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闹事
黄莉可2019-10-15 14:233,702

  莫梨儿坐着马车赶到离瑞阳王府最近的翠寒山脚下也花了快一个时辰,夕阳已是半落。

  她走进山林里,在草本植物多的地方翻找着以前在丛云派见过的那些草药,找到第一株草药时,她露出欣慰的笑,赶紧摘下来放入篓中。

  她没摘几株草药,就突然听见了脚步声,她敏锐的朝着声音的来源地看了一眼,只见不远处也有两个人正在找着草药,就并无在意的低下头继续忙自己的。

  很快,一道脚步声朝着这边靠近过来。

  莫梨儿听着这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几乎确定了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后,才眉头微皱的抬起头。

  这一对视,倒让她有些惊艳了。

  只见眼前居高临下与自己对视的男人生的极其俊美,消瘦单薄的身子套着一袭素雅的淡绿色衣衫,一支简单的竹簪,相映的是毫无血色的苍白面孔,一双泼墨般漆黑的眸子毫无生气,泛粉的唇色也毫不健康,这面相看上去就像是重病缠身,命不久矣的人!

  “有什么事吗?”莫梨儿先开口问。

  “这么晚的天,姑娘一个女儿家在这荒山野岭的,实在危险。”他的声音听着毫无气力,病弱中带着一丝沙哑,却是彬彬有礼,十分儒雅。

  “姑娘在找哪些草药?或许我可以帮忙。”

  莫梨儿想着时间紧急,若这个人真能帮上忙的话,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她决定相信眼前的人,毕竟他看着就像是不久于世的人了,也不可能有什么坏念头。

  她起身将自己的篓子递给眼前的人,认真的说:“我有两个朋友,等着这几样草药救命,若公子能帮上忙,就再好不过了!”

  柳安珏接过篓子,分次拿出里面那几株不同的草药看了看,又放到鼻子边嗅了嗅,礼貌的问:“敢问姑娘的朋友,可是中了蛇毒?”

  莫梨儿微怔,这人竟也知道这偏方?

  “是。”她如实回答,心里对他更放心了几分,“看来公子确实是懂医术的,那就有劳公子帮忙了!”

  这时,与他一起的人也过来了,虽是绷着一张脸,话间却满是关心的问:“公子,时间不早了,山里夜凉,我们是不是也该下山了?”

  “不急。”柳安珏将篓子还给莫梨儿,她接过后,他才继续说:“先帮这位姑娘找些草药再说。”

  随从阿部警惕的看了莫梨儿一眼,没说话。

  天色渐晚,一轮弯月挂在深蓝色的天空中。

  摘够了草药,他们一起借着月色下到山脚,一阵夜风拂过,寒意袭来,柳安珏抬起手放在嘴边咳了几声。

  莫梨儿注意到后,想着他也是为了帮自己采草药才忙到这么晚下山,受了寒风跟自己也脱不了关系,心里难免有些内疚。

  “今日多谢公子帮忙了!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免贵姓柳。”柳安珏见月色下,眼前的姑娘眼若星辰,肤若凝脂,一时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眼睫微垂的看着下方,柔弱的说:“姑娘叫我柳生便是。”

  “柳生,我记住了!”莫梨儿嘴角轻扬,笑着说:“我朋友还等着我回去救命,欠公子的人情,他日有缘再见,我一定还!今日就先告辞了!”

  柳安珏见她说话率真,淡笑的祝福道:“姑娘的朋友定会平安无事的!”他说完抬手作揖,“告辞。”

  莫梨儿转身先走一步。

  柳安珏突然连着咳了好几声,身边的阿部赶忙用手扶着他,眉头紧皱的问:“公子,你还好吧?”

  “无碍。”他说完又咳了一声,喘了口气,声音沙哑的说:“走吧,有点凉了,先下山。”

  阿部看了他一眼,扶着他往下走时,一脸严肃的责备道:“公子还是该多注意些自己的身子,你都这样了,为何还为了帮别人而不顾自己!”

  柳安珏无奈的浅笑道:“不过举手之劳的事,说不定还能救人一命。”

  阿部没说话,心里却想着自家公子到底是太过善良了,有这时间管别人的生死,还不如想办法救自己一命的好!

  莫梨儿回到瑞阳王府时,已经快亥时了。

  她翻墙进了怡元阁的后院,刚进屋,蕊儿、清霜、觅琴这三个丫头就都迎了过来。

  “娘娘你去哪了?”她们一个个都愁眉苦脸的,难过极了。

  莫梨儿心里本就难受,现在又看着她们一个个沮丧着脸,就更难受了!

  “行了!”她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振作起来,边将背上的药篓子往下取,边往屋里走去,“你们别一个个的都这副表情了!快帮我把草药拿去煮上!煮上一个时辰,药汤分给她们喝了,煮完的药草在拿出来碾碎,给她们的伤口敷上!”

  “是!”清霜和觅琴两人拿着篓子先出去了。

  莫梨儿看了蕊儿一眼,平时几个丫头里就属她的性子最腼腆最害羞,只要吩咐她们做事,她都是跑得最快的,这次她们都听话的出去了,她却留了下来。

  她正想着蕊儿可能是有话想说,蕊儿就难过的低声问:“娘娘,芝瑾……芝瑾她会没事的吧?”

  莫梨儿见她一副快哭出来了的样子,实在不忍,换了口长气后认真的对她说:“虽然这问题连大夫都不敢保证,但是我相信芝瑾和敏儿都会没事的!我也尽力在用自己的办法救她们,我相信她们会醒过来的!”

