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话 过去的噩梦
暗de刺客2018-04-12 16:023,111

  深夜,八台大型探照灯在星空中来回巡曳,近百名荷枪实弹的佣兵们在二十米高的金属墙外不断巡逻,唯一的进出门更是有着重重防护措施,从最基本的铁桩、倒刺网乃至电击、加特林、榴弹炮应有尽有,所有你能想象到的手段几乎都被用来将墙内墙外的两个世界隔绝开来。

  而这个营区的掌权者之所以如此不计成本也想严加保管的,是一群仅有十岁的孩子——他们被掌权者按照某种规律划分,严格遵循某种调律而活。如果说犯人还能有偶尔的放送时间与思想上的绝对自由,那么这里的孩子们就连这最基本的人权都不曾拥有。

  这些孩子们不过是掌权者的“实验品”,如同待宰的羔羊,只要能够将产出效率最大化,羊仔们的感受是多余的。

  在由防爆墙体铸成的三层堡垒里,有一间房间标号A8。按照标配,这里有四张双层木床,每个床位都有使用者,但今晚,能重新钻回温暖被窝的只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

  “阿丽雅……”被窝里传出小女孩的抽泣声,其实她已经很努力地克制自己的情绪,然而床板的抖动声甚至盖过了她的抽泣,这让睡在下铺的小男孩辗转难眠。

  “别哭了,会被发现的。”侧躺的小男孩眉头紧皱,视线锁定着前方的空床。

  “我好怕……”小女孩偷偷探出头来,泪流满面的她眼里尽是绝望与恐惧。

  小男孩默不作声。

  “为什么……我们这么命苦?”

  “……”

  “就因为世界毁灭了?我们被救了所以就成了博士的样本?”

  “你废话太多了,抱有疑问只会增加你被处理的概率。”小男孩冷冷答道。

  “我想……活下去……”小女孩将头重新埋进被窝里,“可是我又不知道,活下去后该做什么……”

  “这就够了。”

  “……哎?”

  “‘为什么要活着?’”小男孩翻身看着上方的木板,“为了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而活着,这就够了。”

  “可是怎么样才能活下去?”

  “憎恨。”

  “恨……谁?”

  “谁都可以,教官,研究员,甚至是那个男人,或者那个男人背后的金主。只要想着总有一天能杀掉那个人,再怎么受折磨都是为了可以在那一刻爆发出来,只要不断忍耐,只要还能继续恨下去,就能活着……”

  小男孩的语气越说越激愤,听得小女孩背脊发凉,仿佛身下的这个人不是自己熟悉的朋友,而是外面的那些“大人”。

  “不行……我做不到……”小女孩抱住脑袋,痛苦地答道。

  过了许久,她才怔怔地看向对面的空床铺,“要是……我们的世界也有英雄就好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逝去,小男孩始终没有再开口,哭累的小女孩也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前往那个无忧无虑的梦幻乐园,握紧朋友的手,轻声唤出他的名字——

  “雷诺·因格里斯……”

  林美雅缓缓睁开眼睛时,樱那困惑的脸率先进入视野,吓得她瞬间清醒,“哇——!”

  “哇啊——!”樱尖叫着向后跳开。

  “吓死我了……”一身冷汗的两人不约而同地轻捂胸口。

  李天翔则是无语地看向起居区,“你们闹哪样?”

  “没啊,就是难得看美雅酱在睡觉嘛,好奇~”樱傻笑道。

  “我是人类,睡觉很正常吧?”林美雅坐了起来,尴尬地看向樱。

  “唔,话是没错啦。不过你老是坐在那里打字嘛……”樱一屁股坐在床边,贴上林美雅的手臂诡笑道,“呐~呐~那个雷诺·因格里斯是谁?为什么哭了?你做恶梦了?被甩了?”

  林美雅的脸颊顷刻间变得羞红滚烫,她大喊着推开樱, “居然偷听别人的梦话,太恶劣了!”

  随后林美雅又恶狠狠地瞪向客厅沙发上的李天翔,“你该不会也……?”

  满脸无辜的李天翔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才没那么恶趣味,我什么都没听见!”

  “呐~美雅酱~”樱再次贴了过来,“到底是谁嘛~”

  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林美雅大喝一声:“李天翔——!”

  “遵命!”李天翔当即起身取出闪存盘将樱吸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别啊……”樱的求饶声最终消失在那小小的闪存盘里。

  办完事的李天翔自然不敢再惹气头上的林美雅,乖乖站在原地,唯唯诺诺地偷瞄起她,“请问……还有什么吩咐?”

