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学宽衣
黄莉可2019-10-15 14:223,595

  不出两天,归德将军在街上为难一女子的事就在京城传得沸沸扬扬了。

  莫梨儿庆幸自己那日没有坐俯轿,也没有自曝身份,那些围观的人也没有知晓她身份的人,于是……传言只是归德将军为难的女子疑似常年习武的富家大小姐。

  夜桓自然也听闻了此事。

  这日下午,莫梨儿正在吃芝瑾刚从厨房端来的甜点,夜桓就威风凛凛的来了。

  至少莫梨儿觉得他是走路带风……嗯,更确切的来说,应该是带杀气吧!

  莫梨儿赶紧放下糕点,拍拍手上沾着的糕点渣,起身向他行礼,“见过王爷。”

  夜桓走过来坐在了她刚的位置上。

  莫梨儿对于他的突然到访,几乎已经猜到了是所为何事,但心里却难免有些紧张。

  他今日的神情十分凝重,平时总是淡然的表情在此刻看来格外冷漠,一双眸子如鹰般锐利的盯着她,倒让她有些不不自在的咽了口唾沫,强颜欢笑的问:“不知王爷今日过来,是否有事?”

  “你觉得呢?”他目光直逼她,反问。

  她突然感觉他这次好像真的生气了!

  莫梨儿深呼吸一口气,认真的说:“对不起,让王爷因妾身的事伤神了!”

  “何事?”他明知故问。

  “妾身不该在街上不顾身份与他人动粗……”

  “这外面传言被为难的女子是个常年习武的富家大小姐,本王第一个就想到了你。”夜桓剑眉皱起,眸中盛满了怒意,猛地拍了下桌案,“嘭”的一声吓得一旁的芝瑾抖了下。

  “你可是觉得本王平日里好说话,就不顾本王的警告,又与那宋宏平有所瓜葛?!”

  莫梨儿赶紧跪下,态度诚恳的说:“王爷息怒!这传言里也说了,是宋宏平为难于妾身,又怎会是妾身与他有所瓜葛所引起的呢?”

  “继续说!”

  “妾身那日只是恰好从那经过,本是想去佳肴阁吃东西的,结果那宋宏平刚好喝醉了酒从青楼出来看见了妾身,兴许是喝酒上了头,非逼着妾身与他喝酒,妾身也是不得已才动的手……”

  夜桓恼怒至极,有些头痛的抬起手扶额。

  这事尚且只是在京城传开,但既已传到了他这里,相信很快也会传到宫内去,毕竟宋宏平怎么也算是朝廷武将,这事可大可小,却不容忽视!

  好在现在外面传言中没有提到被为难的女子到底是谁,到时候要查起来,只要想办法糊弄过去,让宋宏平一个人把罪承担下来就好!想必,他也不会想让皇上知道,自己强行调戏的女子是瑞阳王妃!

  “本王现在有要事要去处理,你近日且先在怡元阁好生呆着,不得踏出半步,否则,休怪本王严惩你!”

  夜桓愤然起身,拂袖离去。

  芝瑾赶紧过来将莫梨儿扶起来,担心地问:“小姐,你还好吗?”

  “没事。”莫梨儿起身回到刚的位置上坐下,想起夜桓刚刚那震怒的表情,心里很有些不是滋味。

  他还是没有问她关于武功的事,她想可能他应当是急着处理要事,来不及过多的问她吧!

  可芝瑾关心的问题完全跟她不在一个点子上!

  她正为跟宋宏平在集市上大打出手的事烦心,芝瑾满脸担忧的问:“小姐,你说王爷会不会为这事废妃啊?那闻侧妃近日正得宠,她要是在到王爷耳边吹吹风,那……那我们岂不是……?”

  莫梨儿被她说的更加心烦,干脆端着糕点盘塞她怀里,不耐烦地说:“端去吃!别说话,让我安静会!”

  “哦……”芝瑾郁闷的端着糕点盘走了没几步,又转过身来,刚想说话就对上了莫梨儿冷漠的目光,她只好乖乖闭嘴,抱着盘子走到门口坐在门槛上,看着院子里的桃花树吃起了糕点。

  莫梨儿在丛云派的时候,犯了错,也常被罚禁闭。

  不过她被关禁闭的时候,师兄常会偷偷跑去看她,给她送好吃的去,可是现在呢——

  这王府虽气派,可现在的身份却让她十分难受,一点也不自由!她明明只是教训了一个好色之徒,到头来却还成了她的不对,还要被罚禁足!

  希望这件事能快些解决才好!

  莫梨儿看着芝瑾的背影,起身从她身边走过去。

  “欸?”芝瑾愣了下,赶紧站起来,奇怪的问:“小姐,你去哪?”

  “哪也不去!”莫梨儿走到院子里那颗桃花树下,抬起头,看着已经蔫了的桃花,飞身折断一根花枝后落下。

  她拿着花枝轻轻一颤,上面仅剩的两朵花就掉了。

  眼看着天气渐渐热起来了,这桃花也快掉完了!

  她缓缓抬起花枝,眯眼,目光如炬的看着前方,忽的旋身迅速的挥动手中的桃枝,在空中划过一道道优美的弧度。

  芝瑾又抱着盘子坐在了门槛上,拿起一块糕点塞嘴里边吃边欣赏自家主子舞……桃枝!

