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决心去见你
枝萦2018-05-11 15:263,006

  曾允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她觉得自己才是最过分的那一方,当初她为什么要坚持她倔强的中文系?非中文系不填,错过了海城大学,就像也错过了景萧。

  她竟不能陪在他身边,替他分担一切喜与忧。

  “元溪,我……我想回海城。”曾允说出来这句话,其实心里还在摇摆着。

  “你傻啊你!”元溪是断然不能同意曾允回去的,“马上要期中考试了,而且院里面管的多严?现代文学的老师就没哪节课不点名,曾允,你可千万别为了一个男人断送了自己啊。”

  曾允不是没有想到这些,更何况,她还想保研,这事儿她没对元溪说过,但她无时无刻不放在心上,回海城至少要待上三天吧,但她们的课程近乎每天都排的满满的,下个星期四开始又是期中考试,曾允也忧心。

  元溪安慰了曾允好久,也劝了曾允好久,总算把她给说服成功了。

  曾允回到寝室,乔乔这次竟然没有和男朋友开视频打电话,她不禁觉得奇怪,等到看到乔乔通红的双眼,才知道,原来不止她一个人为异地恋悲伤哭泣。

  “曾曾……”乔乔看到曾允回来,扑倒她怀里大哭。

  “你怎么了乔乔?”曾允吃惊,问她。

  “我分手了……”乔乔啜泣着说道,她已经哭了一晚上了,刚才歇了会儿,曾允一回来她又不自觉地哭了出来。

  “怎么了?”曾允觉得天旋地转,乔乔和她男朋友的感情,不是一直很牢固么?他们克服了学历的差距,克服了异地恋的差距,走到了一起,怎么也才一两个月,就分手了?

  乔乔告诉曾允,她从她的一位高中同学那里得知,她的男朋友小周在大学里被她的同班同学追求,而且那位同班同学也知道小周是乔乔男朋友,但是她还是穷追不舍。

  “那小周呢?他劈腿了?”曾允问她。

  乔乔摇摇头。

  “那你有什么好分手的?”曾允不理解。

  “可是我问小周的时候,小周竟然隐瞒我。”乔乔觉得小周错就错在这点,他们本来就是异地恋,这么大的事小周从来就没提过,他们本来是应该更加坦诚才对啊。

  “他应该不想你担心。”

  “可我就是很害怕……曾曾,你不害怕吗?”乔乔抓住曾允的手,也是这个瞬间,寝室突然断了电,乔乔和曾允同时一惊,但是谁也没动,“曾曾……我好害怕……”

  曾允不懂,乔乔是害怕黑暗呢还是害怕异地恋,她也仅仅攥紧了乔乔的手,安慰她说道:“没事,乔乔,会没事的……”

  其实乔乔是想问曾允的,你害怕异地恋吗?永远不知道对方在做什么,永远依靠手机维系着稀薄的感情,永远有一方绞尽脑汁去主动寻找话题,如果稍稍松懈,就再也没有联系。她想问曾允,哪怕是十多年的感情,也能经得起这样的考验么?

  曾允给乔乔的建议就是和小周好好谈谈,如果小周真的没有劈腿,那乔乔这样的分手是没有意义的,反而让她的那位同班同学小人得志。乔乔觉得曾允的话在理,便和小周进行沟通,同时也从她同学那儿得知,小周没有变心也没有劈腿。

  一天不到的时间,乔乔和小周复合。

  曾允躺在床上,长吁一口气。其实她倒宁愿像乔乔和小周那样吵一架,总好比景萧若无其事的冷战。只是她不敢,不敢轻易尝试主动和景萧去吵架,去无理取闹,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景萧会怎么做呢?曾允心里一点儿底也没有。

  她想了想,最终又拨打了景萧的电话。只是曾允没想到,接电话的竟然是景萧的母亲。

  “曾允?”景萧的妈妈看到景萧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正纳闷着为什么曾允这丫头会打电话过来。

  “阿姨?”曾允吃惊,“那个……景萧在吗?”曾允的心扑通扑通直跳,难道景萧出事情了?

  “景萧刚睡着了,你打电话过来……是也知道吗?”景萧的妈妈感觉开口很难。

  “知道什么?”

