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金哥2018-07-27 10:583,326

  绺子虽然成立了,可是没有根基也没有经验。一朵决定带着众人上龙岩山去找李天龙帮忙。一梅说李天龙的龙绺子已是抗联的队伍,找到他们就等于找到了抗联。

  龙岩山在凤凰镇北边的大山里。一朵几个人怕被人认出来,都用黑灰把脸抹成了大花脸,钻林子走小路。

  天快黑时几个人来到了凤凰镇北边,已经累得满头大汗,饿得饥肠辘辘。她们坐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下,商量着晚上在哪过夜,再弄点吃的。正说着话,只见从凤凰镇方向来了一辆马车,赶车的是个眉清目秀文文静静的年轻人。这样的马车只有徐保长那样的有钱人家才有,赶车的年轻人看上去也不穷。既然是有钱人,一朵她们就决定抢了他。

  马车快要靠近时,一朵和袁玉玲搀扶着从树后走出来,假装摔倒在地上。赶车人将车停下,跳下车来。还没等他上前查问,孙宝凤和牛金枝拿着匕首从后面出来,搂住了他的脖子。年轻人起初看见她们一张张的大花脸很是吃惊,但仔细看就看出来了是一群年轻女人。也看出她们不是真正的劫匪,也就没太挣扎。

  一朵从地上站起来,从他身上摸出一把枪和一把匕首。孙宝凤将他双手背到后面,掏出绳子绑了起来,问道:“大当家的,这个人咋处理?”

  一朵想了想:“扔车上,把他交给李天龙。再把车上的东西分给他们一半,也算是见面礼。”

  年轻人听见她们的话,笑了:“好啊,我带你们上龙岩山。”

  孙宝凤呵斥道:“闭嘴!”将他塞进车里。

  这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李天龙和十几个男人骑着快马跑过来。

  一朵她们赶紧把马车赶到路边,想让骑马的人先过去,不料李天龙一伙人在马车旁停下来,跳下马。原来他看见马车在一朵她们手里,心里对发生的事已经猜到了几分。

  一朵她们见李天龙他们下了马,心里开始紧张起来,不由得往一起挤成一团。

  她们的紧张没能逃过李天龙的眼睛,看出她们不是劫匪,就围着她们转了一圈,想逗一逗她们。

  他看着她们笑笑:“你们是何方神圣啊?竟敢劫俺的车?”

  女人们听说这辆马车是他的,心里更加紧张。孙宝凤想用李天龙吓唬住他们,就往前凑了凑:“先不说这辆车是不是你的,就说俺们是谁,说出来怕把你吓趴下。”

  李天龙乐了:“哎呦,弟兄们长点眼力见啊,一会俺吓趴下扶着我点。快说呀,俺听着呢。”

  孙宝凤看了看一朵,得意地说:“龙绺子,知道不?俺们是龙绺子大当家的李天龙的……李天龙的……亲戚。”

  这下所有的男人都乐了,就连车里被绑着的男人也乐出了声。女人们倒是觉得奇怪,这有啥好笑的?

  李天龙做了一个要趴下的姿势:“唉呀妈呀……可吓死俺了……你们是李天龙的啥亲戚?”

  吴大姐指着一朵抢着说:“她是李天龙的压寨夫人!”

  这话一说完,男人们乐得捂着肚子,女人们也乐了。一朵害羞地拉了吴大姐一把,意思是不让她胡说八道。吴大姐以为这样说这些男人能害怕,就会早点走

  开。

  李天龙走到一朵面前:“俺好好看看李天龙的压寨夫人长啥样?挺俊啊。”

  孙宝凤用手一档李天龙:“你不要离她太近。你刚才说这马车是你的,这真是天大的笑话。这马车是俺们的,车上的东西俺们要送给李天龙。”

  李天龙一听更乐了:“为啥给他?”

  吴大姐说:“俺们都是一家人了,有好东西当然要分给他点。”

  李天龙假装一本正经:“看来你们和李天龙真是亲戚啊,正好我也是李天龙的亲戚,那咱们也是亲戚啊。”

  袁玉玲不信任地问道:“你见过李天龙吗?知道他长得啥样?”

  车里的年轻人其实是白龙,他实在憋不住了,就在车里说:“李天龙是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头发和胡子都白了。”

  男人们又是一阵大笑。

  “可不是咋的,李天龙老得直掉渣儿,走道儿腰都直不起来了。”李天龙指着车里说:“车里说话的人是不是也是李天龙的亲戚呀?”

  白龙喊着:“俺是,俺是李天龙的兄弟!快把俺放出来!”