  夜里繁星满空,微风徐徐。

  彼时的怡元阁安静的仿佛能听见针掉在地上的声音。

  几个丫头早早就都去睡下了。

  芝瑾可能是因为心情不好的关系,莫梨儿让她早些去睡,她就真乖乖听话的早些回偏房去睡了。

  莫梨儿双手枕头的躺在屋顶上正看星星,夜桓就来了。

  他走进院子,她就听见了脚步声。

  莫梨儿警惕的坐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夜桓,他也停下脚步与她对视,目光交错间,他有些气恼,又无奈的问:“王妃当真是要上房揭瓦?”

  “妾身不敢。”莫梨儿赶紧起身,走到屋檐边轻轻一跃,轻盈落地。

  她看着走近的夜桓,有些尴尬的抿着唇笑。

  她猜想他这么晚了过来,应该是有问题要问她的。

  看他表情没有了下午那般盛怒,该是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说不定已经解决完了!

  夜桓深深看了她一眼,无奈的轻叹一口气,“进屋再说。”

  莫梨儿心里暗自松了口气,跟着他进了屋。

  夜桓端坐到床边,双手按在腿上,严肃且认真的看着她,“本王有些话要问你,你必须如实回答。”

  莫梨儿已经猜到了,同样认真诚恳的和他对视着,几乎是信誓旦旦的模样说:“是,妾身定坦诚以待!”

  “你习武多少年了?”

  “七八年了!”

  “在哪里学的?”

  “自然是在尚书府学的!”莫梨儿为了确保自己接下来说的谎话更有说服力,便故意瞪大眼睛毫不闪烁的看着他,那双清澈晶莹的眸子很是认真。

  “小时候在家里,有位当将军的客人来拜访爹爹,我见他腰上佩剑,很是威武,就问他能不能摸摸看!那将军就把佩剑取下来让我摸,见我实在喜欢,干脆就露了两手给我看!像这样——”她说着,旋身拉开一些距离,自信的笑着向他展示了两招。

  “……”夜桓真是好笑又好气。

  这王妃好像越来越放肆了!

  莫梨儿打完一套,向他抱拳,又走过去站着,有些调皮的笑着说:“就是从那时起,我就一心想练武,时常跟爹爹说起,爹爹实在架不住,想着我个女儿家,会点功夫防身也是好的!但碍于我是大家闺秀,怕传出去不好,就安排人偷偷教我!正因如此,知晓我会武功的人寥寥无几!”

  “你还知晓你是大家闺秀!”夜桓嗔怒,责怪的瞪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更何况,你现在还多了王妃这一重身份!”

  莫梨儿微低头,承认错误道:“王爷教训的是!”

  对于她的话,夜桓也是将信将疑。

  他目光向下,思考了片刻,空气安静下来,莫梨儿那双好似繁星璀璨的眸子就刻意观察着他的反应。

  她故意在中间露两手,就是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真实些,也不知这王爷现在在想些什么!

  “宋宏平的事……”夜桓深沉的开口,抬眼,恰好对上了她那双清澈的眸子。

  昏黄的烛光笼罩下,她眼睛雪亮,嘴角轻扬,恰到好处的朦胧美中多了几分俏皮,好看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他顿了顿,微皱眉,轻咳一声缓解尴尬,继续说:“本王已去将军府上找过他,对于那天集市上发生的,他会一口咬定是自己喝多了,没看清自己骚扰的女子是谁!这件事已经传到了皇宫,你只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其他的,全交由本王来处理!”

  “是!”莫梨儿笑着侧蹲行礼,“那就有劳王爷费心了!”

  可当天有一个人是知晓她身份的——宁王!

  莫梨儿想起那天与夜雍的那一对视,心中难免有些担忧。

  “睡吧。”夜桓起身,向前走了几步,下命令般的说:“过来,宽衣。”

  莫梨儿回过神,微怔,“王爷今日在这睡?”

  夜桓听着这话实在不对味,眉头微皱,责问:“你是本王的王妃,难道本王每次在这就寝,你都要这么问上一句?”

  “妾身不敢。”莫梨儿心里不情愿,却还是行礼认错。

  “不敢还不过来为本王宽衣?”

  “妾身不会……”

  “……”夜桓心想大概真的是自己平日里太好说话了些,对于她几乎都是得过且过,许多事也都不会过问,才导致她越来越无理放肆了!

  他也不止一次说过让她学了,可她却全然不把他的话放在心里!

  “过来。”夜桓皱紧眉头,有些恼了。

  莫梨儿虽不情愿,却还是听话的走到他面前,他张开双臂,微抬下巴,看了她一眼后闭上眼睛,像是有些不耐烦地指挥:“先解腰带。”

  莫梨儿也不说话,就在他腰上摸来摸去的找解腰带的位置。

  他耐心的等她找,她好不容易解掉了腰带,他又开口:“继续。”

  莫梨儿给他一件一件脱下来,只剩下一身白色贴身衣物时,他才睁开眼,目光深邃的看着她,半响,才像是对她倍感无奈的轻叹一口气,转身先上床睡去了。

  莫梨儿看着他的背身,总觉得他刚刚那深沉的目光有些奇怪,却又说不上哪里奇怪!

继续阅读:第三十一章:死的蹊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谋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