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死的蹊跷
黄莉可2019-10-15 14:214,143

  下过几场春雨后,天气愈发的热了起来。

  明朗的天空中,白云悠然,暖风徐徐,怡元阁院中的那树桃花也凋落完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树身伫立在暖阳下。

  在集市上闹出的事也隔了一周,莫梨儿老老实实的禁足了好几日也没听见芝瑾给自己汇报什么不好的传闻,她想这事八成是办妥了!

  但是那个宁王——

  他那日该是目睹了整件事情的经过,既然没出什么差错,那就表示他也没插手这件事!又或者,他在青楼也不是什么光彩事,自己也不愿拿到台面上来说,所以,就当是什么也没发生过?

  莫梨儿也只是自己胡乱猜测一番,这夜雍究竟是怎么想的,有什么打算,她不知也猜不透!

  那个人虽年纪轻轻,相貌堂堂,但却偏偏给她一种老狐狸的感觉!

  这几日夜桓也没来过怡元阁,她也不知到底是怎样的处理结果!

  芝瑾端着水果和糕点进来,笑眯眯的叫她来吃,她却没一点胃口的扇扇手,无精打采的说:“你吃吧!”

  这禁足了,整日就是在房里吃吃喝喝,要不就是坐门口看树看花看天,除了庄姬来过几次,给她带来些好吃的,陪着她说说话聊聊天,不然她估计自己都闷坏了!

  她正坐在门槛上,双手托着下巴望着院里那颗桃花树,想着若夜桓在不给她解禁,她怕是只能偷跑出去了,反正这平日里也没人来怡元阁,她在不在也无人在意。

  下一秒,夜桓就带着闻婵娟出现在她的视线里了。

  她愣了下,赶紧起身整理了下裙摆,先看了闻婵娟一眼,在望向夜桓时,努力扯出一抹笑来。

  “见过王妃姐姐。”闻婵娟低眉浅笑,看似温顺的表情下,那双望向她的眸子却是格外凌厉。

  “见过王爷。”莫梨儿无视了她,向夜桓行礼。

  她想着夜桓就是带女人来,也该是带庄姬的,哪知却是带着闻婵娟!

  这些日子来,芝瑾常说夜桓偏宠闻婵娟,她本以为他对闻婵娟也就一时新鲜,心里依旧是只有庄姬的,可她发现自己到底是高估了这个看似性情温和的王爷!

  “姐姐禁足也有些日子了,妹妹寻思着姐姐闷在房里该无聊了,就让王爷带我过来看看姐姐,好陪着姐姐解解闷。”闻婵娟声音虽柔弱,可那眼神却满是得意和挑衅。

  有她在,莫梨儿确实不闷了,光是和她说话都够受了!

  莫梨儿回以她微笑,“那我岂不是要谢谢妹妹的好意了?”

  “姐姐见外了。”闻婵娟低眉一笑,“姐姐这是不欢迎妹妹和王爷来,不打算请我们进屋吗?”

  莫梨儿没说话,直接转身就往屋里走去。

  夜桓微皱眉,身旁的闻婵娟就借着这机会装起了委屈,露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说:“看来姐姐当真是不欢迎我来的,都是妾身自作多情了,还非要王爷带妾身来,跟着一起吃了闭门羹……”

  她目光偷偷地瞧着夜桓的表情,见他眉头紧锁,默不作声,便继续添油加醋的说:“王爷,既然姐姐不喜妾身来,那妾身就先告退了。”

  她委屈的转身作势要走,就听见屋里的莫梨儿问:“你说了这么一大堆,可何时听我说了一句不喜你来?”

  “……”闻婵娟愣了下。

  “芝瑾,去烹茶,招待贵客!”莫梨儿在屋里下了吩咐,就又走到门口来,看着依旧站在门槛外的两个人,笑着问:“你说要进屋,我就先进来了,又没说不让你进来,你怎么就觉得是我不欢迎你进来了?”