  一朵觉得李天龙和白龙都不像坏人,于是就让孙宝凤把白龙放了出来。

  白龙揉揉手腕子,走到李天龙眼前:“大哥,你们回来的挺快呀。”

  李天龙讥讽地一笑:“就乎保长那个老东西,一吓唬就老实了。时辰不早了,咱们快走吧。”一指一朵她们“我们也上龙岩山,你们和我们一块走吧。”

  一朵一伙人小声商量一下,女人们看看黝黑的夜色,虽然弄不清楚这些男人的真实身份,但从他们的打扮和举止,看着不像汉奸和伪军,就同意了李天龙的提议。于是,几个身体较弱的女人坐进了车里,剩下的人和男人们同骑一匹马。李天龙替换了白龙,亲自赶车。

  一朵问李天龙,他们是什么人,李天龙哈哈大笑让她猜。一朵觉得他们既不像汉奸,也不像伪军,更不像庄户人家的男人……她突然死死地盯着李天龙,说了一句诗:“壮志饥餐胡虏肉,”

  李天龙的笑容僵住了,紧紧盯着一朵的眼睛:“你再说一遍。”

  一朵重复了一遍:“壮志饥餐胡虏肉,”

  李天龙一本正经地回应她:“笑谈渴饮匈奴血!”

  一朵激动地说:“你是龙绺子大当家的李天龙!”

  李天龙冲着她一竖大拇指:“好眼力!你们是什么人,怎么知道俺和抗联的接头暗语?”

  一朵告诉他,是姐姐一梅告诉她的。

  李天龙突然握住了一朵的手,使劲摇晃着:“太好了!这次白龙去找抗联,在三道河子从头到尾都是一梅陪着的。抗联和俺们约定了这个接头暗语,还是第一次用上。”两个人越说越近乎,一朵把自己和女人们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李天龙当即表示一定全力帮忙。但他不明白,一朵为什么不和龙绺子在一起,非要另起锅造?

  一朵不能对他实话实说,只说想先自己干一段看看。实际上是女人们不想和土匪在一起。李天龙对她的心思心知肚明,但是很理解,也就不勉强。

  白龙和袁玉玲同骑一匹马,坐在他身后。袁玉玲生得文静俊俏,说话也是文绉绉的。她从没骑过马,心里很是害怕,两手紧紧抓住白龙的衣服。白龙感到了她的恐惧,回头轻轻对她说:“别怕,抓衣服不稳当,抱住俺的腰。”

  她从没和男人挨得这么近,哪好意思抱着一个陌生男子,就轻轻摇摇头。白龙觉出她的身子不停地摇晃,怕她摔下马背,就抓着她的双手按到了自己的腰上。袁玉玲没有拒绝,就抱着他的腰,一直到龙岩山。

  她和白龙一路走一路小声的交谈,两个人都是读书人,谈得很是投机,有些相见恨晚的感觉。她问他们是什么人,白龙告诉她,自己是李天龙的顶天梁。袁玉玲惊诧得叫起来:“啊,你们就是李天龙的人?!”

  白龙又指着李天龙告诉她,这个人就是“龙绺子”大当家的李天龙。他们今天砸了乎家窝棚的大汉奸乎保长家的窑,他赶着车拉着抢来的东西先走了,李天龙他们处理好了现场后赶过来。

  袁玉玲吃惊之余又觉得可信,因为他们从一见面,话里话外就是在开玩笑,毫无恶意。她要去告诉一朵,白龙让她看一朵和李天龙说说笑笑的样子,估计他们已经说明白了。

  李天龙和一朵她们到龙岩山,已是夜深之时。李天龙安排女人们吃完饭,在自己房中住下,他和白龙挤了一夜。

  一朵躺在李天龙屋里的炕上,感到了一种久违的家的温暖。她想起了没出嫁之前,每天晚上娘都会把炕烧热了,再让她和姐姐睡。家里虽然穷,但是温暖一点也不少。自从嫁到徐家,受尽了凌辱残害,还被那个老畜生糟蹋,送进大牢九死一生,孩子生下来就被抢走……她没过过一天人过的日子。这一切终于结束了,她要做自己命运的主人!她想起了莽子哥……一想到他,她的心就揪了起来。她虽然不相信他真的做了汉奸的什么副队长,爹娘的死还和他有关系,但是没见到他本人,她的心就不落地。

  第二天早晨吃完饭,李天龙陪着一朵她们在龙岩山四处看看。

  龙岩山在凤凰山深处的一个大山坳里,三面都是悬崖峭壁,只有前方一条路通到山外,真正的易守难攻。去年春天,仁川一郎带着日本兵和侦缉队两百多人来清缴,被李天龙的一百多人打得落花流水。后来仁川一郎又派王福生带着侦缉队来了几次,都是无功而返。

  李天龙把自己的另一处营寨绿石谷,送给了一朵做大寨。绿石谷在龙岩山的右侧翼,地形和龙岩山相似,也是三面环山易守难攻。他还给了一朵五匹马和一颗手榴弹,以及生活用品和粮食。特地教她举行“挂住”的仪式。

  他之所以没给一朵枪支,藏了一个小心眼儿。就是想让一朵觉得自己在外边很难,早些来和他们入伙。因为龙岩山全部是男的,只有他老婆一个女的还被日寇杀害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魔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魔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