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纠葛
黄莉可2019-10-15 14:212,726

  莫梨儿略带醉意的在成衣铺换回了芝瑾的衣服,回到王府的侧边墙外,她深呼吸一口气,足尖用力点地而起,直接跃过围墙,轻盈落地。

  回到怡元阁,正在浇花的清霜见是她,立即跑过来掺扶着,担忧的问:“娘娘,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莫梨儿刚走进屋,就看见了坐在屋里侯着她的庄姬。

  她愣了下,望向站在床边的芝瑾,芝瑾有些心虚的低下头去,双手纠结在一起抠指甲。

  莫梨儿也顾不得那么多,先快步走到桌边端起桌上的茶壶倒了杯茶喝,连着喝了两杯,她嫌麻烦,干脆仰头就对着壶嘴喝算了。

  这举动简直让庄姬看傻了眼!

  “姐姐这是去哪了?怎会这么渴?”庄姬起身走过来。

  莫梨儿放下茶壶,换了口长气,看了一眼还站在床边低着头抠指甲的芝瑾,这才侧过脸看着庄姬,强颜欢笑的问:“你怎么在这?”

  庄姬温婉一笑,声如山间溪水般温和动听的说:“今日闲来无事,想着姐姐还在禁足,怕姐姐无聊,就想过来陪姐姐说说话。”她嘴角的笑意更浓,略显无奈地说:“哪知来了,却发现姐姐偷偷出去了!”

  “能不能帮我保密?”莫梨儿认真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恳求。

  庄姬半开玩笑地说:“除非姐姐告诉我,姐姐这是出去干嘛了!身上竟还有些酒气!”

  这让莫梨儿有些苦恼,还得编个像样点的谎话才可以!

  “算了。”庄姬忍俊不禁的笑着说:“想来姐姐就是闲来无聊,跑出去吃好吃的了!这件事,我会帮姐姐保密的,今日就当我没来过这里,什么也没看到!”

  “谢过妹妹了!”莫梨儿心里也跟着松了口气。

  庄姬笑着点了下头,转身刚跨出门槛,又像是想起什么似得笑着回过头,提醒道:“不过姐姐还是小心着好,今日还好是我,若是闻侧妃,怕是已经闹到王爷那儿去了!”

  “一定谨记!”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等庄姬走出了院子,莫梨儿才放松的张开胳膊伸了个懒腰,顿时觉得浑身都舒服了不少。

  好在那会在佳肴阁吐了,现在人也不那么难受了!

  她转身望向芝瑾,见她那像是做错事般心虚的模样,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她走到桌边,无奈的喊:“行了!别抠了!在抠指甲都该裂了!”

  芝瑾这才小心翼翼的抬起头,一脸委屈地皱着眉头,撒娇似地说:“小姐,奴婢也不想的,可是……”

  “是庄良妾担心娘娘,非要进来的!”一旁的清霜接腔,帮着芝瑾说话:“庄良妾带了些点心来看娘娘,奴婢和觅琴一直在院子里拦着她,不让她进来,跟她说娘娘受了凉卧病在床,怕见了人传染就不好了,可……哪知庄良妾听了就更担心了,非要进来看看严不严重,我们也不好在拦着……”

  “是啊……”芝瑾这才委屈的走过来,嘟着小嘴说:“她一进来奴婢就使劲咳嗽,还装嗓子咳哑了让她不要过来,免得传染给她了,哪知她一点都不害怕,过来又是摸额头又是摸脸的,我怕她叫大夫就更糟了,就只好转过来了……”

  莫梨儿听着她们俩一唱一搭的,哪还忍心责备,好笑不得的问:“我怪你们了吗?看把你们吓得!就算我生气了,也没那么可怕吧?”

  她坐下,顺手提起茶壶才发现没水了。

  她侧过脸还没开口,清霜就赶紧接过茶壶,笑着说:“奴婢马上去倒!”

