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不了解TA
枝萦2018-04-29 11:113,635

  曾允原本以为忙完了“最佳主持人大赛”以后就没有事情了,周末还想着和乔乔一起去银泰城看电影,下午的时候院里面却突然通知要没有申请助学金的同学去开会,进行助学金公评。

  林落看了曾允和程曦好几眼,最终什么也没说。

  曾允知道,程曦一直看不起林落。不管林落用多少钱的护肤品,她都看不上她,当然,她对乔乔和曾允的态度会稍微好一点,但依旧淡然,从不交心,甚至不会多说一句贴心的话。

  “咱们寝室乔乔也申请了助学金?”程曦问曾允。

  “嗯。”曾允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她和程曦走在一起的时候会感到一丝丝害怕,总觉得非常别扭。

  程曦也不再说话,两人一路尴尬地走到文学楼的会议室里。

  辅导员在让班长公示每份助学金申请书之前发了一张表,是关于保密的签字,除了这个门,所有参与公评的同学不可以多说一个字,所有看到的申请书中关于每位同学的情况,都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曾允倒吸一口凉气,当她看到林落的家庭情况时。她不知道,原来北城这样繁华亮丽的城市,也会有人负重前行,甚至被贫穷压垮了身子。

  程曦看了曾允一眼,和她交换了一下乔乔的申请书。

  辅导员让她们看完以后,在公评表上填ABCD等级,A是可申请最高等级,D是条件不可申请等级。

  曾允毫不犹豫地在林落的名字后面填了A,她瞥了一下程曦,程曦给林落的是C,给乔乔的是D。

  乔乔的家庭条件不算差,只是母亲下岗而已,申请助学金可有可无,但是曾允想,既然她申请了,那必然是想要申请到的。所以曾允填了个C。但是林落……林落的条件如果都不可以申请A,那这个院还有谁可以申请到A呢?她出生农村,母亲去世,跟随父亲,父亲却是糖尿病患者,不仅没有工作,还需要每个月打胰岛素,还有爷爷奶奶要养,已经欠债三十多万了。

  曾允心凉了一会儿,她觉得……程曦的心真是寒冷。

  公评完以后,曾允很快就收拾了书包离开,程曦想要和她一起的,但曾允走得太快而且压根就没有看她一眼,她也就没喊住曾允了。

  只是这一个下午,曾允就觉得自己看透了太多,但是对谁也不曾提起。

  回到寝室后,林落原来一直还没有走,她不安而紧张地看着曾允,曾允对她微微笑,她才舒坦一点。

  “程曦呢?”林落问曾允。

  “不知道,”曾允皱眉,语气并不好,林落也就没有多问了。

  过了好一会儿,程曦依旧没有回来,乔乔说道:“她恐怕直接去学习了吧,书架上现代汉语和中国现代文学都没有看到。”

  曾允确定,她不喜欢这个寝室,也不喜欢程曦。

  因为这件事涉及到林落的私密,曾允没有和景萧提,她就是闲来无事,便打趣地问道:“景萧,你要不要认识一下我在这边的好朋友呢?她们人都很好的。”曾允指的是元溪和乔乔,以及祁至苼。

  “不用了,认识也没用啊。”

  “可是我们好像没有共同的圈子,万一有人追你怎么办?或者有人追我的话,你不会紧张吗?”曾允开玩笑问道。

  “我不会变心。”

  “我也不会。”曾允听到他的话,喜笑颜开。

  只是话是这么说,心却真的做得到么?自从和景萧开始了海城与北城漫长的异地恋以后,她就经常性的患得患失,景萧这样优秀又温柔的人,身边应该不乏追求者吧?只是景萧自始至终没有提过,曾允走不进他的圈子,也不知道他的一切情况。

  她问乔乔,“你和男朋友之间也是这样的情况吗?你不知道他的一切情况,甚至连他最好的兄弟叫什么都不知道。”

  “不会啊,”乔乔咬了一口苹果,说道:“我和他高中文理分科前是同班同学,分科以后也认识他的很多朋友,现在,他还把我拉进了他们寝室群呢。”

  曾允羡慕。

  “讲真,咱们寝室要不是那两位很热爱学习无心八卦,我早就也想把我男朋友拉进我们寝室群里,顺便介绍给你们认识认识。”乔乔又继续说。

  “那可还是不要吧。”曾允说道。她看了看手机上景萧的头像是亮着的,他们俩每天甚至没有什么话可说,都是曾允一个人在说着身边发生的故事,景萧只是听着,应和着,从来也没有说过他身边发生的事。曾允叹了口气。

  “你怎么啦?曾曾?又是因为你那小男朋友的事不开心吗?”乔乔问她。乔乔一直感觉曾允每天都在为她男朋友的事闷闷不乐,但是曾允总是袒护着她的男朋友,而且宁愿遍体鳞伤头破血流也死活不想分手解脱,乔乔不禁感慨,是曾允过于长情,还是那位男生真的魅力无限?

  后来她才得到答案,一开始是因为那位男生的魅力无限,后来是因为曾允的长情不变。

  “没什么事,只是觉得……他和我以前认识的景萧不一样了。”曾允再次叹气。

  “也许是你以前根本不了解他呢?”

