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他是不一样
枝萦2018-05-11 15:243,366

  周六,文学院对抗电子信息工程的篮球比赛就这样开始了,元溪兴致十分高昂,她觉得喻秋楠这样的人生活中是不可能有失败二字的,加上喻秋楠穿上球衣后真的太man了,元溪的眼神根本离不开他。

  “可是……我怎么觉得祁至苼比喻秋楠好看一点?”曾允对比了两人,还是觉得祁至苼给人感觉更清爽更舒服。

  “什么啊!祁至苼这样的可机灵圆滑呢,不像喻秋楠,温文尔雅,温润如玉。”元溪嫌弃曾允。

  曾允和元溪坐在看台上,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元溪入迷太深了。

  “我觉得,他俩一个是白月光,一个是天上月。”元溪很文艺地说道。

  “你对喻秋楠,真的太如痴如幻了。”曾允没想到,元溪原来是玩真的,她爱他,爱到骨髓里。“不过,祁至苼是白月光?”

  “对,你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祁至苼的存在,但是喻秋楠,根本连接近都接近不了。”

  曾允点点头。可是她们都没想到,白月光,才是最虚无缥缈的。

  其实她和元溪都不懂篮球,看着看着,曾允便没了兴趣,就坐在一边记录,而元溪兴致一直很高,一点也不觉得累,不停地为喻秋楠加油,不过越到比赛后面,文学院的情势越来越不好,中场的时候,分数已经被电子学院的甩了很多,根本挽救不了。

  “唉……”元溪叹气。

  “本来就是文科院系,能打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曾允淡淡地说道,看来,祁至苼昨晚和她说的,一点也不假。

  “我以为有喻秋楠就不会输。”

  “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比赛。”曾允说道,“而且,谁说喻秋楠不能输了?”

  中场休息时,祁至苼拉着喻秋楠来到曾允身边,元溪立马毕恭毕敬地把矿泉水的瓶盖拧开递给喻秋楠,祁至苼和曾允惊呆,喻秋楠不自觉笑了一下,又在旁边矿泉水箱子里重新拿了一瓶,说道:“不用,我自己可以。”

  元溪沮丧。

  祁至苼没有拿矿泉水,曾允似乎什么也没想到,气氛一下子就有点不对劲,夏邵大汗淋漓地跑了过来,对曾允说道:“曾允,能给我瓶水吗?”

  “哦,好。”她这才反应过来,忙递了一瓶水给夏邵,很快又拿了一瓶水给祁至苼。

  祁至苼接过水,笑着问:“曾允,你以前经常看球赛吗?”

  曾允摇摇头,“你知道的,我不喜欢体育。”

  “所有的都不喜欢?”

  “嗯。”她点点头,发现喻秋楠的眼神一直落在她身上。

  “那你喜欢什么呢?”祁至苼愈发不能理解,曾允的过去是什么样的,他真的非常想了解。这个女孩,她的一切。

  “钢琴,读书。”曾允回答。

  “看不出来,你会弹钢琴。”祁至苼非常欣赏。

  “会一点。”她笑,想到了景萧,他从小学钢琴,每次放学听到隔壁的琴声响起,她连字也不想写下去了,就溜到景萧家里,坐在他钢琴长凳的旁边,静静听着,景萧的手指又细又长,非常好看,指尖在黑白键上流连,曾允十分入迷。

  钢琴大概也是让人入迷的乐器,直到某一天,他拿起她的手,教着她一个一个地按下黑白键,又在她身边唱着:“哆来咪发索啦西……”

  曾允入迷。

  “有机会可以去大学生活动中心,那里有琴房可以练琴的。”祁至苼对她说道。

  “好。”她看祁至苼满头大汗,轻轻从口袋里拿出纸巾,递给祁至苼。

  这时曾允不经意地回头,发现看台的最后一排坐着一个女生,体型和动态像极了……程曦?曾允不禁纳闷,她会来看比赛?还是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

  后面的一场比赛,祁至苼和喻秋楠铆足了劲去进球,但在比赛时好像和对方起了什么纠纷,曾允发现电子信息工程学院那边一直有一个男生在针对着祁至苼和喻秋楠,男生的球技很好,个头也不比祁至苼喻秋楠矮,祁至苼一直没有争锋相对,看来是不想把事情搞大。

  直到最后文学院终于落败,喻秋楠黑着脸回来,对祁至苼说道:“这种咄咄逼人的人应该给他点教训。”

  “算了吧,你一学长和和他计较?”祁至苼玩笑着说道,“再说,事情闹大也不好,本来我们院篮球队就一直不被理工科看得起。你忘了去年的事么?今年电子不过是想一雪前耻罢了。”

