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办公室恋情?
枝萦2018-05-11 15:254,076

  “希望你不是认真的。”喻秋楠觉得祁至苼近乎不可理喻,仅仅只是暑假时的聊天和开学见面时的一句搭讪,他就对曾允这样一见钟情并且不可自拔。

  “你是说曾允么?可是她是我最倔强地认真啊。”祁至苼回答。

  喻秋楠摇摇头,“她不是那种傻白甜,更不觊觎你的美貌。”

  “没关系,慢慢来。”祁至苼一点儿也不着急,曾允才大一,才来半年都不到,他根本就不必担心,他们有的是时间细水长流。

  “可是你的行动近乎在向全世界昭告曾允是你的。”

  “对啊,不然别别人抢先了,我怎么和她慢慢来?”祁至苼把一切都算的好好的,就等着曾允一步步走进他的地盘里。

  喻秋楠不再说话。

  “倒是你,喻秋楠,曾允的那个好朋友喜欢你。”祁至苼好意提醒,曾允对篮球一窍不通,要不是元溪的邀请,曾允怎么可能去看?而元溪全程眼神都在喻秋楠身上,含情脉脉,瞎子都看的出来,就喻秋楠不知道。也不知道他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

  “我知道,可是你也看到了,我连她名字都不问。”喻秋楠近乎绝情,这句话要是被元溪听到了,指不定能哭上几天几夜。

  “痴心绝对?现在怎么不去追呢?”祁至苼不懂喻秋楠,好不容易一路追到了这里来了,近在眼前反而又畏缩了,他有时候自己都想不通,像喻秋楠这样和自己几乎完全相反的人,他是怎么和他成了好兄弟?

  喻秋楠微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好马不吃回头草的。”

  “这会儿学着绝情了?真绝情假绝情?”祁至苼笑,“你就不能放下你高高在上纯洁无邪的身段吗?”

  “她会让我想到我像白痴一样的过去,而这段我自己都不想提起的过去,现在自然不能再重来。”喻秋楠不再想提这个话题,于是又转移话题说道,“曾允想念海城菜,你要是知道哪里正宗,可以约她吃饭。”

  “我……”

  “怎么?你也怂?”喻秋楠一副淡定得不得了的样子。

  “不,我想说的是,我又不是海城人,哪里知道哪家的海城菜比较正宗?”

  喻秋楠顿了顿,继而说道:“我们海城人,在北城都不知道有几家海城饭店,更不知道哪里正宗。”

  果然和喻秋楠没聊多久后,祁至苼问曾允,“北城的菜还对胃口吗?”

  曾允觉得奇怪,祁至苼怎么问她这个问题,“还行,就是太辣,我还是喜欢我家那边的口味。”

  后来祁至苼也没回复什么,他在短短一星期内近乎跑遍了北城所有的海城菜馆。

  曾允越来越烦周二,一整个下午的课,每逢单周还要去学生会开会,只要一开会就会有新的任务新的工作,忙得应接不暇,晚上又接着上素质课,她想不通,干嘛周二自己选了这么多课?关键不是课多,是下午最后两节的现代汉语真是太魔性了。

  乔乔和曾允都不停地吐槽现代汉语,学的语音音位什么的完全听不懂,那个老师上课枯燥无味,乔乔是逢课必睡,曾允勉强撑着,老师也知道自己上课丝毫没有感情可言,有时候恶趣味地开个玩笑。

  “你们要知道,学了这门课以后,214对你们来说,就不是一个单纯的情人节了!”

  中文系的孩子们在下面纷纷问道,“那是什么呢?”

  “是一个调值!”

  曾允和乔乔相互看了一眼,表示无语。

  但是很巧的是,每次周二下午曾允上完现代汉语,准能在走廊下楼梯处和祁至苼相遇,他从拐角处过来,那边是个小教室,她以前有听祁至苼说过,他下午两节是古代汉语。

  他们俩一起从二教走去文学楼开会,在路上时曾允就把这件事和祁至苼说了,谁知道祁至苼很淡定地讲了一句:“他还讲?这个段子他讲了好多年……”

  他真是不嫌累啊!

