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有人走后门?
枝萦2018-05-11 15:264,054

  祁至苼问曾允:“你想不想吃海城菜?”

  曾允纳闷儿,祁至苼为何一直纠结于这个问题,她点了点头,又笑着说道:“怎么?你会做?”

  祁至苼摇摇头,说道:“不会,但是我知道有一家还可以,据说和那个老板讲一句海城方言,还可以打折。”

  “可我的方言不正宗,和爸爸妈妈平时都是用普通话了。”

  “那也没事,你和我去就行了。”

  祁至苼就这样把曾允带去了京北的一家海城菜馆,菜馆坐落在繁华市区的一隅,不算个大菜馆,却极具江南的风味,曾允听到里面有人说着海城话,温暖的风就好像迎面吹来。

  她点了几道平常爱吃的菜,没有注意到祁至苼正在看着她。

  “学长你呢?”她忽然放下菜单问道。

  “我什么?”祁至苼赶紧把目光转移到别处。

  “你喜欢海城菜吗?”曾允问道,“都比较偏甜,如果你吃不惯……”

  “没事,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吃辣的,甜的我可以。”他心里面甜开了花,也许吧,曾允就是这样会考虑到别人的人。

  仅仅只是几分钟,祁至苼就记下了所有的菜,他摸索着曾允的口味与爱好,根本就不需要亲自去问。

  曾允告诉祁至苼,这家店真的挺正宗的,是她在北城吃过的最好的一家了,祁至苼笑。

  她记下了这家店的名字,想着以后要是景萧再来,也要带他来一次,可是想到这里莫名烦躁,景萧应该不会再来了吧?而是换做她,回到海城去找景萧。

  过往原来就是这样呼啸而过的,曾允后知后觉,她恍然间发现,她和景萧再也回不去了,就像和祁至苼一样,只不过一个是逐渐末路,另一个却好像是……渐入佳境。

  曾允和祁至苼走在马路上,北城繁华而亮丽,万家灯火,曾允知道,没有一盏是留给她的,秋末的风凉的很,她微微拉上了一点衣服的拉链,祁至苼心细,问曾允:“是冷吗?我们打车回去吧?”

  “不用,不是很远。”曾允笑着回答。她其实挺喜欢和祁至苼这样单独走在一起的,至少,和祁至苼相处不是一件不快乐的事情,反而很舒服,很惬意。曾允过去很大胆的想过,如果她没有同景萧把关系上升一步的话,她会不会和祁至苼在一起?后来她摇了摇头,祁至苼这样优秀的人,她配不上。

  更何况,祁至苼对所有人都好,不是对她一个,她既然成不了VIP,又怎么可能成为唯一?

  “曾允,你问喻秋楠的事,是因为元溪对吧?”祁至苼突然开口,他的语气像是在求饶,求曾允给一个肯定的回答。

  “嗯……”曾允心虚,她撒不来慌,每每撒谎,都会被一眼识破,干脆就坦诚吧,“这个……学长不要告诉喻秋楠学长啊……元溪不让说的。”

  谁知道祁至苼一下子就舒坦了,这些天压在心里的忧郁很快消散,“当然。”

  “谢谢学长。”曾允觉得,自己好像对祁至苼说过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这一句了,她感谢他,他们之间不存在爱情,连友情都稀薄,只是因为感谢,因为祁至苼以自己的经验,以一个过来人的经验,帮助了作为萌新的她。

  “你会留在学生会吗?”祁至苼问她,学生会,似乎是他们交集最多的一个地方。

  “不知道。”曾允摇了摇头,她还没想过这些,尽管余筱有时候旁敲侧击关于留任的事,但是她心里也不清楚,如果五位干事都选择竞选部长,余筱和新任主席会不会考虑她。

  “嗯……现在也还早,可以慢慢想。”祁至苼回答。

  “那学长你呢?”曾允问他,他应该留任竞选主席吧?上次她去团委办公室值班,团委老师当时和15级的辅导员正好聊到了祁至苼,她们夸赞祁至苼的优秀品质和能力,团委老师是有意推举祁至苼当主席的,但是辅导员认为学生会耽误时间,祁至苼需要静下心来全心全意地提高成绩以保研一个好学校,甚至……是出国。

  这个出国名额,不是喻秋楠渴求的么?

  “我啊,看情况吧,”祁至苼仰头看了看天,“我和你一样,也没想好。一边是学生会,这个我呆了两年的组织,一边是学习,寄托着所有人的希望。”

  曾允点点头。每一个选择,都是有得有失的。

  回到寝室后,乔乔把每人的体育评测表都带回来了,她看了眼曾允的,忽然说道:“哎呀!曾允,你的表格照片呢?”

  曾允接过来一看,表格第一页她的照片竟然不见了,曾允纳闷,“我记得我之前贴了的啊。”

  “刚才我和体育部的干事一起回来的,就顺便把你们的带回来了,之前还真没注意,难道是我一不小心给弄掉了?”乔乔有点儿害怕,“不过,我拿到之后就放进书包了呀。”

  她翻了一遍书包,没有找到。

  “算了算了,没事。”曾允收回了表格,在抽屉里又拿出一张照片,用固体胶粘了上去。然后直接把表格丢到了抽屉里,她才不想要看到自己的分数。

  “那个……表格都不要弄丢了,体育部的干事说这个让我们自己保存,体测时直接带去。”乔乔说道。

  这个表格还是新生运动会时的,体育部收上去核对成绩后盖章,据说盖章都是部长盖的,那祁至苼,应该是完全看到了她惨不忍睹的分数吧,晚上吃饭的时候他倒是平平淡淡,不过曾允想想也是,她于祁至苼而言,不过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学妹,有什么值得他记住的?

