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万千妩媚在丛中
黄莉可2019-10-15 14:194,420

  春风和煦,璞罗轩的赏花宴正热闹,府内过半的人几乎都到了,外面还陆陆续续有丫鬟小斯正赶来。

  莫梨儿带着房里的几个丫头刚走到璞罗轩,就遇见了闻婵娟。她穿着一袭桃红色的衣裳,头上罕见的没戴那支流苏花簪,而是选择了一支琉璃牡丹花簪,格外明艳。

  她身后除了嫣儿,还跟着四个丫鬟,那阵仗让芝瑾看的心里更是不舒服,所有的厌恶都写在了眼里。

  “姐姐还真是素净。”闻婵娟将莫梨儿上下打量一番,一声嗤笑,“虽是在良妾院子里的赏花宴,那好歹也是王爷的意思,连丫鬟都知道要把平日里珍藏的簪子拿出来戴上,难道姐姐就不知要穿的体面点?还是说,姐姐被抢了正室的风头,压根就没那心思了?”

  “我是什么心思,妹妹还是不要乱猜的好。”莫梨儿对于她的嘲讽和轻蔑只是无关痛痒的一笑而过,“我没你那么多心思,你想得太复杂了,反而更猜不到!”

  她说完对着闻婵娟莞尔一笑,带着几个丫头先进了璞罗轩。

  闻婵娟恶狠狠地瞪了她的背影一眼。

  莫梨儿眼见满院子的丫鬟小厮赏花好不开心的模样,嘴角也跟着爬上了笑意。

  她嫁来王府这么久,也就今天让她觉得热闹了些。

  她目光对上庄姬的视线时,庄姬恬淡地笑着向她点了下头,便迎着走了过来。

  “见过姐姐。”庄姬行了礼,才说:“这府上的人来了也快多半了,不知姐姐有何打算?”

  “赏花作诗咯!”

  “姐姐说笑了!”庄姬掩面浅笑,“妹妹虽愚钝,可如此大张旗鼓,要召集这王府上下如此多人一起来赏花,恐怕不止是为了作诗吧?”

  莫梨儿没有正面回答她,反而笑着调侃道:“若妹妹这么冰雪聪明的女子都算愚钝的话,那我岂不是无地自容了?”

  “姐姐言重了!”庄姬神色有些紧张,赶紧行礼赔不是,“怪妹妹话多,不该问。”

  “谁怪你了?”莫梨儿有些郁闷,她当真只是想开个玩笑,哪知庄姬如此认真,还怕自己得罪了她,搞得她都不好意思继续开玩笑了,只好故作神秘的笑着说:“不忙,妹妹不也说,这人才来了多半吗?等剩下的少半都来了再说!”

  她们一起在院子里边走边观花谈笑,不远处的闻婵娟见了,气得咬牙切齿。

  这两个女人的关系何时变得如此要好?

  王爷在这贱妾的院子里设赏花宴,莫芸儿难道不该吃醋生气才是吗?难道她是想从庄姬身上学点什么,引起王爷的注意不成?

  不行!若让她得逞的话,那可就真难对付了!

  她正想着要想个什么法子拉拢庄姬时,就听见一道温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婵儿。”

  是王爷!

  她又惊又喜,赶紧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裳,深呼吸一口气露出甜美的娇笑后才转身,对上夜桓的视线时,她嘴角就扬得更高了,害羞的微垂下眼睫,向他行礼。

  “妾身见过夫君。”

  “你怎不和王妃与庄姬一起?”夜桓说着拉过她的小手,目光看了前方那两个姑娘的背影一眼,才再次落到眼前的佳人身上。

  “妾身来的稍迟了些,方才正要与姐姐和庄姬妹妹去打招呼,王爷就来了。”她说完,目光悄悄的看着他的脸色。

  “原来如此。”夜桓温柔的牵着她向前方那两个背影走去,“婵儿可喜欢花?”

  闻婵娟微怔,不知王爷为何会突然关心她是否喜欢花的问题,有些受宠若惊的点点头,娇羞道:“花儿娇艳,看着都赏心悦目,婵儿自然喜欢!”

  “那明日本王便派人往欣然轩送些好看的花去。”

  “谢王爷!”闻婵娟开心的侧身欲行礼,却被夜桓用双手托住了她的双手。她娇羞的抬眼,只见他一双眸子里覆满柔情,宠溺的笑道:“婵儿不必多礼。”

  闻婵娟哪管得了王爷为何突然对自己这般宠爱,心里只剩下了欢喜和得意,就连身后的丫鬟嫣儿都分外的高兴,自家主子要是得了宠,自己也就能跟着扬眉吐气了!

