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天赋异禀,少女情怀。
已字否2018-04-21 14:342,685

  太阳即将西沉。

  凉风已起,一阵一阵的冷吹着范兴龙发热的身体,他已喝了太多的酒。

  他的双眼泛红,眼光呆滞的看着那方矮矮的墓碑。

  他的母亲已去世三个半月了。

  他知道杀人的人绝不会是马浪,一定是朝廷的人!他感到自责,那是一种钻心的痛,他给自己的母亲带来了灾难,也给神武带来了毁灭。他不能原谅自己。

  他不清楚自己是不是该去报仇,不知道该向谁报仇,正如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要在这里呆多久。

  这里是他外祖父刘公的居所,外祖父才高八斗,高洁雅趣,不喜红尘俗世,于是便隐居于林州的峡谷高山之上,作诗赋词。自由自在,如闲云野鹤。

  就是在母亲出嫁时,外祖父也不曾下过山。范兴龙还记得当初他与母亲一起来这儿为外祖父扫墓的事。而如今母亲也永远沉睡在这高山之上……

  范兴龙在这三个半月以来,早已将神武所说的那本柴房破箱子里的秘籍记熟,而且也已经练到七八成火候。毕竟是有神武四十多年的内力催化。

  秘籍里的武功种类繁多,有内功,外功,腿法,拳法,剑法,刀法……而且多是精妙的上乘武功。一般人学其之一便要花费三两年,大多人即便是花三两年那其中之一也不一定能够学会!

  但范兴龙不是一般人!范兴龙不知道他练武的目的,只是觉得神武告诉他这秘籍便是想让他练,于是他便练了。他一天就能练上好几门功夫。

  他练的第一门内功叫“八荒六神”,因为在第一页,他隐约记得这就是神武把内力传给自己所用的功夫,他练完以后才知道这功夫不仅能将自己的内力传给别人,还能吸取对方的内力,能随意将自己的内力从某些穴道打出,这样就能使自己的一拳一掌一招一式都带有强劲的内力,这绝不是一般人所能抵挡的,达至巅峰,还能将内力注入兵器之中……

  范兴龙练的第一门剑法也是秘籍中唯一一套剑法叫“鱼水剑法”。这是书的主人也就是神武的师傅青云闲人与一位女子合创的剑法,这剑法需两个人一起使。

  但于神武来说,他是一个人,始终不能打出这套剑法的威力,于是他适当改变了这套剑法,他二十岁便以此剑法胜过各大派剑法,震惊天下。但这剑法的名字神武却没有改过。

  范兴龙看了剑法的来源,觉得名字不妥,不该再是这个名字了,他想了个名字“济鸣剑法”,因为当时他想起了外祖父刘公的一句词“绿水浮天叶满天,济济鸣蝉多少?”

  声音,脚步声,很轻很轻,从身后传来。范兴龙道:“吃饭了?”

  “嗯。”

  江婵月在这里也已三个半月了,她的伤终于快好了。

  她本想离开的。她忘不了范兴龙见到死去母亲时的哭豪与绝望。她觉得自己应该承担些什么,一种忏愧的感觉在心中涌现,这是她从未有过的情感。

  她也正为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而发愁,她受着伤。所以,她和范兴龙一起来到了这里。

  她在这里学会了很多。生火,做饭……这些事她从来就没有做过,但现在做得很好。她在这里感受到一种宁静的快乐,她从未仔细瞧见过枝头的鸟儿,竟然是那么可爱有趣,山里的流水瀑布是那样宏伟壮观。

  “原来除了武功,杀人,这些也蛮有趣的,甚至还要好。”她心里这样想,她好像更喜欢这样的生活……

  “武功不一定要杀人。”这也是她最新知道的。她每天都和范兴龙切磋,从范兴龙刚开始被她一击就倒,到现在她和他战平,她怀疑范兴龙 根本没用全力,虽然自己也是有所保留。

  她惊讶于范兴龙武功的进步,“他简直就是个习武奇才。”她知道是那秘籍的作用,如果说在以前或者说换了别人,她早就杀人,夺走秘籍了。

  三个半月可以改变人。一个范兴龙,一个江婵月!

  饭过,清茶香,昏暗烛光。

  范兴龙道:“你的伤好了吗?”

  “嗯……差不多了……”江婵月道。

  “嗯,我想去做一件事。”范兴龙道。

  “你要去报仇?”江婵月道。

  “也许吧。”范兴龙盯着那盏蜡烛,双手抱着头。

  江婵月道:“追随自己的本心就好了。”

  范兴龙将目光转向了她,不觉的点了点头。

  他突然想到一件事,“他们要你拿出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嗯,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张藏宝图。”江婵月淡淡道。

  她突然觉得这些以前看得比性命还重要的东西,在这个时刻一文不值。

  “一个宝藏?”范兴龙道

  “是,江湖上都说是前朝留下的。”江婵月道。

  “蒙古人?”范兴龙道。

  “嗯,是洪武二年六月,元惠宗奔应昌时从大都带走的,以图东山再起,后来鬼力赤篡位,导致元惠宗做的宝藏图下落不明。”江婵月兴致勃勃道。

  范兴龙道:“你可知这传说的出处?”

  江婵月道:“据说是元惠宗的一个亲信在惠宗死后传出来的,不知道怎么后来就传入中原武林。”

  “那你又是怎么拿到宝藏图的?”范兴龙问道。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天突然说在杭州出现了那张藏宝图,之后千信门马上传出消息,说的确如此!”江婵月答道。

  “那时我正在福州,所以给教徒发了信号后就马上赶去杭州了。我去的时候酆都三雄刚杀死“华山剑客”,从他手上拿到藏宝图,后来被我抢到。但那时南紫、冯宏录等人也来了,他们人多,我便一路向北走……”江婵月补充道。

  范兴龙道:“你们就那么确定宝藏的传说是真的?”

  江婵月道:“这……应该不会有假……万一是真的呢!”

  范兴龙道:“据我所知,元惠宗时,骄奢荒淫,国库空虚,哪里还会有个宝藏?”

  江婵月道:“人家始终是个皇帝耶,国库空虚,难道宫里面没宝贝吗?”

  范兴龙点头道:“也是。嗯……宝藏图能给我看看吗?”

  江婵月的脸红了。“嗯……不……不方便……”她说道。

  范兴龙点了点头,应声道:“嗯……”

  江婵月又马上说道:“不是不想给你看,是真的……真的不方便,因为图纹到我……我身上了,原图已经烧掉了。”她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小,红色从脸延伸到她的脖子。

  范兴龙忙应声道:“嗯。”

  “你该去找谁报仇呢?”江婵月突然问道。

  范兴龙叹了口气道:“马浪前辈曾说朝廷已经盯上我了,朝廷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呢?难道朝廷也知道了宝藏的消息?但又怎么知道我已和宝藏有了关系,去到我家,还有,马浪又是怎么知道神武前辈没死呢?……”

  江婵月道:“除非有人把树林里发生的一切告诉了朝廷!”

  范兴龙道:“不错!”

  “也就是说,南紫等人中有朝廷的人!”江婵月道。

  范兴龙道:“这是唯一的解释。”

  “看来朝廷也盯上了这批宝藏。”江婵月道。

  范兴龙道:“我要查出那个朝廷的人……都是因为他。”

  江婵月道:“嗯,一定要抓住朝廷的鹰犬。你……你一个人,不如我们结伴而行吧。”她的心砰砰的快速跳起来。

  范兴龙点头道:“嗯……我们去哪里呢?”

  “成都。”江婵月答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日沧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日沧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