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笑面狐狸
黄莉可2019-10-15 14:213,782

  莫梨儿身着男装,独自坐在佳肴阁二层的雅间内,桌上已经端来了好几盘菜,其中有一盘便是宁王最爱的锅贴。

  她乘着自己还未解禁,房里一般也不会有人来,就与芝瑾调换了衣服发饰偷溜出来了。她想着反正最多就是庄姬会过去看她,若是庄姬去了,就让清霜在院子里拦着,若是拦不住了就让芝瑾装成她躺床上装病,背对着庄姬含混过去就好!

  她在成衣铺换了男装,在找了顶轿子到了宁王府,让看门的侍卫通告一声,说是芸公子求见,结果得来的消息却又是让她在佳肴阁候着!

  不过这个宁王这次倒好了许多,给了她一个准确的时辰!

  她先去巷子口吃了两份臭豆腐才来佳肴阁,眼瞧着离约好的时间不到一刻钟,便点好了菜,结果现在已经过了半个时辰,那人却还没来。

  莫梨儿对这人真是越来越讨厌了,毫无诚信,仗着自己有点权势就言而无信!亏得还是个王爷!若不是出生在帝王家,这样的人,恐怕连个九品芝麻官都当不上吧?

  莫梨儿正一脸不爽的在心里抱怨着,夜雍就来了。

  他掀开幕帘,彬彬有礼地笑道:“芸公子久等了!”

  莫梨儿实在笑不出来,干脆就站起来面无表情的迎他入座。

  见她这般,夜雍坐下后打趣的问:“芸公子这是生气了?”

  “在下只是不喜不守时之人!”

  “哦?”夜雍好笑不得的问:“你是说,本王不守时?”

  “王爷约好与我申时在此相见,现在都已经过了半个时辰了!这难道是守时了吗?”

  “本王是与你约好申时在此相见的吗?”夜雍目含笑意的看着她,“芸公子不妨好好想想看,侍卫是如何与你传话的呢?”

  死鸭子嘴硬!

  莫梨儿回想起那侍卫进去通报出来后给自己的回复,照着说道:“王爷说了,佳肴阁,申时。”

  “对,佳肴阁,申时。”夜雍勾唇一笑,“本王并未说是申时到此,还是申时出门,只说了申时!芸公子非要让本王申时到此,岂不太过苛刻?”

  “你……”莫梨儿听着他这般诡辩,实在气恼!

  “嗯?”夜雍妖娆的笑着轻挑眉头。

  莫梨儿仔细分析他的话,好像确实没什么问题!

  算了!反正她也无心跟他在这纠葛这种问题!

  她转入正题,认真的问:“那日在集市上发生的事,王爷全都看见了吧?”

  “当然。”夜雍打趣的说:“并且看的一清二楚,芸公子身手果真不一般!这三脚猫的防身功夫,竟能打倒一位久经沙场的将军,实在佩服!”

  “……”莫梨儿被他说的有些无奈,“王爷为何要替我保密?”

  夜雍好笑的反问:“难道揭发你有什么好处?”

  “那替我保密又有什么好处?”莫梨儿疑惑的微皱眉头。

  “既然都没什么好处,那我何不当作什么都没看见呢?”夜雍淡笑着说道:“说起来,这件事中即便父皇知晓被非礼的女子是你,又如何?这都是归德将军的问题,要论罪,也都是他一人的罪!最多只会让你落下一些话柄,让我那十四弟丢些面子,成为人们的饭后谈资罢了!”

  莫梨儿明白他话中的道理。

  夜桓不想让人知晓那女子是她,不过是不想让大家都知晓自己的王妃被人非礼了,还当街与人动粗,毕竟他是皇子,这事传出去,当真是要落下话柄,让他颜面扫地的。

  可无论如何,宁王既没有将这事说出来,也算是帮了她!

  莫梨儿倒了一杯茶,端起来敬他,认真道:“无论如何,在下还是要谢过王爷帮忙保密!在下以茶代酒敬王爷一杯!”

  她爽快的仰头一口干掉。

  夜雍笑着举杯,一口喝掉后倒过杯子,在倒回来放好。

  “在下还有一事……”莫梨儿话刚出口,夜雍就笑着问:“是否为宋宏平之死?”

  “王爷怎么知道?”她有些吃惊,可转念一想,自己能找他问的问题,也不外乎只有这些,他能猜到也不奇怪。

  夜雍不语,有些神秘的笑着看了她一眼,又看了酒壶一眼。

  莫梨儿意会,起身过来端起酒壶为他倒酒,心里虽着急得很,可奈何这王爷偏偏要在这里装神秘。她抬眼看他,他像是能感觉到她的目光似得,与她对视。

  距离近了,他墨黑的眸子好似有着琉璃光泽,却深不可测。

  只见他笑着轻挑眉头,目光向下,打趣道:“芸公子,酒撒了。”

  “……”莫梨儿微怔,赶紧将酒壶放下。

  “抱歉,是在下一时疏忽,这就擦干净!”她尴尬的皱着眉头,捏住袖口用袖子去擦桌上的酒水。

  她擦干净后又将他的酒杯放好,这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夜雍端起酒杯,目光落在她身上,半开玩笑的问:“芸公子不与本王喝一杯再说?”

  “既然王爷知晓在下想问何事,想必王爷应该也知道些内情吧?”莫梨儿目光如炬的和他对视,认真的问:“是否在下与王爷喝一杯,王爷就为在下解心中疑惑?”

