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这个地方,注定是错误
边城刀2018-04-28 10:472,954

  1

  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甘村的了。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晴天。我躺在村长家里。

  闻氏双手端着一碗热汤,走过来,说:你醒了,来喝点汤。

  我问她:老刀呢?

  她没有回答我,低着头,端着汤在那里沉默。

  其实话刚一出口,我已经意识到了答案。

  大风,大雨,电光,雷鸣,刀影,血溅,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晰。就好像前一秒发生的。就连痛苦也一样。

  一路走好,我的兄弟。

  我叫闻氏把汤给我。我感觉到眼睛开始湿润,我必须做点什么,不能让悲伤心情影响了我,冒出大量热气的热汤可以掩盖它。

  刀客是没有眼泪可以流的。

  只能流血,不能流泪。

  2

  我在村长家休息了五天,村长一直没回来。第六天晚上,我去找闻氏。我决定好了,一拿到钱我就离开。

  马贼不会来这里了,因为他们现在的仇人是我,我在这里只会给这些村民带来灾难。

  闻氏说:你现在就要走吗?为什么不等明天?

  我说:不了,我在这里呆太久了,我要去下一个地方。

  闻氏问:去哪里?

  我说:不知道。

  其实,我不是为了去下一个地方,而是想快点离开这里。我发现与闻氏接触这几天,我越陷越深了,她走开半天,我就感到不安。

  我明白这是不应该出现的,我必须趁自己还有力气的时候离开。

  缓了缓,闻氏说:明天再走吧,天黑了路不好走。

  我经不住她再三挽留。

  她给我烧了热水。这几天,我每晚都用她用过的浴桶洗澡,上面有一股淡香,我不知道是水的味道还是她留下的味道。

  今晚是最后一次了,我决定泡久一点。

  水温很快冷下来,我准备起来的时候,闻氏走了进来:水不热了吧,我来加点热水。

  我没拒绝,因为我一站起来,她就会发现我的异样。

  每次用这个浴桶,我的身体都会有反应。

  她提着一个木桶,往浴桶内倒热水。也许是因为太重,她摔了一跤,水倒在她身上,衣服紧贴在她身上,一下子将她玲珑有致的身体暴露出来了。

  我伸手想要扶住她,没想到带倒了浴桶,连自己也摔倒了,更要命的是,我发现自己压在她身上。

  她脸很红,但好像没生气,也不说话。

  一股邪火在心中升起。我没能控制住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我变得很粗暴。我本可以一件一件脱下她的衣服,但我直接撕开了。

  她身体很软。我像是又冷又硬的刀,然而刀却斩不断水。

  释放过后。

  闻氏说:不要走那么快好吗?

  我体会到了心被满足的感觉,同时又觉得愧对于她,只好答应下来。

  时间过去了三天。这段时间里,在没有外人在的时候,只要是两只脚能站的下的地方,都有我们交合的痕迹。

  她不止一次说过,她很羡慕我这种生活,每天都可以去不同的地方,遇到不同的人,看不同的风景,不用呆在一个地方孤老。

  然而,我尝试过好几次带她到其他地方去,但她死活都不愿意。无论我说什么,她都不愿意离开她家。我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我拒绝去想。

  有一次,她说漏了嘴,我才明白她为什么会出轨,原来她丈夫早在外面有了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去一次。

  也许我在她眼里,只不过是因为报复而存在的工具。

  3

  你问我,以后要怎么做?

  我想过带她远走高飞,带她一起浪迹天涯,看潮起潮退。也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想过带她回家,以后我就不再抓刀了。

  是不是很像故事里完美的结局?