  曾允看着乔乔,不信,“怎么可能?我和他从小玩到大的,我们彼此是最了解的。”

  “可是曾允,时间是不会赐予你一辈子的爱情的,你可以确定景萧以前就没有过女朋友么?你可以确定他以后就一定不会变心吗?”其实乔乔更想说的是,就算他一辈子不变心,可你这样过一辈子不累么?

  这下倒是真的把曾允给问懵了,是啊……她真的从来没有想到过景萧的过去,他过去的感情,过去的经历,这些他从来就没有和他说过。

  他们明明是最亲近的人,可是景萧却不喜欢和别人说自己的事,他什么事都爱放在心里,曾允也很无奈。

  晚上的时候,曾允一个人跑到四教附近的食堂吃饭,只有四教的食堂里有很多窗口是海城菜和南方的菜,不会太辣,曾允从小到大就不喜欢吃辣,但是北城的食堂,早上有胡辣汤,梅干菜包子里都塞一点朝天椒,她真的非常不喜欢,后来都干脆不吃早饭了,谁知道本来胃就不好的她,这会儿更吃不消。

  这让她不得不想起国庆七天假的第一天,祁至苼去多媒体教室时给她带的包子是奶黄馅的。她最喜欢的,便是奶黄馅的包子。

  她随便选了一个位置坐下吃饭,边吃边想念在海城家里妈妈做的菜,这时对面却忽然坐下了一个人,曾允皱眉,她一向不喜欢别人和她一张桌子,除非是人爆满的时候。

  她抬头一看,“学长?你也来这儿吃饭啊。”是喻秋楠。

  “嗯,只有这儿的菜稍微合点口味。”喻秋楠说道。

  “你都来了两年了也吃不惯?”曾允问他。看了下他盘子里的菜,果然也都是清淡甚至偏甜的,还真也是一个不吃辣的好老乡。

  “不习惯,也没打算习惯。”

  “我也是,”曾允愁眉,“就算在这个食堂,我还是觉得这儿的海城菜不够正宗。”

  “嗯,食堂而已,能指望好到哪去。”

  曾允发现喻秋楠其实没有那么闷啊。

  “对了,学长,我想问一下,你是可以保研的对吧……”曾允想把话题引到学习上来,肯定是可以从喻秋楠这儿得到很多关于保研或者学习的消息。

  “不出意外应该是,”喻秋楠还是很低调的,但也实话实说。

  “保研回海城吗?”

  “我没打算保研。”他脱口而出。

  曾允纳闷,“为什么?不保研,难道考?”那不多此一举?

  “出国。”他淡淡回答。

  “这样啊……”曾允从来没有想过出国。

  “你不知道么?院里有出国直升的名额,最多一个。”喻秋楠告诉曾允。

  曾允摇摇头,“我对保研都不抱希望,更不要说出国了。”

  “你现在才大一,机会还很大。只要能考到系里面前二十就可以。”喻秋楠说道,“但是,不要挂科,一挂科,就没希望了。”

  “好,我一定认真学习。”她斗志昂扬。

  喻秋楠不禁笑了出来,虽然很克制,但是还是被曾允发现,他只好尴尬地再问,“所以,你是想保研回海城?”

  “对啊。”曾允回答,“我就没想过离开海城的,要不是海城大学对本地人分数那么高,我又不想服从调剂,不然,我才不会来北城。”

  “也挺好的,”喻秋楠笑。“下次你要回去的话,提前和我说声,我带你一起。”

  “等等……这样不大好吧?”曾允想到元溪,既然这样……就把话题往下引一点吧,“万一你女朋友误会多不好?”

  “女朋友?”喻秋楠皱眉,“你听谁说我有女朋友?”

  曾允偷着乐,他这话的语气和意思,就是没有女朋友吧。

  “我猜的,我感觉学长你这么优秀的人,怎么会没有女朋友呢。”曾允撇撇嘴。

  “没有。”喻秋楠直接否定。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没有遇见喜欢的。”

  “那学长喜欢什么样的呢?”曾允追问。

  喻秋楠放下筷子,很严肃又认真地看着曾允,这架势像要告白一样,曾允吃惊,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

  “喜欢我喜欢的样子的。”

  她的心这才放下,真是无语,这叫什么答案?谁会喜欢自己不喜欢的样子的?

  喻秋楠真是个奇怪的人。

  喻秋楠回到寝室,祁至苼正在统计大一新生的体育各项成绩,看到曾允的表单,第一页右上方就有曾允的证件照,那应该是她高三暑假时照的,红色的背景布,她穿着纯白色的娃娃领衣服,笑眼弯弯,看上去非常活泼俏皮,一张圆圆的又白皙的脸蛋,祁至苼看着入了迷,都挪不开眼。

  “喜欢就拍下来呗。”喻秋楠对他说。

  “我是这样的人么?”祁至苼把曾允的体育评测表格放进抽屉里。

  “我之前遇见她了,能带给你的消息就是,她以后会回海城读研。”喻秋楠也不隐瞒祁至苼什么。

  祁至苼半晌没吭声,继而才说道:“没事。”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办公室恋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悄告诉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