  那仗着自己有个正室主子,总是在她面前嚣张的芝瑾,她也就能不放在眼里了!

  离那两个姑娘的背影近了,为了装出自己与姐妹情深的样子,闻婵娟掐着嗓子甜甜的喊:“王妃姐姐,庄妹妹!”

  莫梨儿和庄姬听见她的声音时,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莫梨儿一脸无奈,庄姬则是温和的笑笑,而芝瑾更是一阵恶寒,难受的觉着自己的鸡皮疙瘩都惊起了一身。

  她们回过头见夜桓与她一起,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见过王爷。”她们一起行礼。

  莫梨儿注意到夜桓牵着闻婵娟,再将目光落到闻婵娟脸上时,发现她笑的满脸得意,眸中尽是对她的挑衅,还故意笑着跟夜桓说:“王爷,你瞧姐姐今日的打扮,像不像这院中的兰花,虽素雅,却格外漂亮?”

  夜桓轻咳一声,显然是有些不耐烦,庄姬便开口接了话茬子,笑道:“王妃姐姐天生丽质,穿什么衣裳都好看,哪是这院中的兰花可比的?”

  闻婵娟心中恼极了,这庄姬处处帮着莫芸儿说话,不摆明是要与她做对吗?

  可王爷偏偏视庄姬如珠如宝,她也不敢冒然与她对立,只好强颜欢笑的附和道:“妹妹说的极是!”

  夜桓实在不喜女人间说话的气氛,他目光落到莫梨儿身上,话锋一转,笑道:“今日既然是要赏花作诗,这人也来的差不多了,不如,王妃首当其冲,先吟诗一首?”

  莫梨儿虽毫无诗词天赋,但她早有准备!

  不能因为兴起张口作诗,但特意做功课找人写上一两首在背下来,还是轻而易举的!

  夜桓带着庄姬和闻婵娟走到一旁站着,将位置让出来给莫梨儿。

  周围的丫鬟小厮也都跟着安静下来,只能听见她满是自信的声音念道:“春日和风暖暖送,百花争艳相映红,牡丹华贵芙蓉秀,万千妩媚在丛中!”

  “好一句万千妩媚在丛中!”夜桓欣赏的拍拍手,院内的丫鬟小厮都跟着拍起手来。

  闻婵娟心里十分不爽,却只能板着脸跟着鼓掌。

  她不甘让莫梨儿抢尽了风头,便也清清嗓子,迈着小碎步上前去,自告奋勇的说:“妾身不才,也想试着以花作诗,小吟两句。”

  莫梨儿自觉的让开。

  闻婵娟见夜桓笑着对自己点了下头,就想着无论如何也要把风头给抢过来!

  好歹她从小就学琴棋书画,这以花作诗还是难不倒她的!

  “献丑了!”她腼腆的笑着,可眸中却是掩不住的自信和得意,缓缓念道:“薄雾难掩娇,花艳雨潇潇,不知情深苦,折花付相思。”

  闻婵娟眉目含情,满是娇羞的瞥了夜桓一眼。

  她这诗里满满的深情,稍微用点心的人都能听的明白,这哪是折花付相思,明明就是作诗以传深情!

  听着如雷贯耳的掌声,闻婵娟很是受用,心里得意的不得了。

  见气氛上来了,莫梨儿就乘着这股劲头,走过去拍拍手,让大家都安静下来。

  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倒让夜桓和庄姬有些好奇,她想做些什么。

  闻婵娟满是不屑的秀眉微皱,心想着她还能整出点什么花样来?这诗也吟了,难不成还想即兴作画?

  “大家听我说!”莫梨儿提高了声音,笑着说:“今天除了赏花作诗,还可以写‘花’字,只要会写字,会写“花”字,就能参与,最后评选出‘花’字写得最好看的人,可以获得200两银子的奖励!”

  她话刚落音,在场的丫鬟小厮无不傻眼的,都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声音,小声议论起来。

  “200两银子?”

  “天啦!王妃说的是真的吗?这得我们多少年的俸禄呢?”

  “我不会写字啊!这200两跟我是没关系了!”

  ……

  怡元阁里的小厮抬来了两张桌子,丫鬟用托盘端来了笔墨纸砚摆放好,让要参加写字比赛的下人们都分成两队排好队,一个一个来写。

  这游戏规则听着很简单,可对于大多丫鬟小厮来说却是难如登天的!

