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双双中毒
黄莉可2019-10-15 14:223,281

  怡元阁前院的花园和后院的草丛里都有几个下人拿着棍子在翻找,检查还有没有蛇。他们抓到了一条,加上芝瑾着急救人时慌乱之下抓住的那条,一共两条。

  芝瑾和敏儿都被毒蛇咬后昏迷不醒,好几个大夫都在轮流为她们救治。

  大夫将她们被咬伤的地方用刀割了口子,放了好些毒血,又用药草敷上,还喂她们吃了清毒的药丸,开的药方子觅琴一刻也不敢怠慢,赶紧跑去抓药了。

  徐管家在怡元阁院子里急的来回渡步,徐夫人则站在他一旁哭哭啼啼的,着急的不停抹着眼泪,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责备自己不该带孙女过来。

  莫梨儿在屋里也是坐立难安。

  夜桓闻讯后也赶了过来,闻婵娟自然也来了,只是她一点也不担心,反而夜桓不注意的时候,她望向莫梨儿的眼神充满了不屑,那幸灾乐祸的样子,莫梨儿真想狠狠教训她一顿!

  别的事她都能忍,可芝瑾和敏儿如今生死未卜,闻婵娟毫不关心就算了,竟然还跑来看热闹?!竟然还来向她挑衅?!

  清霜担心的含着眼泪,在给夜桓说当时的经过。

  她跟芝瑾做完鲜花饼就拿去给敏儿吃,敏儿觉得很好吃,就问她们是用什么花做的。清霜给她指了指院子小花园里的花,笑着告诉她就是那种花,但怡元阁里的花大多都快枯萎了,做鲜花饼已经用不成了,所以她们才去大花园摘了新鲜点的来。

  敏儿拿着鲜花饼跑过去,在花园边去看那些花。

  她的脚踩在草上,伸手去摸那朵花,一脸灿烂的问她们是不是这种花时,草丛中突然游来一条蛇咬了她的腿。

  她惊叫一声,她们还不知是什么情况,赶紧过去看。

  敏儿摔坐在地上,恰好看见那条蛇,就吓得哭了起来。

  觅琴赶过来也看到了蛇,这才吓得一声尖叫,清霜看到蛇后赶紧转身跑去后面通知莫梨儿。

  芝瑾跑过去时,由于敏儿的哭声,那条蛇像是受到了威胁,高高地扬起了脖子朝她们吐信子。

  芝瑾本想去找根棍子来,那条蛇却突然发起攻击,她来不及多想就用手去抓,就被咬伤了胳膊,她一声尖叫,蛇掉到地上时,她也不知自己哪来的勇气就一脚踩在了它头上。

  她吓得紧闭着眼睛,脚却狠狠地踩住了挣扎的蛇。

  觅琴赶紧将敏儿抱开。

  莫梨儿赶来,看到这样一幕,跑过去蹲下身子用手捏住了蛇的脖子。芝瑾这才松了口气,笑了下就晕倒了。

  莫梨儿担忧的大喊一声芝瑾,庄姬就吩咐巧儿赶紧去请大夫。

  她将蛇拿到屋里去,找了把匕首将蛇头按在桌上,一刀下去扎透了脖子。

  还是夜桓进来看见蛇那样挂在那里,觉得不妥,找人给处理了。

  若是留着闻婵娟来看见了那样一幕,恐怕她也就没那胆量在这挑衅了!

  外面到处翻找蛇的几个下人走进来跪下,禀报道:“王爷,怡元阁四处已查遍,除了咬人的那条,抓起来的一条,在没了!”

  “找清楚了?”夜桓再次确定的问。

  “找清楚了!”下人肯定。

  夜桓叹了口气,扇扇手示意他们退下。

  几位大夫将能做的措施都做好了后,由其中一位过来向夜桓禀报道:“王爷,两位姑娘的伤口都已经做了妥善处理,可这伤人的蛇乃三角头,剧毒无比,好在医治及时,毒还未侵入肺腑,但两位小姐能不能熬过来,还要靠她们自己了!”

  夜桓有些恼怒的皱起眉头,声音低沉的问:“那你可知,这种蛇通常在什么地方出没?”

  “臣刚刚仔细看过那蛇身的样子与纹路,若无错,京城只有西阴山那种阴凉潮湿的深山上会有少许这种蛇。”

  夜桓听到这话,胸中顿时怒火燃烧,愤愤地拍了下桌子,“嘭”的一声,吓的大夫赶紧跪了下来,惊慌的说:“王爷息怒!”

  “那西阴山离本王的府邸都得一天路程了!那蛇还真会找,翻山越岭的来本王府邸上咬人来了?”夜桓握紧拳,目光怒视向闻婵娟。

  她愣了下,被这眼神盯得心头一紧,却还努力保持着镇定的问:“王爷,你为何这般看着妾身?难道……”

  “本王没说是你,你慌什么?”夜桓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一些,将目光转向床上躺着的那一大一小两个姑娘,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怒意,“这件事,本王自会查清楚!要是让本王查出是谁搞的鬼,定不轻饶!”