  如果这个家的主人没有在不该回来的时候回来,那么,也许故事到这里就会走向一个叫幸福的终点了。

  只是,世上绝大多数的如果都不会发生。

  第三天的夜里,我和她在她家后院的藤椅上,用力挺进只应该有村长一个人能进入的地方,释放出我全部的灵魂的时候。

  这个家的主人回来了。

  孙振,也是这个村的主人。

  马贼要来的时候,这个人不知道去了哪里,马贼的恐惧烟消云散后,他回来了。即使释放了全部的灵魂,我心里依旧很不舒服。

  听到外面的欢呼声,闻氏顿时慌了。以一种与她身材不匹配的速度和力量挣脱我的怀抱,第一时间捡起地上的衣服穿到身上。

  在那一瞬间,我忽然觉得自己失去某种东西。

  看到我无动于衷,闻氏把我的衣服扔到身上,说:你赶紧穿上呀!

  我“嗯”了一声,把衣服穿上。她弯下腰去穿鞋,从尚未扣好的衣服领口露出两座雪白的山峰。

  好想在握一次那山峰。我怕以后在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但我没有那么做,她一定会不开心的。我不想做她不开心的事情。

  这时候,她脸上的潮红还没有完全消去。不知道是不是晚上的原因,看起来,她比白天更迷人。

  我很想再多看一会。但她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她整理好衣服头发就说:你快点穿好衣服从后门走,小心一点,不要被人看到了。

  我“嗯”了一声,她就出去了。再也没有回头看我一眼。在此后,我再也不想坐藤椅了,因为我总觉得那应该是两个人坐的。

  她走后,我从后门出去,然后绕到正街,发现他们的村长被村民围在中间。看上去很受村民欢迎。那条凶狠的大狼犬也跟着摇头摆尾。

  那是一个中年人。长着一副方脸。看上去在四十和五十之间。嘴边蓄了两笔胡子,精短而黑油。

  我注意到他腰间比其他人都鼓了几分,并不像是因为肥胖而形成的肚子。他也不是肥胖的身材。反而像是在腰间缠了一条鞭子。

  我知道有一些高手会把武器缠在腰间,尤其是用鞭的人。不过他看起来更像是用剑的人。

  他看起来笑眯眯的,眼底却隐约有锋芒。手指关节也明显地凸起,像是裹了一层厚厚的老茧。那是典型的握剑的特征。

  在孙振身后面,还跟了一个很年轻的人。这个年轻人手里拿着一把亮晃晃的剑。他的剑没有剑鞘。剑柄上也没有任何的装饰,甚至看不到花纹。

  在我看向他的时候,他也发现了我。我感觉那像是沿着我的目光找到的我。如果不是我先移开视线的话,估计他能和我一直对射到天亮。

  他的剑应该也会和他的人一样,怕是无论遇到什么,都要分一个高低。即便是无足举重的事情。

  如果以前,我大概是不会先移开视线的。因为在那时候我觉得,先移开视线的那个人,就是认输了,认怂了。

  老刀死后,我忽然觉得那是没有意义挑胁罢了,就像一个孩子无知的较真一样,总是要处处显得自己很厉害,处处都要比人强一样,其实自己才是弱的一方。

  只有弱者,才会时时刻刻要证明自己。

  我站在远处,远离人群,默默地看着,属于他们的喧闹。

  闻氏也在人群中,在孙振身边,脸上带着微笑。这种笑容我很熟悉,但不再属于我了。

  看着她笑,我内心很妒忌,也很受伤。但我很清楚,那才是她该站的位置。

  一个妻子站在她的丈夫身边,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有时候明白道理,却做不到释然。就好像一个人吸了鸦片,知道不应该,但忍不住。

  我感觉好像有属于自己的东西,忽然之间就被别人夺去了。但偏偏你还不能抢回来,因为那个人才是正主。

  她终究不是属于我的。不过我很想知道,她的心,有没有在我身上停留过。还是说,一切都是雾水鸳鸯,逢场作戏罢了。

  她笑得越开心,我看到她的脸就越模糊,离我越远,甚至人群都缩成了一团闪烁的影子。

  朦朦胧胧。

  一直等到人散去后,我才发现是自己眼睛湿了。

  我忽然间很想喝点酒,但这里没有酒馆,没有买酒的酒家。连买醉,也不是那么容易。

  那一夜,好漫长。

  还好有一颗孤星作伴,让我感觉不是那么独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刀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刀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