  清霜出去后,她又侧过脸去看芝瑾,芝瑾撒娇似得冲她抿唇一笑。

  “小姐,奴婢觉得庄良妾真挺好的!”芝瑾甜笑着说:“这段时间也就她惦记着小姐你,时不时的过来看你,今天都这样了她都不怕,还这么关心你!知道你偷跑出去了也不告发你,还帮着小姐你保密!奴婢觉得,这府里就她对小姐最真心了!”

  莫梨儿听她把庄姬夸得那么好,故意逗她的问:“那你呢?”

  “啊?”芝瑾愣了下,有些慌张地说:“奴婢对小姐当然更真心了!奴婢的意思是说,除了我们房里的人,府内就只有她对小姐最真心了!总之奴婢对小姐的真心,日月天地可鉴!就是小姐让奴婢去死,奴婢都不带犹豫的!奴婢……”

  “好了好了!”莫梨儿赶紧打断她,不然真怕她一会说着说着给急哭了!

  “我知道你对我真心,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看把你吓的!”

  “小姐……”芝瑾又委屈的嘟起小嘴,“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跟奴婢开这样的玩笑……”

  “不开了不开了!”莫梨儿无奈的笑着安慰她,她这才开心的笑起来。

  没一会,清霜就端着茶壶进来了。

  芝瑾赶紧提起来给她倒了杯茶,笑眯眯地说:“小姐喝茶。”

  “嗯。”莫梨儿接过,看着杯中的茶水,抬眼看着窗外昏黄的天空,若有所思的轻叹一口气,“芝瑾,清霜,你们俩先出去吧。”

  “是。”清霜行礼后便退下了。

  “小姐?”芝瑾有些茫然。

  莫梨儿看了她一眼,她才有些不悦的低下头,行礼离开。

  莫梨儿喝了口茶,放下杯子,用手托着下巴望向窗外被红霞晕染的天际,心中有丝忧愁。

  在佳肴阁雅间内,她吐在了宁王身上,他也只是紧皱着眉头硬撑着,叫来了元和,让他到附近铺子里去买两身干净的衣裳来。

  他先出去让她换的衣裳,他才在进啦,她出去,等他换好出来,还让她掏了买衣服的银子。

  她才发现,这宁王是真的小气!

  不过,衣服是她弄脏的,她出钱也是应该的,他没大发雷霆她就谢天谢地了!

  她付了吃饭的钱,本是想先走的,结果宁王却让她上轿子,而且还是与他上同一架轿子!虽然她不知晓他想干嘛,但她想着这只狐狸应该不至于害她,就也钻了进去。

  好在他的府轿够宽敞,坐两个人绰绰有余!

  轿子轻轻摇晃着,莫梨儿总觉得这样有些怪异,让她浑身上下都不自在。好在夜雍察觉到了她的不适,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芸公子可还好?”

  “不太好……”莫梨儿抿抿唇,表情有些烦躁。

  见她那般样子,他有些好笑,将目光转向前方,半响才淡然的开口说:“既然那个人已经死了,芸公子就不要在浪费时间去追究,相信他是自尽的便好,毕竟他的死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不是吗?”

  莫梨儿不解他为何突然这般说,有些奇怪的看着他。

  可他只是看着前方,嘴角轻扬起的弧度,是她琢磨不透的笑意。

  若她没猜错,身边这个人应该是知道真相的!她请他到佳肴阁吃饭的主要目的,不过是想谢他帮忙保密的事罢了!

  至于宋宏平的事,她也只是顺便一问,她不希望那个人的死跟自己有瓜葛!但宁王既然不愿告知,她也懒得去深究!

  宁王的府轿停在了成衣坊对面的巷子口,她掀开幕帘,有些吃惊的问他怎么知道她要来这时,夜雍只是笑着说:“你之前那身衣裳,不就是在这买的吗?”

  莫梨儿发现,狐狸不止狡猾,眼睛也很敏锐。

  直觉告诉她,自己应该跟这只聪明的狐狸保持距离,最好不要再有任何瓜葛,否则,说不定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可偏偏自己又还有把柄在他手上,也还欠他一个条件没还……

  看来,她以后还要找个机会在见他一面,将他们之间的这些纠葛全部解决清楚才好!

继续阅读:第三十四章:出事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谋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