  “曾允……你是不是也有一门没过,需要补测?”乔乔哭丧着脸问道,她记得上次新生运动会时,曾允的跳远也没及格,不过曾允是差了一点点,她是差了一大截。

  “啊?这个还要补测?”曾允吃惊,她以为是个小检测而已,竟然还这么严肃。

  “对啊,你看看你的表格,要是后面备注了就是要补测的。”

  曾允连忙又拉开抽屉,看了眼自己的表格,她大吃一惊。

  她记得自己跳远差了0.05米的,这多出来的0.05是谁给加上的?不过正是这0.05,曾允刚好及格,不需要补测。

  乔乔凑过来看着曾允的表格,“啊啊啊曾允是谁把你的给登记错了?我记得你也没过啊。”乔乔落差更大了,凭什么曾允运气这么好啊?再说,这个不是电脑数据和表格数据都会核对的么?难道真的是体育部的干事或者部长眼瞎了?

  “呃……我也不知道,我记得当时差不多跳及格了。”曾允淡淡地收回了自己的表格,她心里大概有了一半的数。

  “这也太坑了吧?”乔乔表示不公平,“会不是因为你也是学生会的人,他们给你开了后门?”

  曾允一惊,觉得乔乔的话有些过分,她不想回答乔乔。

  “乔乔你够了吧,本来差的就不多,一般体育部都不会太为难别人的,像这种差了一点点都基本都会给补上,补测他们也嫌烦的。”林落知道这会儿曾允听了乔乔的话肯定不舒服,帮着曾允讲了一下乔乔。

  乔乔知道是自己情绪太过了,说错了话,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要是真的是林落讲的这样就好了,可是每人都有电子牌子的,根本就不可能会这样差一点就随便算了的,更何况,主席无数次强调,每个部门对任何数据统计都要精确,不能随意。她心里不是滋味,乔乔平时说话挺没头没脑的,万一对着院里传开来,体育部不好交差,她也不好见人了啊。

  曾允走到阳台上,拨了个电话给景萧。

  景萧接了,曾允才开心一点,只要景萧愿意接电话,那么每天都是曾允来主动拨打的话,她也愿意。

  “景萧,今天忙吗?”曾允问他。

  “嗯,还好。”他似乎无精打采。

  “你……是很累吗?”曾允试探着问。

  “还好。”又是这一句。

  曾允略微有些沉默,想要找话题,她想告诉景萧今天的那家菜馆和刚刚发生的事,但是话到嘴边,曾允好像察觉到景萧的不对劲。“你是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还好,没有什么事。”景萧敷衍。

  “有什么不开心的你就告诉我呀,说出来会好很多的。”曾允在试图打开景萧心扉,她也是这一下子才反应过来,她真的一点儿也不了解景萧,景萧什么都不愿和她说,加上他们俩现在又不在一个地方了,她又不认识景萧的任何一个同学和朋友,景萧发生了什么事,她真的一点儿也不知道。

  “我真的没事。”景萧哽咽了一下,又说道:“曾允,先就这样吧,有点累了,先歇下了。”

  说罢,景萧就挂了电话。

  曾允沮丧。

  景萧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曾允心想。只是他不说,她又怎么能知道呢?

  她想到,贴吧!对,贴吧,她打开电脑,逛了下海城大学艺术学院的贴吧,很快就知道景萧果然是发生了事情——他钢琴比赛输了。景萧的钢琴一直是非常优秀的,在海城大学也是,他大一那年就赢了全国钢琴比赛一等奖,这个比赛很出名,是直接会播到电视上去的,曾允每次都会趁着这个比赛节目看电视,其实只是为了看景萧,今年的这场,她因为太忙碌而忘了看。

  曾允有些不可置信,这么优秀的景萧,已经蝉联了两届全国钢琴比赛的冠军,今年怎么会输呢?

  也难怪景萧没精神不开心。曾允想到这儿,想给景萧打个电话,但是想想又忍住了,景萧不愿意对她说,恐怕也就不想她知道吧。

  那她只能装作不知道。

  这件事对景萧打击挺大了,他一连好几天就像消失了一样。曾允发过去的消息,他一条也没有回复。

  曾允又再次整天因为景萧愁眉苦脸,元溪和乔乔也不禁跟着曾允苦脸。元溪说:“曾允,你饶了你自己吧,他根本就没有给你带来过快乐,你干嘛还折腾着?”

  曾允不说话,只是一直刷着贴吧,希望看到更多的消息,她没想到,在贴吧上能看到这么多景萧的消息,他却从来没有和她提过。

  原来,景萧是海城大学的校草,原来,有那么多女生喜欢他甚至当众表白,原来,景萧拿过很多荣誉很多奖,原来,他也遇到过一些失败和挫折,只是这一切,都在曾允不在的城市里发生着,一件又一件,曾允浑然不知。

  他也是被情绪牵着走的人,曾允看到贴吧上景萧的那些照片,拿奖时喜悦,弹琴时投入,落败时悲伤。

  她的眼泪又一颗一颗掉落下来。

  “哎呀哎呀,你怎么又哭?”元溪赶紧拿出纸巾替曾允擦眼泪,“曾允,不是我要在你伤口上撒盐,是长痛不如短痛,你别再这样一个人撑着了,分手吧。”

  元溪没有谈过恋爱,但是却非常精通恋爱这方面的道理。她也知道像小情侣吵架或者冷战这种事情,是断断不能劝分的,不然万一哪天他们和好了,吃不了兜着走的肯定是自己,但是曾允是个好姑娘,也是她自己认定了的好闺蜜,她不能看着曾允吃苦受累。

  再说景萧,她只是听曾允提了点他,她就觉得这样的男生并不适合曾允,要说适合,她觉得像祁至苼这样的男生,才是最为合适的。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决心去见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悄告诉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