  “……嗯。”蕊儿吸吸鼻子,抬起手擦掉刚掉下来的眼泪,努力的笑着说:“我去帮她们熬药!”

  莫梨儿欣慰的淡笑着点了下头,她就转身跑出去了。

  莫梨儿侧过脸看了眼床上的人,想着自己回到尚书府到现在,芝瑾几乎是每天都跟在自己身边,就像个小黄雀一样活泼好动,爱说话,又贪吃……

  她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坐在椅子上,头趴在桌上睡着了。

  几个丫鬟熬好药汤端进来,见她睡熟了,清霜就将碗递给了蕊儿,给她使了个眼色,觅琴则拿着碾碎的草药过去给两个中毒的姑娘伤口换药。

  她们都轻手轻脚的,生怕吵醒了莫梨儿。

  清霜拿了床被子轻轻盖到了她身上,等着觅琴小心翼翼的帮芝瑾和敏儿换好药,蕊儿一勺一勺的给她们把药汤灌进嘴里后,三个人才离开房间,悄悄的关上了门。

  莫梨儿醒过来时,天已经亮了。

  她眼皮颤动几下,缓缓睁开眼,朦胧的视线就看见蕊儿坐在地上,头趴在床边睡着。她坐起身,身上的被子就滑落在地。

  她看了眼,又看看外面,想着自己可能是爬山下山有些累了,昨晚竟不知怎的就睡着了。

  蕊儿这是守了她们一夜吗?

  莫梨儿刚走到床边,就见芝瑾的手动了一下。她愣了下,俯身抓过她的手,激动的喊:“芝瑾?芝瑾你听得见吗?”

  芝瑾干枯的嘴唇抿了抿,眼睛却还未睁开。听见声音的蕊儿倒是被吵醒了,她睁开眼见王妃就在身边,立即慌张的按着床铺站起来,紧张的行礼,“对不起娘娘,奴婢……奴婢是不是睡过头了?”

  “没事!”莫梨儿侧过脸看着她,高兴地说:“蕊儿,你快去叫大夫,芝瑾有反应了,快去找大夫来看看!”

  蕊儿听见这话,整个人都精神起来,开心的“是”了声就赶忙转身跑出去。

  很快,清霜觅琴,夜桓庄姬都陆续来了,蕊儿找来了府里的大夫在给她们检查伤口。

  “这敷伤口的草药你们是不是给她们换过?”大夫捏了些草药撵开,放到鼻子下嗅了嗅。

  “换过,是我让换的!”莫梨儿走到大夫身边,担忧的问:“有什么不妥吗?”

  “不是不妥!”大夫笑着摇摇头,夸赞道:“这草药因没什么其他药用价值,知晓它功效的人甚少,平时也无人采摘,老夫也只听说过这偏方,没想到还真有些效果!”

  莫梨儿本以为是这草药对这种蛇毒无用,还在心里担忧是不是帮了倒忙,现在听了这番话,心里顿时轻松了不少。

  “那她们现在情况如何?”庄姬关心的问。

  “芝瑾倒是从鬼门关给拉回来了!但这敏儿……”大夫惋惜的轻叹一口气,“她年龄太小,中毒太深,伤口周围已经溃烂,气息微弱,瞳孔开始扩散,怕……”他胆怯了看了夜桓一眼,低下头去无能为力的说:“怕是已经无力回天了……”

  站在门外头的徐管家听到这番话,整个人都无力的瘫坐在了地上。

  屋子里的气氛瞬间变得无比凝重起来。

  就在这焦头烂额之际,院外突然有人大哭大闹起来,嘴里隐隐约约还喊着些什么。

  “怎么回事?”夜桓皱眉望向门外,庄姬看了巧儿一眼,巧儿便乖巧的说:“奴婢出去看看。”

  巧儿正往外赶,就听那声音越喊越大,越喊越悲愤,几个下人拼命的拦着都快拦不住了。

  徐管家听着那些声音觉得不对劲,抓着门框爬起来,朝着院外跑去。来闹的人正是徐管家的家人,有他的老婆,儿子儿媳,还有儿媳的哥哥。

  三个拦着他们的下人硬是被他们连推带打的往怡元阁靠拢过来。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啊?!啊?!”徐管家脸上老泪纵横,一双眼睛布满了红血丝,几乎崩溃的问:“你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这里是王府!是王府啊!这是你们能闹得地方吗?!啊?!”

  徐管家的儿子长得五大三粗,也是哭红了眼,毫不惧怕的拉着嗓子朝着怡元阁喊:“我女儿在这里出了事!我怎么就不能闹了?!我光脚的还怕穿鞋的不成?!”

  屋里的夜桓听见这声音,眉头愈发紧皱起来,强压着胸中怒意,转身没好气的说:“出去看看!”

  莫梨儿和庄姬也跟了出去,几个丫鬟就都留在了屋里照看病人。

  这时,巧儿恰好也探完了情况,赶着过来给他们汇报,见他们出来了,就看了庄姬一眼,庄姬摇摇头,她也就乖乖跟上没说了。

  徐管家的老婆就在那里哭的凄惨无比,媳妇也跟着哭,嘴里还不停的喊着我的敏儿。徐管家劝他们不要闹了,王爷会处理的,可他儿子就是不听,不断与他争执,大声嚷嚷着要王法,气的他身子直发抖,指着儿子想骂都骂不出来,脸涨的通红,蓦地,一口气没喘上来,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吓得他儿子瞪大了眼睛。

继续阅读:第三十七章:矛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谋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