  “这是我该问的吧?”林美雅取来床头柜的眼镜时,顺便看了眼闹钟,“现在才八点,你们过来干嘛?”

  “呃……”李天翔有些难以启齿。

  “说吧。”林美雅长叹口气。

  “关于我们昨天救的那个男人,你能不能去跟军方沟通下,让他们放了他?”

  林美雅沉默片刻后,语气平淡地反问:“为什么?”

  “他也是无辜的受害者,只是为了替老婆报仇才用的闪存盘,他不知道这会导致城市毁灭。”

  “所以呢?”

  “不知者无罪嘛……”

  “不知者无罪?”林美雅下床来到李天翔跟前,眉心紧锁地瞪着他,“如果他是最后一个人,你还说得出这种话?”

  “……”

  “不知者无罪?那被牵连害死的人就有罪了?”林美雅俯视着低头的李天翔,“无知不是犯罪的借口,更别想借此逃脱惩戒。既然他犯了错,就必须付出代价。”

  “那……代价是什么?”

  “这你没必要知道。”

  李天翔握紧拳头,“至少该给他个公平的审判吧?”

  “公平?”林美雅的语气咄咄逼人,“什么叫公平?同样是纵火,烧了一间屋子和一整座城市能比吗?”

  “那至少有相应的量刑标准……”

  “军方的事……”林美雅提高嗓音盖过李天翔的诉求,待他安静下来后才继续说道:“你最好别插手。”

  “……所以我才来找你。”李天翔抬起头与林美雅对视。

  短短几秒后,林美雅便避开了他的目光,“你把我想得太好了,我没有那么高的权力。”

  “但你和军方的人熟,至少可以跟他们说几句……”

  “你现在该在意的是其他人是否有在使用闪存盘而不是一个已经被定罪的犯人。”

  “先是老婆被杀,后来报仇不成差点丢了命,到头来还得被抓,连场公正公开的审判都得不到,为什么他非得这么命苦?我们是有改变他命运的机会的,如果……”

  “为什么?”林美雅的眼中燃起怒火,先前积累的不满被一口气爆发出来,尽数倾泻在李天翔身上。

  林美雅戳着李天翔的胸口,盛气凌人的态度逼得李天翔连连后退,“就因为他不理智不冷静,就因为他是毁灭这座城市的推手,就因为他什么都不懂!”

  李天翔哑口无言,只能嘴巴微张,呆呆望着林美雅。

  “现实里……没有那么多原因……”发泄完怒气的林美雅露出忧郁神情,垂下头后,双眼逐渐湿润,“就因为……世界是这样的……”

  “所以我们才要去改变。”

  “那是你的事。”林美雅背向李天翔,“有时候,命运是注定的,反抗只会让你失去更多。”

  “就算这样我也要改变,如果只是因为害怕风险就什么都不做,那什么都不会改变。”

  “决心不能提高成功率!”

  “至少不会让它变成零!”李天翔鼓起勇气,上前一步对林美雅义正言辞地说道:“哪怕要丢掉这条命,只要能多救一个人,我也会去做。陈锋用他的命告诉我什么叫真正的英雄,我从他那里继承来的力量和意志,就是驱动我前进的动力!”

  “英雄……”林美雅无奈地笑了,“要是真的有英雄的话……有那种人的话,我们……”

  “我不想破坏你们的哲学讨论,但是情况紧急。”唐雨瑶不知何时冒了出来。

  “怎么了?”李天翔预感到事态的严重,心情不由得紧张起来。

  “有人抢银行,还劫持了人质。”

  “那种事警方会处理,你们的责任是……”

  林美雅话音未落,唐雨瑶便丢出现场投影,“如果歹徒是拉迪乌斯呢?”

  李天翔与林美雅同时看向屏幕——现场气氛异常胶着,警察和士兵将银行门口围得水泄不通,随着他们枪口所指的方向缓慢移动,量产型拉迪乌斯迈着轻松的步伐走出大门。它的胸口紧贴住一名中年妇女的后背,横置的手刀随时可能切开她那薄薄的皮肤,割断血管喷出鲜血。脸色苍白,双腿抖个不停的妇人被迫踉跄前进,眼里写满绝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和美少女幽灵合体变成英雄这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和美少女幽灵合体变成英雄这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