祁至苼喊住她:“曾允。”

  “有什么事吗?”她回过头来问道。看到祁至苼在抬头望着她,虽是黑夜,伴随着宿舍门口的灯光,曾允觉得祁至苼在发光发亮。

  “你今天,真的非常棒啦。”他称赞她。

  曾允笑,露出了左边的小虎牙,她也学着他的语气说道:“学长,你今天,也真的非常棒啦。”

  祁至苼点头抿着嘴笑,清晰立体的五官更加爽朗,他挥手示意她回去,然后自己也转过身往寝室走。

  曾允愣了好几秒,看着他高大笔挺的背影消失在昏暗灯光里。

  因为曾允这一举动和言行,祁至苼乐呵地一晚上没睡着。曾允对他打开心扉了?再不是那个胆小只会哭泣的刺猬了?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他是不一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悄告诉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