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范公祸福,神武不在。
已字否2018-04-16 19:552,187

  南紫大笑道:“那群痴人,竟然就这样散了,却不料想这四下偏僻得紧,一个老人带着一个受伤的女人,一个毫不会武功的人能走多远?”

  范兴龙已拔出了捕快刀,矗立在神武之前,说道:“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伤害他们,你……别过来。”他虽胆气不凡,但这些人的武功他总是见过的,难免有些底气不足。

  甚至可以说范兴龙有些害怕,恐惧。恐惧自古就是人类心中的梦魇,它使人颓废,使人意志消沉……

  但范兴龙还是站出来了。

  紧接着便是南紫的讥笑声,他说道:“就凭你?可笑,可笑,简直可笑啊!”

  他又哼了一声道:“江婵月,东西可以交出来了吧?我可以饶你不死。”他只是站在原地,并没有向前,因为他深知‘百足大虫,虽死未僵’的道理。

  江婵月笑道:“不知你这道人几时来的,我们竟都没有发觉?”

  南紫笑道:“本尊已来多时,江圣主岂不闻我南海派的‘御气之功’,所到之处那是气息全无啊,哼哼,本尊等的就是这样一个机会啊,哈哈哈哈。”

  江婵月笑道:“阁下像是那癞蛤蟆,可真沉得住气。”

  南紫也笑道:“在下再不济也比江圣主好啊,在这个时候还能下手偷袭神武前辈啊,哈哈哈。”

  神武道:“你已有了把握?”

  南紫道:“什么把握?”

  神武道:“杀我三人,拿走那东西的把握。”

  南紫道:“有了!”

  神武道:“那还不动手?”

  南紫道:“我在等。”

  神武道:“哦?”

  南紫道:“等!等你精神疲累,内力失散,一击得手!”

  南紫知道神武受伤不浅,为了护住心脉以及全身各处大穴,内力大耗。

  神武道:“那就不知道要等多久了。”

  南紫道:“很快。”

  神武道:“很快?”

  南紫道:“因为……”他话未说完,手中的拂尘突然向范兴龙扫去,范兴龙大惊,忙举刀抵挡。

  南紫另一手已向还在运气的神武的巨阙穴打去。因为他已看到神武那满额头的汗水,听到那浑重的气息,这是个机会!

  范兴龙哪里能挡住那拂尘,他很快倒地……神武竟然没有去挡那一击,任由南紫打向自己的巨阙穴……

  神武当场一口血喷到南紫脸上,他立出右手抓南紫打来左手的劳宫穴。

  范兴龙见状,立马来到神武旁边,正欲举刀砍向南紫,神武左手马上也扣住范兴龙右手的劳宫穴。

  只听神武大叫一声,范兴龙便觉有种庞大的力量源源不断的涌入自己的劳宫穴。而南紫则觉得自己的内力竟然在不断从劳宫穴流出。

  南紫大惊之下,欲出右手以拂尘攻神武的太阳穴,无奈竟无半点内力,就连力气也使不上来……

  江婵月惊讶地看着这一场面,已然说不出话来。

  渐渐,南紫的面皮开始发黄,像是几日不得饮食一般,气息变得若有若无。

  待要再看时,神武也变得像南紫一般。范兴龙的脸上已布满汗水,他只觉身体热得紧,浑身像火烧一般,自己的手三里,曲池,尺泽等穴位胀痛难忍。

  南紫终于倒下,可神武还是紧扣范兴龙的劳宫穴。

  范兴龙忍不住问道:“前辈……为何还不放手……我……我感觉整个人像是要炸裂开来……”

  江婵月似乎记起了什么,忍不住道:“这难道就是母亲曾说过的‘八荒六神’大法,能通过穴道将内力转移?”

  神武终于停了下来,缓缓说道:“不错,这正是八荒六神大法。兴龙啊,你……体内本无甚内力……将我与那恶道的内力一齐传给你是最好不过的……我已经……大限将至了……”

  他虽着了江婵月的道,但却根本没用内力护住心脉,而是尽数传给了范兴龙。

  范兴龙大叫道:“怎么会呢?怎么会这样呢……你……”说着,已经流出了眼泪,当真是汗泪交睫。

  神武握紧他的手道:“这已是最后的法子,不然我们三人都要……我已没有什么牵挂,兴龙啊,这二十几年来多亏你家的照顾,我本想就这样了此残生,但……,江婵月始终是我兄弟的骨肉,你不要怪她……”说着,瞧了瞧一旁的江婵月。

  江婵月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让人瞧着有些发冷。

  只听神武又道:“你性情淑均,人又老实,爱打抱……不平,但以后要小心江湖,人心险恶啊……”

  江婵月动了动嘴唇……

  范兴龙早已哽咽,说不出话了。神武又道:“我有……有一本武学典籍,就放在家里柴房的一个破箱子里……呵呵,想来再也不会用它,本想烧了的,但那是我师傅青云闲人留下的,又有我多年来的心得……终是不忍啊……上面记有我所认为的博大之武功,你取去吧……呃……”一丝血又从嘴角处流出。

  神武已没有了气息……一代枭雄终是归了尘土。

  范兴龙失声叫道:“不,不……”双手已将神武紧紧抱在怀里。嘴里痴痴说道:“都是我,都是我……我不多事你便不会如此,就不会有今夜之事……落得如此下场。”范兴龙一直将神武当成自己的亲人,此刻心痛难当,泪水喷薄而出。

  江婵月道:“人总是会死的,他死得已经很值了。你个傻小子运气还不错,竟然得了……”她突然闭嘴了。

  因为范兴龙正用一双发红的眼睛狠恶恶的盯着她,她想不到他会有那样一双眼睛。

  她居然胆怯了,她本是什么也不怕的,她从来未曾想过自己会惧怕某一双眼睛,那双眼睛仿佛能穿透人的身体!

  范兴龙站了起来,他把神武抱了出去,他要将神武好好安葬,安葬一位既像父亲又像师傅还像朋友的人。当然,他也将南紫一并葬了。

  范兴龙迎着微风,又抬头看了看月亮,朦胧的月光下,一切都显得如此安详,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月亮还是刚才的月亮,可人还是刚才那样吗?范兴龙还是刚才那样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日沧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日沧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