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沦为强盗的奴隶
醉了。2020-09-04 18:406,228

  或许是命中注定,刚到伦敦后不久,我就结识了一位相当不错的伙伴,这对当时懒散、自暴自弃的我来说,颇不寻常。 因为照常理来看,魔鬼会早阜地给我这样的年轻人设下陷阱,然而这次我并没遇到。

  我的这位新同伴是一位英格兰船长,他曾到过几内亚沿岸,在那儿做了笔不错的买卖,并赚了不少钱,所以他想再去一趟。 他对我很好,也很喜欢困我交谈,当他听说我想出去见见世面后,便对我抛出橄榄枝说,如果我愿章和他一起去,可以免费搭他的船旅行一番,还可以做他的伙伴,陪他一起用餐他还建议我可以先买一些货物放在船上,然后到各个港口去卖,这样还可以檗一点钱来花。

  船长如此盛情,正是我求之不得的,我便欣然登上了他的船。不久,我们便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正是由于这位船长朋友的正直无私,我赚了一笔数目比较可观的钱。因为我听了他的话,带了一批玩具和其他小玩意儿, 加起来大约值四十英镑。这些钱是我靠一些亲戚的帮助才凑齐的。 我相信,他们肯定会把这件事告诉我的父杀,或者至少告诉了我的母亲。 然后,我的父亲或母亲出了钱,再由亲戚寄给我,作为我第一次做生意的本钱。

  这次航海可以说是我一生航海活动中唯一成功的一次航行。 这完全归功于我那位船长朋友的无私帮助。 在他的指导下,我还学会了一些有关航海的知识和方法,以及记录航海日志和观察天文等。 简言之,在他的帮助下,我懂得了些做水手的基本常识。 他乐于教我,我也乐于跟他学习。 因此,这次航行使我既成了水手,又成了商人。

  航行结束时,我带回了五磅零九盎司金沙。 回到伦敦后,我用它们换回了约三百英镑,赚了不少钱。 这次出海的成功让我踌躇满志,但也因此毁了我的一生。

  但是,即使是这次成功的航行,也并非一帆风顺。 我们前往的贸易地点位于赤道至北纬15·之间的沿海地带,那里天气酷热,极易生病。 而我也不幸中招,病了一路,而且是症状中十分严重的热病。

  如今,我俨然成了专门做几内亚生意的商人了。 不幸的是,我的那位船长朋友刚回到伦敦后不久就因病去世了。 尽管以后再也得不到他的帮助,但我还是决定再去几内亚一趟。于是,我踏上了同一条船。 这时,原来船上的大副做了船长。我上船时带了一百英镑,把其余的两百英镑存在了我那位船长朋友的太太那里。 她也像那位船长一样,待我公正无私。

  这是我平生最倒霉的一次航行。

  当时,我们的船向加那利群岛驶去,或者说得更确切些,正航行于这些群岛和非洲西海岸之间。一天拂晓,突然有一艘从萨累开来的土耳其海盗船扯满了帆从我们后面追了上来。 我们的船也张满了帆试图逃脱,但海盗的船比我们的快,正在一点点逼近我们。看情形,再过几个小时,他们肯定就能追上我们,我们被迫做好了战斗准备。当时我们船上有十二门炮,但海盗的船上有十八门。大约下午三点钟,海盗船赶了上来。

  这些海盗本想攻击我们的船尾 结果却横冲到我们的后舷。 于是,我们把八门大炮转向他们,一起向他们开火。海盗们一边后退,一边还击。他们的船上大约有两百人,他们一起用枪朝我们射击。幸好我们的人隐蔽得很好,都没有受伤。打退了海盗的这次攻击,我们刚休息了一会儿,海盗们又一次对我们发动了攻击,我们也全力反击。这一次,他们从后舷的另一侧靠近我们的船,接着就有六十多人跳上了我们的甲板。海盗们一上船就乱砍乱杀,不一会儿就砍断了我们的桅索等船具。 我们用枪、短柄矛和炸药包等各种武器奋力抵抗,把他们击退了两次。

  但渐渐地,我们的战斗力越来越弱了,最后死了三个人,伤了八个人,我们只得投降。 结果可想而知,我们全部被俘了。后来,我们被押送到了萨累。那里是摩尔人的一个港口。

  不过,我在那儿受到的待遇,并没有像我当初担心的那么可怕。其他人都被送进那里的皇宫,远离了海岸,我却被海盗船长作为战利品留了下来,成了他的奴隶-一我年纪小而且头脑灵活,正好符合他的要求。至此,我的境况发生了突变,从一个雄心勃勃的商人一下子变成了可怜巴巴的奴隶,这令我很难接受,一时间悲痛欲绝。

