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阴谋诡计,西域魔刀。
已字否2018-04-20 17:552,830

  暑气未消,小溪旁的树上是鸣蝉的快乐天地。走过溪上小桥,往‘指缘客栈’那条路走进去,不远处你便会看见一座庄院。

  这是这城里最大最华丽的庄院,也是此处最神秘的庄院……

  庄院大厅里,一个衣着奢华的人正在喝茶。

  他的衣着虽然华丽,但不免有些窄小,显得很不合身,他有着臃肿的身躯,任何人都不难看出他是个胖子。

  他的手却不胖,手指修长且白皙。只见他将茶慢慢送往嘴边,呷了一口茶,说道:“这么早来报,嗯,成功了吧?东西在哪儿?”

  只听见一个声音传来:“禀报谢大官人,属下失手了”

  谢大官人疑惑道:“哦?这么周密的计划,失败了?你到底干什么吃的?我倒是想知道是何缘故啊。”他的脸上不免出现了怒气。

  那人道:“属下该死,属下本也以为可以万无一失,但……但天有不测风云啊,您知道吗?神武他没死!”

  谢大官人猛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大惊道:“果真如此?”

  那人道:“属下绝对不敢有半点欺瞒啊,正是那神武带走了江婵月……”他说罢,谢大官人便板起脸,陷入沉思。

  那人立马又道:“不过大官人千万不要着急,那东西决计跑不掉……”

  谢大官人笑道:“哦?有本事了啊,冯宏录,你可不要诓骗我啊。”那人不是冯宏录却又是谁!

  冯宏录道:“属下怎敢胡说,欺瞒大官人,欺瞒厂公啊!属下只愿大官人再给卑职一个机会。”

  谢大官人笑道:“你且说来听听。”

  冯宏录忙道:“是这样的,跟神武在一起的有个捕快,卑职料想那捕快必定是那小县城的人,所以我已差人去那县城的衙门,费了些手段得知,那名捕快叫范兴龙,家中只有一老母……”

  谢大官人道:“你是不是还忘了个人?”

  冯宏录不解道:“谁?”

  谢大官人道:“神武!他不是和范兴龙在一起?”

  冯宏录笑道:“大官人也忘了个人。”

  谢大官人道:“哦?”

  冯宏录道:“西域魔刀上个月就已经到了。”

  谢大官人道:“嗯,他来了……可是他有把握吗?对手可是神武啊!”

  冯宏录道:“大官人放心,那西域魔刀早在二十年前就想和神武一战,只是当时江湖传言神武在‘御雪山庄’一役被前天魔教圣主罗红刹所杀。听闻‘西域魔刀’的血魔刀法已经练到十层火候……”

  谢大官人道:“他人现在在哪儿?”

  冯宏录道:“已在范兴龙家等。”

  谢大官人道:“好,很好!嗯,我也要马上去禀报厂公,神武没死毕竟不是小事……”

  冯宏录道:“他马上就会死。”

  谢大官人道:“希望吧……”

  冯宏录道:“卑职一直有个问题想问您?”

  谢大官人道:“哦?”

  冯宏录道:“您的大名是……?”

  谢大官人道:“谢大佬!”

  范兴龙要江婵月跟他走。他知道那些人不会放过她的,因为东西还没找到,凭现在的江婵月很难对付他们。

  范兴龙现在对江婵月是怎么一种心情,是恨?是宽恕?还是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但他不会忘记神武死前的嘱托。

  江婵月当然知道她现在的情况——严重的内伤,且内力只有原来的三成!所以她跟范兴龙走了。

  两个人在一起总比一个人来得好。

  阳光下,小屋两旁的垂柳随微风摇摆。屋内院子的丝兰花已经开了,花旁的青石桌上一个老者正在饮茶。

  他的茶喝得很慢,像是一滴一滴的喝,每喝完一口,他总是要抿抿嘴,回味一番……

  范兴龙已经感觉到了茶的清香。江婵月却皱了皱眉,因为她感觉到了杀气。他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像是要窒息一般。

  她拉住了范兴龙的手臂,范兴龙转过头看了看她,他知道她的担心,但这里是他的家。

  一个男人不会忘记自己的家,脚下的这片土地是每个男人都应该守护的。

  范兴龙对着江婵月淡淡一笑,随后向老者走去。范兴龙没有想到,他居然还能对她一笑……

  范兴龙正欲开口,那老者已说道:“你是这屋子的主人?”

