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有麻烦
黄莉可2019-10-15 14:203,342

  连着下了两日春雨,莫梨儿觉着自己耳朵都快生茧子了。

  芝瑾每单独行动一次,例如去厨房端吃的,去安排下人做点事儿,去帮她拿点东西,都能跟那些爱说事儿的婢女凑在一起说上几句,然后就给她带回来一些消息,实在让她不佩服不行!

  这两日,她全靠着芝瑾喋喋不休的唠叨度日!

  自从上次赏花宴结束,第二天,夜桓就派人送了不少花去欣然轩。

  据说欣然轩的丫鬟小厮本来都因为参与了写花字的事在受罚的,但一看到王爷派人送来的花,闻婵娟立马就消气了,那些丫鬟小厮自然也就没事了。

  接着这下雨的两日,夜桓都是在欣然轩过的。

  芝瑾为此着急得不得了。

  莫梨儿无事坐在窗前吃苹果看雨幕,芝瑾就一脸哀怨的站在她身边,犯愁的说:“小姐,你说,王爷为什么会突然那么喜欢闻侧妃呢?该不是她用了什么狐媚子手段吧?那闻侧妃要是得宠了,可有我们好受的了!”

  莫梨儿看了她一眼,又瞥了桌上的果盘一眼,漫不经心地说:“去,拿个吃的把嘴堵上,让我安静一会儿。”

  芝瑾嘟着嘴巴乖乖照做,拿了个苹果咬了口,可心里还是觉着不舒服,又郁闷的问:“小姐,你一天到底在想什么?”

  莫梨儿无奈,“我在想怎么才能让你少说两句!”

  “……”芝瑾不悦的抿抿唇。

  也许是因为对自己那夫君并无感情,所以得不得宠对她来说并不重要,她更在乎的是自己那离奇失踪的妹妹,还有自己的身份会不会被发现。

  等到天一放晴,莫梨儿就带着芝瑾出了王府。

  大半个月没出来,她倒是想出来走走散散心,顺便吃一顿佳肴阁的美味了。

  芝瑾想吃糖葫芦,莫梨儿就给她买,结果她没吃一半,又追着臭豆腐的气味跑到了一条巷子口,要了一份臭豆腐。

  莫梨儿闻着这东西臭,却也不讨厌,倒好奇地问:“这东西好吃吗?”

  “好吃啊!”芝瑾把臭豆腐递给她,笑着说:“小姐要不要尝尝看?”

  莫梨儿秀眉微皱,芝瑾就笑着问:“小姐以前从没吃过吗?”

  莫梨儿摇头。

  芝瑾好笑不得,“这东西闻着臭,但吃着可香了,不尝尝就可惜了!”

  莫梨儿听她说的这么好,就尝了一块,结果最后吃了两份才罢休。

  走在集市上,莫梨儿总觉得自己身上还沾着臭豆腐的气味。她有意的抬起胳膊闻闻袖子,却又闻不见。

  “芝瑾,你闻看我身上是不是有些臭?”

  “吃过臭豆腐会有一点,不过一会就……”芝瑾话还没说完,一道带着醉意的粗狂声音就打断了她。

  “莫芸儿!”

  芝瑾吓了一跳。

  莫梨儿微怔,侧过脸就看见喝醉的宋宏平用手指指着自己,摇摇晃晃的走来,眼神很是凶恶。

  “小姐……?”芝瑾有些害怕。

  莫梨儿皱眉,往他身后望去,才发现这是她上次坐轿子经过时,还被老鸨拉过客的烟花之地。

  这大白天的就在这种地方喝的烂醉,亏得还是位将军!

  “走。”莫梨儿不想惹事,转身欲带着芝瑾走,哪想那宋宏平借着酒劲不依不饶,快步上前来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气愤的吼:“想跑?!”

  莫梨儿握紧拳头,可理智告诉她必须忍着。

  “你放开!”芝瑾壮着胆子吼了一声,却被他恶狠狠地瞪了眼就失去了底气。

  “没事。”莫梨儿安慰她一句,强忍着愤怒平静的转身,看着眼前喝醉酒的人,问:“你想干什么?”

  周围凑过来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

  芝瑾心里着急得不得了,这要是传出点什么,可该如何是好?

  “老子想干什么?”宋宏平笑了几声,“这大白天的,你陪老子喝一杯,老子什么都不干!”

  “好啊,那将军说看,到哪里喝?”

  “到老子怀里喝!”宋宏平说完就淫笑的伸胳膊欲搂她。

  莫梨儿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用力一拧,疼得他仰着头哀嚎了几声,求饶道:“放开,快放开……”

  这时,美人苑二楼的一扇窗子推开半扇,夜雍倚着窗边而坐,看着楼下正动粗的女子时,嘴角却爬上了一丝笑意。

  真有趣!

  这一个喝多了不怕死的在街上就当众调戏瑞阳王妃,被调戏的王妃干脆就不顾形象的当众动起手来,制服了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

  这要是传开了,他那弟弟的面子该往哪搁呢?

  屋内的女子见他饶有兴致的看着外边,倒好奇了,风情万种的笑着走过来,声音娇媚的问:“十三爷,这热闹可好看?”