  “行了!”夜桓抬起手臂拥护似得揽过闻婵娟的香肩,这让本被呛得的无话反击的闻婵娟转怒为笑,很是得意的瞪了莫梨儿一眼。

  夜桓刚迈出脚,莫梨儿就侧身给他们让开位置,闻婵娟从她身边经过时勾唇一笑,媚眼一瞥,满是挑衅。

  莫梨儿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强扯出一抹笑,转身走过去,却发现夜桓和闻婵娟分别坐在了招待人的主位和客位上。

  闻婵娟见她看着自己,便假装不好意思的起身,腼腆的笑着说:“抱歉,前两日妾身与王爷外出游玩,走多了路,腿颇有点疲累,今日过来,腿又酸疼起来,就坐下了,还请姐姐不要责怪!”

  闻婵娟说这些话,也不过是想炫耀夜桓对她宠爱备至罢了!

  想用这来刺激她?想太多了!她莫梨儿本就不稀罕什么王孙贵族,管他什么王,在她眼里,也不过是普通男人一个,还不至于让她去争风吃醋!

  莫梨儿干脆坐在了桌前的椅子上,笑着说:“没关系,你要是觉得那里坐着舒服,就坐那吧!”

  “姐姐真是大度。”闻婵娟娇笑着夸赞,毫不客气的又坐下去了。

  她现在觉得坐哪都不舒服,关键还是这身份让她坐着不舒服!若是摆正了这王妃的身份,自然是坐哪儿都舒服了!

  不过王爷近日如此宠着她,想要推倒这个正室,怕也快了!

  想到这,闻婵娟就笑的更开心了。

  莫梨儿见她莫名欢喜的样子都知道她没想什么好事!

  清霜端来点心小吃,见自家主子独自坐在桌边,倒是愣了下,却不敢说话,低下头去将吃的端到夜桓手边的桌案上放下。

  闻婵娟拿起一块糕点送到夜桓嘴边,撒娇似地说:“王爷尝尝看。”

  夜桓抬手接过,没要她喂,这让她有些不开心。

  夜桓尝了口糕点,香甜软糯,很好吃。他嘴角轻扬,抬眼看着莫梨儿,“过来,也尝尝。”

  这话让闻婵娟听着更是不爽!为何王爷要让那个女人先尝?!

  莫梨儿并未领情,温婉一笑,道:“王爷若是喜欢就多吃些,妾身禁足这些日子,清霜天天都做好一些来!”

  夜桓看了莫梨儿一眼,心里知晓这女人是有些气性的,估摸着又是为何事气恼,所以连他的面子都不给了!

  “婵儿。”

  “妾身在。”闻婵娟脸上立马就露出了欢喜的神色,心想着王爷该是想让她尝尝糕点,结果却听见他说:“既然已经来见过王妃了,也无别事,你先回房去吧。”

  闻婵娟愣了下,有些不敢相信的问:“妾身一个人回去?”

  夜桓反问:“不然呢?”

  闻婵娟顿时就泄了气,气恼的瞪了莫梨儿一眼,起身向夜桓行了个礼,“妾身先告退。”

  莫梨儿虽被她瞪的有些莫名其妙,但不得不说看见她那不开心的样子,就忍不住想笑。

  夜桓看在眼里,淡然的问:“你就那么讨厌她?”

  “嗯?”莫梨儿微怔,这才将目光落到他身上,开玩笑似得说:“还好,算不上讨厌,只是不喜欢!不过呢,我不喜欢的也就是讨厌!”

  “如此?”夜桓又问:“那你讨厌本王吗?”

  就算她讨厌,她也不敢直说啊!

  莫梨儿无奈一笑,“王爷这般好,妾身怎会讨厌?”

  “这么说来,王妃是喜欢本王的?”

  “自然喜欢。”莫梨儿随机应变的回答:“这天底下喜欢王爷的女人多了,只是喜欢的深浅都不一样,妾身对王爷的喜欢,就是那种友好的喜欢。”

  夜桓笑的有些无奈,但对于她的这种喜欢,也是意料中的。

  其实这些日子相处下来,莫梨儿本不讨厌夜桓的,甚至觉得这王爷性子颇好相处,也好说话,可近日连连见他宠着闻婵娟,倒让她觉得有些讨厌了!

  她不喜欢朝三暮四的人,以前见他一心一意的爱着庄姬,倒觉得挺好的!可现在,他突然移情闻婵娟,也不知庄姬该多难过呢?