  这时,我不禁回想起父亲的预言;他说过我一定会受苦受难,并且呼救无门。现在我才感到,父亲的话已经完全应验了。我现在的境况再糟糕不过了,我受到了上天的惩罚,谁也救不了我。

  可我哪里知道,我的苦难只是刚刚开始,真正的苦难还没出现呢,当然了,这都是后话,以后我会慢慢说给你听的。

  那个海盗船长,也就是我的主人,把我带回了他的家中。我开始以为他出海时会带上我,如果这样,他迟早会被西班牙或葡萄牙的战舰俘获,到那时我就可以恢复自由了。但我的这个希望很快就破灭了,因为他每次出海时,总把我留在岸上照看他的那座小花园,并在家里做各种奴隶干的苦活。 当他从海上航行回来时,又让我睡到船舱里替他看船。

  在这里,我头脑里整天都在盘算着如何逃跑,但思来想去,怎么也想不出一个可行的办法。 就当时的情况来看,我根本没有条件逃跑,因为没有人同我商量计策,更没有人与我一起实施逃跑计划。

  就这样,我在海盜警系家族难度日。两年之后,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这天靈蓋起了全家的希望。

  这一年,我的主人在家里的时间比以往要长。据说是因为手头紧张、还六三六会只在重达海所必要的设备。

  一天早晨,没马尔、佐立和我出海打鱼了。但海上起了浓雾。直到第二天早晨,雾散了,我们才发现不仅没有划近海岸,反而划向海岸,海岸至少有六海里远。

  这次意外事件会了我们的主人一个警告,他决定以后得小心谨慎一些,出海捕鱼时一定要带上指南针和足够的食品。正好在我们的那艘被缴获的英国船上,他找到了一只长轴板。他让人在长板中间做了一个小脸,在舱后留了些空间,可容一个人在那里掌舵和拉下纪素;於前也有一块地方,可容一两个人站在那里升或降机;船舱很矮,但非常舒适,可容得下他和一两个奴隶在里面睡觉,还能接下一张桌子,桌子的推展里面放着几瓶他爱喝的酒,以及一些面包、大米和咖啡之类的食物和饮料。

  从此,我们就经常乘这只长動板出海捕鱼。因为我的捕鱼技术十分高超,所以他每次出去总是带着我。

  有一次,主人要与当地两三位颇有身份的摩尔人来我们的长板出治。和捕鱼。为了款待客人,他预备了许多酒菜食品,并在头天晚上就运下

  他还吩咐我从他的大船上取下三支短枪放到板上,把火药和子弹准备来,他们除了想捕鱼外,还打算打一些小鸟。

  第二天早晨,我按照主人的吩咐,把船洗干净,连旗子也挂上了。排妥当后,我就在板上专门等候贵客的到访。不料,过了一会儿,我一个人走上船来。

  他对我说,客人临时有事,这次不去了,只好下次再乘船出海,到家里吃晚饭,所以要我和马尔及佐立像往常一样去打点儿鱼回来,以便晚上招待客人。他还特地吩咐,要我们一打到鱼就立马回来,送到他家里。

  这时,我那争取自由的念头又突然萌发了。因为现在我拥有一艘完全由我支配的船,船上还有丰盛的食物——这是逃跑的最好时机。主人一走,我就着手准备起来,当然不是准备去捕鱼,而是准备远航。至于去哪儿,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也没有考虑过,只要能离开这儿就行。

  我计划的第一步是先找一个绝妙的借口,于是我对马尔说,我们不应当吃主人在船上准备的面包,而应该自己动手准备一些我们这次出海吃的东西。他认为我的话非常有道理,就想办法弄来了一大管当地的甜饼干,以及三罐子淡水,并把它们一起搬到了舢板上。

  我知道主人的酒的存放位置,光看酒瓶上的文字就知道这是主人从英格兰人那里抢来的。于是,我趁马尔准备补给的机会,把一箱酒搬到了船上,并找到一个十分合适的地方将它们放好,仿佛它们原本就该待在那里等待主人命云一样。除此之外,我还将六十多磅蜜蜡搬上船,还顺便拿了一小包粗线、一把斧头、一把锯子和一只锤子;这些东西后来对我都非常有用,尤其是蜜蜡,”以用来做蜡烛。

