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死囚暴动
出鞘的宝剑2018-08-05 09:492,663

  就在娇娇吐完,接着狼子又咳嗽起来。

  看着狼子咳嗽,淑女立刻把扶了起来,然后在他的背上开始小心翼翼的捶了起来,边捶边在心里埋怨道,不会喝酒喝那么多干嘛,你这不是自找罪受。

  淑 女心中的话还未说完,狼子竟然也开始哇哇欲吐起来,还未等淑女反应过来,狼子从嘴里吐出的东西就像箭一样喷了出来,吐出来的东西竟然像水一样清澈透明,没有渗杂一点食物全是酒,在这半天里他竟然没吃东西一直在喝酒,这半天没人知道他喝了多少酒,但从他嘴里喷溅出来的酒,可是证明他绝对喝胀了整个肚子。

  这一吐整整吐了淑女一身,也溅了半床、半地。虽然全是酒,可是经过胃的发酵,变得一样恶臭,恶臭熏天的臭味,足够把屋里所有蟑螂臭虫熏死熏跑,也令淑女差一点呕吐,可是她立刻就把心中那一股要冲出胸膛的呕吐给压了回去,然后伸出她那纤细白嫩如玉质的手指,轻轻的放在狼子嘴角擦拭起了他嘴角残留下酒渍。

  她的手刚碰在狼子嘴角,狼子那宽大粗糙的大手竟然就把的小手给抓了过去,然后紧紧握在自己的胸口,像在那里拾了一块宝贝爱不释手,一边紧紧握着一边开始喃喃呓语。“淑女,我对不起你。我不该找别的女人来骗你,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但是我一样不能爱你,也不能让你爱我,因为你是人狼一条街的女人,人狼一条街的女人,是用来考验人狼战士的一种武器,我爱上你本来就是一种错,所以我一直不敢向你表白,也不能向你表白……”

  窗外太阳已经开始慢慢西坠,白雪皑皑的大地变得更加耀眼夺目,倒挂在屋檐底下的像尖刀枪头一样锋利冰柱子,又不知不觉长了一点,一条条整齐排列在屋檐底的冰柱子,像野兽锒狰狞的尖牙,随时准备去撕咬别人的身体。

  在无人的街上,脚步、雪人仍旧还在。可是寂静的街道毫无生气,所以人狼一条街上的一切都令人毛骨悚然起来。

  雪,之所以经久不化。那只能说明一点,这里足够严冷阴森。

  红彤彤西坠的太阳,此时连晚上的月亮都不如,没有热量,没有光芒。潺弱的样子恐怕连一阵风都 能把它扫进黑暗的深渊。

  冷,随着太阳的潺弱变的更加强劲,就像一把慢慢捅进肉体的尖刀,让人感到越来越痛。

  狼子握住淑 女的玉质般的小手,虽然他感觉不到寒冷的侵蚀。可是淑女逐渐炽热的手,已经让他无可慢慢感到无比温暖,脸上那流淌的流光溢彩,谁都明白他正躺在一片幸福的海洋。

  淑女这是第一次让别人握她的手,而且还是这么仓促之下被一个男人这么紧紧的握着。虽然他们的心灵早以在图书馆一次次相处变得心灵交融,可是肉与肉叠加在一起还是第一次,手与手相触的那一刻竟然像电一样从那里传向全身,她本欲迅速抽回小手,可是她竟然 没有力气、没有勇气。害怕 这一松手就永远的失去,只能让狼子紧紧握着,然后心底不知不觉升起一团熊熊火焰,烧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可是听着狼子的喃喃细语,她那熊熊的烈火又归于平静与温和。

  听着狼子的话,淑女很想告诉他一个秘密,也许把这个秘密告诉他了,他就不会有那么多顾虑与自责,也许他们也就可以轰轰烈烈的谈场恋爱。

  可是看着狼子被酒精灌得神志不清的样子,话到嘴边她又收了回去,为了减少那种尴尬,她狠的抽出了自己的小手,怀着怦怦直跳的心脏进了卫生间,先用冷水为自己洗了一把脸,接着从卫生间里拿了块毛巾,替狼子收拾了一下身体,收拾了一下狼子后,又把房间给收拾了一通。然后在卫生间为自己洗起身子,让那一身的酒渍被那滚烫的热水冲走。