  他说完起身,怒气冲冲的离开。

  闻婵娟看着王爷离去的背影,整个人都泄了气。

  嫣儿担心地问:“小姐?”

  她抬起手示意她不要说话,自己调整了下心绪后侧过脸,恰好对上了莫梨儿的视线。莫梨儿紧皱着眉头,双眸中的怒火和恨意几乎要将她撕碎。

  这个王府除了她闻婵娟,还有谁会想置她于死地?!

  “你也以为是我?”闻婵娟露出嘲讽的笑。

  “你放心!”莫梨儿几乎咬牙切齿地说:“我不会冤枉你!但找到了证据,也绝不会放过你!”

  这大概是她嫁入王府来,说过最狠的话了。

  闻婵娟点点头,看看她,又看看庄姬,一声冷笑,不甘示弱的起身,瞪着眼睛高傲的说:“我等着!”

  她转身拂袖,“嫣儿,我们走!”

  “是!”嫣儿赶紧跟上她。

  莫梨儿怒视着她们,直到她们的背影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王妃娘娘,那我们也……?”跪在地上的大夫小心翼翼的问。

  莫梨儿这才转过身去看着他,叹了口气,忧郁的问:“你说实话,她们的情况是好是坏?醒过来的机会大不大?”

  “……这,这……”大夫很是为难,“臣,臣也不敢保证……”他顿了顿,颤颤巍巍的说:“芝瑾姑娘毕竟是大人,情况还能稍微好一点,可敏儿姑娘就……臣,臣已经尽力了,只能看两位姑娘的造化了……”

  莫梨儿换了口长气,闭上眼睛想着芝瑾那总是活蹦乱跳唧唧喳喳的样子,还有今日第一次见敏儿时,敏儿那乖巧甜笑着叫她姐姐的样子,实在让她心疼的紧。

  她无力的抬起手扇扇,那些大夫就赶紧都退下了。

  他们刚出去,外面急的来回渡步的徐管家就赶紧拦住他们,焦急的问:“如何?我那孙女情况可还好?”

  “哎!”大夫叹气的摇摇头,不愿多说的从他身边走过去。

  徐管家着急的要去拦他们,徐夫人就大声哭了起来,他也顾不得,赶紧过去先哄自己媳妇,又气又担心又着急的说:“好啦好啦!你别在这里哭了行不行?!你在哭我都要哭了!”

  屋里的庄姬走到莫梨儿身边,看着床上脸色发青的两个姑娘,惋惜的轻叹一口气,安慰道:“姐姐,你也不要太着急了,她们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醒过来的!”

  莫梨儿失魂落魄的轻轻摇摇头,呢喃了句:“原来这世间的人心,当真如此可怕……”

  乳娘说这世间人心险恶的时候,她还不以为然,觉得自己会功夫就不会受欺负!可现在,即便是会功夫,敌人也不会明面上与你交锋,而是在背后使着下三滥的手段来伤人!

  她都不知自己嫁来这王府做了什么错事,却有人要步步紧逼着她,竟还想要了她的命!

  结果她没事,还害的自己身边的丫头和那个素不相识的小姑娘遭了灾!

  莫梨儿在心里深深的自责。

  庄姬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只心疼那小小的可爱人儿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也不知能不能熬过来!

  这时,徐管家一个人进来看望敏儿的病情。他非让自己老婆留在了院子里,他怕她跟进来看见敏儿的样子会失态,在王妃的屋子里就大哭起来。

  徐管家走到床边,莫梨儿就主动让开了位置。

  他看着敏儿苍白的脸色和发紫的唇色,整个人就抖了起来,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哗啦的掉了下来。

  他咽了口口水,抬起手抹了把泪,强忍着哭腔说:“敏儿,敏儿你一定要醒过来啊!你要是睡着了,爷……爷爷该怎么跟你爹交代啊?敏儿……”

  莫梨儿的眼泪也模糊了眼睛。

  她吸吸鼻子,转身走出房间,就看见了在外面哭着的徐管家的老婆。

  “清霜。”

  “奴婢在。”清霜赶紧从屋里出来,“娘娘有何吩咐?”

  “我有事要出去一趟!”莫梨儿的目光盯着那个哭的直抖肩膀的妇人,继续说:“你在这里看着,免得徐夫人伤心过度,有个三长两短了!”

  “是!”清霜行礼。

  莫梨儿转身去了后院,在围墙边运功轻松的跃了出去。

  她自幼在山上长大,在丛云派的时候,也偶有同门师兄弟姐妹们被毒蛇咬伤的情况,那时师父就会亲自在山上采一些草药。

  这些草药大多数山上都有,多是些没人采摘的植物,其它的药用价值并不大,但缓解蛇毒却又一定的功效。

  虽算是偏方,不一定能对症所有毒蛇的蛇毒,但现在她们俩情况如此危机,也只能拼命一试,死马当活马医了!

继续阅读:第三十六章:闹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谋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