  “你看看不就知道?”夜雍的目光依旧盯着莫梨儿。

  此刻她将宋宏平的胳膊反扣在了身后,目光狠厉的警告道:“若你以后见到我在如此无礼,可别怪本姑奶奶不客气!”

  “是是是!”

  宋宏平毫不犹豫的连连答应。

  莫梨儿想着这在集市上,又有如此多的人,他该是不敢再有什么动作了。

  哪知她刚放开,宋宏平就怒不可遏的一拳挥过来,好在莫梨儿反应敏捷的躲开,顺道一把抓住芝瑾的胳膊将她甩到自己身后,“站远一点!”

  “可是……”芝瑾满脸担忧,话还没说完,莫梨儿就打断了她,“你又帮不上什么忙,不要添麻烦就行!”

  芝瑾只好站远了些,目光紧紧的盯着自家主子,手指因为担忧而不断纠结的绕着。

  宋宏平本就对上次莫梨儿让宁王警告他的事怀恨在心,这次又喝了不少酒,有些上头,加上他个在战场上打仗的将军竟还被她个小女子在众目睽睽下欺负了,这口气怎么可能咽的下去?!

  他气愤难当,早都失去了理智,管他会惹出什么麻烦,他今儿个非要教训教训她不可!

  两人就在街上打了起来。

  芝瑾都快吓哭了,焦急的不停抖着手,想着到底要不要回王府去搬出王爷来,却又怕搬来了惹出更大的乱子来!

  楼上窗子边的美人看着笑弯了眉眼,一双漂亮的眸子满是柔情,“这姑娘身手不错,竟让归德将军落了下风。”

  夜雍看着莫梨儿的一招一式,还有眸中那股子倔强,倒真勾起了他的兴趣。

  他已经安排了下面的人去查她的身份,虽还没有确定的消息回来,但也打听到了一些风声,说是在莫芸儿出嫁的半月前,京城有许多的探子在四处秘密搜寻莫芸儿的下落,也就是说,莫芸儿极有可能是失踪了一段时间!

  又或者是说——已经失踪了!

  那么眼前这个莫芸儿又是谁呢?只能等他放出去的那些探子不断给他带来消息,慢慢拼凑出她的真实身份了!

  “这姑娘可是瑞阳王妃。”夜雍笑得意味深远。

  美人微怔,秀眉微蹙,目光再次落在英气十足的莫梨儿身上,见她招招劲头十足,已让宋宏平吃了好几次亏,却都没被宋宏平打到一下,不禁笑着感叹道:“这瑞阳王妃可真不一般。”

  这美人便是美人苑的头牌花魁,名唤晴风,普通人想见她一面甚难,就连一些权贵花重金,她也未必愿意见,可偏偏夜雍总能随意出入她的闺房。

  这美人苑的人都知晓夜雍偏爱晴风,也有人打趣说她指不定以后能嫁进王府去,就不用在这青楼度日了,但她却总是一笑而过。

  那些姐妹那般说,也不过是变相的取笑罢了!

  莫梨儿将宋宏平打倒在地,在他欲爬起来时上前去一脚踩在他胸口上,皱着眉头目光狠厉的看着他,懊恼的问:“怎么?还要打吗?”

  宋宏平这会儿到是清醒了不少,心中不甘,却也知晓在闹下去怕是要出大事,只好咽下这口气,求绕道:“不打了!是小的错了!真不打了!”

  莫梨儿这才将脚拿来,手捏着裙摆甩了下,抬起手拍拍衣袖,整理了下衣物,侧过脸去时,芝瑾赶忙跑了过来,含着眼泪焦急的说:“小姐!刚刚可真是担心死奴婢了!吓死奴婢了!奴婢真是好怕,万一……”

  “万一什么?”莫梨儿弹了下她的小脑袋瓜,笑着说:“你家主子你是今天才认识吗?”

  “可是……”芝瑾委屈的嘟着嘴,蚊子嗡嗡般呢喃道:“奴婢也是担心你嘛……”

  莫梨儿看着宋宏平转身走时,充满不甘和怒意的目光瞪了自己一眼,仿佛在警告她走着瞧!

  她松了口气,又笑着安慰芝瑾说:“好了没事了!我请你去佳肴阁吃好吃的!”

  “嗯……”芝瑾含泪笑着点头。

  周围看热闹的人都交头接耳的议论着散开了。

  莫梨儿担忧的是,这件事恐怕还没这么简单就结束了!毕竟他们在街上大打出手,影响肯定不小,若是传到了夜桓耳里,更糟的或是传到了宫里……

  她简直不敢想象!

  莫梨儿忧心忡忡的带着芝瑾向佳肴阁走去时,敏锐的直觉让她感觉好像有双眼睛在哪盯着自己。她循着这种感觉回头望去,就对上了美人苑二楼窗边夜雍的视线。

  她微怔,有些难以置信。

  宁王?!

  青楼?!

  宁王在青楼?!

  可夜雍却在这对视间,淡定从容的勾唇一笑,墨黑的眸中是看不透的深邃。

继续阅读:第三十章:学宽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谋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