  他们会写字的并不多,更何况还要写的好看!可偏偏这200两银子的奖励对他们来说,却实在诱人的可以,所以会的,不会的,都决定试试!

  夜桓不解她为何这么做,便走过去,小声问:“王妃这是何意?”

  莫梨儿侧过脸冲着他笑笑,随口应付道:“应情应景啊!赏花作诗,在以花写字,岂不美哉?”

  “看来,本王对王妃当真是一点都不了解。”夜桓眉头微皱,似在思考。

  哪知莫梨儿还有几分调皮的笑着说:“王爷心里有谁才会想着去了解谁,所以了不了解芸儿都没关系,只要了解庄姬就好!”

  这话倒让夜桓释然一笑。

  莫梨儿对府内哪些人会写字,哪些人不会写字是清楚的,毕竟她早让芝瑾去摸了底。

  闻婵娟看着嫣儿受到奖励的诱惑也跑去排队时,气的几乎要发抖。

  她不知这王妃到底在搞什么把戏!上次也让她写了“姐妹”二字,这次干脆让全府上下的人都一起来写字了!最可恨的是自己那不争气的丫鬟,只是碍于王爷在这,她也不能发作。

  她正在气头上,哪知欣然轩内剩下的几个丫鬟小厮见排队等着写字的下人那么多,也都跟着动了心思,牙一咬,也过去排起队来。

  约莫一个时辰过去,剩下没写的几个人都是不会写字的了。

  觅琴拿来一摞子写好的纸递给莫梨儿,有些会写字的都在角落写上了自己的名字,而那些不会写字,完全是照着别人写的样子去抄的,就在纸的角落随便画个记号,记着是自己的就行。

  莫梨儿一张张看过去,却并没有找到同那张神秘纸条上一样的字迹,这让她心里既失落也欣慰。

  失落是因为这次的计划一无所获,欣慰是在于,写那神秘纸条的人,不在府内。

  她只好将其中那些写的很难看的抽出来,剩下的交给夜桓,笑着说:“给,王爷从中挑个写的最好看的出来吧!”

  夜桓接过,叫上了庄姬一起看。

  莫梨儿这才想起,庄姬没写。

  她虽不想怀疑庄姬,但想到自己一开始那般相信闻婵娟,结果却换来她的陷害和针锋相对,现在更是唇舌讥讽,完全撕破了脸……

  “妹妹,不妨你也写个花字?”莫梨儿微笑着提议,语气几乎不容拒绝。她问这话的同时,看了芝瑾一眼,芝瑾便意会的赶紧去拿笔墨纸来。

  庄姬并无惊讶,从容的浅笑着说:“若姐姐想看妹妹写的字,妹妹私下给姐姐写就好,这丫鬟小厮们这般卖力的写字,还是先从他们间选出个写的最好看的吧。”

  她对自己的字是有自信能够脱颖而出的,但她不想自己赢了这写字比赛而扫了丫鬟小厮们的兴。

  莫梨儿听的明白,便开玩笑的说:“无碍,妹妹写的字,不参赛就是!”

  这时,芝瑾拿来了笔墨纸,庄姬也不便在拒绝,便转身向屋里走去。

  “姐姐也进来吧。”

  进了屋,庄姬并没写“花”字,而是写了夜桓之前夸赞的那句诗。

  ——万千妩媚在丛中。

  只可惜,也不是她。

  莫梨儿心中倒是松了口气,还怪自己现在怎么也多疑了起来。

  “庄姐姐写的字,跟王爷写的字真是越来越像了!”庄姬身旁的丫鬟巧儿一脸崇拜的模样。

  这丫头年龄看着不过十三四岁,很是机灵,脸上稚嫩的模样还未褪去,笑起来很可爱。

  这倒让莫梨儿对她莫名的喜欢,笑着问:“跟王爷写的很像?”

  “对啊!”巧儿抢着开口,一脸得意的笑着说:“庄姐姐的字可是王爷手把手教的呢!”

  庄姬看了巧儿一眼,无奈的笑道:“小丫头不懂事,还望姐姐见谅。”

  “我倒觉得这丫头挺可爱!”莫梨儿侧过脸看了芝瑾一眼,心想着难怪觉得莫名有些好感,感情是这丫头跟芝瑾有些相似,说起话来咋咋呼呼的。

  不过听到庄姬的字是王爷手把手教的,倒让她想起自己和师兄一起练鸳鸯剑的时候了。

  莫梨儿嘴角轻扬,笑的有些苦涩。

继续阅读:第二十九章:有麻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谋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