  接着,我又想出了一个对付马尔的办法,他居然毫无察觉,又一次中指。我对马尔说:“马尔,我们主人的枪在船上,你去搞点儿火药和鸟枪术约和鸟枪弹来,到时候咱们再打几只水鸟回来,工人肯定会高兴的。对了,我知道主人的大船上有不少的枪支弹药。”

  “对,我去大船上拿些回来。”不一会儿,他就拿来了一大皮袋火药,可能有一半重,或者更多。另外,他还拿了一大袋乌枪弹和一些子弹,全都改了甲板上。与此同时,我这边也有不少的收获,我先是在船上找到了一些儿戏,然后从主人的酒柜中挑选出一个大酒瓶,并将里面的酒倒入另一个酒瓶后,再将火药塞入其中。

  一切准备妥当,我们可以出港捕鱼了。

  由于跟随主人经常出入,驻守港口要塞的士兵们都认识我们,所以没有受到任何阻碍我们就离开了港口。

  继续行驶了大约一海里后,我们便开始收帆打鱼。不巧的是,此时的是东北偏北风,与我预想的风向正好相反,如果刮南风,我完全有把握将船顺利开往西班牙海——就算到不了那里,最起码可以到加第斯湾。但管不了这么多了,不管风向如何,只要能带我逃离这个鬼地方,其他的就听天由命吧。一想到将要离开这儿了,我的心就怦怦乱跳,但表面上我还是表现得和平时一样,因为那个摩尔人马尔还在身边,我得想办法用掉他。

  我们钓了半天鱼,结果一点儿收获也没有。当然了,即使有鱼上钩,我也会将它放掉。接着,我提议走远一些。刚开始时,马尔并不同意,一直嚷嚷着要早点回去。但我吓唬他说,如果我们空手回去,肯定会接主人的骂。他细细想来,觉得我的话很有道理,便只好答应下来,随着我驾船向深海驶去。

  当船驶出了约三海里,我就借捕鱼为由把船停下,把舵交给佐立,自己问船头马尔站的地方走去。我弯下腰来,装作好像在他身后找什么东西似的。突然,我趁其不备,用手臂猛地一撞,把他推入海中。

  马尔是个游泳高手,落水后很快就浮出海面向我呼救,求我让他上船,还说愿意随我走遍天涯海角。他在水里游得极快,而这时风又不大,小船行驶速度很慢,眼看他就要赶上来了。

  我走进船舱,拿出一支鸟枪,对准了马尔说:“你游泳游得很好结就赶快游回去吧!我不打算伤害你可以游回岸去。现在海上风平浪静,就赶快游回如果你再靠近我的船,那我就会打穿你的脑袋!我已决心逃跑争取自由了,他必然能安全到达海听了这话,马尔立即转身向海岸方向游去。我毫不怀疑,他必然能安全到达海岸,因为他游泳的本领确实不错。

  听到马尔的呼救声,佐立马上跑了过来。我迅速地用鸟枪瞄准他说,立,你听好,我打算离开这儿,如果你对忠诚,我会带着你一同离开成为一个出色的人;相反,如果你不敢对天发誓,不想永远效忠于我,那好像对待马尔一样对你了——将你扔下海!”

  那孩子冲着我笑了,并发誓会效忠于我,愿随我走遍天涯海角。他说这此话时的神情天真无邪,使我没办法不信任他。

  马尔依旧在大海里游着,我们的船还在他的视线之内。所以,我故意让船逆着风径直向大海驶去。这样,他就会以为我是驶向直布罗陀海峡。没有人会想到,我们会驶向南方野蛮人出没的海岸。在那儿,我们还来不及上岸,就会被野人部族的独木舟包围,并把我们杀害;即使我们上了岸,不是被野兽吃掉,就是被更无情的野人吃掉。

  可是,到傍晚时分,我改变了航向,把船向东南偏东方向驶去,这样船就可以沿着海岸航行。这时风势极好,海面也很平静,我就张满帆让船疾驶。

  从当时船的行驶速度来看,我估计第二天下午三点钟就能靠岸。那时我已经在萨累以南一百五十英里之外,远离摩洛哥国王的领土,也不在任何国王的领地之内了,因为那儿根本就没有人烟。

