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你去杀了他
边城刀2018-04-28 10:482,685

  1

  老刀走了,闻氏也离开了。虽然我预料到这个结局,只是这一天到来的时候,我还是感觉到了说不出的难受。

  我知道自己该走了。

  第二天,我看到孙振和一群村民在一起,似乎在商量着什么事。

  我本想去问钱的,不知怎么地,就走到了他家后院。闻氏正好在那洗衣服。

  她一抬头就看到了我,顿了一下说:你怎么来了?

  我说:我要走了。

  她“哦”了一声,继续洗衣服。

  我不知道说什么。

  缓了缓,她说:你看起来很难过?

  我说:没有,怎么可能,你丈夫回来了,我为你高兴还来不及呢。

  她说:你骗人的伎俩可比你平时的花样差劲多了。你骗不了我的,他回来了,你一定很不开心,你脸上都写着。

  我说:你想多了。我是真的为你开心,我可不想你年纪轻轻就做寡妇了。

  她说:那你眼睛怎么看起来那么红?好像哭过一样。

  我背过身去,说:昨晚没睡好而已。刀客怎么可能会流泪,你别自以为是了。

  她沉默了一会儿,说: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可要去晾衣服了。

  我无言以对。

  然后她就抱着一桶衣服从我旁边走过。走到一木头架子边上,把衣服一件一件搭上去。

  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的动作看起来很慢,像一个新手。

  我说:你看起来没吃东西?

  她说:没有。

  我张了张嘴,却只发出了一个无声的苦笑。其实我很想叫她跟我走,但是,这种话实在不像一个刀客该说的。

  如果我说出来了,她也一定不会跟我走的吧。

  感情就像一柄双刃剑,如果不能走向幸福的终点,那么,只能去面见痛苦了。不然它的存在也就失去意义。

  她晾完衣服的时候,我说:还能不能再抱你一次。

  她犹豫了一下,说:还是不要了吧。

  我说:最后一次了。

  她没有作声。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只好说:我没有别的意思……

  她却问我:你不会回来了?

  我说:不会了。

  她沉默。我拉了一下她的手,发觉她并没有拒绝,于是顺势就把她搂在怀里。我用了很大的力气,这一次她没有喊疼。她的唇还是那么温柔,她的身体还是柔软。我的手不知不觉地伸到了某些地方,握住了一手的饱满。

  她闭着眼,低声说:别……不要……

  这种柔软无力的声音更让我不能自己,我正要进一步的时候,冷不丁地响起了一个声音:啧啧,光天化日,好一对狗男女。

  闻氏第一时间推开了我。我转身一看,发现昨晚那个年轻的剑客正抱着剑倚门而立。

  我在闻氏脸上看到了慌张、不安和害怕,还有一种求助的眼神。

  那个年轻的剑客忽然哈哈一笑,说:嫂子,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把你们的事说出去。不过,你老公头上的绿帽子已经发亮了,你介不介意让他再戴一顶呢。

  无论是谁听到他的话,都难免很气愤。

  闻氏已经气的发抖,脸色涨得通红,吐了一个“你”字后,再也说不出任何话来。

  一股气直接冲进我脑门。我一向很少这么生气,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这个人让我很气愤。恨不得一刀砍死他。

  我说:你最好马上滚。

  年轻的剑客笑了,说:你来得,我为什么就来不得?为什么离开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我说:因为是我说的。

  我用力握紧刀柄。因为有些东西看起来在所难免了。反正我一开始就看他很不顺眼了。而且我能肯定,他也看我很不顺眼。

  年轻剑客“哈哈”一笑,说:你说的没错。这里确实需要有人离开,至于那个人是谁,并不是你说了算。

  他抚摸了一把手中的剑,又说:听说你的刀很快,我就很不服。

  说完,他手腕一转,无鞘的利剑已握在手里,在阳光下闪烁着冰冷的光芒。没有花里胡哨的装饰,只有迫人心弦的剑锋,仿佛在诉说它的可怕。

  我不说话。我不想再给这个人任何机会。不知为什么,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有一股力量占据了我的身体。

  不过我没有先动。我知道像他这么冲的人,一定会先出手的。因为对于这种人来说,后出手的那个,就是孬种。

  果然,他马上就冲了过来。

  他的剑的确很快。第一剑差一点刺中了我,擦着我肩膀过去了。

  其实当时很凶险。他刺了很多剑,虽然没有一剑命中,但是只要命中一剑,就足够决定胜负。

  不知道是他太厉害,还是我太厉害,打了半天,谁也没受伤,汗水倒是流了一大堆,有几次我都不得不退到一边用衣角擦眼角上的汗水。

  其实这时候,是我破绽最大的时候。他完全可以冲过来,不给我任何机会的。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在我们各自擦了几次汗之后。我意识到,这样打下去是没有意义的。他赢不了,我也赢不了。虽然没有输家,但没有赢家没有任何意义。

  年轻剑客冷哼一声,说:我一定会再回来的。说完,他忽然一转身,消失在门外。

  他的声音像毒蛇,令人不寒而栗。我相信他说的。我和他之间一定会有输赢那一天。那一天应该就是分生死的时候。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忽然又想起了上次的那个无名的剑客。他们的剑法好像有一点相似。好像路线差不多,但是魂不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我又说不上来,只是感觉和那人比起,他的剑法像小孩子。

  年轻剑客走了,闻氏还没有离开。

  风吹过来,几缕秀发拂过她的脸。她看起来很害怕。

  我忽然真的好想对她说:跟我走吧,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即使她还有丈夫,我也不在乎,只要她和我一起。就算家里不待见一个成过亲,年纪比我要大的女人,我也不在乎。

  但是,我张开口,说出来却是:他走了。

  闻氏忽然蹲在地上,抱头哽咽着说:我……我该怎么办?完了,所有人都会知道的,我该怎么办……

  她看起来很无助,也很害怕。

  她一直在那里哭,我想抱住她,但有另一个声音告诉我不该越界。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明白自己该做些什么了。

  我说:我去杀了他。

  她忽然抬起头来,说:杀了他?对,杀了他,你去杀了他,不要让他把我们的事情说出去。

  她眼神忽然变得很可怕,站起来又接着说:我知道他在那里,他今晚会在我家的客房睡觉。你过去杀了他,快一点,不要让他说出去。

  我说:好。

  我还能说什么。我知道自己该走了。一切都结束了,她已经不再需要我。再停留多一分钟,都是一种折磨。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去杀了那个年轻剑客。帮她守住秘密。

  我说:再见了。

  说的时候,我甚至还眨了眨眼,笑了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伤心,表现得轻松一点。

  她说:再见了。你要快点动手,过了今晚,他就走了。最好能在今晚之前。

  我没有办法拒绝。

  我走的时候,闻氏停下了哭泣。她现在脑子应该只剩下了我什么时候能杀死那个年轻剑客的念头吧。

  也许我走不走,对于她来说根本不重要。如果来的是另外一个刀客,她也会跟那个男人上床的吧。我只不过刚好出现而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刀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刀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