  洗完澡,淑女就穿着一身宽松的浴袍出去了。然后用自己那双美丽的眼睛默默的看着狼子,抓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手上,不停的抚慰着,心中矛盾重重。

  就在淑 女矛盾交织的时候,突然房门“砰”的一声被人强行推开。门开打开之后龙哥气势汹汹的带着一帮人闯了进来。

  看着龙哥的气势汹汹的样子,淑女迅速的从狼子手里把手收了回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把他放回到床,怒目相视的对着龙哥一帮吆道。“你们这是要干吗?”

  “哈哈……”龙哥仰头一阵狂笑,狂笑完之后得意洋洋的说道。“真是难道,难得。狼王的妹妹,竟然跟我们这些坏蛋,恶棍在一条街上。”

  “谁说我是他妹妹?我跟你们一样,也是……”

  淑女站了起来说道,本欲说道我跟你们也是一样的。可话没说完就从龙哥身后窜出一名妖艳的女子抢道。“是我跟龙哥说的。”

  “早知道你这么多舌,我就应该让狼王杀了你。”淑女不由恨恨的说道,淑女一看到那妖艳的女子,她就后悔三天前阻止了狼王杀了她。不错她就是狼王的妹妹,被狼王一直安排在人狼一条街开了那家图书馆。要不是狼子回来久久没有消息,他就不会要求他的哥哥来图书馆,狼王不来图书馆,她就不会叫狼王哥哥,她不叫狼王哥哥,这名妖艳女子就不会路过偷听到她与狼王的对话。当时狼王要杀她,是她阻止了。现在想想真的是后悔。

  “把她们都给我绑起来。”龙哥冲着后面几个彪悍大汉吆喝道。

  话音刚落,就从龙哥身后冲出三四个凶悍汉子,手里拿着绳索,一看就模样就知道有备而来。冲到床前立刻把淑按在床上,七手八脚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淑女与狼子给五花大绑给绑了,绑完之后把狼子扔在了地上,接着推推搡搡把淑女拉到了龙哥的面前。

  淑女两目愤火盯着龙哥问道。“你要干什么?”

  “你哥不是喜欢玩劫持与对抗吗?过去,我们兄弟玩的不过瘾,现在我要与你哥玩一回真的。”

  是的,狼巢里是对他们不公平,每次演习给他们的都是空爆弹,而人狼战士都是实弹,他们打到人狼战士一枪只是叫战士退出演习,而人狼战士打到他们一枪,他们就必死无疑。可是狼巢对他们算够好的了,在这里不但让他们好吃好喝,对于在演习表现突出者。还奖美酒女人给他们享受。假如他们不是来到狼巢,也许在地方他们早以被政府枪毙百回十回了,那现在这么安逸。

  “那你是要把我与狼子当人质了。”淑女看着他再产道。

  “你很聪明,可是你只说对了一半。”龙哥不屑的回答,好像在他心中早发安排妥当。说完就对手下说道。“把她们都 给弄出去。”

  接着手下架着他们就往外走,刚走出房门,门口竟然 站满了人,一个手里拿着枪械显得异常兴奋,手里拿着枪械好像又回到他们在地方称成称霸的年代。看着龙哥出来,立刻让出一条通道,看着他们恭敬的样子,好像对乌罕龙非常拥护。

  看着他们兴奋的样子,被反绑双手的淑女,真想对他们说一句你们这是在找死。可是她什么也没说,她在等乌罕龙的下步想干什么。

  狼子被这么一折腾,酒立刻醒了一半,睁眼一看眼前的场景,令他立刻醉意全消。他冷眸扫了一下全场,看着一个个凶神恶煞一样的暴徒死囚,他的嘴角竟然 浮现一丝令人难以查觉的诡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枪王的诗歌与风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