  但是,我已经被摩尔人吓破了胆,一直担心再落到他们的手里,同时为又顺,于是我们的船既不靠岸,也不地铺,一口气走了五天。后来,风向渐制转为南风,我估计就算他们派船来追我,这时也该罢休了。于是我大胆地戰鬥海岸,在一条小河的河口下了销。我不知道这儿是什么地方、在什么纬度,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国家、什么民族、什么河流。四周看不到一个人,当时可有不到一个人,当然我也不希望看到任何人。而现在,我所需要的只是淡水。

  我们是在傍晚时分驶进小河口的,决定等到天黑就游到岸上去,打探一下岸上的情况。但到天黑时,各种野兽开始狂吠咆哮起来,可怜的佐立被吓得魂飞魄散,哀求我等天亮后再上岸。

  我说:“好吧,佐立,我不去就是了。不过,我们白天上去说不定会碰见他们对我们也许像狮子一样凶呢!”

  佐立笑着说:“那我们就开枪把他们打跑!”

  见到佐立这样高兴,我心里也很快乐。于是,我从主人的酒箱里拿出酒布,倒了一点酒给他喝,让他壮壮胆子。

  不管怎么说,佐立的提议是有道理的。于是,我们下了错,在船上静静地躺了一整夜。我是说,只是“静静地躺着”,事实上我们一整夜都没合过眼。

  因为刚躺了两三个小时,就有一大群说不上是什么的巨兽突然来到海边,它们一边在海水中翻腾打滚,一边发出可怕的咆哮声。那种近乎狂呼怒吼的声音是我从来没有听过的。

  佐立被吓坏了,我自己也吓得要死。然而,更让我们胆战心惊的是,我们察觉到有一头巨兽向我们的船边游来。虽然我们看不见它,但从它的呼吸声来判断,一定是个硕大无比的猛兽。佐立说是头狮子,我也认为有可能是,但不能确定。佐立向我高声呼叫,要我起铺,把船赶紧划走。

  我说:“佐立,没有这个必要。我们可以把锚索连同浮筒一起放出,把船向海里移移,那些野兽游不了太远的,它们不可能跟上来。”我话音未落,那头巨兽离船已经不到奖远了。我拿起枪走到舱外,对着那家伙放了一枪。那头猛兽一扭头,便向海岸逃窜了。

  枪声一响,在岸边或山里的群兽开始狂呼怒吼起来,那种情景真令人毛骨悚然。我想,这里的野兽以前大概从未听到过枪声,以至于枪声让它们如此惊恐不安。这更使我确信,不要说晚上不能上岸,就算是白天上岸恐怕也是个问题。因为我们一旦落入野人手里,无异于落入狮子、猛虎之口,结局同样糟糕。这两种结局都不是我们所希望的。

  但不管怎样,我们总得上岸到什么地方弄点淡水,因为船上剩下的水,不到一品脱了。

  佐立自告奋勇地说,如果给他一个罐子,他可以上岸去看看哪里有水后弄些回来。我问他为什么要自己去,而不让我去。

  这孩子却说:“假如野人来了,他们把我吃掉,你就赶快划船离开吧!”

  佐立的话让我很感动,我不由得喜欢上了他。

  我对他说:“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同甘共苦,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冒这么大脸!如果野人来了,我们两个人就一起开枪把他们打死,总之,我们俩谁也不能被他们吃掉。”于是,我给佐吃了一块面包干,又从酒箱中拿出一杯酒给他喝。之后,我便带上鸟枪和盛水的罐子,拉着佐立一起上了岸。

  我们不敢走太远,担心野人乘着独木舟突然出现。佐立看见前方有块洼地便快步走了过去。然而没过多久,他又朝我飞奔而来。难道是遇到了野人或是什么野兽?我赶紧跑过去营救。走近后却发现,他的肩上扛着一只刚被射死的猎物,有点像野兔,但是毛色稍有不同,腿好像更长一些,看起来十分美味。

  更令人欣喜的是,佐立说他在前方发现了纯净的淡水。

  后来我们才发现,根本没有必要费尽心思前去寻找水源,因为距离我们停解的不远处有一条小河,那里就有淡水。在那里,我们把船上所有的瓶瓶罐罐三 口迎刚刚捕获的猎物煮了,饱餐了一顿。直到离开,我们始终没有发现人类的足迹。

  更多兴趣,欢迎加入

  鲁滨逊漂流记讨论群:715594469

  科学·科普兴趣群:909419698

  心理学讨论群:593169504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鲁宾逊漂流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鲁宾逊漂流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