  “景萧生病了。”景萧妈妈不打算瞒着曾允了,他们俩从小一起长大,关系也好得不得了,估计曾允或多或少会知道吧。

  “生病?他现在还好吗?”曾允急坏了。

  “别怕,是抑郁症,刚才接受了治疗,吃了药,醒了就好了。”景萧母亲的话语里透露出一种熟稔,曾允一下子感觉到,这肯定不是第一次查出抑郁症了。

  只是她自以为那么了解景萧,怎么会从来都不知道?

  曾允回想到景萧,他一直都不快乐,原以为景萧只是走的高冷范,没想到也许是抑郁症作祟的吧,可是他那么温暖的一个人,竟然连自己都温暖不了。

  曾允的眼泪再次扑簌下来。

  “曾允啊,阿姨知道你们关系好,有时候,你好好劝劝他。”景萧母亲的话语里,尽是无奈凄凉。

  “可是阿姨……景萧……为什么会得这种病?”她试图不让自己哭泣的腔调被发现。

  “也许,从小到大,我和他爸爸给他的压力太大了。”她叹了一口气,“在高考时发现的抑郁症,谁知道……竟然这么棘手。”

  曾允挂掉电话后,决心回家。

  她先是打了个电话告诉自己的父母她要回来一趟。

  曾爸纳闷儿,怎么曾允之前一直没说要回来,今天突发奇想毅然决然地要回家。曾允没敢和爹妈说自己和景萧恋爱了,现在景萧生病了的事,于是便随意撒谎,说自己想家了。

  她自知自己不是会撒谎的人,这样拙劣的撒谎技巧不知道自己爸爸有没有发现,曾允有点儿心虚。

  曾爸心软,又是个女儿奴,一听说曾允想家想得马上就想回来,不禁自己也坐到沙发上老泪纵横,说自己也想曾允,一肚子掏心窝的话被曾爸像倒豆子一样倒出来,还说要给曾允打钱做车票。曾允吃惊,感动得不得了,同时也觉得愧疚无比。

  但是曾妈和曾爸就完全不一样了,她考虑得远比曾爸多,二话没说就抢过曾爸的手机,对着曾允噼里啪啦地问起来,你的大学课程怎么办?为什么突然之间就想家要回来?你要是在学校发生了什么事的话我们可以过去帮你解决!

  总之,不能回来。耽误学业。

  曾允唰唰地大哭,这下子倒是曾妈也愣住了。她何尝不想女儿?

  最后,曾允胜出,曾爸给她转了1000元,作为回家的路费。

  她就背了个书包,连换洗衣服都没带,就上了高铁。高铁呼啸而过的时候,曾允在想,景萧现在怎么样了,他还好吗。

  她愈发自责过去那些年自己的幼稚和不成熟,为什么自己总是把悲伤忧愁都诉诸于景萧,他像一个智者一般帮她排忧解难,但是她却从未帮助过景萧,甚至把自己的坏情绪都传染给了景萧。

  高铁由北向南,平原宽阔,秋末季节的北方突兀的很,曾允透过窗子,想到了儿时。

  四岁时,她跟在景萧身后上幼儿园,她小班,景萧大班,那时候的景萧已经学钢琴两年了,他会在放学后弹钢琴给曾允听,并且教她弹钢琴,所以这些年,曾允没有专门去少年宫学,但是竟然也能达到五六级的水平。

  曾允是七岁上的一年级,景萧三年级,他自小聪慧,不管曾允在学习上遇到了什么题目,都会去找景萧,他总能解开难题,并且很有耐心,一直教到曾允会了为止。

  她记得最清楚的诗是李白的《长干行》,景萧在四年级会的这首诗,他每天和曾允一起放学时,就教她背这首诗,也是景萧告诉她,他们俩的关系,就像《长干行》里描述的一般,“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

  景萧的优秀,她一直无法赶上,加上幼年的曾允非常贪玩,不经心于学习,自然和景萧差了一大截,直到升了六年级,她才知道要努力一把了,才能赶上景萧。

  她感谢景萧,让她足够从六年级一直优秀到上了一所知名大学。如果不是他,她的命运轨迹绝不是这样的。

  十九岁这年,是她先表白的景萧,她喜欢了他十多年啊,希望景萧也是如此吧。

  现在在十九岁的尾巴上,她不顾一切地丢下身后许许多多的事情,学生会,课程,寝室,作业等等,回到海城,去守候景萧。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十九岁初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悄告诉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