  “他也尽力了吧,毕竟现代汉语真的挺枯燥。”祁至苼笑着说道。

  “可是我就很慌张,这个课感觉好难啊……”

  “没事,你到最后就会发现,这是最简单的一门课了。”祁至苼和曾允并肩走着,他大长腿特地为了曾允放慢了步子。曾允的身高不算高,刚好到祁至苼下巴下面,最萌的情侣身高。

  “对了,我想问问学长,学长是不是和喻秋楠学长关系很好?”曾允问祁至苼。

  “是啊,在北城大学,大概我和他关系最好了。”祁至苼回答。他生怕曾允要问关于喻秋楠的一切,或者想通过他来更深入地了解喻秋楠,曾允可以喜欢任何人,但最好不要是喻秋楠,不然……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喻秋楠学长喜欢谁呢?”曾允真的是厚着脸皮问下去了,她从不喜欢八卦别人的,更不喜欢向别人的别人去八卦别人的事儿,尤其是感情上面的。曾允知道,自己的脸红了,耳朵都发烫。

  祁至苼低下头,看着曾允,她脸上害羞的红晕似乎在告诉他,他最害怕的事……也许会发生,“你喜欢他,对么?”

  “啊?没有没有……”曾允着急,头一直摇着,那娇羞胆小的样子,像是被祁至苼调戏了一样。

  她真的没有喜欢喻秋楠!是元溪!元溪让她问的!

  她真的想冲着祁至苼大声吼出这些话……

  “那你问他做什么?”祁至苼似乎不大开心的样子。

  “我……我……我就是问问……”曾允真是快崩溃了,她就不该答应元溪帮她问的,以后,遇上软磨硬泡,也不能心软!

  祁至苼看着曾允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那样子真是可爱,18岁的曾允,他记住了,记在心里了,这个喜欢穿白色裙子的女孩子,像一朵清水芙蓉,一点儿杂质也没有。

  “好了,我和你开个玩笑,别急。”祁至苼笑着说道,又摸了摸她的头。

  曾允一愣,血液都好像沸腾了,她抬头看着祁至苼,刚好祁至苼低头看着她,四目相对的一刹那,曾允立马低下了头。祁至苼发现动作过于暧昧,就很快放下了手。

  然后说道:“他以前喜欢苏婉,为了苏婉才来北城大学的,本来他高考后就收到了英国和美国好几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苏婉学姐?”曾允不敢相信,她想起苏婉学姐的样子,张扬而阳光,笑起来超级御姐的,苗条有气质,又想想元溪,内心不禁忧郁起来。“现在……还在一起么?”

  “他来了北城大学以后,并没有和苏婉在一起,甚至,没有搭理苏婉的意思。”

  曾允根本就接受不了这样的消息,太突如其来了吧?她感觉这背后肯定还会有更多的故事,她甚至不想祁至苼再说下去了,不然……曾允觉得自己根本接受不了。

  “不过,他们高中的那些事我就不知道了。”祁至苼耸耸肩。

  曾允长叹一口气,不知道也罢。

  “可我依旧很纳闷,北城大学中文系真的每年都只在海城招一个名额,他们俩……怎么可能同时进来?”曾允依旧不解。

  “嗯……关于这个,以前你们海城的大三的学姐也问过,不过喻秋楠这人,他不想说的,怎么问也问不到的。”关于这件事,祁至苼也知道,但是他不知道,这过去到底是有什么原因。