  曾允和元溪在一旁没听懂,但大致的意思她们知道,就是电子那边有个大一的一直锋芒毕露,咄咄逼人,喻秋楠想要教训教训他,但是祁至苼没有配合他。

  没想到喻秋楠会是这样的学长。但元溪表示很喜欢这种个性的男人。

  而这个锋芒毕露的小学弟还是来到了祁至苼这边,一脸炫耀地对祁至苼说道:“学长,你实力还可以,只是,你们院不行。”

  祁至苼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个学弟,也不温不火,说道:“你们院很强,你也很强,只是如果你代表你们院,倒是损失了你们院的风采。”

  曾允听懂了祁至苼这话里的话,不禁噗嗤笑了出来。

  纪子轩正上火,看到曾允这一笑,更是生气,“算了,不和你们文学院的扯皮,谁都说不过你们院。”

  “恐怕是情商不够。”曾允撇撇嘴,风一吹过,细碎的头发就吹了一点到脸上,曾允拿手去撩开。

  纪子轩看了一眼曾允,“算了,我不和女生计较。”他说罢就走了。

  这场比赛的惜败,倒是让曾允见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喻秋楠和祁至苼,他们似乎一直是相反着的,喻秋楠平日里低调而温和,但遇上事来竟果断但带着一点偏激,别人打他多大的力,他就还多大的力,而祁至苼是平日里高调张扬,但做起事来低调又考虑周全,大度又成熟。

  曾允本来打算回去,夏邵凑过来对曾允说道:“你会写篮球稿吗?我们去咖啡厅吧,我教你。”

  “好啊,我请你喝咖啡。”曾允笑着答应,她本来就被这篮球稿给弄得头大。

  在咖啡厅里时,曾允问夏邵:“今天那个男生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去年文学院抽到和电子信息工程学院打比赛,比赛当天下了一点小雨,但是考虑到后面的日程每天都有比赛排得满满的,学校大体部就没有延期比赛,但是电子的人以为这雨会让比赛延期,就没有去比赛,我们院的队员们去了,最后当然就算我们赢啊,可是电子不开心了。”

  “所以今年故意来报复?”曾允问。

  “不是这么简单,”夏邵摇头,“电子那边的人不开心,他们就派人来找我们这边篮球队的人谈判,意思是让他们进决赛,他们说毕竟如果真的比赛起来,我们院必输无疑。”

  “这也太过分了吧?本来就是他们算弃赛了啊。”

  “嗯,我们院当然拒绝了啊,然后就一直结仇到现在。”夏邵说道,“所以今年就报复,但是报复的手段未免低劣,他们派大一的来碾压大二的,就是刚才的那个,纪子轩,你之前有注意到他一直在攻击祁至苼和喻秋楠学长吗?”

  曾允点点头,原来如此。

  “学长不想把事情搞大,而且每年都这样的话,一点意思也没有,不如退一步海阔天空。”夏邵看着曾允。

  她已经把篮球稿写好了。

  回去后,曾允打开顾珍珍的对话框,把篮球稿发给了她,同时又加了一句:“珍珍,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不想计较。”

  顾珍珍这个月是做网宣的,篮球稿要编辑成微信推送和qq日志推送,所以曾允不得不发给顾珍珍。

  顾珍珍很快接收了文件,回了一个字:“好。”

  曾允终于觉得悬在心口的大石消失了。

  后来曾允去水房打水,正好遇到元溪,“你和喻秋楠学长一起回来的吗?”

  “没有,”元溪耷拉着一张脸,“比赛完了后,他们篮球队的约好一起去澡堂洗澡……你和夏邵一起走了,我和你室友程曦一起回来的。”

  “程曦?”曾允想到今天在看台最后一排看到的那个人,原来真的是程曦。

  “对啊,她还挺活跃的。”元溪说道。

  曾允不可想象,程曦那么惜时如金疯狂学习的人怎么可能会花几个小时去看篮球赛,还是一个人去的。

  “她怕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曾允想套套元溪的话来着。

  “我也觉得,但是我当时问她,她什么也不说。”元溪心里猜到曾允寝室的微妙关系,她看着曾允奇怪的神色,又拉着曾允悄悄说道:“你们寝室的程曦,心机很重,你小心为妙哦。”

  曾允笑。元溪是真的把她当做好朋友,才敢说这样的话。

  “我知道。”曾允回答。

  “我觉得她可能也是看上了喻秋楠。”元溪继而又沮丧。

  曾允点点头,觉得有理,程曦喜欢学习又认真刻苦,这样的人更可能喜欢喻秋楠而不是祁至苼。

  “你也真的这么觉得啊?”元溪近乎暴走。

  “不不不,”曾允立马摇头,“不一定哦,篮球比赛赛场上一共十来个人呢,说不定她看上的都不是咱们院的。”

  “希望是这样。”

  可是傻丫头,就算她一个人不喜欢喻秋楠,还是会有很多人喜欢喻秋楠啊,你要做的不是希望别的女生不去喜欢喻秋楠,而是要把喻秋楠紧紧抓住。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不了解TA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悄告诉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