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百灵之死
厕所没纸了2018-06-25 18:002,467

  “失了清白的姑娘,就算自己不想死,总有人会因为名声,不得不让她死的。毕竟,活着的人还想做个人啊。”元爷爷叹了口气。元姒听懂了,莫名想起了百灵姐姐躺在棺中安详的表情。

  在外面惊慌失措的百灵,本以为回到了家中,好歹能有母亲的安抚,却不知,这却将她推向了死亡的边缘。

  百灵的事情就像是一个小石头,投进了一片平静的湖水之中。泛起了一阵涟漪,转瞬就没了踪影。人们渐渐忘记了有这么一个苦命的女孩儿,又各自恢复到了平静的生活之中。

  过了一个月,元姒听村子里的人议论,隔壁上水村的百灵娘疯了,拿着刀砍死了钱老爷,昨儿就被县衙的差老爷关进衙门大牢。

  元姒还没进家门,就看见院门大敞着,院子里还站着不少身着官服的差老爷。

  “如今人就在县衙衙门口摆着,要不是人手不够,我们老爷也不会叫我们来传你。跟我们走一趟,回头好处少不了你的。”说话的像是个领头儿的,中气十足,大嗓门隔着院子都听的分明。

  元爷爷转头就看见了站在外头的元姒,想了半晌,“好,待小老儿收拾收拾,这就跟差爷走一趟。不过,我孙儿也得跟着我一道去,孩子还小,得有人照顾着。”

  差爷不耐烦的摆摆手,“那就别废话了,赶紧收拾东西,走着。”

  元姒是跟着爷爷在县衙的公堂之上见到了百灵娘。许久未见,原本面容姣好的女人,仿佛一夜之间老了数十岁,成了个只会发呆流泪的老妪。背佝偻的不像个样子,又似乎是受了冻,时不时咳嗽两声。

  喜鹊仍旧蹲在门外,时不时回头看一眼。远远的,喜鹊看见元姒来了,正欲转身跑,就被眼疾手快的元姒一把拉在了怀里。

  “跑什么,摔着了怎么办?”元姒蹲了下来,拍了拍喜鹊身上的土。“别怕,姐姐就是过来找你玩儿的,你看,姐姐给你带什么了?”说着,元姒从怀里摸出一个用草编的小蚱蜢,放在了喜鹊手里。“好看吗?”

  之前在刑侦大队的时候,元姒常常跟那些刑警混在一起,也常常跟着他们学一些讯问的手段。在面对受害者家属中的未成年人时候,刑警通常都是先营造一个舒适安全的环境,以便能让未成年人放下戒备心。

  元姒试探着摸了摸喜鹊的发顶,“你叫喜鹊对不对?我跟你说,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叫这个名字。”喜鹊的眼睛很大,瞪大了之后更像是受了惊的小鹿眼,别提多惹人怜爱了。

  “四姐姐……”喜鹊总算开了口,谁成想喜鹊竟然认识元姒。“哎,姐姐在呢。”元姒将喜鹊揽在怀里,“四姐姐在呢。”

  刑侦大队有个女警,平时的工作就是跟受害者家属谈心聊天,有的时候还会根据情况为受害者家属提供不同程度的心理咨询。通常元姒忙完了手头的工作,就会跟在那个女警身边学两手。大学时候元姒选修过心理学,而外行人看心理,都认为是神乎其神,牛的一批。可在从事心理的人来看,那是积淀了无数病例经验之后,才有的从容。

  女警说,跟受害者家属沟通,最重要的就是同理心。死去的是家人,是最亲近的人,是朝夕相处,互相依靠的亲人。如今,家里的亲人没了,心里只剩下了悲伤和愤慨,我们能做的,除了安抚他们,就只有帮他们找出罪犯,还他们还死者一个公道罢了。

  元姒觉得有理,慎重的在小本本上记了下来。

  “能跟姐姐说说话吗?你这段时间一定被吓坏了吧?”元姒靠着喜鹊坐了下来,一只手牢牢牵着喜鹊,这是给她一个安心的安抚。喜鹊点了点头,“我娘,”喜鹊打了个激灵,“我害怕。”转头看了一眼公堂上跪着的女人,有些发抖。

  很有可能喜鹊见过自己的娘是如何将姐姐亲手杀害的。元姒这样想着。“她是你娘呀!”喜鹊连连摇头,低着头没有说话,显然不愿意再继续进行这个话题。

  “那好,咱们不说这个。”喜鹊尽管人小,却也是到了懂事的年纪,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心思敏感,怕是什么事心里都有数,却一直藏着不敢说罢了。元姒叹了口气,她小时候在孤儿院跟一群小孩儿斗智斗勇的时候,不正也是她这么大的年纪。为了能得到院长妈妈的喜欢,更为了能得到好吃的东西,好玩的玩具,好看的裙子,她更是私下里费尽了心思。

  放在现在的大人看来,尽管都是些无伤大雅的手段,但在孩子们的眼里,那是最恶毒的办法了。

  “你姐姐,百灵,”元姒试探着提起,“真羡慕你有这么一个姐姐。”通常家里有姐妹的,多半都是一个嫉妒另一个,或者两个相互嫉妒。你嫉妒我听话,我嫉妒你能得爸妈的宠爱等等。元姒看过了太多,对这些套路熟悉得很。“能跟我讲讲你姐姐吗?”

  “该死的,不是我姐姐。”

  ——

  祁阳县县令爷姓姜,元爷爷见到了姜知县,拉着元姒俯伏在地,口称县老爷在上。元姒想抬头看看传说中的官老爷,却被元爷爷死死摁着脑袋,无论如何都抬不起来。

  苦主家属,也就是钱老爷的正房夫人还有一个披麻戴孝的女人,就跪在一旁哭哭啼啼,正好跟元姒挨着,都能闻到她们身上散发出来的,好闻的胭脂味儿。

  姜知县惊堂木一拍,众人纷纷打了个激灵。“仵作且去查验尸首,速速来报。苦主家眷何在?”

  “民妇范氏,拜见知县老爷。”钱老爷的正房夫人开了口,身后那个披麻戴孝的女子从哭哭啼啼变成了抽抽噎噎。元姒还一直没看清姜知县的模样,就跟着元爷爷到堂后停尸之处查验尸首,现在又被那个抽抽噎噎的女人吸引了心神。

  她的孝服之下,似乎闪过一丝金光。

  “莫看了,走吧。”元爷爷一拉元姒,“你给我打下手,顺带着好生学一学。”

  停尸房里地方挺大,而且里头就像是装了空调一般,冷气源源不断。元姒打了个寒颤,“爷爷,这儿怎么这么冷啊?”

  “这里常年不见阳光,又都是死人在这儿停留,阴气重,正常。”元爷爷在门外的水盆里净了手,从随身的羊皮袋子里拿出一副羊肠缝制的皮手套,套在了手上。

  从此处隐隐约约能听见公堂上的动静,元姒竖着耳朵听了半晌,多半都是苦主家的正房夫人在那里哭诉冤情,也没什么有营养的信息。

  “你刚才见了百灵的妹妹,都发现什么了?”元爷爷掀开钱老爷身上的白布。钱老爷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苍白的很,胸前和肚腹上全是血迹,刀伤无数,估计也得脱去衣裳之后才能数清凶手到底戳了这个钱老爷多少个血洞。

  元姒望了尸体一眼,“跟咱们想的差不多,百灵姐姐的死跟她娘脱不了干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