  “那你得喝三杯。”

  “……”莫梨儿从未沾过酒水,万一这三杯下肚……

  她怕自己不胜酒力,可想到他已开出了这样的条件,在心中思量一番后起身拿过酒壶为自己倒上一杯酒,坐下,端起酒杯敬他。

  夜雍就端着就被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仰头喝掉杯中酒,呛得她皱紧了眉头,一脸难受却又倔强的又提起酒壶再次倒满,端起,敬他,仰头干掉……

  如此,喝完第三杯,莫梨儿将杯子放下时,难受的咳了好几声。

  夜雍这才笑着喝了杯中酒,放下酒杯,拿起筷子给她夹了点菜,“吃点东西就不那么难受了。”

  “……”莫梨儿看了他一眼,拿起筷子吃掉他夹给自己的菜。

  夜雍吃了口菜,放好筷子,才在她认真到有些不耐烦的目光下漫不经心的开口道:“归德将军确实是自尽的。”

  这个答案真是毫无说服力!

  莫梨儿甚至觉得他不过是在糊弄自己罢了,这让她很不爽。

  “王爷不知道也罢,知道不想说也罢,可这话,在下若是相信的话,也就不会来问王爷了。”

  “那你又怎知本王知道呢?”夜雍好笑不得的反问。

  “在下也只是推测!”莫梨儿看着他,将自己的分析娓娓道来:“要在牢里弄死一位将军,还能让众口一致的说是自尽,让皇上不追究,没有绝对的权威是无法做到的!上次在下被宋宏平纠缠,也不知王爷施了什么手段,那在瑞阳王府都敢对在下无礼的人竟作罢了!这次在集市,王爷将一切都收入眼底,却当作什么都没看见,想来,王爷是想卖给在下一个人情!所以在下猜测,以王爷的手段,这事王爷八成也是知晓的!”

  夜雍听完她的分析,觉得这丫头还是有点机灵的!不然,上次怎会在他不知晓的情况下,故意套他的话,让他来告诉她自己知晓的莫芸儿与宋宏平之间的事呢?

  想到自己上次竟然被一个姑娘家给糊弄了,他心里不禁有些恼,但又觉得有趣!

  “既然所有人都认为他是自尽的,芸公子又何必要追究呢?”

  “就连在下心里都敢确定他不是自尽的,王爷以为,其他人会真的相信他是自尽的吗?”莫梨儿有些不舒服的微皱起眉头,抬起手轻轻擦了下额头上的汗。

  刚刚喝了几杯酒,肚子难受不说,脸颊也有些发热。

  她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放松下来,继续说:“大家不过都是不想惹祸上身,既然皇上都默认他是自尽的不再追究,谁又会去趟这趟浑水?”

  “所以芸公子决定要趟这趟浑水?”夜雍不以为然的笑着拿起筷子,夹了块锅贴吃起来。

  其实宋宏平的死对她来说只能算是好事,毕竟他知道太多莫芸儿的秘密,若是有朝一日传出来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他死的实在有些蹊跷了!

  既然夜桓也不知他被何人所害,就表示他在朝中应该还没有想要置他于死地的敌人,毕竟他是个在前线作战的将军,朝中最多就是有些看不惯他的人,但还不至于要他的命!

  恐怕最想他死的人,是她也说不定!

  那谁会冒险要去杀他?

  莫梨儿看着眼前吃锅贴的人,说话总是含着笑意,到底是什么心思完全猜不透,还喜欢吊人家胃口!

  真是只狐狸!狡猾的老狐狸!

  “如王爷所知,此人死了,在下高兴还来不及,怎会为了他的死因去冒险?”莫梨儿心中有些恼,却还装出平静的模样说:“只是此人死的蹊跷,又是在集市一事后发生,在下怕是会和在下扯上撇不清的关系,所以才想要探知一二!既王爷以为此事在下不宜知晓,那在下便不再多问!”

  她说完赶紧拿起筷子吃菜,好让自己舒服一些。

  她额头上布满了细小的汗珠儿,酒劲上了头,脸颊也泛起了红晕。

  “芸公子看着好像不妥?”夜雍还在打趣。

  这么明显,难道还看不出来吗?也不知是谁要她饮酒三杯的!莫梨儿借着酒力很不爽的瞪了他一眼,继续大口大口的夹菜往嘴里塞,好让胃里不要那么灼人。

  夜雍倒是真被她这样子给惹笑了,“芸公子慢些吃。”

  莫梨儿的目光落到了那盘锅贴上,想到眼前这只讨厌的狐狸,她干脆伸手将那盘锅贴端到自己面前吃了起来。

  她就是要把他喜欢吃的给抢了!!

  “……”看来是真有些醉了!

  夜雍就面带笑意的静坐在那儿,看着那姑娘横扫桌上的美食。

  莫梨儿吃着吃着有些恶心的皱起眉头,猛然按着桌子站起来,刚要走时脚却跟不听使唤似得往旁边一歪,好在手及时按在桌上才没摔倒。

  夜雍本不想靠近她,可看见她那般不舒服的模样,还是决定扶她去洗把脸。他刚起身过去,她一个仓促向前倾时,他本能反应的伸手抓住她的胳膊,没让她撞进自己怀里。

  “……”莫梨儿当真不知酒这东西怎么会这么厉害,好歹她也是习武多年,竟然让几杯酒给放倒了!

  关键是……意识还是清醒的!可就是站不稳啊!!

  好难受!

  她盯着夜雍看了两秒,猛地捂住胸口头往前一压,就吐了起来。

  “……”夜雍一手扶着她,另一只手遮到了鼻子下,让他更难受的是——她看着他吐了就算了,还吐到他的衣服和鞋子上了!!

继续阅读:第三十三章:纠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谋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