  他说话时,正看着茶杯,没有看范兴龙一眼。仿佛人间的一切都不值得让他一看。

  范兴龙道:“是。”又紧接着道:“敢问前辈何人?为何在小生家里?”

  那老者道:“我是谁不重要,他人呢?”

  范兴龙道:“他?”

  老者到:“神武!”

  范兴龙无力叹息道:“他……他老人家已仙去……”

  那老者笑道:“我当然知道他死了,二十年前就死了……可他又活了!”

  范兴龙解释道:“他在二十年前的御雪山庄一役中确实没死,不过他现在的确是……是死了。”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那老者变色厉声道:“此话当真?”他显得有些着急。

  范兴龙正色道:“觉不敢欺瞒前辈。”

  那老者激动起来,摇头大声说道:“不可能,怎么可能,除了我,这普天之下又有谁能伤得了他,更何况杀了他!”语气甚是傲慢。

  江婵月听得,心头一惊,念想道:“莫非他便是娘亲说的天下第一刀西域魔刀——马浪!”

  范兴龙道:“神武前辈确实是仙去了,晚辈绝不会开这种玩笑。”

  那老者的眼睛突然闪烁明亮起来,说道:“看你到像是个老实人,一口一个前辈的叫我,你且说来,是谁杀了神武?”

  范兴龙呆住了,他不敢向江婵月望去,他知道眼前这位老者来者不善。但他也不会说谎,他从来没有说过谎。

  范兴龙顿了顿道:“是一个道人。”范兴龙不愿讲出江婵月偷袭一事,但又觉得不能说假话,便讲出了南紫一人。

  那老者疑道:“一个道人?据我所知还没有能杀神武的道士!”他的眼睛正瞪着范兴龙。

  无论是谁,看到这样一双眼睛都不得不感到惧怕。

  范兴龙道:“这个……那个……”

  此时,江婵月打断范兴龙道:“那个道人下了蛇谷丹。神武不小心就……”

  那老者惊道:“可是魔蛇谷的奇毒蛇谷丹?”

  江婵月道:“正是。”

  那老者叹道:“可惜,可惜啊!我还是未能与他一战!这难道是天意吗……”他的眼里流露出无限的悲伤。

  那老者又追问道:“那道人呢?”

  范兴龙道:“已经被神武前辈打死了。”

  那老者正色道:“果然是中原第一高手,中了蛇谷丹之毒还能……”他的眼里又流露出叹惋之情。

  继而,那老者仿佛失了魂一般,喃喃自语道:“我花了二十年将血魔刀法练到极致,以手为刀,发出魔刀之力,形成无形刀气,难道就无用武之地吗?”

  他说着,慢慢向前走去,没有了之前的精神,像失去了活着的意义。

  他突然回过头道:“神武葬在哪里?”

  范兴龙告诉了他。

  那老者又道:“你是范兴龙?”

  范兴龙道:“是。”

  那老者道:“年轻人,小心点吧,朝廷的人为那东西已经盯上你了,你母亲在屋里。”

  范兴龙道:“多谢前辈,敢问前辈是……”

  那老者笑道:“哦?你竟不知血魔刀法的出处,这倒是少有啊。”他的傲气又增添了几分,他认为天下人都应该知道他马浪的血魔刀法。

  范兴龙作揖道:“晚辈不是江湖之人,于江湖之事知之甚少。”

  老者笑道:“西域魔刀马浪就是我……你会是个江湖人的。”说罢便走出了院子。

  范兴龙久久的望着他,第一次的见面就让他对这个人产生亲切感,想要靠近他。对于任何人来说这都是少有的事,但却发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日沧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日沧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