  曾允脑子才转悠着想喻秋楠的事,这会儿便很快就到了文学楼,她坐到余筱的后面,祁至苼则坐到部长的位置上。她忽然间挺喜欢这里的。

  祁至苼依旧是低着头不苟言笑地看着自己的笔记本,神色严肃地思考着,曾允偷偷打量了他好几眼,每次,都是在这间会议室里,曾允发现,祁至苼根本不是一个热情开放的人,他的高冷,是在骨子里的,至于为何看起来那般热情随和,曾允也不曾得知。

  他和喻秋楠相反。

  开会时曾允一直心不在焉,她想着要怎么和元溪去说呢?去说……喻秋楠是为了苏婉才来的北城大学,他既然敢拿着自己的大好前途赌一个苏婉,就怎么不会为了她剑走偏锋不顾一切呢?这样执着不羁的人,真的容易把心腾出来给元溪么?

  她心疼元溪,最可怕的不是她和景萧之间的折腾与烦恼,至少她和景萧两情相悦啊,最可怕的是一厢情愿才对,付出没有结果,爱情未开始就要结束,这比她难受多了。

  夏邵在开会时用手肘捣了她好几下,曾允才回过神来,只见她面前的桌子上多了一张纸,“晚上请你吃夜宵,好不好?”

  夏邵可怜巴巴地看着曾允,曾允也看着他,并不想回复纸条,只是朝着她摇了摇头,夏邵再次用眼神传递消息——求你……去吧好不好?

  曾允再次摇头。

  主席咳了一声,他俩没有发现。

  主席再咳一声,两人依旧相视,曾允摇头。

  主席不想再咳了!

  “曾允!”主席的一声吼,曾允吓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这才发现全会议的人都在看着她和夏邵,两人飞速低下头去。

  祁至苼摇了摇头,他每次,每场会议都将目光聚集在曾允身上,这次也不例外,曾允先是走神,然后又是和夏邵眉来眼去,他心里……说不出的不舒服,真是恨不得拿起桌子旁的保温杯就砸向夏邵。

  “你们俩在眉目传情什么呢?”主席其实也不是很生气,毕竟也只是比他们大两届的学长,“要是真喜欢,就在一起呗。”

  全场都大笑了。

  曾允一紧张,脑子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一直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夏邵见曾允不说话,他自然不想反驳什么,只是看着曾允傻笑着。

  副主席说:“办公室是可以搞办公室恋情的!”

  全场再次起哄,小干事们谁都不想开会的,就巴不得这样子热闹。

  祁至苼轻咳了一声,略微皱眉地说道:“主席,还开会么?不开的话,就散了吧。”

  主席这才知道玩过火了一点,他很快收住笑容,说道:“下次开会就要专心致志,不要再这样搞小动作了!”

  “我建议,”祁至苼说道,“办公室不准搞办公室恋情,最好每个部门都不要。”

  副主席是个学姐,略微有点难堪,但是祁至苼说的,她不好反驳,院团委老师和正主席以及这学生会的众多部长们,都对祁至苼赞赏有加,准备推选他为下一任学生会主席的。

  祁至苼是非常严肃的。

  曾允苦不堪言,不仅被误会了,好像还因为她,这个会议尴尬了。

  一开完会,曾允恨不得马上就飞走,依旧是祁至苼走到她身边,对她说道:“曾允,开会的时候没有针对你的意思,只是,不要搞同部门间的恋情,万一不小心分手了,一起共事多尴尬?”

  祁至苼的话不是没有理的,只是他误会了,她一直有男朋友的,她刚想和祁至苼解释一下,谁知道林娴娴走了过来,热情地同他们打招呼。

  “嗨!学妹。”林娴娴主动挽住曾允的肩膀,曾允吃了一惊。

  “好了,曾允,我先走了。”祁至苼就这样离开了。

  “他生什么气呢?奇怪。”林娴娴不解,“不过学妹,你别在意他,他就这样的。”

  说的好像林娴娴和祁至苼很熟一样。

  虽然林娴娴是个不错的学姐,但曾允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亲近不起来这个学姐。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冤家会聚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悄告诉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