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钱老爷之死
厕所没纸了2018-06-26 18:002,449

  “死者衣物完好,除胸部与肚腹间致命刀伤之外,并未有其余打斗痕迹。”元姒也戴上了羊肠手套,先将入眼可见的外貌体征记录在案,“发育状况良好,无明显缺陷。”

  元爷爷点了点头,将死者的外衣褪了下来。这时,一个荷包突然“当啷”一声掉落了下来,元姒捡起来一看,里面满满当当的全是白花花的银子。

  “嘶。”元姒倒吸了口凉气,“爷爷……”元爷爷摆了摆手,“放下,继续。”元姒不禁感叹,有的人为人民服务,家里穷的叮当响,揭不开锅;有的人坏事做绝,仍旧吃得脑满肠肥。朱门酒肉臭啊朱门酒肉臭。

  心有不甘的放下了那一荷包的银子,元四又从钱老爷的怀里摸出不少好东西,倒是一条汗巾子显得略微寒酸了点。顺手将这些东西都放到了证物盘里,所有衣物也都尽数褪去。

  饶是见过不少尸体的元姒也有些惊讶。死者的肚子整个都被捅烂了,都能见到肠子在外耷拉着,胸前也挨了七八刀,也多是在心脏附近。

  “这得是多大的仇恨,才能下这样的杀手。”元爷爷的叹了一声,此言一出,二人俱是想到些什么。再看向死者的眼神都有些不同了。

  百灵娘会无缘无故对村里出了名的土财主这么大的仇恨?元姒想起那条略显寒酸的汗巾子,翻过来一看,上面赫然绣着“百灵”二字。

  这么一来,爷孙二人算是将百灵之死所有的故事都串起来了,想来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没了生息的钱老爷无疑了。

  或许是这个钱老爷觊觎百灵的美貌,想要纳百灵为妾。结果在姑娘家碰了软钉子,纳不成就起了歹毒的心思,趁机强占了人家姑娘的身子。元姒在脑子里构思出了一场仇杀大戏。姑娘的娘亲是个好面子的,见自家女儿被人糟蹋了,令家门蒙羞,索性弄死了自家女儿,对外只宣称女儿不堪凌辱,上吊自尽。如此一来,所有的仇恨都转嫁到了那个凌辱女儿之人。后来那娘亲越想越觉得不解气,索性就将那个凌辱女儿之人揪了出来,杀之泄愤。

  元姒挑眉,剧情倒是流畅,但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不对,”元爷爷道,“若是百灵娘知情,也不会贸然去用这样大的动静去杀了钱老爷。”顿了顿,“连杀死亲生女儿这样的事都做得出来,就是为了掩盖家丑。若是再公然去杀了钱老爷,岂不是就相当于在众人面前承认了,凌辱她女儿的,正是钱老爷?”

  元姒顿时有一种茅塞顿开之感。对啊,百灵娘那么好面子,肯定会默默把这事儿忍了才是。

  公堂之上,姜知县询问完苦主家眷,对堂下跪着的嫌犯百灵娘一拍惊堂木。“犯妇刘秦氏,你可认罪?”

  “知县老爷,民妇冤枉!”百灵娘刘秦氏像是突然醒过神来一般,居然喊起了冤枉。姜知县高声道,“你说你冤枉,带血的凶器从你家卧榻底下搜出,你还有何冤好辩?还不是你为寻仇而来!”

  刘秦氏摇摇头,“那刀不是我家的,我根本不识的那刀啊!”元姒一边帮着元爷爷查验,一边竖着耳朵听堂上的消息。“民妇跟钱老爷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要害钱老爷?”

  这话就像是一道闪电,生生打在元姒的脑海之中。百灵娘居然说和钱老爷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这……爷孙二人相视一眼,面带疑虑。

  难道,百灵娘不知道是钱老爷强了百灵?

  如此一来,这件事就有了两种解释。一是百灵娘在抵赖,二就是有人想要嫁祸百灵娘。百灵娘想来不会这么招摇的杀了钱老爷,那么就只剩下第二种可能。定然嫁祸之人知晓钱老爷强了百灵之事,只是算漏了百灵娘根本不知凌辱自家女儿的到底是何人!

  百灵呢?元姒心想,百灵知道间接推她进深渊的人是钱老爷吗?还是她知道钱老爷是那个恶人,却没来得及说就被她娘亲手推进了深渊?

  元姒摇了摇头,直为百灵感到不值。

  尸首被元爷爷开膛破肚,露出了令人不忍直视的内里。切开胃袋,提取胃内容物是现代法医必要的验尸过程,这是为了检验死者有没有可能是被下了毒。元姒按照往常的步骤依次进行,找了容器盛放胃内容物。

  “死者临死前喝过酒,其他的东西都已经发酵了,基本可以排除被人下毒的可能。”元爷爷直起腰来,“你觉得苦主这样的七尺男儿,百灵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能轻而易举的砍死他?”

  元姒摇摇头,“自然不能。钱老爷此人一看就是孔武有力,百灵娘那样的等闲不能近了钱老爷的身。所以凶犯要么是比钱老爷更为厉害,再或者,凶犯想办法弄倒了钱老爷,在钱老爷人事不省的情况下,杀了他。”元姒指了指容器,酒气熏天。

  “我个人更偏向凶犯用酒放倒了钱老爷,趁其不备。”元姒做了个刺杀的动作,看的元爷爷连连点头。“不错,我所想的也正是如此。”

  元姒转念一想,“那这么一来,百灵娘岂不是更没了嫌疑?”好端端的,百灵娘又怎会去和钱老爷喝酒,两人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人,又岂会凑在一起喝酒。

  “如此一来,不就断定了凶犯是钱老爷的亲近之人,既能与钱老爷喝酒,又知晓钱老爷强占百灵之事?”元爷爷点点头,“是嫁祸,想要将祸水东引。”

  元姒不解,“百灵娘本就是无辜之人,只需询问钱老爷的侍从,不就知道百灵娘根本近不得钱老爷的身,这不是败露了吗?”

  公堂之上。

  “是她!”披麻戴孝的女人猛然指向百灵娘,“奴家昨日就见这个妇人来寻我家老爷,一直站在门房的廊下不肯走。我家老爷心善,便叫人把妇人请了进去,还遣散了周围侍候的下人。原本奴家并未上心,这妇人走后,夫人见老爷迟迟闭门不出,觉得奇怪,结果打开门一看,我家老爷……”

  女子又重新哭哭啼啼起来,引得众人又是一阵唏嘘。说实话,那女子长相姣好,哭起来梨花带雨的模样,倒还真能勾的人怜惜一番。

  那女子自称叫翠儿,是钱老爷新娶的小妾,平日里颇得钱老爷的喜爱,时常叫到房里留宿。

  说起这些的时候,正房夫人的脸上闪过一丝愠怒。

  翠儿手里握着帕子揩泪,“我家老爷平日里除了好些女色之外,结仇嘛,生意场上那些事儿,哪个不是满肚子的仇怨,就连夫人和我家老爷都结着仇呢,更何况是旁人。”

  “闭嘴!”正房夫人听着这个小蹄子说话越发没有规矩,“老爷岂是你能编排的?还不快住嘴!”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斗争,元姒听了一耳朵,想不到穿越过来,还能见到正正经经的“妻妾之争”,当真是有意思的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