  “你在想什么?”夜桓突然问。

  莫梨儿回过神,苦笑的摇头,有些忧郁的说:“我在想,王爷近日这般偏爱闻侧妃,庄良妾心里该多难受?”

  她想,若是放在以前,师兄跟她在一起的时候突然对另一个女人好,她肯定会崩溃的!

  听到她的心里话,夜桓不禁有些想笑。

  近些日子,他确实对闻婵娟过于宠爱,可这种宠爱也是有目的的!

  她父亲闻槐是惠轩王的人,若他对闻婵娟好,闻婵娟自然会到闻槐面前去替他说话,闻槐肯定会顾虑到他毕竟是自己女儿的夫君,即便不拥护,也会看在女儿面子上不过于针对,如此久了就会让惠轩王对闻槐产生怀疑。

  如今德宣帝重文轻武乃是满朝文武皆知的事,闻槐作为刑部中侍郎,在朝中说话还是有一定分量的!

  而惠轩王的党羽多为一些武夫,朝中若是失去一个为自己说话的文官,也算得上是一笔大损失了!

  “有些事,王妃不懂,本王也无法向你说明,但这其中缘由庄姬都知晓,王妃不必担忧,庄姬她好得很,本王此生定不会辜负她。”

  见他说的信誓旦旦,莫梨儿也不疑有他。

  这天下男子三妻四妾多的是,皇孙贵族几乎都是妻妾成群,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无论他说的是真是假,莫梨儿想,也许庄姬心里都早有准备了吧!

  “说完了本王的事,在说说关于王妃的事吧。”夜桓突然转移话题。

  莫梨儿微怔,茫然的问:“关于我的事?”

  夜桓似笑非笑的点了下头,伸手示意她过来坐到旁边的客位上,莫梨儿就顺从的起身过去坐下了。

  “王爷请说!”

  “宋宏平在牢中服毒自杀了!”

  “服毒自杀?”莫梨儿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见夜桓点头,她又问:“之前的事,是怎么判的罪?”

  “既查不到他非礼的女子是谁,他又咬定自己是喝多了,酒后乱性,父皇便判他入狱三个月反省,降官阶一级,罚一年俸禄以示警告。”夜桓觉得奇怪的是,他那日去将军府找宋宏平的时候,他像是受到过威胁。

  他才开口提到集市上的事,宋宏平就连连开口保证自己一人承担,绝不会连累王妃娘娘,让他放心便是!

  莫梨儿听着这惩罚好像也不算严重,按理他一个将军不该受不了这点打击就服毒自杀了吧?

  虽然那种人她巴不得他早些死了好,可这死的也确实有些怪异了!

  夜桓见她若有所思的模样,问:“王妃也觉得这事有蹊跷?”

  “是!”莫梨儿肯定的说:“十分蹊跷!”

  夜桓的表情很认真,只觉得这件事背后疑点重重,也不知这宋宏平背后,还惹了什么样的仇人!或也说不定跟自己的王妃脱不了干系!毕竟,宋宏平是在这件事之后入狱被害的!

  这时,芝瑾端着茶进来了。

  为她们倒好茶,她冲着莫梨儿调皮的笑着转身出去。

  莫梨儿知晓她那点小心思,只要她一看见她与王爷在一起,就会开心的不得了,就觉得自家主子终于有出息了似得!

  “那日集市上一事,可还有知晓王妃身份的人?”夜桓认真的看着她。

  莫梨儿心头一惊,第一个想起的,便是宁王。

  他突然这么问,难道这事与宁王有什么关系不成?可一旦说出实话,恐怕只会引得更多猜忌吧?

  宁王或许会帮她保密,但还没必要为了帮她而去除掉一位将军吧?毕竟她与宁王除了见过几次面,做了笔交易外,也在无多的瓜葛!

  她佯装镇定的轻松一笑,“王爷放心,没人知道。”

  “那便最好。”夜桓的目光变得凌厉,警告似地说:“不过本王还是要提醒王妃,自重身份,切莫在惹出大麻烦来!”

  “妾身明白!”莫梨儿试探性的问:“那妾身的禁足……?”

  “三日后解!”

  “……”

继续阅读:第三十二章:笑面狐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谋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